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369 >> 中國名著 >> 石鐘山文集 >> 中國血>>正文
第二章 北方

  一

  童班副自從走進叢林,便和一群女兵走在一起。這些女兵并不屬于這個營,只是大部隊撤走時,這些女兵們落在了后面,便隨他們這個營一同行動了。她們大都是軍師直屬隊的,有宣傳隊員,也有報務員,還有華僑隊的緬語翻譯……

  那一次,隊伍正在涉過一條又急又寬的河流,水勢很大也很猛,童班副那時還有些力氣,在照顧著排里那些傷員過河,一趟趟往返于兩岸之間。送完這些傷員時,他就發現了這群女兵,她們擠在一棵樹下,正望著滔滔的河水發愁。童班副水淋淋地望了她們一眼,他發現了她們的驚懼和恐慌。童班副的心就動了一下,他向她們走過去,悶著聲音說:

  “快過河吧,要不掉隊咋整!

  他說完這句話,便想轉身離開,這時他就聽到顫顫的一聲喊:

  “大叔,幫幫我們吧!

  童班副聽到這一聲呼喊怔了一下,接著他就想樂,其實他還不到30歲,只因胡子重,人便顯得有些老相。其實,他是很想幫她們的,這么深的河,的確難為了她們。童班副一米八幾的大個子,水深差不多齊了他的胸,要是她們不會水,無論如何是過不去的。從少年開始,童班副便對女人有著一種深深的同情。這種同情又使他很自卑,不敢主動和女人打交道。以前每逢宿營時,或沒有戰事、沒有危險時,士兵們總愛津津樂道地談女人,談她們的美俊胖瘦,黑白高低。有些過來的兵,說得就更深入些,每每這時,童班副就黑紅了臉,他一聲不吭,他迷戀別人談女人,又恨那些用下作語言說女人的人。有一個女人在他的心里是尊神,那個女人便是童班副的嫂子。

  女兵的這一聲呼喊,使童班副不能不幫助她們了。接下來,他像背傷員一樣,一趟趟把她們背過了河。女兵們一次次感謝著他,他紅著臉,不知說什么才好。

  過了河,童班副穿好衣服,背上槍,正準備去追趕隊伍,那個叫他大叔的女兵又開口了,她說:“大叔,你陪我們走吧!”

  這次,他真切地看了一眼這個女兵,她長得是那么文弱,又是那么小巧,還戴著一副眼鏡。

  其他的女兵也雜七雜八地說:“老兵,幫幫忙了,我們怕掉隊,有你和我們在一起,我們就什么也不怕了!

  這些女兵們有她們自己的難處。自從走進叢林那一天起,她們便明顯地感覺到與男兵們的差距,她們只能尾隨著男兵,她們的體力跟不上,另外在男兵中間有許多不便。一走進叢林,他們個個都變成野人了,男女之間更沒了避諱,她們感到害怕,只能若即若離地和男兵群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因為這種距離,遇到困難,男兵們便無法幫她們,況且,她們本身就不是這個營的,她們誰也不認識,甚至許多男兵對她們有一種敵視,因為她們大都是軍、師直屬隊的,這都是嫡系中的嫡系,不論是師里還是軍里,都沒把東北軍這個營當成自己的人,東北軍自然也不會把他們當成自己的人了。這種情緒,早在入緬前就有了,入緬以后這種對立情緒更突出、更擴大了。

  她們也是臨時湊在一起的小集體,在這之前,有的相互之間還不認識,是命運讓她們走在了一起。她們在男兵中已經觀察了好幾天,打算選擇一個男人來當她們的保護神,她們研究過這個男人的條件,像選擇男友一樣給這位男兵定了如下的標準:

  一、這個男人要老實,善良。

  二、這個男人要有力氣、勇敢。

  三、這個男人年齡最好大一些。

  最后,她們選擇了童班副。男人在女人的眼里是最真實的,她們選擇了他,這是她們一次小小的陰謀。

  童班副早就發現了這群女兵,她們一直尾隨著他們。他們宿營,她們也宿營;他們往前走,她們也走。

  只因為她們是軍、師直屬隊的,是“他們”的人,童班副和他的士兵們才沒有顯出過份熱情和友好。

  以前部隊有個慣例,凡是女兵,大都是當官的什么人,要么是老婆,要么就是姨太太,最差的也是當官的姘頭。因此,他們很反感隊伍上的這些女兵。

  剛開始,他們在晚上宿營的時候,還有一些多余的精力。躺下沒睡著時,他們就議論這些女兵。

  有人說:“把她們干了算了,反正都是當官的太太!

  有的說:“就是,她們沒一個好東西!

  也有人邪氣地說:“這是一群送到嘴里的肉,不吃白不吃!

  立即有人附和道:“就是,我們還不知啥時候能走出去呢,死也要當個飽死鬼!

