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369 >> 中國名著 >> 賈平凹作品集 >> 臘月正月>>正文
  所謂“送路”,就是女子出嫁時娘家舉辦的酒席。這風俗在這鎮上始于何年?沿襲了幾代?從來無人考究,甚至連韓玄子也不得而知。但是,大凡山地之人,卻沒有不知道這是一個大事:待客的人體面,被待的人榮耀。慢慢地,這件事得以衍化,變成人與人交際的機會。老親老故的自不必說,三朋四友,街坊鄰居.誰個來,誰個不來,人的貴賤、高低、輕重、近疏便得以區別了。韓家這次待客,不打算給王才、禿子、狗剩留席位.這風聲很快遍及全鎮。支持者,大聲為韓玄子的做法叫好;反對者,則不停聲地嘆息韓玄子做事太損。禿子、狗剩知道后,心里慌極了。分別遭到自己的老婆的一頓臭罵,埋怨自己的男人被人看不起,自己更走不到人前面去。兩個人心煩意亂,自然威風還是在家里耍,使老婆們少不得受了皮肉之苦。老婆打是打過了,恐慌還是未消,有心上韓家說明情況,取得諒解,又害怕韓玄子給個當場下不來臺,更惹村人恥笑。兩人湊在一起,頭碰頭訴說犧惶,訴著訴著,就惱羞成怒,咬著牙齒說:
  “好,他家待客叫這個,請那個,他不把咱當人看,咱也用不著巴結他!咱就這樣,他還能把咱殺了剮了不成?!”
  這以后,兩人就越發向王才投靠。結果,禿子也要求人股,王才雖認了他作干親,但心里卻明白此人的性情,思謀他若進股,必是搗刁之人,又會以讓公房之事,仗有功有恩之勢,行要挾威脅之舉,便支支吾吾不想要他。后來狗剩跑來說情,王才說:
  “狗剩哥,你是不是想讓禿子來了,好給你多個伴兒?”
  狗剩說:
  “也有這種意思吧。話說丑些,你兄弟能干,這村子里,甚
  至這全鎮的人沒有不曉得的?稍捳f回來,咱弟兄們都不是威威乎乎的人物,上不了人家正經席面,誰肯偏向咱們?現在加工廠辦起來,你這里入股的入股,招人的招人,可咱本村本鎮的才有幾個人呢?沒有百年的親戚,卻有千年的鄰居;既然他禿子要來,為何拒在門外?禿子和我一樣,還不都是為了你,才得罪了韓家老漢,要不,以后誰還敢心向著你呢?”
  王才說:
  “我也不怕說丑話,有些人就是這樣,見不得旁的人富。我王才人經幾輩都不是英武人,原先窮是窮,倒也落個不偷不摸,正南正北的人的名聲。這幾年虧得國家政策好,我有了J乙個錢,便惹得一些人忌恨了。這些我能不知道嗎?至于韓家老漢,他是長輩,又給我當過老師,我一向是尊敬的,他對我有些成見,我也不上怪,井水不把河水犯,我想他也不能太將我怎的!
  狗剩說:
  “這你倒差了,我問你,二貝的妹子正月十五‘送路,待客,人家就提名叫響地不要你去!”
  王才說:
  “不至于吧。不管韓家老漢待我如何,那二貝和白銀,我們還是能說到一塊的。我辦加工廠的時候,還虧了他二貝出了許多主意呢!
