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369 >> 外國名著 >> 泰坦尼克號>>正文
第三章


  1912年4月10日。
  英國南安普敦,伯爾法斯特港。
  4月的英格蘭南部已是仲春時節,彌漫于整個冬季的陰濕寒冷的濃霧已漸趨消散。溫暖的陽光灑向大地,和風從海面輕柔地吹來,薄霧在清晨如煙似縷,恬靜安逸。
  泰坦尼克號龐大的船體仿佛像一個巨無霸停泊在海港里。
  碼頭上,人聲鼎沸,車水馬龍。郵件車、貨運車往來穿梭。如果從遠處望去,你只能看到泰坦尼克號碩大的船身,人在這龐然大物的甲板上就像螞蟻在蠕動……
  一輛最新款華貴的汽車被吊進船中,隨著吊臂的移動,我們看到密集的人群。這里有上船的,也有送行的;有觀光的,也有服務的……各色人等在這塊碼頭上匯聚成人的海洋,蔚為壯觀。
  伯特抱著一個小女孩擠在人群中,他們也是來乘坐這艘大船的,但此刻還沒到該他上船的時候,只好觀看著這個場面。
  “船好大!”女孩仰著頭,看著她所見過的最大的家伙。然后,她轉過頭告訴父親:“爸爸,它就是泰坦尼克號!
  “沒錯!辈鼗卮。
  一聲喇叭吸引了小女孩的視線,她轉過身,只見身后駛來一輛汽車,擁擠的人群閃開一條通道,讓汽車駛進碼頭。
  車門打開了,一頂當時婦女時興的藍色的系著長絲巾的寬邊草帽先探出車門,然后,是那身價值不菲的裝束……當她抬起頭來時,映入人們眼簾的是一張驚艷的臉龐,一雙傳情的大眼使得她那略顯傲氣的神情帶有一絲嫵媚。苗條又不失豐滿的身軀裹在剪裁得體的裙子里引動人的遐思……這就是露絲·凱伯特,一個極為漂亮的女郎。
  緊跟在她后面下車的是一個臉色陰沉的魁梧漢子斯派斯·勒杰。從他那職業性的目光和敏捷的動作上不難看出他的身份;接下來是一名年逾五旬的貴婦,她是露絲的母親魯芙;幾乎與魯芙同時跳下車的是卡爾·霍克利。
  這位卡爾·霍克利——我們的男主人公,需要格外介紹一下。他出身望族,從降生到這世界上來,就命中注定是一個天之驕子。作為匹茲堡鋼鐵大亨的唯一繼承人,可以說,在這個世界上幾乎沒有他得不到的東西。但是,直到今天他才明白,女人的心才是最難掌握的。盡管他自命風流倜儻,而且周圍又有那么多的女性向他頻送秋波,可是卻一直未能使他真有所動。直到露絲·凱伯特出現在他的視野。
  愛情可能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無法用金錢或權利去俘獲的東西。正因此,卡爾·霍克利才被露絲的任性與傲慢所折磨。如果不是有露絲的媽媽魯芙在身邊安撫,卡爾真的受不了露絲這種蔑視與奚落了。
  所有的人一下車,目光便全被這艘大船所吸引。從碼頭望去,泰坦尼克號的船身就像一座大山橫亙在眼前,擋住了大海,遮住了天際。在人們眼中,除了這鋼鐵巨人外,什么也看不到了。
  “沒什么大不了,比奧林匹克號大不了很多嘛,卡爾!迸梢砸环N無所謂的神情看著巨輪,不屑地說。
  “你別小看了它,露絲,泰坦尼克號與其它的客輪不同,它比曼歷但尼長一百英尺,而且更為豪華!笨柌]有理解露絲故作的矜持,急忙上前殷勤地解釋。
  露絲哼了一聲,不再理他,徑自地向前走去。
  卡爾對身邊的魯芙小聲道:“你的女作很難侍候!
  貴婦人淡淡地一笑,輕描淡寫地把話叉開去:“人們說這船設計周密,永不沉沒!
  “永不沉沒!笨柨隙ǖ卣f,又補充一句:“連上帝也難叫它沉沒!
