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369 >> 中國名著 >> 馮驥才作品集 >> 走進暴風雨>>正文
十一 十面埋伏
  天黑,賀達一進家門就覺得,家里象等待貴賓一樣等待他。如果他平時這么晚回來,老婆準會劈頭蓋臉罵他一頓,不管有沒有外人在座,也絲毫不給他面子。這個在法院工作,比他大一歲,十分能干的老婆,不知由于做慣了教訓人的工作,還是自視年長一歲,對他一向使用命令式的口吻。人和人在一起長了,就會不知不覺相適應,性格往往是互相造成的。一個人和另一個軟弱的人常在一起,就容易發揮自己自信堅強的一面;但與一個充滿主見的人常在一起,就顯得順從,柔和,依賴性多一些。別看賀達在外邊是強者,一進門就是懦夫。他早已習慣妻子尹菊花在各種生活瑣事上對他喋喋不休地發表不滿。每每此時,他就默不作聲。不管別人說他“怕婆”是否真確,反正他對她那種咄咄逼人的氣勢很怵頭,卻又相信尹菊花是真正疼愛他的人。她愛他,也罵他。只不過在她罵得過于厲害時就看不出那些愛來了。

  今兒尹菊花一反常態,臉上的笑象畫上去的那么明顯,聲調柔和,招呼他吃飯的聲調有點象茍派的道白了。多年來,她可是頭一次顯出女性溫柔的一面,自然使他有些吃驚和不解。他舅爺尹綠竹坐在屋里。尹綠竹是第五針織廠的辦公室一名干部,三十歲剛出頭,和他姐姐尹菊花一樣能干。特別是這一雙又黑又亮、精明外露的黑眼睛,簡直和他姐姐完全相同,充分顯示血緣的力量?磥硪G竹早來了,外衣脫在沙發上,一件銀灰色夾白條的毛衣,那些好看的編織圖案給他寬闊的胸脯全都撐開了。不象他--照尹菊花的話說--無論什么衣服穿在他身上都沒樣子,單薄的身子架不起衣服來。冬天穿上厚棉襖還好,春天一穿制服,前后襟都垂著一條條深深的衣褶。

  尹綠竹對他也較往日更親熱一些:

  “快來吃吧!我們都在等你!

  “快!媽媽剛才還罵你這么晚不回來呢!快坐下,賀達!”八歲的小女兒賀敏撅著嘴說。這神氣和她媽媽生氣時一樣。女兒向來對他稱名道姓,很少叫“爸爸”,這表明賀達在家里的地位低于女兒。在公司頭一把手,在家里排行最后。家庭是最小的王國了。

  賀達已經習慣這些,不以為然。他只笑一笑,就坐下來。當發現桌上有酒有菜十分豐富時,不禁問:

  “誰的生日?”

  今兒,尹菊花的埋怨也帶著微笑:

  “你真是。一家人的生日還記不?哪有人過生日,這幾樣菜都是弟弟實來的,給弟弟賀喜!

  “你結婚了?”賀達迷迷糊糊地問尹綠竹。

  “你怎么沒喝就昏了!他結婚能一個人來嗎?你是不是腦袋里那些‘公事’還沒散凈?”尹菊花說。

  賀達笑了。他也覺得自己有點糊涂,腦袋真的象塞著一團理不清的亂線頭,說話就不搭調兒!澳鞘鞘裁春檬?”他有點歉意地對尹綠竹說。

  尹綠竹笑道;

  “姐姐,你告訴姐夫吧!”

  尹菊花一邊給賀達夾菜,一邊笑吟吟說:

  “我弟弟有間新房,下個月就結婚!

  “噢!這可要賀喜!辟R達說著端起酒杯來。

  “那先得謝謝你!币G竹說。

  “我?”賀達不明其意。手中的酒杯舉到面前就停住了。

  尹菊花接過話說:

  “這房子是你給的嘛!當然應當先謝謝你!

  “我,我哪來的房子?”賀達好象傻了一樣,張著嘴,眼鏡片后邊旋轉著一對無形的問號。酒杯也放在桌上。

  “算了!你現在不是正管房子?滿嘴瞎話!”尹菊花說。

  “噢?”賀達此刻對“房子”兩字十分敏感,聽到這里醒悟了一半,他趕緊說,“那房子是人家工藝品廠的,怎么歸我管?”

  “鑰匙都在媽媽手里呢!”小女兒賀敏在一旁說。

  尹菊花瞥了女兒一眼,扭臉對賀達含笑道:“給你!”跟著就從衣袋里掏出一小包沉重的東西放在桌上,“鑰匙在,房子不在?你看吧,一共七把!”

  “鑰匙?怎么跑到你手里來的?”賀達說。他本知這是怎么回事,驚奇之極。

  “怎么?我偷的嗎?是你們的秘書謝靈送來的!币栈ㄕf。

  “他怎么送到家里來的?”

  “送到家里正好!總共八把,給你七把,我留一把給弟弟結婚用了!”尹菊花怕他不同意,口氣變硬,先壓他一下。

  “不行!”他大叫一聲。

  這一聲不僅嚇了尹菊花一跳,也嚇他自己一跳。因為他從來沒有用過這種口氣、這么大的音量對妻子說話。

  “你干嘛這么厲害!”尹菊花把筷子“啪”地往碟子碗兒中間一扔,撕破臉,習慣地露出本色,“這么多年,你為家里貢獻過什么?連家里刷漿、買煤氣、打家具都是弟弟幫著干。沒有弟弟幫忙,你還坐得上沙發?今兒給我弟弟一間房算什么!你吼什么?你懂人情嗎?”