  說到最后,王才堅信韓玄子待客,是不會拒絕他的,自古“有理不打上門客”,何況同村鄰居,無冤無仇!至于禿子入股的事,王才也總算勉強答應了。
  加工廠接連又在鎮上招收了四名男女。王才就將原來的院墻推倒,重新筑墻,將四間新買的公房也圈在內,在里邊支了油鍋,安了鐵皮案板,擺滿了面箱、糖箱、油桶,和一排一排放食品的架子,大張旗鼓地進行食品加工生產。村里,鎮上所發生的一切事,他幾乎一概無暇過問了,滿腦子里只是技術問題,管理問題,采購和推銷問題。結果生意十分不錯!為了刺激大家的積極性,第十五天里,就結帳發錢,最多的一人拿到了二十八元五角,最少的也領了十六元。
  十五天,這是一眨眼就過去的天數。大多數人只是在家辦年貨.或者游門串戶聊閑話兒;而在加工廠的人,則十幾元、幾十元進了腰包。消息傳開,簡直像炸彈爆炸了一樣,街頭巷尾,人人議論。
  狗剩和禿子就得意起來。他們的嘴比兩張報紙的宣傳還有力量,走到哪,說到哪,極力將這個加工廠說得神乎其神。若是在村里、鎮街上有人碰著,問:“干啥去?”回答必是:“上班呀!”或者:“才下了班!”口大氣粗地撞人。他們倆甚至一起披著襖兒走進了鞏德勝的雜貨店里買酒喝。鞏德勝也吃了一驚,估不出這些從不花錢喝酒的人身上裝了多少錢?酒打上來,他慢慢試探地問:
  “二位今天倒有空了?”
  狗剩說:
  “來喝喝你的酒。你開了兩年店了,還沒給你貢獻過一分錢呢!”
  禿子說:
  “你生意好啊,祝你財源茂盛,日進斗金!”
  兩個人兩句話,堵得鞏德勝倒不知說什么好了。喝到一個晨辰,禿子又問:
  “德勝叔,幾時關門下班?”
  鞏德勝說:
  “咱這是什么體統,還講究上班下班?!”
  又問:
  “照你這等買賣,一日能掙得多少?”
  回答:
  “能落幾個錢?十塊八塊,刨過本,沒幾個!
  狗剩和禿子就嘻嘻哈哈地笑,說一兩年后,他們也要辦這么一個店。禿子還說:
  “哈,你開一個月,趕不上王才那工廠一天的盈利。韓家老漢常來喝酒,你怎么不讓他也幫你辦一人加工廠呢?”
  鞏德勝受了一場奚落,心里很是不愉快,暗暗罵道:“這些沒見過世面的狗東西!”就不再言語了。但是,瞧著狗剩、禿子進了店喝酒,在街上游轉的氣管炎卻也挪腳進來。他是沒錢喝酒的,只是坐在一邊聽他們三人說話,末了說:
  “禿子哥,王才那個廠還要人不要?”
  禿子說:
  “你是不是想去?當然要人嘍!”
  鞏德勝一聽氣管炎的話,心里又罵道:“這小子也見錢眼開了,要投靠王才了!”便插嘴道:
  “人家要你?要你去傳染氣管炎呀!”
  一句話倒惹得氣管炎翻了臉,罵了一句:“老東西滿口噴糞!”兩廂就吵嚷起來,鞏德勝借機指桑罵槐:
  “你這狗一樣的東西,你跑到我店里干什么?你也不尿泡尿照照你的嘴臉!你有幾個錢?你燒什么包?你等著吧,會有收拾你的人呢!”