  童班副自然沒有參加這些人的議論,他深深地為這些女兵感到悲哀了。說這些話的人,也就是說說,沒有人真敢付諸行動。行軍時,童班副遠遠地關注著這些女兵,但他不能有所行動,只在心里悲涼著。

  當她們提出讓他和她們一起行動時,他幾乎沒加思索便答應了她們。同時,他又感覺到肩上這副膽子的沉重,他不能辜負她們,那一刻,他就暗下決心,一定要幫助她們走出叢林,只要自己還有一口氣,就不讓她們受半點委屈。她們是他心中的神了。

  后來,他能叫出她們的名字了。

  那個戴眼鏡嬌小的女兵叫沈雅,武漢人,是師醫院的護士。

  長得胖一些、眼睛很大的女兵叫李莉,是軍部的譯電員。

  ……

  他在一天天和她們接近著,心中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他還是第一次接觸這么多漂亮年輕的女性。那些日子,童班副的心里洋溢著一種幸福感。

  二

  士兵們剛開始攙扶著李雙林在往前走,后來李雙林似乎一點氣力也沒有了。在高吉龍的指揮下,他們做了一個簡易的擔架,兩根樹棍中間綁上藤條。士兵們抬著李雙林走,這就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的負擔,別說抬著個人,就是一個人跋涉在叢林里也會氣喘吁吁,渾身是汗,況且他們已經有許多天沒有吃一口像樣的東西了。運氣好了,他們一天中還能吃到幾個野果子,運氣不好,只能吃樹皮和草根了。接下來他們就拼命地喝水,潮濕的叢林里水多得是,到處是溪流,到處是水潭,他們用泉水填補著身體的虧空?伤止苁裁从媚,他們便拼命地撒尿、出汗。有的人因為水喝多了,雙腳開始浮腫,渾身變得又粗又壯,皮膚下水汪汪的。一個個似乎都變成了熟透的柿子。

  一直走在李雙林擔架旁的有十幾個士兵,他們輪流抬著他們的排長。高吉龍更是不離擔架左右。士兵們不時地把找到的野果子送給高吉龍,他們信服他們的長官,擁戴他們的長官,士兵們相信,只要他們的長官安在,他們定能走出叢林。高吉龍成了他們的精神領袖,在這種絕境中,士兵們尋到一星半點吃的,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他們的長官。高吉龍深深地在內心里感激著這些士兵。他要在這群士兵面前保存一個完好的形象。他知道,自己是這支隊伍的旗幟,自己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將直接影響著部隊的士氣。

  士兵們為他尋找到的野果,他很少吃,大部分都親手喂給了昏迷中的李雙林。因為高燒,李雙林的面孔一會兒變得赤紅,又一會兒變得蒼白如紙,在李雙林臉色的變化中,高吉龍的心情一直沉重著。李雙林在清醒的時候,曾握著高吉龍的手說:“把我放下吧,我不……能連累你們……放下我吧……”

  高吉龍無論如何放不下李雙林,他是他的戰友,更是他的兄弟,從東北一直到關內,從“西安事變”之后東北軍艱難的處境,一直到這次遠征緬甸,李雙林都忠誠地追隨著他,他怎么能忍心扔下自己的兄弟呢?

  士兵們抬著李雙林也沒有什么怨言,只要自己能向前走一步,就要抬著自己的排長前進一步。自從東北軍受蔣介石部隊的排擠,東北軍就更加團結了,這種團結是無聲的,又是相通的。到了緬甸以后,遠離祖國,遠離親人,他們這種無聲無形的團結又更近了一層,是心與心緊密地連在了一起。每當看到一個又一個戰友在身邊倒下,他們會像失去親人一樣感到難過。他們抬著自己的戰友前進,再苦再累也無怨無悔。

  他們這個營自打進入緬甸便沒有配備醫生,團直屬隊才有醫生。上級命令他們這個營掩護大部隊撤退時,便一起把醫生也撤走了,留給他們的只有一些消炎粉和紗布。誰也沒有想到,進了叢林竟會得這些稀奇古怪的病。

  王玥也來看過幾次李雙林的病,她學過護理,對醫道是略通一二的,她知道李雙林的病叫“回歸熱”。這是一種很怪的病,是緬甸北部叢林一帶特有的病。她在學校上學時,曾聽說過這種病,但治療這種病并沒有任何特效藥,她聽人說,得這種病只有自己救自己,就是喝自己的“回龍湯”。得“回歸熱”這種病每個患者都要便血便膿,血膿里含有大量的毒菌,喝自己便出的膿血是以毒攻毒。

  剛開始王玥并沒有說出這一偏方,原因是她也只是聽說,并沒有親眼所見。但看到李雙林的病情越來越重了,她便把聽到的這一偏方對高吉龍說了。高吉龍聽了半晌沒有說話,他盯著擔架上的李雙林,李雙林仍在昏睡著,臉色因高燒不退而變得彤紅,高吉龍知道,別說李雙林得了這么重的病,就是好人在叢林里又能堅持多久?無醫無藥,他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李雙林這么病下去,也許過不了多久,昏迷中的李雙林便再也不會醒來了。

  沉默半晌之后,高吉龍只好說:“看來只能試一試了,死馬當成活馬醫吧!备呒堖@么說完,心里極不是個滋味。

  第一次試過之后,李雙林的燒果然退了些,其間他醒過來一次,他又一次抓住了高吉龍的手,真誠地說:“大哥,放下我吧,我不行了,不想連累你們!

