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369 >> 中國名著 >> 石鐘山文集 >> 幸福像花兒一樣>>正文
5 努力使自己沉靜下來

  一個晚上,短短的時間里,單純的杜娟經歷了兩個男人對自己表白愛意,林斌含蓄而又冷靜,白揚直接熱烈。杜娟一時不知如何是好了,她把頭蒙在被子里,眼睛卻睜得大大的,渾身發熱,腦子發空。她想冷靜地想一想,可一時半會兒卻想不出個頭緒,腦子里亂亂的,又空空的,她努力使自己沉靜下來。

  她沒有和男人交往的經歷,尤其是這么近距離接觸男人,他們舞蹈隊分男女兩個隊,她也有過和男舞蹈隊員臺作的機會,那時,他們的身體接觸是緊密的,他們在一起要做出各種各樣的動作。

  第一次體會男人身體的時候,那是參軍不久,她還是舞蹈隊的學員,觀摩舞蹈隊老隊員演出。演的是《 白毛女 》,“大春”上場的時候,只穿了一個體形褲,下體自然暴露無余。她坐在前排,清晰地看見了大春的下體,那個晚上,她腦子里呈現的始終是“大春”的那一部分。她一直在心里說,原來男人是這樣的呀。

  第二天見到那個扮演“大春”的男演員時,她不由自主地臉紅了。很長時間,她的這種感覺才消失。

  后來就有了和男演員一起排練舞蹈的經歷,身體接觸自然是少不了的。剛開始,她總是害羞,做動作時,有意地和男演員保持著距離。她們的舞蹈隊長是過來人,自然對她們這群小姑娘的心理了如指掌。隊長就說:“舞蹈演員的身體就是語言,沒有男女!

  隊長這么說過了,每次她和男演員在一起排練時,她就默念著隊長的話,可還是不行。于是,一個動作就會重復十幾遍,有時是上百遍,才終于過關。日復一日地下來,她漸漸就沒有了那種感覺,她眼里的男演員,只是一個舞蹈符號,甚至就是一截木頭。幾年下來,她再看男演員時,便心靜如水了。這就是職業素質。后來隊長這么評價他們這些演員。

  她沒想到的是,林斌和白揚一下子讓她的身體激活了,他們不是男演員,而是兩個活生生的男人。面對男人,杜娟不能不激動,不能不失眠。

  冷靜下來,杜娟一遍又一遍地問自己:我到底喜歡哪個男人?

  杜娟無論如何睡不著了,她沒了主張,這時她就想起了大梅。大梅在她眼里簡直就是過來人,雖然她們的年齡相差無幾,任何事,包括這次和兩個男人見面都是大梅的主意,現在又出現了一個新問題,她要討教大梅了。想到這,她跳下床,一下子把燈拉亮了。

  大梅已睡著了,兩只白白的胳膊,還有半截肉肉的肩膀露在被子外面,大梅的樣子很滿足,也很幸福。杜娟突然發現大梅又胖了。大梅被突然而至的燈光刺激得直揉眼睛。

  大梅說:“干什么呀,你腦袋進水了?”

  這句話,當時是一句頗流行的口頭語,一般年輕人都會說。

  杜娟坐回到自己的床上,用被子蓋住自己的下半身說:“大梅,我睡不著!

  這時大梅就睜開了眼睛。

  大梅說:“咋的?是不是讓兩個男人搞的?”

  杜娟只能點頭了。

  大梅說:“兩個人都對你說啥了?”

  杜娟偷工減料地把見兩個男人的大致情況和大梅說了。

  大梅說:“這才哪到哪呀,早著呢!

  杜娟說:“那我不能同時交兩個男朋友吧,總得選一個吧!

  大梅說:“你選什么,兩個人誰說娶你了?”

  杜娟搖搖頭。

  大梅說:“杜娟你別傻了,遇到這種事,男人都知道要挑一挑,就不許我們挑了。我不是跟你說了么,這兩個男人各有特點,各有所長,就看誰最后能給你幸福,誰給你幸福你就嫁給誰!