  狗剩和禿子也聽出鞏德勝話里有話,就站起來擋架。等一老一少動起手腳,那鞏德勝的啞巴兒子就兇神惡煞一般出來亂打,也打了狗剩和禿子。這兩人就趁酒勁發瘋,將桌子推翻,酒壇、酒壺、酒碗、酒盅、菜碟、肉盤,全稀哩嘩啦打個粉碎。棗核女人腳無力氣,手有功夫,將氣管炎、禿子、狗剩的臉抓出血道,自己的上衣也被撕破,敞著懷坐在地上,天一聲,地一聲,破口大罵,直罵得天昏地暗,蚊子也睜不開眼,末了,就沒完沒了地哭嚎不止。鞏德勝則腳高步低地來找韓玄子告狀了。
  這是臘月二十七黃昏的事。韓玄子正買來一個十三斤二兩的大豬頭,在火盆上用烙鐵燒毛,聽了鞏德勝哭訴,當即丟下豬頭,一雙油手在抹布上揩了,就去了公社大院。
  連夜,公社的張武干到了雜貨店,棗核女人擺出一件一件破損的家什讓他看。當然,這女人還將以往自家破損的幾個碗罐也拿了出來,鼻涕一把,眼淚一把地求張武干這個“青天大老爺”“為民作主”。
  張武干讓人去叫狗剩、禿子、氣管炎。狗剩和禿子打完架后,便去加工廠干活了。一聽說張武干叫,知道沒了好事,便將所發生的事告知了王才,王才不聽則已,一昕又驚又怒,只說了一句“不爭氣!”甩手而去。兩人到了雜貨店,張武干問一聲答一句,不敢有半點撒野,最后就斷判:鞏德勝的一切損失,由狗剩等三人照價賠償,還要他們分別作出保證:痛改前非。賠償費三人平分,每人十五元,限第二天上午交清。
  一場事故,使狗剩、禿子十五天的工資丟掉了百分之八十,兩人好不氣惱!回到家里,都又打了老婆一頓。那禿子飯量好,生了氣飯量更好,競一氣吃了斤半面條。飯后,兩人又聚在一起,訴說這全是吃了王才的虧,試想:若韓玄子和王才一心,他能這么幫鞏德勝?便叫苦不迭不該到王才的加工廠去?上朐儆懞庙n玄子,那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何況這十五元,又從哪兒去掙得呢。思來想去,還只有再到王才的加工廠去。所以接連又在加工廠干了三個白天,三個晚上,直到大年三十下午,才停歇下來。
  氣管炎沒有掙錢的地方,只得哭哭啼啼又找到韓玄子,千句萬句說自己的不是,韓玄子卻故意說:
  “你不是想到王才那里掙錢嗎?你去那里掙十五元,賠給人家吧!
  氣管炎說:
  “韓伯,人家會要我嗎?我上次將公房轉讓了你,王才早把我恨死了,我還能去嗎?他是什么人?我就是要飯,我也不會要到他家門上去的!”
  韓玄子對這種人也是沒有辦法,末了說:
  “你回去吧,我給鞏德勝說說,看你怪可憐的,就不讓你出那份錢了;他也是見天十多元的利,全當他一天沒開門營業!
  氣管炎巴不得他說出這話,當下千謝萬謝,說“送路”那天,他一定來幫著分劈柴,劈柴分不了,他就幫著找桌子、凳子,還要買一串鞭炮,炸炸地在院門口放!
  韓玄子對這件事的處理,十分愜意。他雖然并未公開出面,卻重重整治了狗剩、禿子這類人。整治這些人,目的在于王才,他是要這小個子知道他的厲害。事情發生后的第二天,他就披著羊皮大襖,在鎮街上走動了,還特意路過王才的家門口。他很想在這個時候見到王才,但王才沒有出門。
  王才也明白這個事的處理,是沖著他來的,十分苦惱。他百思不解的是,自辦了加工廠,收入一天天多起來,他的人緣似乎卻在成反比例地下降,村里的人都不那么親近他了。夜里,他常常睡在炕上檢點自己:是自己不注意群眾關系,有什么地方虧待過眾鄉親嗎?沒有。是自己辦這加工廠違犯了國家政策嗎?報紙上明明寫著要鼓勵這樣干呀!他苦惱極了,深感在百分之八十的人還沒有富起來的時候,一個人先富,阻力是多么大啊!
  “我為什么要辦這種加工廠?僅僅是為了我一個人嗎?”他
  問他的妻子,問他的兒女,“光為了咱家,我錢早就夠吃夠喝了。村里這么多人除了種地,再不會于別的;他們有了糧吃,也總得有錢花呀!辦這么一個加工廠,可以使好多人手頭不緊張,可偏偏有人這樣忌恨我?!”
