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369 >> 中國名著 >> 賈平凹作品集 >> 臘月正月>>正文
十二
  正月十七,一年一次的春節終于過去了。辛辛苦苦的農民,勞作了一年,籌備了一個臘月,在正月的上旬、中旬里吃飽了,喝足了,玩美了。他們度過了他們最豪華、揮霍的生活之后,面甕里的面光了,米柜里的米盡了,梁上的吊肉完了,酒壇里的酒沒了。當然,肚子里才萌生的油水也一天一天耗去,恢復了先前的一切。白日最長,青黃不接的春播季節來到了。
  二三月里是最困人的季節。韓玄子的感覺似乎比任何人都更嚴重。他明顯地衰老了,飯量也不比年前。他突然體驗到了人到了晚年的悲哀,一種怕死的陰影時不時地襲上了心頭。這使他十分吃驚。他曾經譏笑過一些人的這種惶恐,沒想現在自己競也如此!
  二貝娘是最了解老漢的。夜里當她一覺醒來,總是發現韓玄子還沒有睡著;第二天一早睜開眼,炕上又沒了韓玄子的影子。他越來越沒了瞌睡,長久地坐在照壁后的門檻上,或者是在四皓墓地的古柏下,喝茶,吸煙。但絕不再作那些健身的活動。白天也很少出門。他的興趣似乎轉移到飼養那一群無思無想的雞,務植那一片不言不語的花。
  他不肯多說話.偶爾笑笑,還是無聲的。
  “你怎么不去文化站呢?報刊閱覽室今天還不開門嗎?”二貝娘總是提醒他,盼望他出去走走。
  “我已經給王書記說了,”他說,“他們覺得我不行了,就會換了我的!
  二貝學校里,每天早晨要上操。他一起床,白銀便也起來,把缸里水挑得滿滿的.院里塵土掃得凈凈的。但拖鞋還是依舊穿著。天暖和了?還換上了那件西服,露出里面那件好看的毛衣。韓玄子看著當然不中眼,卻不說。
  白銀對二貝說過:
  “爹的脾氣好多了,現在喜歡在家里呆了!
  韓玄子是越來越看重了這個家,也越來越要守住這個家。家里的財政大權,比任何時候都抓得緊:給大貝去信,要求他月月寄錢,最少十元,只要良心上不忍,十五元、二十元也是不多的;正經八板告訴二貝,每月五元錢必須十號前上交清楚;錢一文不給小女兒,錢的數目甚至也不告訴老伴。
  對于爹的要求,二貝是不敢違抗的,交夠了五元,竟第一次買了酒給爹提來,說:
  “爹,你也該喝喝酒了,少喝一點,對身子會有一定好處哩!”
  “是要喝喝了!表n玄子說著,似乎才記起已經很久沒有喝酒了。就在傍晚的時候,來到鞏德勝的雜貨店。
  鞏德勝照例舀了酒,那棗核女人競還拿出一盤酥糖。他吃了一顆,覺得好吃,又吃一顆,再吃一顆,說:
  “這是西安進的貨吧,這么酥的!”
  鞏德勝說:
  “哪里能到西安進貨?這是王才加工廠的!
  韓玄子不吃了,他并沒有說出什么,但只喝酒,不再用牙。
  鞏德勝知道了韓玄子的心病,卻又忍不住地說:
  “韓哥,你聽說了嗎?村里人都在說馬書記為什么知道王才,就是因為王才寄了一份報告,可這報告不是他寫的呢!
  “唔!表n玄子酒到口邊,停住了。
  “是二貝寫的!膘柕聞僬f,“我就不信,二貝是咱的孩子,他怎么能寫呢?”
  “唔!表n玄子又平靜地慢慢喝起酒來。
  他回到家里,并沒有將這件事說給老伴,也沒有將二貝叫來質問,他裝著不知道,或者他已經忘了。
  他只是月月按時接受大貝、二貝的孝敬錢。
  錢,錢,錢對于韓玄子來說,似乎老是不夠。農村的行門人戶太多了,禮太重了,要買糧,要買菜,要給雞買飼料,要吃得好些,穿得新些;他偷偷在信用社有了存款,卻對二貝說:
  “常言說.父借子還。咱這房子,雖說還好,但左邊的兩問有些漏,夏天眨眼就到了,要翻修。要翻修就要添磚、添瓦、備水泥、石灰,請木工、土工,沒有一百五十元下不來,這筆錢我來借,就讓大貝去還了。過年待客,花了那么一堆,家里越發虛空,我也無法還清:欠鞏德勝六十元,欠張武干五十元,你二姨二十元,我思謀了。這筆錢你得去還了!
  二貝默默認了。
  三天后,韓玄子每每起來,就不見了白銀,中午回來做吃了飯,人又不見了,直到天黑才回來。他覺得奇怪,問老伴,老伴說:
  “二貝和白銀要給你說,我把他們勸了.特意兒不給你說的。白銀到加工廠干活去了。你千萬不要生氣,也不要罵他們,要罵你就罵我.要打你就打我。二貝就那么一點工資,手頭緊,外欠的帳拿什么去還?現在地里沒活,不讓白銀去掙些錢,家里就是有金山銀山,能招住坐著白吃嗎?”
  韓玄子看著老伴,眼睛瞪得直直的,末了,就坐下去,坐在灶火口的木墩上。屋外,起了大風.嗚嗚地吹。老兩口一個站在鍋臺后,一個坐在灶火口,木雕了一般,泥塑了一般,任著風沖開了廚房門.墻上掛的篩籮兒哐哐地動起來。韓玄子去了堂屋,咕咕嘟嘟喝起酒來,酒流了一下巴,流濕了心口的衣眼.他一步一步走出去了。
  風還在刮,院子里一切都改變了形狀和方位。雞棚里母雞的毛全翻起來;貓兒順風勢跳上院墻.輕得像一片樹葉;一片瓦落下來.眼看著碎了。只有那僅活著的一株夾竹桃,頂端開了一朵紅花,千百次倒伏下去,又千百次挺起來,花不肯落,開得艷艷的。二貝娘聽見老漢從院門出去了.好久沒有回來,跑出來找時.照壁前沒有,竹叢邊也沒有,而在那四皓墓地中,一株古柏下,一個墳丘頂上,韓玄子癡呆呆地坐著,看見了她,憋
  了好大的勁,終于說:
  “他娘,我不服啊,我到死不服啊!等著瞧吧,他王才不會有好落腳的!”

  草于1984年3月完畢于11日
  改寫完畢于3月23日午
  賈平凹中篇小說代表作《臘月·正月》全文完。夢遠掃較
返回目錄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