  “先生,請您到那邊去,由正門檢查行李!”一位穿制服的警衛攔住了卡爾。
  卡爾馬上從口袋里掏出錢來,遞到對方手上:“我對你很有信心,所以委托你替我去那邊辦一下。噢,對了,請照顧我的侍從!
  錢使得原來傲慢無禮的警衛馬上變得謙恭起來,他像只啄木鳥似的把頭點個不停:“一定,一定,先生,我非常愿意為您效勞,您盡管……”
  勒杰一把拉住警衛的肩膀:“對了,那車上有行李!
  警衛跟著勒杰來到后面的行李車,只見車上堆滿大大小小的箱子。
  “那邊有十箱!崩战苤笓]著,“保險箱放到貴賓房。B52、54、56號房……”
  警衛開始調集搬運工人搬動箱子………
  卡爾從口袋里掏出懷表看了一眼,又放回口袋里:“兩位女士,我們要快一點兒了!”
  碼頭上,送行的人們向已經上船的親友搖手揮別,尚未登船的人正在分開人群向登船的踏板擠來……
  “我的外套呢?”露絲一邊擠過人群一邊問。
  “我拿著呢!蹦赣H跟在后面應聲道。
  喇叭里響起了通告的聲音:“三等艙的乘客在這里排隊檢疫!”
  這種檢疫制度僅在三等艙乘客間進行,主要對象是移民、愛爾蘭農民及其家屬、木匠、面包師、裁縫以及從瑞典、俄國和希臘的窮鄉僻壤來的礦工等。對高級乘客從來沒有人懷疑他們會帶有跳蚤或瘟疫。金錢和身份就是最好的檢疫。而對于三等艙的乘客就不一樣了,首先,他們沒有錢,而沒錢往往與疾病和罪惡聯系在一起。更重要的是他們將要在統艙里度過旅行的時光,是船就總會有不是那么舒適、不適合高等人乘坐但又屬于乘客呆的地方,而任何老板都不會把這樣的地方棄之不用,但也不會為此多加裝飾,這就是三等艙。因此,不論多高級的客輪,例如泰坦尼克號也不會全是頭等艙。盡管三等艙也分成一間間的屋子,但在每間屋內,幾個像軍營似的上下鋪并不能阻隔素不相識的人之間污濁空氣的污染。于是,這種三等的統艙就會形成一個高菌的溫床,一旦有了瘟疫,在茫茫的大海上,那將是致命的。因此,檢疫局的大夫認真地對每一個三等艙乘客進行檢疫,他們用小梳子在乘客的胡子、頭發這些可能藏有跳蚤的地方細細地刮著,不放過任何細微的疑點。
  頭等艙是專為那些富豪名流們準備的,那里有極盡豪華的臥室、餐廳,有堆滿書籍的圖書館。充滿紳士們藍幽幽雪茄煙霧的吸煙室,在那里可以聽得到樂隊演奏拉格泰姆樂曲;頭等艙還有游泳池、橡皮球場和蒸氣浴室、咖啡室等等。
  二等艙則是那些中產階級,有教師、牧師、大學生和作家,他們有著單獨的住房,有著得體的餐廳與休息室,那是一個安溫、舒適的旅行環境。
  對于有產階級來說,在這條船上就是貴賓,貴賓們走的是另一條通道,他們不會受到任何阻攔。
  “女士,次迎上船!
  在恭迎聲中,香風撲面而來,只見小姐、貴婦們在男士的簇擁下牽狗提箱踏進頭等艙。
  陽光從船的另一面射過來,絕大部分被巨大的船體所遮擋,只是當登上船時,才有一縷光線透過船桅將邁向“不沉之舟”的乘客面部勾亮。因此,遠處送行、歡呼的人群全部沉沒在暗影之中,使得這瞬間的畫面就像脫離苦海、直登極樂世界的一幅宗教壁畫。
  “啊,這就是夢幻之船!”露絲的母親由衷地感嘆。
  “我卻覺得這是一條奴隸船,這是用枷鎖把我運回美國!崩夏曷督z的聲音響了起來,她的敘述聲插進歷史的畫面,更給人以滄桑感:“我的外表是一個有教養的舉止文雅的女孩,可內心卻在吶喊!”