  杜娟仍不明就里地說:“那我現在該怎么辦?”

  大梅說:“你該干啥還干啥,哪個男人約你,你都去見!

  杜娟又說:“要是他們同時約我呢?”

  大梅說:“那你就選擇一個去見!

  杜娟聽了大梅的話,仍是一臉的為難,她不知道這樣下去的后果是什么。誰會讓她幸福?此時的幸福對單純的杜娟來說,如同水中月,霧中花,看不見摸不到。

  大梅的話,還是對杜娟產生了重要的影響。

  中午在食堂里,杜娟見到了白揚。那時杜娟正坐在桌前吃飯,白揚端著飯碗在用眼睛尋找著什么,那一刻,杜娟希望白揚走過來,又不希望他過來。她一看見白揚,她就想到了昨晚發生的事,他是那么迅雷不及掩耳,三下兩把就把自己抱在了懷里。此時,她的心里也是矛盾的,她一方面希望白揚這么大膽下去,同時,她又希望白揚離自己遠一點,像林斌一樣和自己說話。

  杜娟正想著,白揚走到了她的身邊,在一個空座上坐了下來。

  他看了她一眼,又看了她一眼,然后說:“晚上,你哪兒也別去,我去宿舍找你!

  他的話似乎就是命令,可她一點也沒有聽出來,臉紅心跳地說:“也許晚上排練呢!

  白揚說:“我問過你們隊長了,你們舞蹈隊下午政治學習,晚上沒有安排!

  白揚說完這話,端著碗又到隊長那桌去吃了,他們說說笑笑地說了什么,她一句也沒有聽清,耳畔里回響著白揚的話:晚上你在宿舍里等我……

  同宿舍的大梅,晚飯都沒有在食堂吃,就被王參謀接到家里改善生活去了,杜娟知道,大梅回來的時候,宿舍里一定又會充滿雞鴨魚肉的氣味?吹酱竺番F在這個樣子,她有些羨慕,覺得自己很冷清。

  晚飯后,剛回到宿舍,就聽見敲門聲。她想,一定是白揚來了。果然,白揚走了進來,白揚沒有穿軍裝,只穿著軍褲和白襯衣,顯得精神煥發。

  宿舍的燈是開著的,整流器發出嗡嗡的聲音,隔壁宿舍的女伴在偷偷地聽鄧麗君的歌曲《 夜上海 》。白揚并沒有像杜娟擔心的那樣,總之,那天晚上白揚一直顯得很文明。他坐在椅子上,她坐在自己的床沿。那一晚,幾乎都是白揚一個人在說,說自己十六歲被父親送到部隊后,如何想家,偷偷地跑回來,父親用棍子敲他的腿,又把他送回部隊。后來他提干了,當上了排長,部隊拉練時,住在老鄉家里,南北大炕,老鄉住在南炕,男女混住在一起。又說拉練時,嘴饞,用軍用棉鞋和老鄉換雞蛋的事……

  白揚說得很有趣,杜娟聽著也很新鮮,她不時地用手捂著嘴笑上一會兒。白揚不笑,一本正經,苦大仇深的樣子。漸漸地,她的眼前就有了白揚的形象,一個調皮又玩世不恭的軍人形象。不知不覺,又快到熄燈時間了,大梅還沒有回來。白揚起身告辭了,這時,杜娟不知為什么竟有了幾分失落,為什么失落,她自己也說不清楚。白揚走到門口的時候,又回了一次身,他伸出手,在她臉上拍了一下,她沒躲,也沒有必要躲,只是目光從白揚的臉上移到了地下。

  他轉回身說:“以后我還會找你的!

  熄燈號吹響的時候,大梅回來了,然后笑吟吟地說:“是白揚來了吧?”

  杜娟有些吃驚地問:“你怎么知道?”

  大梅說:“我會聞唄!

  每次王參謀來宿舍,她就聞不出來,她只能透過大梅床上的變化感受王參謀的出沒。

  躺在床上的時候,她聞到了雞鴨魚肉的氣味。她的肚子“咕嘎”響了一聲,她想有個家也不錯。
返回目錄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