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369 >> 中國名著 >> 瓊瑤作品集 >> 水靈>>正文
七、心香數朵

  竹風,前面我講了一個關于玫瑰花的故事給你聽,如果你對它還不厭煩,我愿為你另外再講一個,一個也是關于玫瑰花的故事。
  這故事的關鍵是一束玫瑰——一束黃玫瑰。竹風,讓我說給你聽吧!
  

  最初,這故事是開始在中山北路那家名叫“馨馨花莊”的花店里。馨馨花莊坐落在中山北路最正中的地段,是家規模相當龐大的花店,店里全是最珍貴的奇花異卉,和假山盆景。店主人姓張,假如你認識他,你會發現他是個充滿了幽默感和詩情雅趣的老人,他開設花店的目的,似乎并不為了謀利,而在于對花的欣賞,也在于對“買花者”的欣賞。平常,他總坐在自己的花店中,看那些花,也看花店門口那些穿梭的人群。這是冬天,又下著雨,氣溫可怕的低。街上的行人稀少而冷落,花店里整日都沒有做過一筆生意。黃昏的時候,張老頭又看到那個住在隔壁巷子里的,那有對溫柔而寥落的大眼睛的少女,從花店門口走過。這少女的臉龐,對張老頭而言,是已經太熟悉了。她每天都要從花店門口經過好幾次,到花店前的公共汽車站去等公共汽車,早上出去,黃昏回來,吃過晚飯再出去,深夜時再回來;蛘,因為她有一張清靈娟秀的臉龐,也或者,因為她有一頭烏黑如云的秀發,再或者,因為她那種寂靜而略帶憂郁的神情,使張老頭對她有種奇異的好感。私下里,張老頭常把她比作一朵黃玫瑰。張老頭一向喜歡玫瑰,但紅玫瑰艷麗濃郁,不屬于這女孩的一型,黃玫瑰卻雅致溫柔,剛好配合她。
  她很窮,他知道。只要看她的服裝就知道了,雖是嚴寒的冬季了,她仍然穿著她那件白毛衣,和那條短短的淺藍色的呢裙子。由于冷,她的面頰和鼻子常凍得紅紅的,但她似乎并不怕冷,挺著背脊,她走路的姿勢優美而高雅,那纖長苗條的身段,那隨風飄拂的發絲,別有股飄逸的味道。張老頭喜歡這種典型的女孩子,她使他聯想起他留在大陸的女兒。
  這天黃昏,當她經過花店時,她曾在花店門口佇立了片刻,她的眼光溫柔的從那些花朵上悄悄的掠過去,然后,那黑亮的眸子有些暗淡,她低下了頭,難以察覺的輕輕嘆息,是什么勾動了那少女的情懷?她看來是孤獨而憔悴。是想要一束花嗎?是無錢購買嗎?張老頭幾乎想走過去問問她,但他剛剛從椅子里動了動,那女孩就受驚似的轉身走開了。
  雨仍然在下著,天際一片昏蒙。這樣的晚上是讓人寥落的,尤其在生意清淡的時候。晚上,張老頭給花兒灑了灑水,整理了一下殘敗的花葉,就又無事可做了。拿了一個黑磁的花盆,他取出一束黃玫瑰,開始插一盆花,黃的配黑的,別有一種情趣,他一面插著花,心里一面模糊的想著那個憂郁而孤獨的女孩。門上的鈴驀的一響,有顧客上門了,張老頭不由自主的精神一振。抬起頭來,他看到一個高高瘦瘦的年輕人,推開了那扇門,卻猶猶豫豫的站在門口,目光恍惚的逡巡著那些花朵,似乎在考慮著應不應該走進來。張老頭站起身子,經過一整天的等待之后,見到一個人總是好的,他不由自主的對那年輕人展開了一個溫和而帶著鼓勵性的微笑。
  “要買花嗎?進來看看吧!”
  那年輕人再度遲疑了一下,終于走了進來。張老頭習慣性的打量著這位來客,年紀那樣輕,頂多二十二、三歲,一頭濃黑而略嫌零亂的頭發,上面全是亮晶晶的小水珠,他是淋著雨走來的。濃眉,大眼,清秀而有點倨傲的臉龐,帶著股陰郁而桀驁不馴的神態。這年輕人是有心事的,是不安的,也是精神恍惚的。那件咖啡色的雞皮夾克,袖口和領口都早已磨損,窄窄的已洗白了的牛仔褲,緊緊的裹著修長的雙腿,腳上那雙破舊的皮鞋上已遍是泥濘……哦,他還是窮苦的。
  “哦,我想要一點……要一點……要一點花!蹦悄贻p人猶豫的說,舉棋不定的看看這種花,又看看那種花。
  “好的,”張老頭笑嘻嘻的說:“你要那一種花?”
  年輕人皺了皺眉,不安的望著那形形色色的花朵,咬咬嘴唇又聳聳肩,終于輕聲的,自言自語的吐出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呢!”“這樣吧,”張老頭熱心的說:“你告訴我是要做什么用的,插瓶?插盆?還是送人?”
