讀書369 >> 中國名著 >> 馮驥才作品集 >> 霧中人>>正文

  將要登上歸程,反而思鄉心切,恨不得一下子跳上飛機,但又覺得一雙腿是沉重的,邁不動,總象這里還留下什么懸而未決的事。當珍妮小姐對我說:“方先生,歡迎您再來!蔽覅s忽然把手提包兒放在珍妮小姐的懷里,說了聲“對不起”就跑進公用電話的小屋,把十便士硬幣塞進一個小孔,撥了簡梅所在餐館“鉆石酒樓”的號碼。接電話的是個男人。我請他替我趕緊找簡梅說話,可是我還不知道自己要對她說什么呢;接電話的男人告訴我一個萬分意外的消息:

  “她遇到車禍,在醫院!

  “什么?什么時候?”我大叫。

  “今早!

  “她怎么樣?請你告訴我。我是她的朋友,從國內來的,馬上就要回國!蔽艺f。我感到兩條腿發軟。

  “請等一等,我去請老板和你說話!

  跟著,一個聲音沉重的男人用廣東腔對我說:

  “你是她什么人?”

  “朋友。我說--”

  “你就是前天早晨去她家找她的那位嗎?”他問。

  “是的!蔽艺f。心想你就是那幾乎裸體的男人!我對以任何方式占有女性的人,一向都抱以難以忍禁的反感。說話也挺沖,“我是向你問簡梅的情況,不是請你問我的情況。簡梅現在怎么樣?”

  “噢,你放心好了……”他口氣放得乎和一些,不象剛接電話時那么盛氣凌人,“她不過給車掛一下,傷并不重!

  “你去醫院看過她?”

  “還沒有……我也是剛聽說的。我給醫院打電話,醫生說沒有骨折,很快就能出院。我一會兒去看她。也會把您的問候帶給她!

  一口商人腔!他用對付我的口氣說話,使我懷疑他隱瞞真情,有欺騙成份。我手握著話筒不知該問什么,他的聲音卻在話高里響了:“我很忙,對不起,我放下電話了!辈坏任以僬f什么就“啪”地撂下話筒。

  “喂,喂!”我叫。已經斷線。我再撥就撥不通了。

  這時珍妮小姐隔著電話室的玻璃門,向我示意,登機的時候到了,要我馬上去。我走出電話室時,腦子極其混亂,大概也表現在臉上了,使得珍妮小姐的藍眼珠對我詫異地打轉:

  “你怎么了,方先生?”

  我搖搖頭,沒說話,從珍妮小姐手里接過包兒來,一起向檢票口疾步走去。珍妮小姐也不再問我什么。幸好英國人不愛打聽別人的私事,這就使我不會因此而多費口舌。人經常有些事是不想對旁人說的。我就這樣帶著不安、焦躁、一籌莫展的心情默默踏上歸途。

  簡梅到底怎么樣?恐怕我永遠不會知道實情。她是否真的遇到車禍我還懷疑呢!

  機頭朝東。我回國了!

  回國的人心里都有種幸福感。出國的人當然也有種幸福感。這兩種感覺的不同,就象水手們出航和返航。

  飛機載我漸漸與家鄉里的至愛親朋們一點點接近。

  但此刻我這種幸福感被煩亂的情緒攪得一塌胡涂。舷窗外是漆黑的夜空,機艙的大燈都閉了,許多乘客已呼呼大睡,我睡不著,打開頭頂上的小燈,從手提包里掏出筆和紙,給簡梅寫信,我要把這封信寫好,一到北京機場就寄給她。這樣可以最快地得到她的回信。

  在小燈細長的光束里,我剛剛寫了“簡梅”兩個字,便發現手里的筆是簡梅送給我的那支。一支很粗的黑色鋼筆。不知為什么,我眼前忽然出現在簡梅床上那個頭發又長又黑的男人的背影--我始終就沒見過這男人的臉;我立即想到這支筆決不是拋棄她原先那丈夫的,就是這老板的!于是這支筆拿在手中就有種別扭的、齷齪的、不祥的感覺。我真想把這筆從飛機上扔下去,可惜飛機上沒有可以拋出東西的地方。只好把筆帽套上,塞進提包,又掏出我自己的筆,卻怎么也寫不出一個字來了。

  我默默坐了許久。舷窗漸亮,向下望去,目光穿過輕紗一般的飄飛的煙云,飛機早已飛過繁華又擁擠的歐洲大陸,此刻正在阿拉伯大沙漠的上空橫飛;機影在下邊平蕩蕩的金色的沙海上掠過;很快就要飛入亞洲了。

  仿佛沒有任何原因,我的心頭猛然響起萊蒙托夫的兩句名詩:

  你期待什么,在這遙遠的異地;

  你拋下什么,在你自己的故鄉?

  我感到兩頰有些發癢,手一抹,是淚水,咦?我怎么流淚了?

返回目錄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