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369 >> 中國名著 >> 馮驥才作品集 >> 走進暴風雨>>正文
十二 這里才是開始
  今天,天陰得好厲害。雖然早春天氣,不是北方降雨時節,可是老天爺滿面陰沉,還真叫人擔心,好象要突然大變天氣,來一陣雷電冰雹,換個樣子給人們見識見識。

  下午兩點半,工藝品廠來上班的職工干部總共四百三十六人,一個不剩,全都到食堂開大會。連大門都倒鎖上,傳達室的老龔頭也參加了。食堂的桌子板凳都靠邊放,中間騰出的空地上,人們用磚頭、報紙、包裝箱、拆掉的木條、漿印用廢的紙版,墊到屁股下面坐著,地小人多,仍舊擠不開,就有些人擁在門外邊。這次開會不用人請,更不用萬保華繃著臉到各個車間班組搜查一遍,把那些溜號逃會的轟到會場上去,人們都自愿來了。因為,據說公司黨委上午開了半天會,決定了房屋分配方案,由那個姓賀的秀才書記來宣布。

  賀達已經到了,還帶來一個高個兒的姑娘和一個腰板挺直的中年男人。廠里有人認得,兩個都是公司干部,也是黨委委員。女的叫顧紅,男的是公司辦公室主任鄔志剛。

  關廠長、王魁、萬保華等人都坐在前邊一排,而沒有象往常那樣面對工人們,似乎怕工人們看見他們的臉,招來閑話。

  矬子位海量剛走進來,立刻有人拿他開玩笑。他走過邢元身邊,被邢元一把拉住。邢元坐著就把嘴巴湊在矬子的耳朵邊,說了一句什么。伍海量對邢元說:“甭你告我,我知道沒我的份兒:”臉上卻顯得不大高興。

  蘭燕一扯邢元的胳膊就說:

  “你別拿人家武大郎開嘛心!哎,一會兒你可別再叫這姓賀的唬住了。只要他留著一間不分,必是留給他自己的。咱就把會場給他鬧翻了。叫他進得來,出不去!”

  這幾句話,引起周圍一些人的好奇,紛紛探問究竟。這一些人就嘰嘰喳喳議論起來。

  靠墻根的方桌上坐著一群小伙子,大都是電工、管工、保全工、鍋爐工和倉庫的搬運工。這是廠里最不好惹的一伙。當下都抽著煙,嘴里嚼著零食,嘻嘻哈哈地說笑。他們不象坐在會場中央那些女工,由于老實規矩又好奇,豎著耳朵閉著嘴,氣氛也顯得寧靜?墒遣还茉鯓,人們都等待著謎底揭開。有經驗的人估計,在這種場合,只要公布的謎底有一點擺不平,就要惹起一場亂子。這八間房子打破土下磚那天開始,廠里頭頭兒就沒一個敢在大廳廣眾提這件事。直到關廠長他們搬進去又搬出來。始終悶在罐里,F在矛盾更復雜,解決就更難,除非這秀才書記敢把廠里幾位大人物甩在一邊。怎么可能,不是說他也在打這幾間房子的主意嗎?再說,現在所有有關人事的方案都是平衡方案。搞平衡就擺不平。

  賀達走上臺,人們頓時不說話了,等著他的。一時靜得連國畫組請來那老師傅闊氣管炎哮喘的聲音都能清清楚楚聽得見。全場人的眼睛都往臺上望。

  許多人還是頭一次瞧見這賀書記。相貌平平,人不出眾,外表是個標準的書呆子。這種形象在電視劇里一出現,不是窩囊廢,就是膽小鬼,心軟,嘴軟,骨頭軟的一根軟面條。

  賀達沉了足足三分鐘沒開口,這下子就使工人們更覺稀奇。難道這書呆子嚇傻了?沒想到他一張嘴,說話仿佛帶著槍子兒:

  “我知道大家的想法--就看我要公布的這方案合不合理。道理其實誰都明白,黨組織也應當和群眾想的一樣。想的和說的一樣,說的和做的一樣,我們的黨員、干部、領導是否能取信于民,不看怎么說,就看怎么做。過去說的太多了,今兒咱改個辦怯,只做不說。我現在就公布方案。我叫到哪位,哪位同志就上來領鑰匙。分到房屋的,明天放一天公假,搬家,住新房!