  “哦,是送人,是的……是送人!蹦贻p人囁嚅著說,一股心神不定的樣子,仍然無助的環視著周圍的花朵。
  “是送病人嗎?”張老頭繼續問,看那年輕人的神情,很可能他有什么親人正躺在醫院里!鞍俸,好嗎?要不然,蘭花、萬壽菊、馬蹄蓮、太陽花、茶花……”
  “唔,不好,我想想……”年輕人搖著頭,左右四顧,那漂亮的黑眼睛閃爍著。忽然間,他看到了張老頭正插著盆的黃玫瑰,像發現了新大陸一般,他喜悅的叫了起來!皩α,玫瑰!黃玫瑰!就是黃玫瑰最好,又高雅,又綺麗,只有她配得上黃玫瑰,也只有黃玫瑰配得上她!好了,我要買一些黃玫瑰。哦,老板,你能每天給我準備一束黃玫瑰嗎?”
  “每天嗎?”張老頭頗有興味的研究著面前這年輕人,那臉龐上正燃燒著喜悅,眼睛里閃耀著希望。怎樣一張生動的、富感情的、而又充滿活力的臉!那陰郁的神情已消失了!芭,當然哪,先生。我會每天給你準備一束!
  “那么,要多少錢?”年輕人不經心似的問著,似乎對金錢是滿不在乎的。一面從夾克口袋里掏出一個破破爛爛而又干干癟癟的皮夾子來!拔乙淮晤A付給你!
  “哦,先生,你必須告訴我每一束花要多少朵?”
  “二十朵吧!”“二十朵嗎?”張老頭狐疑的看了那瘦瘦的皮夾子一眼!斑@花是論朵賣的,每一朵是三……”張老頭再掃了那年輕人一眼,臨時改了價錢!笆莾蓧K錢一朵!
  “什么?”那年輕人像被針扎了一下,驚跳了起來!皟蓧K錢一朵!那么二十朵就是四十塊,一個月就要一千二!哦,我從沒買過花,我不知道花是這樣貴的,哦,那么,算了吧,我——買不起!”他把皮夾子塞回了口袋,滿臉的沮喪,那片陰云又悄悄的浮來,遮住了那對發光的眸子。擺了擺手,他大踏步的向門口走去,一面又拋下了一句:“對不起,打擾你啦!”
  他已經推開了門,但,張老頭卻迅速的叫住了他:
  “慢一點,先生!”年輕人回過頭來!澳悴槐孛刻熨I二十朵的,先生,”張老頭熱烈的說,他不太了解自己的心情,是因為一整天沒有主顧嗎?是因為這綿綿細雨使人情緒不穩定嗎?還是因為這坦率而魯莽的年輕人有股特別討人喜歡的地方?總之,他竟迫不及待的想要做成這筆生意,哪怕賠本也不在乎!澳忝刻熨I十朵就可以了,反正你送人,意義是一樣的,那不是省了一半的錢了嗎?”
  “可是……可是……”年輕人拂了拂他的亂發,坦白的看著張老頭!拔疫是買不起!”
  “那么,你出得起多少錢呢?”
  “哦——”年輕人又掏出了他的皮夾,看了看,十分為難的說:“我只有三百二十塊錢!
  三百二十塊!他總還要留一點零用錢坐坐車子,或備不時之需的。張老頭心里迅速的轉著念頭,目光落在那些花朵上。是的,誰能給花兒估一個確實的價錢呢?花兒及時而開,原本無價,千金購買一朵,可能還侮辱了花兒。而且一旦凋謝,誰又再肯出錢購買呢?花,怎能有個不變的價錢?算了,權當它謝了!“我賣給你!”張老頭大聲說:“不是三百二十元,是兩百五十塊,你留一點錢零用。每天十朵,我給你包扎好,你今天就開始嗎?”“哦哦,”年輕人喜出望外,有點兒手足無措了!澳阗u了嗎?兩百五十塊嗎?”“是的,”張老頭慷慨而堅定的回答!澳阋灰约哼x一選花?是要半開的,全開的,還是花苞?”
  “噢,我——我——”年輕人結舌的說著,還不大肯相信這是事實,終于,他的精神突然回復了,振作了一下,他興奮的說:“要那種剛綻開幾個花瓣兒的!”
  “好,那種花最好看!睆埨项^選出了花!拔医o你包漂亮點!薄芭,等一下,老板!蹦悄贻p人忽然又猶豫起來了。
  “怎么?還嫌貴嗎?”“不,不是!蹦贻p人急忙說。臉上卻涌起了一片淡淡的羞澀!澳恪憧梢源宜腿?”
