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369 >> 中國名著 >> 賈平凹作品集 >> 臘月正月>>正文
十一
  馬書記在王才的加工廠里,一邊細細觀看操作,一邊問王才籌建的過程,生產的狀況和銷路問題。聽著聽著,他高興得直拍自個腦袋。他的腦袋光亮,肉肉的,無一根毛發。這是一位善眉善眼的領導,不但無發,亦無胡須,人稱“和尚書記”。這“和尚書記”開的會多,管的事多,抓的點多,尋的人多,唯獨睡覺時間不多。雖是“和尚書記”,但由于他有膽有識,有勇有謀,全縣基層干部又無不懼怕他三分。他當下就對王書記說:
  “你們公社有這么個大能人,你們怎么不聲不吭?!”
  那眉眼兒還是善善的,質問卻使王書記張口結舌了。
  王才說:
  “這也全虧公社支持哩!只是我才干起來,咱是農民,沒干過工,也沒經過商,試著撲騰哩!
  馬書記說:
  “就是要試著撲騰,F在的農民,僅僅靠那幾畝地,吃飽可以吃飽,但日子也不會過得太好,這就要向農工商三位一體發展!南方一些地方,人家就是這么成起事的。我還以為咱山地沒這個基礎,你倒先闖出路子了!王才,我得謝謝你哩!”
  “謝謝我?”王才失聲叫了起來。
  “是要謝謝你!全縣有條件的都來學你。不要說幾百戶、幾千戶,就是十幾戶,那也會了不起的!現在廠里是多少人?”
  “十八人!蓖醪耪f。
  馬書記說: 一
  “還可以多!
  狗剩在旁插嘴說:
  “我們還要買烤烘機,做面包、點心哩!我們正在搞上下班作息時間、崗位責任制這些規章制度,要逐步走上正軌哩!別看我們經理貌不驚人,那肚子里,是下水嗎?不,是氣派,是技術,是才干啊!”
  馬書記問:
  “誰是經理?”
  狗剩說:
  “就是王才呀!”
  王才忙用腳踢狗剩,馬書記就笑了:
  “是才干,是才干!不露山不露水的,還真看不出哩。我一收到那份報告,就高興得連夜找了副書記和縣長都看了,報告寫得不錯,你是什么文化水平?”
  “中學沒畢業!蓖醪挪缓靡馑剂。
  “哈,那報告有理有據,又蠻有文采哩!”
  王才不敢說這報告是二貝寫的,偷眼兒看王書記的臉色,王書記正對他笑,拍拍他的肩,說:
  “王才,馬書記都在支持了,好好干,以后有什么困難,你就直接到公社技我啊!你怎么總是不來呢?”
  王才嘿嘿地也笑了:
  “這都怪我沒出息呢,我走不到人前去呢!
  王才的媳婦已經在院里安放了八仙桌,桌上一盤一盤堆滿了各種酥糖,悅聲地招呼客人品嘗。院門口,一伙人擁在那里,或爬在墻頭上,指指點點議論誰是馬書記,終于看清一個和尚腦袋,和小個子王才坐在一條凳子上。就有人說:
  “嚯!王才和書記平起平坐了!”
  王才看見門外亂哄哄的,就喊著讓都進來。那些人卻不敢進,后邊的一推,前邊的人不自覺地前傾,前腳就進來了。進來一條腿,身子就進來;進來一個,八個、十個、二十、三十,就全進來了。這些鄉親,王才個個認識,但很久以來,這里門坎雖不高,又無惡狗,卻是不肯到這家院內來的。這陣進來,便四處觀看,一邊看,一邊大驚小怪。那狗剩和禿子就輕狂忘形,介紹這樣,又介紹那樣。還拿了酥糖讓外人嘗。禿子說:
  “我就說了,王才不是等閑之輩,能翻江倒海成氣候哩!怎么樣?來不來?要來,我給你走后門!”
  “這能成?”那些人問。
  “怎么不成?馬書記是共產黨的書記,是社會主義的書記,他來給王才拜年,就是代表黨,代表社會主義來的!你算算,眼下在這鎮子上,最有錢的是誰?王才。最有勢的是誰?還不是王才?!”這是狗剩在回答。
  氣管炎就擠過來,說:
  “狗剩哥,要我不要?”
  “你?”狗剩說,“這要研究研究,我們廠也不是什么人都要,這要看身體行不行?衛生不衛生?是不是耍奸取巧?是不是小偷小摸?你不是跟韓先生跑嗎?”
  氣管炎說: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哩,你揭什么短?”
  說著就從懷里取出一串鞭炮,站在大門口放起來。這鞭炮是他特意兒為韓家買的,卻在王才家門口大放一通。
  隨同馬書記一塊來拜年的,是縣委宣傳部的通訊干事。末了,他要為馬書記和王才照個相。王才人不景氣,一輩子也沒有進過照相館,當下倒不好意思了。馬書記說:
  “王才,照一張,從初三起我就全縣跑著拜年,又都愿意和主人留個影。你們好好干,今年夏季,縣上要召開個體戶和專業戶的代表會,全縣人民還要給你們披紅戴花呢!
  王才就正正經經和馬書記站在一起,王才的媳婦卻把王才拉過去,說:
  “你就這一身油漬麻花的衣服呀?快去換身新棉襖!”
  “這身就好!”王才邊說邊去作坊拿了一件生產時系的圍裙,說,“這就更好了,干啥的穿啥嘛,明年,作一套工作服!