  泰坦尼克號開始點火了。
  旅客們加快了登船的速度,碼頭上送行的人群又揮起了手臂……
  喧囂聲中,汽苗長鳴,輪船上四個巨大的煙囪冒出濃煙,混雜著雪白的蒸氣,在空中舞出色調分明的軌跡……
  這艘史無前例的巨輪即將起錨,開始它的處女航。
  此時,碼頭上并非所有的人都在為泰坦尼克送行,就在距船不遠的小酒館里,一場“豪賭”正在緊張的進行中。
  說這是“豪賭”,是因為參加賭博的人并非腰纏萬貫的巨富,也不是一擲千金的公子,他們只是一些極普通的靠打工掙錢的小伙子。但是他們的賭注卻是他們所掙的全部。就像螞蟻舉起的東西在人看來簡直微不足道,但是對于螞蟻來說,這微小的物品可能是它體重的幾倍!從某種意義上說,這種押上自己多年辛勞所得的全部積蓄去進行一場有錢人不屑一顧的賭博,可能更令人刺激。
  “蠢貨,你怎么出的?!”長臉的奧利用瑞典話罵旁邊的伙伴斯文。
  斯文胸有成竹地一笑,也用瑞典話回答:“等著瞧吧!”因為他看出來,對方已經有些支持不住了。
  果然,這邊已經把口袋里的全部資本都押了上去。但是,他們看來不是很有把握,因此,一個小伙子正在埋怨出牌的:
  “杰克,你瘋了!你已經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全押上了,想傾家蕩產,!”
  杰克滿不在乎地一笑:“本來就一無所有,怕什么再輸呢?”
  奧利手頭的牌實在不好,他有些急了,見同伴掏出口袋里的全部東西押上桌面,不禁罵了起來:“蠢才!你連船票也賭上了?要輸了就去不成美國了!
  斯文用瑞典話滿不在乎地說:“你放心好了,這一盤我們準贏!
  杰克低頭一看,除了幾枚硬幣外,兩張船票也擺在賭金堆里。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煙,向旁邊的伙伴遞了一個眼神,伸手向下家要牌。
  霎時,小小牌桌上氣氛變得緊張了。
  杰克摸起一張牌,他瞟了一眼對方,從對方那閃爍的目光里可以看透他的內心,顯然,對方不是十分有把握。盡管做出一副穩坐釣魚臺的模樣,可是眼睛暴露了一切。
  “和我斗,你還太嫩了一點兒!”杰克收回目光,默默地計算了一下,現在他手上已經是穩贏的了:K、K、K、10、10,除非對方能有同花順,這不可能!那么,應該說這把牌沒有理由輸。那而張船票是——他忍不住又一次把目光掃向桌上的船票,票上的一行字清楚地映入眼簾:三等艙,白星輪船公司。
  沒錯,這就是泰坦尼克號的船票!只要贏得了它,也就贏得了幸運的好兆頭。
  干吧!
  “關鍵時刻了!彼碌糇炖镌缫严缌说南銦,沖旁邊的伙伴笑了一下:“費彼,改變命運的時刻來臨了。亮牌!”
  牌亮了出來。
  “差勁!”杰克轉向另一面,“奧利?”
  奧利的牌既沒有做成順也沒有做成對。
  “差勁!”
  杰克的評價倒是一律平等。
  剩下的是那位把船票押上的小伙子了。
  “斯文?”
  斯文把牌慢慢地攤開,四個人的目光盯住了牌,好像生怕它們跑了似的。
  “有兩個對,”杰克不帶任何感情地看著牌,就差他沒有亮出手里的牌了。
  “對不起,費彼——”杰克做出的失望表情使得費彼坐不住了,他一直以為杰克能夠贏的。
  “對不起有個屁用,都輸光了,我們連……”費彼一著急,把意大利話也帶了出來。
  “對不起——”杰克攔住了激動的費彼,“你會要很久才能見到你的媽媽,因為……因為我們要去美國!”說著,他把牌摔在桌上,一下子跳了起來:“我們贏了,三張K!”