  王寶扭臉對劉來說:

  “大胡子,我說怎么樣,這家伙不賴吧!”

  劉來一擺手制止他:

  “聽著,先別鬧!

  賀達開始公布方案。他手拿一張紙鄭重念到:

  “設計組的郗半民同志,請上來領鑰匙。經公司黨委研究,分配你兩間房!

  會場發出一陣意外的驚呼聲,跟著議論紛紛,卻無人反對,也不見郗半民站起來走上去。只聽東邊有人說:

  “郗捂嘴,這下子轉運啦!怔著干嘛,還不快去!”

  賀達又招呼一聲,郗半民從會場東邊的人中間站起來,圓腦袋轉來轉去,好象剛睡醒,夢卻沒醒,抬起圓圓的手背尷尬地遮擋著嘴。四下里發出一片善意的笑聲,笑聲里有種為他高興的意味。

  郗半民走到臺上,從賀達手里領到兩把用紅絲帶拴在一起的鑰匙走下來,還象做夢一樣,差點一跤跌在人群里。

  誰能知道,拴鑰匙這紅絲帶是今兒中午賀達自己掏錢在百貨店買的。他拴結這絲帶時,就象準備喜事的禮物。

  “楊月梅。裁布組的楊師傅!辟R達叫著。一個五十多歲的胖胖的女工站起來,等她明白過來就哭了,一邊撩起圍裙擦眼淚,一邊上去領鑰匙。領了鑰匙站在臺前抹了半天淚才下來。這情景感染了會場上絕大部分人--賀達和工人們。

  跟著又有兩名工人被叫上去領鑰匙。這是人們不曾意料到的,但又都是常在人們議

  論之中的困難戶。沒人有意見,會議開得異常順利。會場時時發出噴噴贊賞聲。

  人們心里有數,賀達手里還有兩把鑰匙。

  “伍海量,一間,上來領鑰匙!”賀達說。說得平靜又沉著。聲調中含著柔和的感情。

  沒人反對,只是在墻根那邊有人喊一聲:

  “武大郎住新房了!”

  在熱熱鬧鬧的笑聲里,伍海量抖顫著手拿著拴結漂亮紅絲帶的黃銅鑰匙走下來。邢元對他說;

  “你得請客,武大郎!”

  “去你的,你剛才還說沒我的呢!”

  “誰叫你那天唬我,說關老爺給我一間房,騙我去拉一車松花回來。今兒我就;D!咱一報還一報!”

  周圍幾個女工笑起來。

  坐在旁邊的蘭燕又扯著邢元說:

  “別閑扯了,他手里可還剩下一把呢!是不是給自己留下了?”

  “去你的!這么多人他敢嗎?關老爺也不饒他呀!”邢元說。

  “你不是說,關老爺告訴你的嗎?他為什么還留著一把鑰匙不拿出來?”

  “對”邢元一抬下巴就喊起來,“還有一把鑰匙呢,跑哪兒去了?”

  在會場另一邊的王寶叫道;

  “賀書記夠意思啦!再怎么分我也沒意見了!

  “那也得叫大伙心明眼亮。王寶,你少擋戧!沒事去安燈泡去!你沒意見,別人有意見!”

  會場的氣氛有點緊張起來。

  賀達穩穩當當站在臺上。他明白,邢元這兩句話出有因,他還看見坐在邢元旁邊那穿白大褂的女人,就是昨天罵閑街的那人。廠里肯定有他的謠言。一個人心里坦白,就不把謠言當回事。因此他故意沉了一會兒,他恨不得大家把懷疑都集中在他身上,這樣他下一步做法就會顯得更漂亮和有力,給暗中造謠和搞鬼的人猛烈還擊。他一直等待坐在前排的關廠長和王魁等人的目光也瞄準他了,才微笑道:“同志們說得對!當然要叫大家心明眼亮。哪怕是廠里的一塊磚,也得放在明處!闭f著他從衣兜里掏出一把金黃的鑰匙,用十分肯定又凝重的口氣說,“龔寶貴。上來領鑰匙!