  他開始思謀有了錢,就要多為村人、鎮上人多辦點好事。他甚至設想過,有朝一日,他可以資助一筆錢,交給公社學校,或者把鎮街的路面用水泥鋪設一層。但這個設想,他一時還沒能力辦到,他還得添置工廠設備,還得有資金周轉。他僅僅能辦到的,就是在春節時,自己一家辦一臺社火芯子。但這種要求卻被拒絕了。他便準備在大年三十的晚上,自家包一場電影,在鎮街的西場子上放映,向眾鄉親祝賀春節。這,他可以不通過
  任何人,直接向公社電影放映隊交涉就能辦妥,他韓玄子還能說什么呢?
  一提到韓玄子,他就有些想不通:這么一個有威望的老人,為什么偏偏就不能容他王才!?但是,在這個鎮上,韓玄子就是韓玄子,他王才是沒有權勢同他抗衡的;他還得極力靠近他,爭取他的同情、諒解和支持。所以,無論如何,他也不會當面鑼對面鼓地與韓玄子爭辯是非曲直的。
  他還是堅信,人心都是肉長的,韓玄子終有一天會知道他王才不是個壞心眼的人。
  但是,就在臘月二十九日,二貝娘在本村挨家挨戶給大伙說請“送路”的日子,他在家已經備了酒菜,專等二貝娘一來,就熱情款待?梢恢钡教旌诎胍,二貝娘沒有來,他才明白人家真的待客不請他。
  他從來不喝酒,這天后半夜睡不著,起來喝了二兩,醉得吐了一地。天明起來,就自個拿了三十元,到公社電影放映隊去,要求包一場電影,并親眼看著放映員寫好了海報,張張上面注明:王才包場,歡迎觀看。
  海報一貼出,白銀首先看到了,跑回家在院子里大聲給娘說:
  “娘,晚上有電影哩j晚飯咱都早些吃,我擦黑給咱拿凳子占場去!”
  娘是不識字的,看電影卻有興趣,當然也喜歡地對小女兒說:
  “你去白溝,叫你姐和你姐夫吧,讓他們也來看看,那地方難得看一場電影的!
  韓玄子在堂屋聽說了,問道:
  “什么電影?”
  白銀說:
  “《瞧這一家子》!”
  韓玄子說:
  “老得沒牙的電影!再看有什么意思?”
  白銀說:
  “看便宜的嘛,是王才家包的!
  “他包的?他家有什么紅白喜事,要包場電影?”韓玄子說,“晚上不要去,那么愛看便宜電影!沒有錢,我給你錢,一角五分,你買一張票,坐到電影院里看去!”
  白銀不敢回嘴,卻小聲說:
  “電影是電影,里邊又不是王才當主角!再說,咱不去,人家這場電影就沒人看了?”
  這話虧得韓玄子沒有聽到。他在家坐了一會兒,就出去了。
  他直直走到鞏德勝的店里。鞏德勝虧得他出了大力,才懲治了狗剩和禿子,見他來,殷勤得不知怎么好。韓玄子說:
  “怎么樣,這兩天,那狗剩、禿子還來擾亂嗎?”
  “沒有!膘柕聞僬f,“他只要有錢,就讓他來吧,他要再摔壞我一個酒盅,我自個倒要打破一個酒甕哩!',
  韓玄子就笑了:
  “你該慶賀慶賀了吧?”
  鞏德勝說:
  “那自然,來半斤吧!
  韓玄子說:
  “我不喝你的酒。你要有心,你就手放大些,包一場電影,讓鎮子上的人都看看,也好揚揚你的名聲!
  鞏德勝為難了:
  “包電影?一場三十元呢!”
  “你這人就是摳掐個錢!”韓玄子看不上眼了,“你要名聲倒了,都來欺負你,別說三十元,你連店都辦不成了。你知道嗎?人家王才這次吃了虧,偏還包了一場電影,瞧瞧人家多毒!今晚人家電影一演,鎮上人都說他的好話,反過來倒要外派你了!”