  高吉龍無聲地搖著頭,他看到了一絲希望,他多么希望李雙林能站起來,和他們肩并肩地走出叢林,走回祖國去,走回他們的東北老家去。莫名的,高吉龍在此時此刻,異常地思念起家鄉,老家已經沒有親人了,然而老家仍像影子似的在他腦海里盤桓著,揮之不去。此時的家鄉,在這個季節里已是草長鶯飛了。那是多么富饒美麗的土地呀,可惜,此時卻被日本人蹂躪著,踐踏著。他一想到這,心就有些疼。

  奇跡終于發生了,李雙林在連續喝了三遍“回龍湯”之后,他的燒徹底退掉了,他睜開眼又真真切切地看見了叢林、戰友,他死過一回似地說:“我們還沒有走出叢林呢!

  高吉龍忙安慰他似地說:“快了,快了,病好了比什么都強,到時候咱們一起走出這該死的林子!

  李雙林虛弱地笑了笑,他說:“大哥,給我一口水喝吧!

  高吉龍馬上命令一個戰士端來了水,李雙林喝了幾口便坐了起來,當他詢問自己病好的經過時,高吉龍把王玥的偏方告訴了他。他還沒有聽完,便抱住了自己的頭,嗚嗚咽咽地哭了,邊哭邊說:“我不是人了,哪有人吃自己屎的呀!”

  沒有人勸慰李雙林,在此時此地,他們還能說些什么呢?

  晚上到了,分散行走的人們又一次聚在了一起,他們看到李雙林的病奇跡般地好了,心情都輕松了許多,他們覺得這是一個好兆頭,也許離走出叢林的日子不會太遠了。

  對李雙林病情的好轉,牛大奎卻感到深深的失望。幸存下來的人們,幾乎都輪流抬過李雙林,唯有他沒有抬過。當李雙林昏迷不醒時,他暗暗地高興過一陣,要是李雙林就那么死了,雖說不解恨,也算報了仇?衫铍p林卻好人似的又坐了起來,牛大奎便在心里說:“驢操的,老子早晚要崩了你!”他在黑暗中打開那支卡賓槍的保險,悄悄地把子彈推上了槍膛。在行軍中,有許多人丟掉了手中的槍,牛大奎卻無論如何始終不愿丟掉自己的武器,他要用手中的武器為自己的親人報仇。

  三

  吉姆在努力地保持著紳士風度。雖然他的軍衣被樹枝撕扯成了條條片片,但是他的槍支武裝帶仍整齊地系在身上。行走在叢林里,他也在努力保持著體形的完美。此時,他手里拄著一個樹棍,白色的手套仍戴在手上,可惜那手套已很難辨別出原來的顏色了。他走幾步,便要靠在樹上喘息一陣,在心里他已經咒罵過無數次他的上司了,罵他們不該讓他和這些中國人在一起,罵他們不該把自己扔下。

  他發現中國官兵對他并不那么友好和尊重,自從走進叢林這種敵視越來越明顯了。在內心深處,他瞧不起中國人,更瞧不起這群中國士兵,他在心里罵他們是豬玀。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他們白色人種才是高貴的,更可氣的是,前幾天他用自己的金筆和金表換一塊中國士兵煮得半生不熟的牛皮,他們都不肯,這對吉姆來說,自尊心受到了嚴重的打擊。

  隊伍向西行走時,他看到的是生的希望,然而,隊伍向北,對他來說是個打擊。他不否認隊伍向北走會比向西艱難。從內心來說,他很不情愿走到中國去,假若到了中國,他會徹底失去在中國士兵心目中的地位。弄不好,中國士兵會把他撕著吃了。他知道,英國人戲弄了這支在緬甸的中國部隊,有朝一日,中國人也許會對英國人實施報復的。他恐懼那一天的到來。

  吉姆的心感到一種孤獨和蒼涼。

  唯一使吉姆感到安慰的便是王玥,每天隊伍出發時,他總要跟王玥走在一起。在這些中國人中,只有王玥能聽懂他的話,更重要的是王玥已經深深地吸引了他。在他的心目中,王玥是他見過的東方女性中最漂亮的一位,她恰似一脈潺潺流過的溪水,撫慰著他那顆孤獨無望的心。

  王玥能如此深深地吸引吉姆,是因為她接受過正統的西方教育。吉姆認為,在這群中國人中,只有王玥能和自己平等對話。她有理由站在自己一邊。所以,當高吉龍命令隊伍向北方行進時,他知道要說服高吉龍是毫無希望的,便試圖說服王玥,讓她陪伴他繼續向西走,一直走到印度,去尋找他們的英國隊伍。沒想到,王玥竟是這么倔強,一口回絕了他。他對王玥的態度感到有些不可思議。在以前的聊天中,他了解了王玥的身世,憑王玥的身世他覺得她不會和這些中國人一樣,但他沒料到的是,在部隊面臨艱難的選擇時,王玥會和那些中國士兵站在一道。

  他說:“你和他們不一樣!

  王玥冷著臉說:“我也是個中國人!

  他說:“可你不是……”

  她說:“我是!”