  “送去?”張老頭為難了,當然,他雇了好幾個專門送花的人,但是,這種半送半賣的花,再要花人工去送,說什么也太那個了。那年輕人似乎看出了他的為難,立即又迫切的接了口:“你看,老板,并不要送多遠,就在你隔壁這巷子里頭,四十三號之五,哦,不不,是四十三號之三,送給一位小姐……”哦!他明白了!張老頭腦中迅速的浮起了那少女的模樣,那清靈娟秀的女孩!那迷蒙憂郁的大眼睛,那孤獨落寞的形影……哦,那朵小黃玫瑰!而這年輕人卻選了黃玫瑰送她!怎樣的眼光!怎樣的巧合!張老頭抑制不住心里一陣莫名其妙的喜悅和激動,他瞪視著面前這年輕人;漂亮中帶著點兒魯莽,率直中帶著點兒倨傲,再加上那股熱情,那股真摯,那股不顧一切的作風,和那股稚氣未除的羞澀……哦,他欣賞他!這樣的男孩子是該配那樣的女孩子!君子有成人之美,他何在乎幾步路的人工!“噢,我知道了,是那位有長頭發的,大眼睛的小姐!她常從我花店門口經過的!
  “是的,是的,就是她!”年輕人熱烈的說:“你送嗎?”
  “沒問題!每天一束!你要我什么時候送去呢?”
  “晚上!哦,晚上不好,晚上她要去上班。早上,好,就是每天早上!薄昂玫,我一定每天早上送去,那就從明天早上開始了?”
  “是的,麻煩你哪,老板!蹦贻p人付了錢!耙欢ㄒo我送到!”“慢點,先生,”張老頭提醒他:“你不要附一張卡片,寫個名字什么的嗎?”“噢,對了!蹦贻p人抓了抓自己的亂發,坐了下來,對張老頭遞給他的卡片發了一陣呆。
  然后,提起筆來,他在那卡片上龍飛鳳舞的寫了幾行字:
  
  心香數朵,祝福無數!
        一個敬慕你的陌生人倪冠群敬贈
  

  站起身子,他把卡片遞給張老頭。
  “就這樣就行了!”原來他根本還沒結識那女孩哪!張老頭感嘆的接過卡片,怎樣一個魯莽任性的男孩子呀!
  “每天都寫一樣的嗎?”
  “是的!”“好吧!”張老頭對他笑笑,不自禁的說:“祝你成功!”
  年輕人也笑了,那羞澀的紅暈不由自主的染上了他的面頰,轉過身子,他推開玻璃門,大踏步的走向門外的寒風和雨霧里去了。張老頭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倚著柜臺,他呆呆的站了好一會兒,手里握著那張卡片。然后,他又笑了,搖搖頭,他對著那卡片不住的微笑,心里充塞著一種暖洋洋的感情。半天之后,他才走去選了十朵最好的黃玫瑰,拿到柜臺前面,他舉起來看看,覺得花朵兒太少了,又添上了兩朵,他再看看,滿意的笑了。用一根黃色的緞帶,他細心的把花枝扎住,再系了一個好大好大的蝴蝶結。把卡片綁上之后,他不能不對那把黃玫瑰由衷的贊美,好一束花,你身上負有多大的重任!拿一個瓶子,注滿了水,他把這花先養在瓶中。明天一早的第一件事,將把這束花送去。他退后三步,對那束花深深的頷了頷首:“記住,要達到你的任務啊,你帶去了一顆男孩子的心哪!”又是下雨天!筱藍起了床,對著窗外的雨霧無可奈何的嘆了口氣,這雨要下到什么時候為止呢?天氣一直不能好轉,冒著那冷雨凄風,白天去上課,晚上去上班,都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生活又那樣枯燥,那樣煩惱,所有的事情都令人厭倦,母親的纏綿病榻,功課的繁重,工作的不如意……還有那個該死的林伯伯!甩了甩頭,不要去想吧,先拋開這些煩惱的思緒吧!生活的本身就是一連串的艱苦與無奈呀!今天早上第一節就有課,別遲到才好。匆匆的梳洗,匆匆的弄好早餐,母親從臥室里走了出來,她那風濕的老毛病一到這又下雨又陰冷的天氣就發作得更厲害,連她的背脊都傴僂了。坐在餐桌上,她望著那形色匆匆的筱藍,不自由主的嘆了口氣,慢吞吞的說:
  “昨兒晚上,林先生又來過了!
  “你是說林伯伯!”筱藍強調了“伯伯”兩個字。
  “伯伯就伯伯吧,”母親再嘆了口氣!绑闼{,我知道你不愛聽這話,但是,我看你就嫁了他吧!”
  “媽媽!”筱藍喊,垂下了睫毛。
  “你瞧,筱藍,自從你爸爸死了之后,我們生活是一天比一天困難了,靠你每天晚上當會計,賺的錢實在是入不敷出,而我又是三災兩病的。林先生年紀雖然大一點,人還是個老實人……”“媽!”筱藍打斷了她!八麑嵲诓皇俏一孟胫心欠N男人。媽,讓我們再挨一段時間,等我大學畢了業……”
  “筱藍,別傻了,你還要兩年才畢業呢!只怕到那時候,你媽早死了!”“媽,求你別這樣說,求你!”筱藍哀懇的看著母親,多年來母女相依為命,她最怕聽到母親提“死”!澳阕屛铱紤]考慮,好不好?”“你已經考慮了一年了!
