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369 >> 中國名著 >> 石鐘山文集 >> 幸福像花兒一樣>>正文
4 不知自己該說什么

  杜娟有大梅做后盾,心里果然踏實了下來。

  在剩下來的時間里,杜娟倚在床上,雙目盯著天花板,她在暢想自己的未來,想象著即將出現在她生活中的兩個男人,她要抓住屬于自己的幸福。

  那個下午對杜娟來說冗長而又焦灼,她在激動又忐忑中終于等到了晚上。她走出宿舍門時,抹得香噴噴的大梅拍著杜娟的肩膀說:“好好干!倍啪曛,香噴噴的大梅要在空下來的宿舍里等待王參謀的到來,以前大梅也是這么抽空和王參謀幽會的,可是那時杜娟什么也不懂。有一次,杜娟突然從練功房里回來,撞上了王參謀和大梅兩個人正在宿舍里,她只看見大梅凌亂的床,還有面色潮紅的兩個人。那時她什么也不懂,傻呵呵地望著兩個人樂,直到大梅急赤白臉地說:“我們兩個遲早是要結婚的!彼詻]明白兩個人躲在宿舍里到底干了些什么,F在她知道大梅為什么把自己搞得香噴噴的原因了。她出門的那一刻,大梅很有內容地笑了笑,杜娟心里想,遲早有一天,我也會在宿舍里幽會的。

  六點三十分,杜娟準時來到了東院的西門口,東院是軍區的家屬區,但也有一些不怎么重要的單位被安排在了東院,例如文工團這樣的單位,西院是辦公區,還有一些師職以上的干部宿舍。西院自然要比東院貴族一些,但東院仍有士兵站崗,杜娟出門的時候,哨兵向她敬禮。她一走出東院門,便看見了立在樹下的林斌,林斌立正在那里像一個士兵一樣,不錯眼珠地向東院內張望著,他一看到杜娟,笑著沖她說:“我還以為你不會來呢!

  杜娟說:“差一點,晚上我們排練!

  杜娟第一次撒謊,臉紅了,天暗,林斌看不到這一點。

  林斌很失望的樣子。

  杜娟說:“晚上排練七點半呢,還有一會兒呢!

  林斌的臉色就舒緩了許多,他有些尷尬地說:“可惜,話劇看不上了!

  兩人這么說話時,是邊走邊說的,兩人順著軍區大院外的街道往前走去,街道上落滿了樹葉,兩雙腳踩在上面嘩嘩啦啦地響著。兩人沒再提看話劇的事,有一搭無一搭地說著話。

  林斌問:“最近在排什么節目?”

  杜娟說:“還是那個雙人舞!

  林斌就點點頭說:“這個雙人舞,部里領導很重視,還希望你們在全軍匯演中拿獎呢!

  杜娟不說話,只是笑。

  接下來,兩人就說到多長時間沒回家了,由家說到家庭中的成員。直到這時,杜娟才知道,她和林斌的老家是一個市的,他們住的不是一個區,但只隔了兩條馬路。兩人的樣子似乎都很愉快。不知不覺就到了七點半,這是杜娟給自己定的時間,白揚沒有說具體時間,只說晚上在練功房等她。但她還是給自己規定了時間。杜娟看表的時候,林斌不無惋惜地說:“你時間到了,咱們原來還是老鄉,那就找個時間再聊吧!

  林斌向她伸出了手,她也把手伸了過去,他握住了她的手,她覺得他的手又大又熱。

  她不知道白揚要和她說什么,她低著頭只顧走路,差點和樓上下來的一個人撞了個滿懷,她抬起頭才看清對方原來就是白揚。白揚自然也看見了她,怔了一下說:“我以為你不來了呢!

  又是這樣的開場白,說得她怔了一下,忙說:“我在宿舍里有點事!

  兩人一邊說一邊向排練廳里走去,進門的時候她伸手要去開燈,他伸出手制止了她,她觸到了白揚的手,白揚的手很軟,還有些涼,她這才意識到,男人的手原來是不一樣的。

  白揚很自然地說:“別開燈,太刺眼了!

  窗口有一片亮光瀉進來,那是月光。兩人向窗口走去,就站在這片亮光里。

  白揚站在她的對面,迎著月光,他就成了一個剪影。

  他說:“為什么不喜歡入黨?”

  她低下頭笑了一下,半晌才答:“什么也不為!

  他說:“你要寫入黨申請書,我會為你爭取的!

  她抬起頭望著他,想:也許白揚以前和“小常寶”還有那個唱歌的女孩子約會時,他也是這么開場的吧,想到這,她凌亂的心穩定了下來,平靜地望著他。

  他說:“你舞跳得不錯,比大梅強多了,大梅一談戀愛就不想跳舞了!

  這時她想起呆在宿舍里的大梅,心想,此時大梅一定又把宿舍的床弄亂了。想到這,她的臉又紅了一下。

  白揚這時向前挪了一下身子,似乎要抓住她握著把桿的手,最后在一旁停住了,只握住了把桿。

  白揚說:“舞蹈隊的女孩子就你不一樣!

  她不明白他說的不一樣指的是什么,她還沒有問,她就聽見了他急促的呼吸聲,這種呼吸,讓她感到有些壓迫,她似乎受到傳染似的呼吸也急促起來。就在這時,白揚一把抱住了她,她沒想到他會抱她,剛想躲避,不料想,他的整個身子傾斜著壓了過來,臉貼在她的臉上,他更加急促地在她耳旁說:“杜娟,我喜歡你!

  那一刻,她的大腦一片空白。她什么都想到了,就沒想到他會這祥。她含混地說:“啊,不!

  他更緊地抱著她,她一時不知如何是好,渾身僵直。他的手在她身上游移,突然,他摸到了她的胸,她過電似的那么一抖,不動了。她想起大梅和白揚約會后回來對她說:“白揚摸我這了!

  那時她臉紅心熱,不知道那被男人摸過是什么滋味。此時,眼前這個男人正得寸進尺地摸她“那”,她是什么感覺呢,她覺得身體僵直得都快斷掉了。一次次,她似乎是被電擊中了。后來,她逃也似的離開了練功房,離開了那個男人的懷抱。

  她回到宿舍,大梅正在整理自己的床鋪,大梅的樣子很滿足,正在哼唱著《 北京的金山上 》,大梅一抬頭看見了她,忙笑著問:“怎么樣?”她沒有理大梅,她不知自己該說什么,一下子躺在床上,拉過被子,蒙上了頭。
返回目錄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