  他真的有些無法理解王玥的內心世界了。

  王玥已經不是以前的王玥了,她的衣服和男兵一樣開始變得破爛不堪,身體變得更加瘦弱,自從走進叢林經期開始變得不正常起來,先是過了許久不來,后來終于來了,來了之后又不利索,斷斷續續的,像拉肚子。小腹有時痛疼得使她無法正常行走,饑餓已使她精疲力竭了,又加上婦女生理上的弱點,使她每前進一步都要付出雙倍的努力。她細心地用藤蔓把自己破爛的衣服捆扎起來,每天清晨出發前,她都要把自己打扮一下,先是用水潭里的水洗凈臉,還會對著水中自己的影子把頭發梳理一番。她每天都希望自己有一個好的心情。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早日走出叢林,走回中國去,然而,莽莽的叢林似乎永遠也沒有盡頭,她一天天期望下去,又一天天走下去。

  每天行軍時,吉姆總要和她結伴而行,剛開始她有些恨吉姆,恨吉姆這樣的英國人,但在這種生死未卜的環境下,她又有些同情吉姆了。她知道,在此時此地,吉姆是個孤獨的人,只有她能和他交流,在這樣的絕境中,沒有人互相安慰,那真會令人發瘋的。

  在她遇到困難時,吉姆會像個紳士似地幫助她?蓯旱拇笊,一座連著一座,他們艱難地在山林中爬行著。

  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吉姆開始不厭其煩地和她嘮叨英國東部小鎮上他的家,他的親人,還有小鎮的風光……在吉姆一遍遍的敘述中,王玥的眼前呈現出一片異國的風景——寧靜安謐的小鎮,那里有陽光、草地、河流、鮮花……潔白的鴿子在藍天飛翔,幸福的人們沉浸在溫暖的陽光中。

  王玥有時會問吉姆:“你為什么要來緬甸呢?”

  吉姆聳聳肩,算是回答了。

  王玥就在心里輕輕地嘆了一回,眼前幻想出的美麗畫面一陣風似的跑了。有時她會天真地想:這個世界要是沒有戰爭該多好哇,到處都是寧靜的陽光和美妙的歌聲,那將會是一種怎樣的情形呢?她又想到了親人,戰火中父母慘死前的情景在她眼前揮之不去。

  回到現實中的王玥,會在叢林中用目光尋找高吉龍的身影,自從進入叢林她便開始有了這種感覺,只有看見高吉龍她的心里才踏實,她不知自己這是怎么了。

  入緬才剛剛幾個月的時間,自己仿佛換了一個人。父母死后,她只單純地想到為自己報仇,把日本人從中國趕出去,從緬甸趕出去,讓好多人都能過上好日子?勺詮淖哌M叢林,她的想法便不那么單純了,她有了更多的體驗和想法,包括跟前自己的處境,這支隊伍的出路,眼下他們的目標是走出叢林,走出叢林以后呢?也許還會是戰爭,永無休止的戰爭,既便戰爭結束了,她還會像父親那樣開一家小小的照相館么?這些日子,王玥被這些毫無頭緒的想法折磨著。

  隊伍一天天地在減員,每天都有三兩個士兵再也走不動了,躺在叢林里。他們就那么躺倒了,隊伍再也沒有能力掩埋他們,戰友們只是默默地用幾棵樹枝把戰友蓋上,或者在最近的一棵樹上刻下戰友的名字,然后,他們又匆匆地上路了。沒有人敢說,自己不會突然倒下再也起不來,永遠留在這片叢林里。

  每天晚上隊伍聚在一處,清點人數時,士兵們都不說話,只是呆呆地互相對望著,看著身邊一天天少下去的隊伍。

  高吉龍這時便會長久地蹲在一棵樹旁,凝望著沒有盡頭的叢林,他在為那些戰友難過,同時又在為這支隊伍的前途擔心。每逢這時,不知為什么,王玥的心就會被高吉龍牽去。她很想走到高吉龍的身邊,陪他一會兒。

  四

  童班副和五個女兵走在一起,心里面充滿了從未有過的柔情,這股柔情從他的心底里噴涌而出,暫時淹沒了他行軍中的苦難。

  每天早晨出發前,童班副都要來到昨天晚上他親手為她們搭建的用樹枝圍成的小窩前,他站在那里先輕輕地咳一聲,仿佛怕驚醒她們的夢。其實不用他叫,五個女兵已經醒了,但她們誰也不愿先爬起來,饑餓已使她們耗盡了全身的能量,她們即便躺在那里仍急促喘氣,心臟在胸腔里空洞地響著。她們聽到了童班副的輕咳,知道這是隊伍出發的信號,她們攙扶著從樹枝搭成的小窩里爬出來。她們最先看見的是童班副的腳,那雙腳上的鞋早就磨爛了,露出長短不一的腳趾,那些腳趾又被扎爛了,感染了,此時正在一點點地往外滲著血水。接著看見童班副的衣褲,他早已是衣不蔽體了,衣褲條條片片地在身上披掛著。唯有童班副那雙眼睛燃燒著幸福,放射出亢奮的光芒。