  “我再考慮一段時間,好嗎?”
  “唉,筱藍!”母親盯著她,眼眶里一片霧氣:“我真不愿勉強你,但是,我們家實在需要一個得力的男人,你就想開點吧,女孩子遲早是要嫁人的,林先生最起碼可以給你一份安定的生活,免得你每晚出去奔波,至于愛情,愛情是可以慢慢培養的!你平心而論,林先生又溫和,又有耐心,那一點不好呢!”“我承認他是好人,”筱藍低低的說:“但他卻完全不是我夢想中的白馬王子!”“夢想!你夢想中的王子又是怎樣的呢?年輕、漂亮、熱情、勇敢,騎著白馬而來,送上一束玫瑰?”母親嘲弄的說。
  “或者是的!斌闼{迷蒙的望著窗外的雨絲,眼光里包含著一個憂郁的夢!暗,傻孩子,那只是夢哪!而你卻生活在現實里!你可以不做夢,卻不能避免現實!”
  “我知道!斌闼{也嘆了口氣,站起身來,拿起桌上的課本!拔乙ド险n了,回來再談吧!”
  門鈴及時的響了起來,母親急急的往臥室里鉆:
  “如果是來收米賬的,告訴她我不在家!
  筱藍搖了搖頭,勉強的走向門口,腦子里在盤算著如何向收米賬的人解釋。拉開了門,她立即呆住了,門外,是親自捧著一束黃玫瑰,笑容可掬的張老頭!“哦,哦,這是做什么?”筱藍結舌的問。
  “我是馨馨花莊來的,有位先生要我送來這束玫瑰!
  “可……可是,這是給誰的?”
  “給你的,小姐!薄澳銢]有送錯嗎?”筱藍懷疑的問。
  “怎么會送錯呢?那位先生說得清清楚楚的!睆埨项^笑意更深了。哦,是了,準是那個林伯伯!他居然也學會送花這一套了。筱藍有些興味索然,接過了花,她不經心的說:
  “是個胖胖的先生向你買的,是嗎?”
  “哦,不是,”張老頭急忙說:“是個年輕人,像個大學生的樣兒,挺漂亮的呢!”說完,他不再看自己留下的影響是什么,就微笑著轉身走了。這兒,筱藍愕然的看著那束包裝華麗的黃玫瑰,滿懷的困惑與不解。然后,她發現了那張卡片,取下來,她喃喃的念著上面的句子:“心香數朵,祝福無數!一個敬慕你的陌生人——倪冠群……天知道,這個倪冠群是誰呀!”
  母親從臥室里伸出頭來。
  “是誰?筱藍?”“有人送了我一束黃玫瑰!
  “誰送的?”“我也不知道,我根本不認識他!”筱藍說,走去找花瓶,一面低低的自語了一句:“說不定那個白馬王子竟出現了呢!”盛了一瓶子水,把玫瑰插進瓶中,她注視著那些花朵,想起自己剛剛的話和思想,就禁不住滿臉都可怕的發起燒來了。
  一束突如其來的黃玫瑰,一個陌生人,一束心香,無數祝福,帶給筱藍的,是整日的精神恍惚,幾百種揣測,和幾千種幻想。那個像大學生的年輕人!他怎樣注意到她的呢?他可能在街上看過她,可能是同校高班的男同學,可能常和她搭同一輛公共汽車上學,也可能是她工作所在地附近的男孩子。他怎會知道她的住址?可能是打聽出來的,也可能跟蹤過她。哦,可能這個,可能那個……幾百種可能!
  一整天就在這些可能中過去了。新的一日來臨時,新的一束玫瑰花又到達了筱藍的手中,她已不止是驚奇,簡直是迷惑了。第三日,第四日,第五日……一束束的黃玫瑰涌進了筱藍的閨房,整棟房子里到處都彌漫著玫瑰花香。母親無法再沉默了,注視著筱藍,她嚴肅的說:
  “坦白說出來吧,筱藍,這個倪冠群是你的男朋友嗎?你就是為了他而不愿嫁給林先生的嗎?”
  “啊呀,媽媽,我發誓不認識這個倪冠群,你沒有看到他的簽名嗎?他也自稱是‘陌生人’呀!
  “誰知道那是不是你們玩的花槍呢!”
  “媽媽!”筱藍懇求似的喊:“我真的不認識他!”
  “難道他送了一個星期的玫瑰花,還沒在你面前露過面嗎?”“從沒有過!薄澳敲,這該是個神經病了!你最好當心一點兒,這種神經病不知道會做出些什么事來!”