  很多人居然不知這姓名。

  賀達說:

  “傳達室的老龔頭。分給你的是樓下最大的一間。你上歲數了,分給你樓下!

  這決定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時的震驚使會場靜得無聲。這時,一個滿頭白發、后背微駝的老頭兒在人群中間站起來。這就是老龔頭。他朝著賀達一步步往前蹭。他相信這是事實,因此他兩條腿邁不開步了。胡茬濃密的下巴抖得厲害,眼淚一路掉在坐著的人們的肩膀上。

  賀達見了,便用平和的聲調,盡力使這個過于激動的老頭的心情平穩下來:

  “老龔頭,您不必這么激動,本來就該有您的房子。這回您既不是“騙自己’,也沒人騙你!”

  老龔頭慢慢走上臺,走到賀達面前突然“撲通”一下雙腿跪下來。賀達和全場的人都怔住了。只聽老龔頭抖顫的聲音發自肺腑:

  “賀書記!我老龔頭一輩子不講迷信,如今更不搞這套。我這是給共產黨叩個頭。咱共產黨這么干,我老龔頭也就不再‘騙自已’了!”

  這一句平平常常卻有著無限份量的話,登時把賀達感動得熱淚盈眶。他喉嚨哽咽,說不出話,雙手攙扶起老龔頭時,竭力歪著頭,怕眼淚流下來。堅強的人是不肯流淚的。

  老龔頭走下臺,雙手揉著這拴結著象征喜慶紅絲帶的黃銅鑰匙,真象得了稀世寶貝一樣。不知誰開頭鼓起掌來,全場立即都鼓起表示高興和祝賀的掌聲。跟著這掌聲變得節奏均勻,含意也似乎變了。這既是對賀達的支持,也是對一切惡行劣跡的抗議。掌聲帶動掌聲,沒人說話,沒人呼叫,只有這一片整齊、嚴肅、又熱烈感人的掌聲。人們的心剎時都變得十分莊重.連邢元和蘭燕也被感動得誠心誠意地鼓起掌來。

  神圣的東西仍在人民中間--賀達深深感到。

  但是,他的表情卻忽然變得沉重了。盡管房子如愿地分了,他一瞧見臺下關廠長和王魁那幾張臉就明白,這不過是序幕而已。一大堆矛盾會更加復雜和劇烈,還要往深處發展。生活從來沒有結尾,今夭僅僅是明天的開始。

  賀達回到公司已是傍晚。他經常如此,又到了下班沒人的時候。他去自己的辦公室取塑料雨衣和公事包。

  樓里好靜。他進了屋,由于門窗關閉有股沉悶的氣息。他忽然感到很疲乏,就坐到桌前。他知道,不僅僅是由于這些天緊張勞累,今兒暫告一段落,身體的勞頓就感覺到了;更由于大堆矛盾仍舊壓著他。一邊,關廠長他們還住在廠里;另一邊,尹菊花正在家里等著和他算賬。那些為了分房里里外外所得罪的人,誰知會在哪件事情上給他點顏色看?還是一團亂!再有便是那兩萬個發霉的彩蛋,還堆在庫里……想到這里,他心如亂麻,沒有頭緒。他的手不自覺地伸進口袋里摸煙卷,口袋空空,原來他剛才從工藝品廠出來時把那盒煙扔了。因為他買那包煙時就發過誓,什么時候解決了這八間房子,就立即重新戒煙。房子解決,他立刻扔掉煙。沒有煙解悶,他更感到一陣莫名的煩躁。他解開風紀扣,搔了搔發癢的頭皮,好象只有跳進河水里泡兩個小時才舒服。是不是要下雨了?怎么空氣這么悶?是天氣悶還是心里悶?他的手攥成拳頭,心煩意亂地往桌上一捶。忽見桌上有份電話記錄。一看,竟是那位吳市長下班前打來的,上邊寫著這樣幾句:

  你們黨委上午關于工藝品廠分房的決定我知道了。很好。下一步決定怎么辦?你昨天托人送來的那位技術股長寫的材料,我看了十分振奮。如果我們再一成不變,今后的日子就不好過了。我很想與你面談,你隨時來都歡迎。我家的住址在睦鄰道77號。

  他的心陡然亮了。原先好象在一條坎坷又漫長的道上走可走呵,他幾乎懷疑自己要步人絕境,但忽然道路變寬,眼界和心境一下子都敞亮開來,現出一片曠闊的處女地。到處可以行走,卻又不知會走向哪里。如果市長真的同意伍海量的設想和計劃,并推廣開來,將會造成怎樣一個局面?他想不好。沒有實現的事物總是充滿美好想象的。那將是在打破久已固化的陳規陋習中建設起的生氣盈盈的新生活呢!然而它必將要觸動多少年來整個社會結成的大網,驚動在這網上寄生的大小蜘蛛們!可是這么一來,工藝品廠那堆亂麻,不就一掃而空了嗎?這才是從根兒上解決問題呢!但是……他又不敢往下想,如果真的這么動手一做,肯定麻煩會加倍壓來,那些既得利益者不知要用出怎樣高強蓋世的手段!肯定要比這八間房子復雜艱難得多。中國歷來最難辦的是改革。也許這民族經歷太久,經驗成了包袱,成就化為礙障,每前進一步都要付出極大的力量和代價來突破……不管怎樣,他急于想與這位吳市長暢談一次。他喜歡吳市長這種人。他昨天下午才托人把伍海量的材料送去,今兒就有了回話?磥韰鞘虚L不單對這膽大包天的設想抱有興趣,而且是敢于動手去做的一位實干家。當然,他擔心市長不一定支持他。但他覺得市長電話記錄中的幾句話里,好似蘊含著一股使他滿懷希望的前沖的力量,好象指給他去看一堆疾奔而來的雪白閃光的潮頭。如果真有這潮頭奔來,他就要奔到潮頭上,哪怕浪險濤疾,他可不愿意做一個站在沙灘上的弄潮兒。

  經過這場搏斗,使他厭惡的東西實在太多了。敢于改變面貌,才算是一個真正的強者!

  他想告訴市長,他不再做公司書記了,他要親自下到工藝品總廠去,下到那麻煩的焦點中去,跳進火坑中間去。幾天來伍海量在他心里引出許許多多設想,種種壓力又加強了他這些想法的迫切感。雖然沒有系統,雜亂得很,卻包含著許多想一想也會激動起來的念頭。生活的希望正是在于它是大有可為的……

  先別想了!馬上去找吳市長談!他的心情象火燒一般焦渴。忽然,一片嘩嘩聲敲打窗子。扭頭看去,窗玻璃上掛滿透明晶亮的水珠。下雨了!春雨!跟著天空隱隱響起雷聲。在熬過嚴冬的沉悶的天空中,發出不甘寂寞的隆隆聲響。

  他拿起雨衣和皮包,急匆匆下樓,一邊走一邊穿雨衣。這塑料雨衣怎么這樣難穿?唉!穿倒了。他走出公司大樓時,雨竟下大起來。春天很少有這樣的暴雨。再加上陣風大作,閃電雷聲助威,好氣派呢!狂風掀扯著他的雨衣,冰涼的春雨陣陣撲面而來,從領口流進熱乎乎的胸膛上。褲腿打濕,很快鞋子也濕透了,發出嘰嘰呱呱的聲音。他迎著風雨,步履匆匆。好一場大雨,來吧,愈大愈好,愈猛愈好!有生以來,他第一次感到,給大雨澆一澆,競會這樣痛快……

  1983。3。8天津
返回目錄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