  鞏德勝沉吟了許久,依了韓玄子的主意,只是擔心,王才包了一場,他再包一場,這對臺電影,人總不會都來看他包的呀!
  韓玄子說:
  “只要你出面包,我保你的觀眾比他的多!”
  韓玄子就親自去了放映隊,打問新近還有什么好片子?放映員見是韓玄子,就說有《少林寺》,武打得厲害,原計劃正月初三晚上放映:韓玄子便掏出錢來,說鞏德勝想感激黨的政策使他家日子好過了,要今晚包一場,就請一定放映《少林寺》。
  結果.對臺電影,一個在鎮街西頭場子,一個在鎮街東頭場子。滿鎮的人先得知王才家包的電影早,半下午就在西頭場子坐了黑壓壓一片,但后又聽說鞏德勝家包了《少林寺》在東頭場子發映,一傳十,十傳百,多半人就又扛了凳子到東頭場子去了。
  二貝和白銀知道這一切盡是爹在幕后干的,大為不滿。天黑下來,自然先去看了一會兒《少林寺》,趁著人亂,小兩口就又去看《瞧這一家子》。一到那邊場上,就碰見了王才,王才好不激動,一把拉住二貝的手,說:
  “好兄弟,你來了真好!你來了真好!”
  就掏出好煙遞上。
  二貝十分同情王才,兩個人便離開電影場,蹲在場邊的黑影地里說起話來。二貝說:
  “王才哥,我爹人老了,舊觀念多,一些地方做得太過分,你不會介意吧?”
  王才說:
  “兄弟說到哪里去了!我王才‘哪里就敢和韓伯鬧氣?我想得開,什么事都會想得開的。妹子‘送路’的日子定到啥時候?’’
  二貝說:
  “正月十五。原本我主張村里人一個不叫,可我爹愛熱鬧,愛面子,偏說能來的都讓來。這不,花了一大堆,手頭積攢的錢全花了,可那酒錢、煙錢還沒影哩!”
  王才說:
  “也沒見嬸子給我說,我好為難,去還是不去?不去吧,對不起人,去吧,又怕韓伯不高興,反倒沒了意思。這話當著你說,我什么也就說了!
  二貝說:
  “人上了年紀,思想和咱們不一樣了,你不去也好。近來加工廠的事怎么樣?”
  王才說:
  “每天的產量還可以,銷路也好,有些供不應求了,F在犯愁的就是油、糖、面粉的采買艱難。這幾天可苦了我,沒黑沒明地騎上車子到處跑!
  二貝說:
  “你應該打個報告給公社,讓他們呈報縣上。像你這樣搞個體加工廠,縣上也沒有幾個,能不能納入國家供應指標?那樣一來,就省了許多麻煩,又能保障生產啦!
  王才一拍大腿,叫道:
  “好兄弟,你真是教師!你怎么不早說,這主意多好!以后我得好好請教你了!只是公社肯呈我的報告嗎?”
  二貝說:
  “你找我爹吧,他說什么你也別計較,咱只求把事辦成。我在家再敲敲邊鼓。萬一不成,咱再想辦法!
  王才郁郁道:
  “好吧,我找一次韓伯!
  臨分手時,王才塞給了二貝四十元,說是他知道二貝家要待客,錢是沒多沒少地花。二貝堅決不收,王才說:
  “兄弟.我這不是巴結你,全當是我借給你的。你要不收,我王才在你跟里也不是一個正經人了!你拿上,不要讓韓伯知道就是!
  遠處的電影場里,稀稀落落坐著一些觀眾。已經到子時了,天上閃著幾顆星星。星星的出現,似乎是來指示黑暗的,夜色越來越濃重了。但是,差不多就在這時,遠遠近近的人家,響起了除舊迎新的鞭炮聲,嗶哩叭啦!嗶哩叭啦!竟有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那是誰家放了一個自制的土炸藥包。
  二貝把錢收下了。
返回目錄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