  筱藍不語,掉轉頭去看著桌上的玫瑰花。神經?或者這是個神經!但是,唉!她在心中深深的嘆息,她多想認識這個神經病呀!半個月過去了,玫瑰花的贈送始終沒有停止。筱藍開始習慣于在每天早上接受那束黃玫瑰了,而且,她發現自己竟在每天期待著那束黃玫瑰了。從早上起床,她就會那樣怔忡不安的等著門鈴響,生怕有一日它不再響,而離奇的黃玫瑰就此停止,不再出現。這種恐懼比那贈送者是個神經病的恐懼更大,更強烈。而且,她也發現自己變了。她常常那樣精神恍惚,常常做錯了事情,常常不自覺的微笑,不自覺的唱歌,不自覺的墮入深深沉沉的冥想中。這種變化逃不過母親的眼睛,她點著頭,沉吟的說:
  “看樣子,這玫瑰花上必然有著精神病的傳染菌,我看,筱藍,你也快成神經病了!
  這玫瑰花不但引起了母女兩人的不安,還使那位林先生大大不以為然!拔抑鲝垐缶!”他大聲的說:“凡是莫名其妙的事情都沒好事,誰知道它會帶來怎樣的災難!”
  “噢,林伯伯,”筱藍立即說:“請別管它吧!”
  “別管它!”那追求者瞪大了眼睛!半y道你不害怕嗎?”
  “害怕?”筱藍紅著臉,眼睛亮得好迷人!罢l會去怕幾朵花兒呢?”她笑了,笑得甜甜的,醉醉的。她的眼光幽幽柔柔的落在那幾朵花兒上。于是,那反應遲鈍的追求者,也大惑不解的看出一項事實:他竟斗不過那幾朵莫名其妙的玫瑰花!
  但是,到底誰是那送玫瑰的人呢?二十天之后,筱藍終于紅著臉,羞羞澀澀的跨進馨馨花莊的大門。站在那些花兒中間,她幾乎不敢抬起睫毛來,低低的、局促的,她含混不清的說:“老極,我——我有件事想問問你!
  “是的!睆埨项^微笑的說,用欣賞的眼光,得意的望著面前那張嬌羞怯怯的臉龐。玫瑰花對她顯然是好的,他模糊的想。它們染紅了她的雙頰,點亮了她的眼睛,還驅除了她臉上的憂郁和身上的落寞。有什么藥物能比這些花兒更靈驗呢?“你常常送玫瑰花到我家!斌闼{輕聲的說。
  “是的,我知道!薄澳芨嬖V我那個買花的先生的地址嗎?”
  “哦,抱歉,小姐,我也不知道呢!他訂了一個月的玫瑰花,錢都是預付的,我也沒有再見過他!睆埨项^坦白的說,注視著那張頗為失望的臉孔!安贿^,小姐,我想等到一個月結束的時候,他一定會再來的!”
  “如果……如果……如果他再來的時候……”筱藍囁嚅著說:“請你……”“我知道了,小姐,”張老頭笑嘻嘻的說:“我會告訴他,請他親自把玫瑰花送到你家里去!”
  筱藍的臉驀然間燒到了耳根,轉過身子,她趕快跑出了馨馨花莊。剩下張老頭,仍然在那兒咧著嘴,嘻嘻的笑著。
  筱藍走出了花店,迎著撲面而來的冷雨,她的臉上仍然熱烘烘的。這是晚上,她必須去上班,她走向了公共汽車站,站上有許多人在等車,她的目光悄悄的從人群中掠過去,是這個人嗎?是那個人嗎?唉,她心里又在低低嘆息,她是怎樣全心全意的等待著那個陌生人!
  一個月終于過去了,張老頭送完了最后一束玫瑰以后,就整天株守在花店中,等待著那個年輕人的出現。如果他估計得沒有錯誤,他料想是那年輕人該露面的時候了。
  這是星期天,一個好日子,張老頭模糊的想著,那女孩沒有去上課,也不必去上班,等倪冠群來的時候,他可以告訴他:“你直接去吧,她正等著你呢!”
  他真想看到倪冠群聽到這句話之后的表情,會是驚?是喜?是高興?是失措?他眼前不由自主的浮起倪冠群那張年輕魯莽而熱情的臉,在這張臉旁邊,卻是筱藍那羞澀的,靦腆的,嬌羞怯怯,含情脈脈的臉龐。噢,多么相配的兩個孩子!是了,他該為他準備一束黃玫瑰,他會需要一束花,來掩飾他初次拜訪時的羞窘。
  張老頭準備了玫瑰花。
  但是,上午過去了,中午也過去了,下午又過去了,倪冠群卻一直沒有出現。難道這孩子已忘記了送玫瑰花的事?難道那莽撞的傻小子又見異思遷的愛上了另一個“陌生女孩”?難道他窮困潦倒,無法續購玫瑰花,就干脆來個避不見面?難道他只有五分鐘的熱情,如今那熱度已經消退?張老頭有幾百種懷疑,也有幾百個失望,而那孩子是真的不露面了。唉,張老頭嘆著氣,他不知道明天他還該不該繼續送那“心香數朵”?