  女兵們并不比童班副好到哪里去,破碎的衣褲使她們看上去千瘡百孔,那里面露出了她們的皮肉,還沾著草屑。童班副的目光觸及到她們的身體時,渾身上下便打擺子似的顫抖不止。女兵們一個個從樹枝的窩棚里鉆出來,最后走出的沈雅頭發卻被樹枝掛住了,她叫了聲,便栽倒了。女兵們想幫幫她,卻手中無力動作遲緩。最先反應過來的當然還是童班副,他走過去,蹲下身,伸手無限溫柔地握住了那縷被樹枝掛住的頭發。這時,他從沈雅的衣領看到了她裸露的肩,以及微微隆起的半個乳房。童班副的腦海里響過一片嘯叫,他不知自己用什么辦法摘去沈雅頭上的樹枝,也不知自己是怎么站立起來的。他恍如做了一個永恒而又曠遠的夢,那夢里有說不出的一種感覺。

  終于,他艱難地咽了口唾液,深深地吸了幾口小窩棚里散發出的氣息,那是她們混合的氣息,這氣息使他陶醉。他再抬眼望去時,她們已在樹叢里向他招手了,他大步地向她們走去。

  童班副走在叢林里,走在女兵的前面,一雙目光機警地搜尋著,他盼望著在縱橫交錯的枝椏間,能發現幾枚野果。那是他最大的心愿,也是最大的幸福了。每次發現野果,他從來不先吃,而是分給她們,直到她們每人都輪流吃到了野果,他才吃。因為他走在她們的前面,每次都是他先發現野果,不管野果距離他們有多遠,他一定急不可耐,跌跌撞撞地爬過去。摘下野果那一瞬,他往往激動得像個孩子。他讓女兵們吃野果,自己吃隨手摘下的樹葉,他嚼著樹葉、草莖,仿佛比女兵們吃到野果的滋味還香甜。

  有童班副的幫助,女兵們省去了許多體力,也能勉強吃到一些東西,她們只剩下走路的任務。向北,向北,再向北。

  這一天的運氣很不好,童班副沒有找到幾枚野果,他自己餓得眼前一陣陣地發花,綠色的山林在他眼前變得渾沌起來?斓街形绲臅r候,他們終于走不動了。

  這時有女兵們央求童班副道:“童老兵,咱們歇會兒再走吧!

  她們自從認識了童班副之后,便沒有人再喊他大叔了,而是一律喊他童老兵。與她們比起來,他也的確稱得上是個老兵了。她們大部分都是入緬前入的伍,而童班副已當滿了五年兵了,大仗、小仗打過無數次。

  童班副這時用勁地揉了揉發虛的眼睛,他看到離前面的部隊并不遠,有的人也正坐在草地上休息。童班副便帶頭坐了下來,女兵們見童班副休息了,便急不可待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們垂著頭,大口地喘著氣。她們此時,也只剩下了喘息的力氣了。

  朱紅先是被一泡尿憋得很急,她匆忙地和身邊的沈雅打了聲招呼,便急急地鉆進了一蓬樹叢,當她解完手時,才發現胃里空洞得無著無落,她想一定要找點吃的。一路上,都是大伙在一起走,發現點能吃的,輪到她這里,還不夠一口,這次,她一定要自己行動。于是,她向叢林摸去。

  十八歲的朱紅是名護士,對山里的野果在書本上她了解一些,知道有些野果是不能亂吃的,有的不僅有毒,嚴重的會致人喪命。這時,她發現了一只猴子,那只猴子很靈巧地在林叢中跳躍,她靈機一動,跟猴子走,猴子窩一般都有一些可采到的野果,這些野果既然猴子能吃,人也就能吃。她緊張又激動地跟隨在這只猴子后面,果然,那是一只回窩的猴子,她三腳兩步地趕過去,猴子看見了她,齜了齜牙,一點點向后退去。她已經管不了許多了,一步步向前逼去,待她看見猴子窩里果然有幾個野果子時,幾乎奮不顧身地撲過去,這時,她忘記了身邊的一切,蹲在那里,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朱紅萬萬沒有料到猴子會撲過來。猴子輕而易舉地便把朱紅撲倒了,這只是第一個回合,猴子退到一定距離,便停住了,準備發起第二次攻擊,用攻擊來保衛自己的家園和果實。情急之中的朱紅,從兜里拿出了那把手術刀,她沒有武器,只有這把手術刀,為了進入叢林方便,她偷偷地把這把手術刀帶在了身上。這是一把外用手術刀,握在朱紅手里很合適,也很順手,她用這把手術刀沖著要進攻的猴子比劃著。猴子顯然沒有把她手上那把小小的手術刀放在眼里,又一次英勇地撲了上來。朱紅驚叫一聲,出于本能,她用握手術刀的手迎擊猴子,無知的猴子用胸膛撞在了鋒利的手術刀上,那只猴子并沒有馬上死去,它躺在地上,不可理喻地望著朱紅,嘴里發出一陣陣可怕的怪叫。朱紅還從來沒看見過這樣的猴子,她真的害怕了,甚至忘記了拿猴窩里的野果子。她想馬上回撤,回到女兵們的中間去。