  直到下午三時,馬書記才離開了鎮子。但是鎮子里的議論競一直延續了三天。人們在家里談說這件事,在街巷碰頭了還是談說這件事。三天后,要求加入加工廠的又有了四人,當然都是王才精心挑選的。同時,縣上寄來了王才與馬書記的合影照片,放得很大。王才的形象并不好看,衣服上的油垢是看不見的,但他并沒有笑,嘴抿得緊緊的,一雙手不自然地勾在前襟,猛的一看。倒像一個害羞的孩子。
  王才卻珍貴這幀照片,花了三元錢,買了玻璃鏡框裝了。中堂上原是小女兒布置的,滿是美人頭的年歷畫,王才全取下來,只掛兩個鏡框:一個是專業戶核準證,一個就是這合影。媳婦說:
  “那畫多好看呀,紅紅綠綠的!
  王才說:
  “你懂得什么?這就是保證,咱的靠山呢!”
  于是,王才家里的人開始抬頭挺胸,在鎮街上走來走去了。逢人問起加工廠的事,他們那嘴就是喇叭,講他們的產品,講他們的收入,講他們的規劃;講者如瘋,聽者似傻。王才知道了,在家里大發雷霆:
  “你們張狂什么呀!口大氣粗占地方,像個什么樣子?咱有什么得意的?有什么顯擺的?有多大本事?有多大能耐?咱能到了今天,多虧的是這形勢,是這社會。要是沒有這些,你爹還不是一天只掙六分工?就是加工廠辦起來,還不是又得垮下來!記住,誰也不能出去說東道西,咱要踏踏實實干事,本本分分做人!誰也不能在韓家老漢面前有什么不尊重的地方!”
  王才說著,自己倒心酸得想流眼淚,他也說不清自己心中復雜的感情。家里人從此就冷靜下來,再不在外報復性地夸口了。當然,王才這話是對家里人說的,家里人沒有對外提起,外人是不知道的,韓玄子更是不知道。那天,公社干部送走馬書記后,王書記和張武干就又趕來參加韓玄子家的“送路”。來時,客人已吃罷飯散了席。二貝和白銀不在,還送借來的桌椅板凳、鍋盆碗盞去了。二貝娘在院子里支了木板,鋪了四六大席,將大環鍋里的剩米飯晾起來;米下得太多了,人走得太多了,剩了近一半。二貝娘見王書記他們進了院,乍拉著雙手叫道:
  “王書記,張武干!”
  聲音顫顫地說不下去了。王書記問:
  “老韓呢?”
  “睡了!倍惸镎f,“人還沒走清,他就喝醉了,睡了!
  兩人進了臥室,韓玄子聽見響動要翻身起來,兩人勸睡下,老漢卻還是起來了,昏昏沉沉的,卻要給他們重新備飯備菜備酒。兩人推辭不過,吃喝起來,韓玄子說:
  “我特意留下來一瓶汾酒,來,咱喝吧,我知道你們是要來的。你們信得過我,我也信得過你們啊!”
  兩人不讓老漢再喝,韓玄子卻堅持自己沒醉。喝過三盅,韓玄子卻沒了話,王書記和張武干也沒了話,三人只是悶悶地喝。間或只是:
  “喝呀!”
  應聲道:
  “喝!
  就喝了。
  二貝和白銀送還了東西回來,又在院里拾掇了好長時間,競才知道爹在堂屋里陪王書記他們喝酒,覺得奇怪:多少年來,他們喝酒總是吆三喝四,猜令劃拳的,今日怎么卻喝啞酒?
  二貝娘說:
  “你去給王書記他們敬酒,不敢讓你爹再喝了;喝多了,晚上非發脾氣不可.家里又不得安生了,明日還要到白溝去呀!”
  二貝走進堂屋,給王書記他們敬了酒,見爹眼光發直,就說:
  “爹,你不敢喝了,我來陪王書記、張武干吧!
  韓玄子說:
  “我沒事。你去把葉子叫來,我有話給她說!
  葉子去泉里挑水,回來了,韓玄子說:
  “葉子.明日你們那邊招待幾席客?”
  葉子說:
  “不是給爹說了嗎?那邊沒人手,不招待村里人,本家是一席;咱這兒本家去兩席,再沒人了!
  韓玄子說:
  “你聽爹說,今天咱飯菜剩得多,今夜晚,你們把這飯菜拿
  過去,明日就多待幾席,要么剩下也吃不完。二貝,你去村里,多叫些人,明日能去的就都到白溝去!”
  按風俗,“送路”后,第二天就在男方家舉辦婚禮——天一明,新女婿領了幫工的人,到女方家放鞭炮,提禮物,抬箱抬柜。然后新嫁娘披紅戴花,到男家一拜天地,二拜列祖,三夫妻對拜,就人洞房,坐一新席,一天一夜競不吃不喝不屙不尿了。然后是嗩吶鑼鼓的吹打,然后是杯盤狼藉的吃席——當然,葉子和三娃是屬于先結婚后儀式,一切程序就有了理由取消和減少,他家的待客純屬象征性的了。但韓玄子酒后卻撕毀了先前的協議,又要再大鬧一次。葉子是聽爹的;三娃有意見卻不敢發作;二貝也是不滿,但立即又體諒了爹;一肚子的無限同情,出來對娘說了,心里還是酸酸的。娘說:
  “就全依你爹吧,要不真會傷透他的心哩!
  “這全是爹自已作弄了自己呀!”一出門,不知怎的,二貝眼淚倒要流下來。他在村里請人,自然也有答應去的,但也有一些婉言推辭的,那氣管炎,競叫道:
  “我明日要上班呀!”
  “上班?”二貝也胡涂了。
  “到加工廠上班呀!”
  二貝死死地盯著他,兩個鎯頭似的拳頭提在了腰間,但他沒有打,也沒有罵,那么一笑,就走了。
  氣管炎在第二天上班的時候,王才卻突然宣布拒絕了他。
返回目錄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