  晚上,張老頭已放棄了希望,而且壞脾氣的詛咒著那陰雨綿綿的天氣,他覺得自己的生活是太單調了。他告訴小徒弟,準備提早打烊,這樣陰冷而惡劣的氣候,不會再有顧客上門了。就在他準備關門的時候,忽然間,一個矯捷的身影迅速的穿過了對街的街道,像一股旋風,他猛然間旋進了馨馨花莊的大門,站在那兒,他滿頭雨霧,而氣喘吁吁。
  “哈!你總算來了!”張老頭眼睛一亮,精神全回復了。他瞪視著倪冠群,和那天一樣的裝束,一樣的亂發蓬松,一樣的濃眉大眼,所不同的,是今晚的他,全身都充斥著某種不尋常的怒氣!拔乙獊韱枂柲,老板,”倪冠群盛氣凌人的說:“你幫我送過了玫瑰花嗎?”“當然啦,一天都沒有間斷!”張老頭爽朗而肯定的回答。
  “那么,你把那些花送到什么地方去了?”倪冠群大聲的問,高高的揚起了他那兩道濃黑的眉毛。
  “怎么,就是你要我送去的那位小姐的家里呀!”張老頭困惑了,不自禁的鎖起了眉頭。
  “那位小姐!天,你送到哪一位小姐家里去了?”
  “就是隔壁巷子里,右邊倒數第三家,那個有著長頭發大眼睛的女學生呀!”“哎,錯了,錯了,完完全全的錯了!”倪冠群重重的跺著腳,暴跳如雷!拔乙偷氖堑箶档谒募,那個叫憶梅的小姐呀!”張老頭愣在那兒,他想起來了,在那巷子里,確實有一個衣著華麗的少女,那是××舞廳的紅舞女,經常有各種漂亮的小汽車在巷口等著接她,也經常有人來訂成打的名花異卉送到她家里去。憶梅?或者她的名字是叫憶梅!只是,如果他早知道送花的對象是她,如果他早知道……他看著倪冠群,滿懷的喜悅之情都從窗口飛走了。
  “你說我送錯了!”他語音重濁的說。
  “是的!我今天打電話去,人家說從來沒有收到什么玫瑰花!你讓我鬧了個大笑話!”
  “但是,我沒有送錯!”張老頭喃喃的說,輕輕的搖著頭。
  “你是什么意思?”倪冠群更加沒好氣了。
  “你不信去看看,在那巷子里倒數第三家,有位小姐收了你一個月的玫瑰花!”“啊呀!我的天!”倪冠群猛然想起花束上所附的卡片!斑@誤會是鬧大了,什么心香數朵,祝福無數!啊呀,我還簽了自己的名字呢!不行,這誤會非解釋清楚不可!真糟,偏偏那家也會有個小姐!哦,老板,你說是倒數第三家嗎?”
  “是的,是的,那小姐很感激你的玫瑰花呢!哦,等一下,倪先生,你何不再帶一束花去,算是對這個錯誤致歉,解釋起來也容易點兒。至于這束黃玫瑰,算是我送給你的!
  倪冠群想了想,煩惱的擺了擺頭,就一把接過了張老頭手里的花束,轉過身子,他毫不猶疑的向門外沖去。張老頭在他身后直著脖子喊:“倪先生,解釋的時候委婉點兒呀,別讓人家小姐不好意思!蹦吖谌焊緵]在意這兩句話,他只想三言兩語的把事情解釋清楚,至于那位小姐,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呢?走進了巷子,他大踏步的向巷中走去,數了數,倒數第三家,他停在一棟小小的、簡陋的磚造平房前面。與這平房比鄰而建的,就是憶梅那漂亮的花園洋房。
  他伸手按了門鈴,站在那兒,他舉著一束黃玫瑰,下意識的用手指撥弄著花瓣,不耐煩的等待著。
  大門“呀”的一聲拉開了,筱藍那白皙的、恬靜的、娟秀而略帶憂愁的面孔就出現了。她正在煩惱著,因為林伯伯這時正在她家里,和母親兩個人,一搭一檔的逼著要她答應婚事。門鈴聲救了她,她不經心的打開了大門,一眼看到的,就是個挺拔修長的年輕人,一對灼灼的眸子,一束黃玫瑰!她的面頰倏然間失去了血色,又迅速的漲得緋紅了。
  “哦,小姐,我……我……我姓倪……”倪冠群困難的說,舉著那束黃玫瑰,他沒料到這解釋比預期的難了十萬八千倍。而他眼前浮現的,竟是這樣一張清靈秀氣的臉龐!那乍白乍紅的面頰,那吃驚而惶恐的大眼睛,那微張著,輕輕蠕動的小嘴唇,那股又羞又怯,又驚又喜,又嗔又怨的神態……倪冠群覺得無法繼續自己的言語了。癡癡的望著筱藍,他舉著玫瑰花呆住了。好半天,他才回過神來,覺得必須達到自己來訪的目的,于是,他振作了一下,又開了口:
  “哦,小姐,我姓倪,我叫倪冠群……”
  “哦,我知道!斌闼{也已恢復了一些神志,她迅速的接了口,面孔仍然是緋紅的。對于他這突如其來的拜訪,她實在不知道怎么辦好,想請他進去坐,家里又有那樣一個討厭的林伯伯!和他出去吧,卻又有多少的不妥當!正在猶疑著的時候,母親卻走到門口來了,一面問著:
  “是誰呀?筱藍?”“哦,哦,是——是倪——倪冠群!斌闼{倉卒的回答,一面匆匆的對倪冠群說:“那是我媽!