  費彼被這意外的驚喜弄愣了,馬上他們緊緊地擁抱在一起:“哈!哈!太棒了!”
  奧利氣瘋了,一把揪住正在桌上收錢的杰克的衣領,揮拳要打,杰克瞇起眼睛,把嘴咧向旁邊的斯文——
  奧利明白下,是他輸了船票,這只能怪斯文把船票拿來做賭本,不能去打贏錢的對手。于是,他的拳在出手的途中拐向一旁的斯文。后者根本沒有提防,這一拳打個正著,斯文被打倒在地上。
  “你這個渾蛋!”奧利松開杰克,向地上的斯文撲去,兩個人打成一團……
  杰克整整衣服,拉起歡欣鼓舞的費彼:“走,我們回家了!”
  人們都在笑。
  “伙計,你太棒了!”費彼不知說什么好了,只是傻笑。
  “去美國啦!”杰克大叫。
  “兄弟——”酒店老板指了指身后的鐘:“泰坦尼克號5分鐘后就去美國!
  “見鬼,費彼,快!”杰克把桌上的錢向包里一塞,拉著費彼向門外沖去,邊跑邊喊:“要坐豪華輪了,我們發達了!我們是兩個未來的富翁……我們要去享受人間天堂啦!”
  “伙計,我要轉運了!我到美國就要發大財了!”費彼得意地喊。
  “吁——”兩人差點撞上一架低矮的橋。
  “留神!”
  轉過橋來,兩人相視大笑。這會兒,他們是世界上最快活的人了。
  碼頭上已經沒有上船的人了,但是送行的人和觀看的人井沒有散去,他們只好拼命地跑,躲過馬車,鉆過矮梯,在人群中穿梭——
  “你知道嗎?我命中注定要去美國……”費彼拼命地追
  巨大的船體緩緩離開碼頭。人們又一次歡呼起來。
  船上的乘客從艙里沖到甲板上,他們高興的呼喊聲也加入到岸上歡呼的聲浪里,與輪船起航的汽笛聲融成一股聲音的巨浪,向遠處擴散開來……
  船艉在水下的三個螺旋槳同時啟動,由于碼頭水位較淺,因此當海水被攪動時,連帶將海底的泥抄翻動了,就像在水下爆炸了一顆炸彈,霎時,海水變得混濁了……
  “再見!我們永遠也不會忘記這一天!苯芸伺苓^來,擠進圍在船舷邊的人群,深情地對著逐漸離開的碼頭,喊出心底的感嘆。
  鋒利如刀的船艏劈開如一塊碩大無比的通體透藍寶石的海面駛向前方,而船艏翻開的白色浪花就是破開寶石所帶出的粉沫,翻飛的海鷗為這條巨輪的啟航伴舞,陽光明媚,萬里無云,一切都在祝福,祝福萬事如意。
  也許,只有比較才能知道泰坦尼克號的巨大,一艘雙桅帆船漂浮在海面,悠然自得,但是很快,它身后的陽光消失了,就像烏云突然將全部陽光遮住了,緊接著,像一座陡然矗立的峭壁般的泰坦尼克號在小船的身后出現。船艏翻開的浪花高過小船的帆頂,巨大的漣漪將小船拋到浪花的峰尖:然后又扔進波濤的深谷……
  當海岸在人們視野里逐漸消失,乘客們陸續回到艙里安置休息的位置。
  三等艙內,一位少婦帶著孩子在尋找自己的艙位——
  “那邊,對!”孩子跑著,在母親的指點下行走、險些被跑過來的杰克和費彼撞倒。
  三等艙通道像一個錯綜復雜的迷宮,兩個小伙子在人群中轉來轉去,尋找著票上那個G60的號碼——
  “G60、G60……”杰克像是在念著什么咒語,不時撞到其他乘客,不時地道歉……
  突然,他一聲歡呼——G60號就在眼前,他推門而入。
  屋里已經有兩個小伙子在整理東西。杰克興奮地向一個小伙子伸出手:“你好,我叫杰克,幸會!”看著小伙子愕然的神情,他又補充了一句:“杰克·道森!