  可是,一切都已經晚了。這時,不知從什么地方涌來了一大群猴子。一只猴子領袖統領著這群長相不同的猴子包圍了朱紅,它們要對她進行瘋狂的報復了。

  在猴王的統領下,猴子們并沒有急于攻擊,而是先走到朱紅近前齜牙咧嘴了一番,然后繞著朱紅轉圈。朱紅此時手里已沒有任何武器了,那把可憐的手術刀仍然插在那只猴子胸前,已經被不斷涌出的血淹沒了。

  朱紅只能被迫同猴子們轉圈,她轉了一圈又一圈,她不知這是猴子們的詭計,她直轉得頭暈目眩,最后跌倒在那里。一群猴子見時機已到,隨著一聲尖銳的長叫,一起沖過來,它們發瘋般地撕著,扯著,抓著……朱紅沒來得及叫幾聲,便不動了。

  猴子們興猶未盡,在朱紅身上很猥褻地撒了幾泡尿,便逃之天天了。

  童班副和女兵們聽到朱紅的叫聲,再趕過來時,一切都已經晚了。呈現在他們眼前的是面目全非的朱紅,赤身裸體,渾身是血……他們只看了一眼,便什么都明白了。

  那一刻,童班副震驚了,女兵們震驚了。過了許久,清醒過來的童班副把朱紅抱了起來,他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就那么愣愣地站著,任憑朱紅的鮮血染了他一身。終于,他踉蹌著把朱紅放在一棵樹下,他瘋了似的用刺刀砍來許多樹枝,一層層把朱紅“掩埋”了。接下來,他就跪了下去,滿臉悲凄,痛不欲生。

  很久之后,童班副才站起來,走到一棵大樹上用顫抖的雙手握著刺刀在那樹上刻下了兩個歪歪扭扭的字:朱紅。

  女兵們抱頭痛哭。

  五

  李雙林深深地對士兵們愧疚著。此時,他已經不再發燒了,經過這些日子“回歸熱”的折磨,身體虛弱得要死要活。氣短頭暈自不必說,更重要的是,他一想起那些“回龍湯”腸胃就惡心得痙攣。那次,他清楚過來后,看到了那只曾盛著“回龍湯”的缸子,便暈死過去。又一次清醒之后,便吐了,吐得翻江倒海,地動山搖。

  他吐過后,病卻徹底的好了。那一刻,他恨不能一槍把自己打死。他一想起“回龍湯”便在心里發誓咒罵地說:“操他媽,我李雙林不是個人了,哪有人吃自己屎的!”

  相反,他卻對士兵們深深地感激著,他清醒了之后,就知道這一路發生的一切。如果沒有這些士兵,或許李雙林早就死了。是高吉龍沒有拋棄他,是這支隊伍沒有拋棄他。他從心里深深地感謝他們。

  雖然身體虛弱,但他再也不忍心躺在擔架上了,高吉龍放心不下他,仍派兩名士兵攙著他往前走,這樣走了一程,兩個兵氣喘吁吁,弄得李雙林心里不忍。莽林漫漫無盡頭,誰都想省一點力氣,也許就是這一點力氣,會支撐著他們走出叢林。李雙林堅信叢林總有盡頭,他們早晚會走出這該死的叢林。所有向北走的人都堅信著這一點。李雙林想:再也不能連累任何人了,一定要自己走。想到這,他便對身邊的兩個兵說:“你們走你們的,我的病好了,自己能行!”

  兩個兵就說:“那怎么行,照顧好你,可是高營長吩咐的!

  李雙林就有些生氣,他甩開他們的手,咬著牙向前走了幾步,頭也不回地說:“我這不很好么!”

  兩個兵看到這樣,如釋重負地松了口氣,相互望一眼道:“李排長,那你就多保重,走不動時叫我們一聲!

  李雙林沖這兩個士兵點點頭,他叫不出他們的名字。他們不是同一個連的。李雙林和高吉龍是在入緬前幾天來到這個營的,自己排里的那些士兵,他甚至都沒來得及認全,仗便打敗了,許多不知姓名的士兵,便永遠地從他身邊消失了。

  剛開始,李雙林獨自還能往前走一段,可越往前走,雙腿越發飄,那雙虛弱的腿仿佛已經不是自己的了,不聽他支配了。他知道,自己真的再也走不動了。然而,他不忍心勞累那兩個力氣已經用竭的士兵了,他無奈又絕望地坐在了草叢里,一種前所未有的絕望感襲遍了他的全身。他看到遠處,或不遠處,一個又一個士兵搖晃著,掙扎著向前走去,他想喊一聲,那一聲求救的呼叫終于沒有從他嘴里喊出。他想站起來,順著戰友們走過的腳印繼續走下去,可他努力了很多次,卻怎么也站不起來了。他想到了爬。于是,他就真的爬了起來,草被他的身體壓倒了,他抓著前面的樹枝、樹根,腿蹬著草地,一點點地前行著。這時,眼淚洶涌地流了出來,那是求生的眼淚,也是絕望的眼淚。此時,他的心里只有一個意念,那就是:爬也要爬出叢林,爬回到祖國去!回到祖國,家鄉還會遙遠么?他一想到東北的家鄉,眼淚就流得更加洶涌了,破敗的山河,破敗的家園,晦澀地像電影一樣一幕幕在他眼前閃過。他便朝著這樣一幕幕的情景向前爬去,爬去……

  他趴在那里大口地喘息著,眼前的山林愈加變得高大而又茂密了,沒有陽光,沒有風,仿佛眼前的一切就是通往地獄之路,是另一個世界的模樣了。

  李雙林后來看到了童班副和四個女兵在眼前不遠的地方走過。他知道那個班副姓童,入緬前他們還聊了一會兒,他知道童班副的老家離自己的老家很近,走路大約也就是一個時辰的樣子。那次他握著童班副的手搖晃著說:“咱們還是老鄉呢!”