  母親出現在房門口,一看到倪冠群手里那束玫瑰花,她就明白了!就是這傻小子破壞了筱藍的婚事,就是他弄得筱藍癡癡傻傻天下大亂!她瞪視著倪冠群,沒好氣的說:
  “哦,原來是你!你來做什么?我告訴你,我們筱藍是規規矩矩的女孩子,不和陌生人打交道的!你請吧,倪先生!”
  “哦,媽媽!”筱藍又驚又急的喊,下意識的轉過身子,向后退了一步,倚向倪冠群的身邊,似乎想護住倪冠群,也仿佛在表明自己和倪冠群是一條陣線的。同時,她急急的說:“你不要這樣說,媽媽,他是我的朋友呢!不是什么陌生人呢!”
  “不是什么陌生人?原來你們早就認識的嗎?”
  筱藍匆匆的對倪冠群投去哀懇似的一瞥,這一瞥里有著千千萬萬種意義和言語。倪冠群是完全愣住了,他已忘了自己來的目的,只是呆呆的站著,成了一個道道地地的“傻小子”。那個母親被弄糊涂了,也生氣了,現在的年輕人到底在攪些什么鬼?她氣呼呼的說:
  “好吧!你們先給我進來,別站在房門口,你們倒說說明白,這是怎么回事!”倪冠群被動的走進了那個小得不能再小的院落,還沒有來得及講話,偏偏那在屋里待得不耐煩的“林伯伯”卻也跑了出來。一看到倪冠群,這個林伯伯的眼睛也紅了,脖子也粗了,聲音也大了:“好!你就是那個每天送玫瑰花的神經病嗎?”
  倪冠群被罵得心里冒火,掉過頭來,他望著筱藍說:
  “這是你爸爸嗎?”“才不是呢!”筱藍說:“他……他……他是……”
  “我是筱藍的未婚夫!”那“林伯伯”挺了挺他那已凸出來的肚子,得意洋洋的說了一句,用一副勝利者的姿態,輕蔑的注視著倪冠群。倪冠群深深的望了筱藍一眼,一股莫名的怒氣從他胸坎上直往上沖,難道這清靈如水的女孩子就該配這樣一個糟老頭嗎?而筱藍呢,隨著倪冠群的注視,她的臉色變得蒼白了,眼眶里淚光瑩然了,抬起睫毛,她哀求似的看著那個“林伯伯”,說:“林伯伯,你不要亂講,我從沒有答應過要嫁給你!”
  林伯伯惱羞成怒了,指著倪冠群,他憤憤的說:
  “不嫁給我,你難道要嫁給這個窮小子嗎?我告訴你,他連自己都養不活,嫁給他你不餓死才有鬼!”
  倪冠群按捺不住了,跨上了一步,他挺著背脊,揚著頭,怒視著那個“林伯伯”,大聲的說:
  “胡鬧!”“胡鬧?”那林伯伯豎起了眉,憤然大吼:“你在說誰?”
  “我在說你!”倪冠群聲調鏗鏘:“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什么?什么?”那位追求者氣得臉色發白:“你是哪兒來的流氓?你這個衣服都穿不全的窮小子,你才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呢!現在,你給我滾出去,要不然我就叫警察來!”
  倪冠群的怒火全沖進了頭腦里,他再也控制不住他自己的舌頭,許多話像倒水般的傾倒出來,一瀉而不可止:
  “請你不要侮辱人!什么叫作窮小子,你倒解釋解釋!是的,我窮,這難道是恥辱嗎?我雖然窮,卻半工半讀的念了大學,我雖然窮,卻從沒有放棄過努力和奮斗!我雖然窮,卻有斗志有決心,還有大好的前途!我年輕,我強壯,我有的是時間和體力,窮,又有什么關系?”他掉過頭來,直視著筱藍,毫不考慮的,沖口而出的說:“你說,你愿意跟他這樣的人去共享榮華富貴呢?還是愿意跟一個像我這樣的窮小子去共同創造人生?”筱藍折服在他那篇侃侃而談之下,折服在他明亮的眼睛和高昂的氣概之下,她發出一聲熱情的低喊,再也顧不得和他只是第一次見面,顧不得對他的來龍去脈都還摸不清楚。她只覺得自己早已認識他了,那么熟悉,那么親切!她奔向了他,緊緊的依偎住他,而他呢,也在那份太大的激情和感動之下,用手緊攬住了她的腰。
  “哦,這簡直是瘋了,一對瘋子!”林伯伯氣呼呼的說,轉向了筱藍的母親,他以一副不屑的,高傲的,道貌岸然的神態說:“哦,對不起,朱太太,我不知道你的女兒是這樣行為不檢,又不顧羞恥的女孩,我不能娶這樣的人做太太,我的太太必須是賢妻良母,所以,關于婚事的話就免談了!