  “為了這八間房,現在上上下下都亂了會,謝謝你們,就別往里邊摻和了!”他不覺用了懇求的口氣。

  “那是你愿意。廠里的事你管干嘛?人家小謝說了,你放著清福不享,專往爛泥塘子里越。告訴你,今兒你給也得給,不給也得給。反正鑰匙在我這兒呢!”

  他聽到這話,腦袋烘熱,積滿胸中而推不開的種種壓力一下子都發生作用!安唤o!”他又大叫一聲,這一聲比剛才那聲還大,喊得他額前的頭發都揚起來。隨著這聲喊叫,他抬起手剛要拍桌子,但在尹菊花怒目逼視下,手在半空中不由自主地停頓一下,最后還是有力地“啪”地拍在桌子上。誰知這破天荒的一下反而使他威風起來,他就著這勁兒,手一伸,大聲叫道:“拿鑰匙來!”

  這好比象晴天霹靂,使尹菊花驚呆了。羔羊般的丈夫今兒怎么變成老虎?從沒見他這么大膽量,也沒見過他這么威風過。一時壓不住他,尹菊花就大哭大鬧起來?墒菬o論她怎么哭鬧,賀達也不肯把房子給內弟。挺好的一頓酒飯吃不成了,尹綠竹什么話也沒說,穿上外衣就走了,顯然是賭氣走的。尹菊花鬧不出結果,居然也束手無策了。原來,她厲害,只不過這兩下子,只不過是一種習慣而已。她怔了半天,只得使出最后一手殺手銅。她忽從衣袋里又掏出一把黃銅鑰匙,往桌上一拍,說:

  “鑰匙在這兒,你看著辦吧!你要把事情做絕了,咱就從此思斷義絕!”,

  說完,她抱起小女兒走進臥室,跟著把臥室的門摔上。

  外間屋只剩下賀達一人。本來他腦袋里充滿亂糟糟的矛盾,不知為什么,這一間竟象真空的一樣,空空的什么想法也沒有了。當他的目光一碰到這些鑰匙時,腦筋就轉動起來。他想,這謝靈為什么偏偏自己不在家時送來鑰匙呢?明擺著是收買自己老婆來的。他忽又想到,白天在工藝品廠院內那個穿白大褂的年輕女人,罵的肯定就是他。原來關廠長他們串通謝靈搞這套,再把消息張揚出來,硬把他拉下水?磥,“賀達也要占房”的謠言已經在工藝品廠傳遍。這一手真夠毒辣,“釜底抽薪”!又是三十六計中的一計。這些天,這些人,用了多少計?如果這些計謀都化做有招有式的拳腳,少林武僧也得抵擋一陣呢!這些人這么善于相互斗智,怪不得在正事上腦筋就不夠用了!自己這身邊的謝靈真不愧人稱“超級蜘蛛”,居然神不知鬼不覺把蛛絲一直拉到他家里來。童話中那小勇士也沒見過這么大、本領這么高超的蜘蛛吧!還是人更有本事!

  他盯著這些在燈光下煌煌閃爍的鑰匙。好沉重的鑰匙!每一把里都有風險,計謀,圈套,糾纏絞結的人事,一起壓在他身上……他感到腦袋沉甸甸,渾身疲憊不堪,力不能支。他口手去摸半導體無線電的開關,想聽聽音樂,洗一洗腦子。他有個習慣,腦子一累就想聽音樂。音樂能給他腦子換一個境界。他稱音樂是“洗腦子”。

  扭開無線電的開關,立刻有支熟悉的琵琶曲流瀉出來。充盈滿室,也充盈整個腦袋里。劉德海演奏的吧!也只有劉德海才有那十根絕妙神奇、魔術般的手指。清勁的琴音象泉水,每個清晰優美的音都象一滴亮閃閃的水珠兒,從耳朵鉆進腦袋里,滴溜溜亂轉。跟著這流水一樣的琴音快速疾旋,攪成漩渦,忽又分散開,忽又聚攏而來,宛如四面來風,八方勁吹,把他裹得嚴嚴實實。在這黑糊糊的迅風里,仿佛潛藏著兵勇,刀劍相遇,絆索交錯,危險四伏。擺也擺不開,脫也脫不出。他卻有種異樣的舒適感,好象在這琴聲里找到了知音。這知音是誰?劉德海?噢,他明白了,這支曲子是劉德海拿手的《十面埋伏》,這曲子表達的情景,正與他此時此刻的處境相合?墒沁@琴音,如此遒勁,如此昂奮,如此動情,決不是給他助威,而是對他的挑戰。聲聲加緊,在他心中激起一股潛在的搏斗欲。他豁然明白,這些天雖然他竭力抵擋各種襲擊,但他始終是“兵來將擋,水來上掩”,處于被動,而且思慮不周,事事出于意外。他很早就意識到自己總是把生活想得過于簡單,看來這弱點仍然存在他身上。這使他忽然想起《聊齋》中《陸判》里那兩句話;膽欲大而心欲小,智欲圓而行欲方。生活要求他這樣。

  悟到這道理,任它四面來風,八面來衡,十面埋伏,他全不在乎了。他眼睛盯著尹菊花關緊的門,忽然站起身,果斷地把桌上的八把鑰匙一收,“嘩啦”裝進上衣的口袋里。
返回目錄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