  童班副也說:“可不是,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

  在當時,他卻一點也沒有那種感覺,因為在東北軍中,隨便找一個人問一問老家的方位,都離自己的老家不遠,若再細問下去,說不定還會沾一點親戚。

  童班副在前面開路,那四個女兵隨在后面,李雙林不認識那四個女兵,甚至連見也沒有見過,顯然不是他們這個營的。他眼睜睜地看著童班副帶著這四位女兵一點點地消失在叢林里,最后再也看不見他們了。這時,周圍很靜,靜得仿佛這個世界已不存在了。一股更大的恐懼感籠罩了李雙林,更準確一點,李雙林感受到了孤獨,是前所未有的孤獨使他感到恐懼了。在那一瞬,他下定了決心,要是再有戰友從身邊走過,他就呼叫,他已經管不了許多了?上г僖矝]有人從他視線里走過了,他叫了一聲,接著又叫了一聲,然而沒有回答,只有自己的回音在山林里響著,很快又被密密的叢林吞噬了。消失得無聲無息。

  李雙林拼命地向前爬去,他一邊爬一邊喊著:“有人么?有人么?”

  沒有人回答,他的喊聲空洞而又蒼白,最后,他被自己的喊聲嚇住了。他要站起來,掙扎了半晌,才終于扶著身旁的樹干站了起來。這時他發現,整個叢林暗了下來,他知道天快黑了,他想:自己無論如何也要在天黑前追上他們。這么想著他向前走去,他的腿一軟,眼前真的黑了下來,他什么也看不見了,覺得自己是在飛,輕輕的,飄飄的,越飛越遠,越飛越高……

  李雙林不知道,身旁一棵樹上的樹枝輕輕響了一下,接著跳下來一個“人”。說是人,因為這“人”是用雙腿在行走,這“人”的頭發披散著,一直披散到腰際,腰上被一件獸皮遮了,“人”的胸前挺著一雙碩大的乳房,從這可以判斷出,這“人”是個女人。她個子不高,渾身的肌肉卻發達異常,雙眼深陷,雙唇肥厚。她從樹上跳到地上,機敏地向四下里看了看,沒有發現異常,便輕靈地向李雙林走過來,不,是奔跑過來,她的動作有些迫不急待,不知是興奮還是緊張,她的呼吸急促而又有力。她走到李雙林身旁,彎下腰來,她的長發也隨之披散下來,落在李雙林的臉上,她又伸出手試了試李雙林的鼻息,然后輕而易舉地把李雙林扛在了肩上。她又四下里張望了一眼,然后迅疾地向叢林深處跑去。

  這時,世界已是漆黑一片了。

  六

  李雙林不知道,他們所有的人都不知道,這支絕望的隊伍已經走進了野人山。

  野女人叫原,她秘密跟蹤這支隊伍已經兩天了,今天,她終于等來了下手的機會,她成功了。她扛著李雙林一口氣跑回到了自己的住處,她住在半山腰的山洞里,山洞的石板上鋪著厚厚的細草,她把昏迷中的李雙林放在草墊上,自己跪在一旁,一邊喘息著,一邊點燃了石洞中的火把,火把“噼啪”地燃著,于是整個世界便亮了起來。

  原的目光也似燃著的一團火,熱烈地望著昏迷中的李雙林,她小心地伸出手在他的臉上摸了一下,又摸了一下,那只手便拼命地顫抖起來,激動使她的眼里含了層淚,在火把的映照下,閃爍著一種晶瑩的光芒。

  原的陰謀終于得逞了,她興奮得不能自抑,于是便在石洞里手舞足蹈,火把映照她的身影,在洞中的石壁上一會長一會短。

  早在一個月前,原的陰謀就差一點得逞。那時,野人山也走過一支隊伍,那支隊伍人數眾多,是從東向西走,隊伍稀稀落落地過了足有七八天。原還是第一次看到山外這么多的人類,她不知道這是一群怎樣的人,于是她在暗地里觀察著,這是一支遷徙的人群,他們饑餓、困頓、勞累,看他們的樣子似乎走不出野人山,走不出這片密林了。