  那母親深深的吁出了一口氣,對那趾高氣揚的向門口走去的林先生微微頷首。是的,去吧!她心中模糊的想著,你盡可以輕視我那不顧羞恥的女兒,但是,卻有人會珍惜她,會愛護她,會和她去共創美好的人生呢!她關好了大門,回過頭來,是的,那年輕人堅強挺拔,神采飛揚,他該擎得住整個的天空呢!她覺得自己的眼眶潮濕,自己心里漲滿了某種溫柔的情緒。是的,幸好沒有造成錯誤,幸好沒有葬送了女兒的幸福!望著那對依偎著的年輕人,她清了清嗓子,故意淡漠的說:“好了,你們總不會在院子里吹一個晚上的冷風吧!筱藍,你還不請你的朋友進去?我的骨頭都痛了,可沒有辦法陪你們了!”她退進了自己的臥室,善解人意的關上了房門。
  這兒,倪冠群和筱藍面面相覷,這時才感到他們之間那份陌生。整個事件的發展,對兩個人來說,都像一場難以置信的夢。尤其是倪冠群,這個晚上的遭遇,對他來講,簡直是個傳奇。他注視著筱藍,后者也正癡癡的看著他,那朦朧的眼睛里,是一片嬌羞怯怯的脈脈柔情。
  “嗨,我想……我想……”倪冠群終于開了口,但是,想什么呢?難道現在還要告訴她,這所有的事件都是誤會?不,他;蟮目粗菧厝徭玫哪橗,他知道他永不會說出來了,永遠不會!筱藍嗤的一聲,輕輕笑了。接過他一直握在手里的玫瑰花,她低聲說:“你想什么?進來吧,我要把這束花插起來!
  他跟著她走進了室內。她悄無聲息的走開,插了一瓶黃玫瑰。把花瓶放在客廳的小幾上,她垂著睫毛,半含著笑,半含著羞,她輕聲的說:“你怎么想起送玫瑰花給我的絕招?你又怎么知道我最喜歡黃玫瑰?”
  他訕訕的笑著,紅了臉,不由自主的垂下了頭。于是,她又問:“從什么時候開始起,你注意到我的呢?”
  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呢?他怎能告訴她,在一個多月前那個晚上,他第一次和朋友們踏進舞廳,在那燈紅酒綠的環境下,竟會迷惑于那紅舞女的奪人的艷麗?而今,面對著筱藍那清澈的眸子,那真摯的眼光,那充滿了靈性和柔情的注視,他變得多渺小,多寒傖,多幼稚!他幾乎懊惱于自己竟有過追求那舞女的念頭,但是,假若當初沒有那念頭,他又怎會邂逅了筱藍?他抬起眼睛,看了看筱藍,臉更紅了。囁嚅著,他含混的,低聲的說:“你又何必問呢?或者,是從天地混沌初開的時候起,我就注意到你了!彼徊辉僮穯,只是那樣靜靜的微笑著,用深情款款的眸子,深深的注視著他。
  桌上那瓶黃玫瑰在笑著,綻放了一屋子的幽香。
  第二天,張老頭坐在他的花店里,看著倪冠群推門進來。
  “嗨,老板!”倪冠群招呼著,有點兒訕訕的。
  “是的!睆埨项^注視著他。
  “還記得我吧?”倪冠群有些不安的微笑著,卻掩飾不住眉梢眼底的一份喜悅之情。
  “當然,你曾責備我把玫瑰花送錯了!
  “哈!”倪冠群笑了!拔抑皇莵砀嬖V你,你從沒有送錯玫瑰花,從沒有!”“哦,”張老頭也笑了!拔抑牢覐臎]有送錯過,我一直都知道!蹦吖谌旱梢曋鴱埨项^,一時間,他有些疑惑,不知這慧黠的老頭兒是不是一開始就動了手腳,但那老頭兒臉上絲毫不露聲色。他不想再去探究那謎底了,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玫瑰花都到了它們該到的地方。
  他離開了馨馨花莊,在隔壁巷子里,正有人在等待著他。
  張老頭目送他出去。從柜臺里走出來,他拿起了澆花壺,開始一面哼著歌兒,一面給那些花兒澆著水。澆完了,他停在那一大盆黃玫瑰的前面,深深的一頷首。
                       一九七一年一月四日
返回目錄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