  起初,原被這群人震驚了,她還從來沒有看到過這么多的人,她恐懼地呆望著這群陌生的人,待一切都清楚了,發現他們不過是野人山匆匆的過客,原放心下來。這時,她的心靈發生了奇異的變化,她發現這群不同于野人的人們,每個人都生長得偉岸英俊,一點也不像野人山的男人。在原的心中,野男人簡直無法和這些人相比。原遠離野人部落,自己獨自在山洞里生活,這是他們野人山的習俗,女子生下來滿十年后,便要離開部落獨自生活一段時間,直到性意識覺醒,尋找到第一個野男人,并與之結合,直到生下第一個孩子,野女人才有權回到自己的部落。野人部落過的是群居生活,以母親為家長而產生一個又一個小家,丈夫是不固定的,也就是說野人只認自己的母親,不認父親。

  原單獨在山洞里生活已經四個年頭了,在這四個年頭中,原逐漸成為真正的女人了,原第一次來紅之后,她便開始盼望男人了,男人在她的心中一夜之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男人在她的眼里變得雄性和美好起來。原在選擇著第一個男人,離開部落狩獵的男人不時地路過原居住的山洞,那些男人自然也知道原還是個單身女人,他們不時地在原的洞口唱歌跳舞,以此來吸引原的注意,希望原能選上自己。在原的眼里,這些男人不是老就是丑,原在選擇男人的條件上心比天高。

  山外這群陌生的人吸引了原,陌生、新奇使原的少女之心萌動了別樣一番情感。于是一個陰謀悄然在原的心房中產生了,那就是她要在這群奇跡般的人群中選擇第一個男人。

  一個月前的隊伍,人很多,他們大都成群結伙地在原的眼前走過。原一直沒有尋找到機會。后來,原終于找到了一個機會,那是一個雙腳潰爛的士兵,他顯然是掉隊了,拄著槍,踉踉蹌蹌地在遠離隊伍的后面前行,也許是因為饑餓或者是勞累,他終于跌倒了,昏死了過去。原就在這時出擊了,她毫不費勁地把那個傷兵背到了洞中,她喂他水,喂他吃的,使他終于蘇醒過來。原看到傷兵睜開雙眼高興極了,又是唱又是跳的,那個傷兵很害怕的樣子,縮在暗影里哆嗦著身子。原用溫存的雙手撫摸著這個傷兵,在原的撫慰下,傷兵睡著了。后來原熄了火把,守坐在傷兵身旁,她的心里洋溢著一份嶄新的情緒,她恨不能張開雙臂緊緊地把傷兵擁在自己的懷里,用自己的愛喚醒沉睡中的士兵,但她沒有那么做,她知道,傷兵太虛弱了,此時睡著了。她堅信,在她的照料下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她要讓這名年輕、英俊的傷兵一天天好起來,然后做她的第一個男人。

  那一次,原無限溫柔地守了傷兵整整一個晚上,她用自己鮮活的舌頭,舔遍了傷兵的身體,后來,原發現了傷兵潰爛的雙腳。原的心痛了,她抱著傷兵的雙腳整整坐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原便出發了。她要出門為傷兵采藥,她知道山里有一種草藥專門治療爛腳。經過千辛萬苦,原終于采到了那種藥,原興高采烈地回到了山洞,可山洞卻空了。原在山洞里怪怪地叫了幾聲,山洞只有她的回聲。原瘋了似的跑出了山洞,她要尋找到那個傷兵,原一邊尋找著,一邊叫喊著,整個山林里響遍了原凄厲、焦急的喊聲。

  原找了一夜,天亮的時候,她在一棵樹后找到了那個傷兵。那個傷兵已經死了,他的尸體上爬滿了肥碩的螞蟻;原就愣住了,那一次,她在傷兵的身旁坐了好久,她趕走了螞蟻的糾纏,后來她又把傷兵用藤蔓吊到了樹枝上,這是他們野人部落的規矩,部落里死了人,他們總是要把死人吊在樹上,只有這樣,死人的靈魂才能升天。

  做完這一切,原傷心透頂地哭了起來,原呵呵的哭聲,一直響了許久。

  那些日子,是原傷心的日子。她以為再也尋不到英俊、高大年輕的男人了。然而機會又一次來到了她的身邊。

  從上次到現在,一個月之中,又有一群奇異陌生的人路過野人山,這些人不是從東向西,而是從西向北,原開始懷疑,是不是那些走過去的人又回來了。

  然而,這次這些人沒有一個月前人那么多,這次只有幾十人,稀稀拉拉的在山林間走過,看樣子,他們走得更加艱難,這些人幾乎都走不動了,但他們仍搖搖晃晃地向前走,跌倒了再爬起來、向前……

  原跟蹤著這幾十人的隊伍,她時而爬到樹上,時而躲在草叢中,密切地關注著這些人的動向。這群人,義無反顧地向北走去,那一副堅定的神情,差一點感動了原。然而,這些人正在一點點地走進原的心里,不知為什么,原覺得自己的命運已緊緊和這些人連在一起了。預感告訴她,這次她一定能夠成功。

  接著,她就發現了掉隊的李雙林,她看見李雙林不是在走,而是在爬行了。這種情形,使原深深地迷惑了,她不知道,這群人為什么那么執著地向北行走,難道北方是這群人的天堂和圣地嗎?

  原終于等到李雙林不動了,于是她從樹上跳了下去。
返回目錄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