  費彼可沒工夫去管什么禮節,他搶先占據了上鋪,那既可以免受白天的干擾,又可以飽覽夜里海上的風光。
  杰克突然發現費彼的動作,他急忙也將自己的包裹扔上去:“誰讓你睡上鋪的?”
  被杰克弄得莫名其妙的小伙子困惑地看著剛進來的兩位不速之客,他們本來四個人結伴同行;僅這么一會兒時間,他的兩個伙伴斯文和奧利就變成另外兩個不相識的陌生人了。他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問他的伙伴:“斯文呢?”
  在頭等艙內,身著白制服的侍應生恭敬地將卡爾引進豪華的起居室。
  “先生,這是您的私人平臺!
  平臺上,布置著綠色的植物,陽光充沛,使人仿佛置身于一個花園之中。平穩的船身更沒有乘舟旅行之感。寬大的空間、舒適的家具……一切都體現著典雅、高貴。
  “您還有什么需要?”侍應生略低頭,低聲請示。
  窗外傳來露絲說話的聲音,卡爾沒有回答侍應生的話,他走到窗邊。
  “先生,有什么不對嗎?”侍應生不解地問。
  “對不起,等一下!笨杻A聽著窗外的聲音——
  露絲的房間里。堆滿了她收集的名畫。
  “這張?”女仆指著一張畫問。
  “不!甭督z忙碌地翻著。
  “這張?上面有許多的臉!
  露絲接過畫。這是畢加索的一幅裸女的油畫。
  “要全都擺出來?”
  “把這些畫都擺出來,替房間添一些色彩!甭督z把畫放遠一些端詳,然后放下。
  “別再買那些畫了,純粹是浪費金錢!笨柕穆曇魪纳砗髠鱽,他倚在門旁,提著一瓶酒,其悠閑的模樣與屋里忙亂的情況形成鮮明的對比。
  “我與卡爾的藝術品位不同,這是我的品位。他不懂什么叫精彩!甭督z不知是回答卡爾的話還是與女仆交談。這已經成為她與卡爾之間交鋒的一種模式。僅一句話,就把卡爾的藝術鑒賞力貶得一無是處?柧尤粵]有任何表示。
  她把其它幾幅畫擺放在一旁,那是幾幅造型夸張、線條簡煉的立體主義作品,從色彩上講也許實在看不出所以然,但這正是畢加索的風格。
  “瞧這張,富有真理,不講秩序,像夢幻世界!甭督z欣賞著這一幅幅的作品,不時地加上自己的評階。
  女仆對這些在當時初為人知的怪異畫無法理解,不禁好奇地問:“畫家名字叫什么?”
  “好像叫畢加索!甭督z把選出來的畫放在一旁,又拿起一張德加的《舞俑》端詳,絢麗的色彩使得這張印象主義的名作在不講究色彩的立體主義作品中頗有鶴立雞群之感。
  “什么畢加索!他不會成為名家的,你相信我!笨栕哌M屋里,擺出一副專家的派頭,“把德加的畫放在這里!彼似鹁破亢攘艘淮罂,又補充一句:“夠便宜!
  勒杰指揮著仆人搬運保險箱:“把它放在衣柜里!
  夜幕漸漸降臨了。假如你此時欣賞天的變化,你會發現,從這邊水天接連處的暗藍色開始,天的顏色色調逐漸變暖,一直過渡到那邊的桔紅色。蒼穹就像被一支畫筆著意渲染過似的,變化均勻。天邊的晚霞將海洋的每一片浪花描繪成朵朵鑲著金邊的玫瑰,在黝暗的波谷襯托下,玫瑰的金邊在閃爍著、變幻著,似乎要躍出水面,投入人的懷抱……
  當泰坦尼克號上燈光亮起來時,本來渾然一體的巨大船身變得透明了。五光十色的燈光將這龐然大物裝飾得色彩斑瀾,絢麗多彩。遠遠望去,每一個窗口就像一顆閃亮的明珠,裝點著異彩流光的海洋。此時的大海又呈現出它另一種豐韻。這景色就像夏日多變的浮云,從白天那磅薄的氣勢瞬間變幻成婀娜多姿的艷麗與溫柔。人們被大海的萬千氣象所征服,陶醉其中……
  此時,泰坦尼克號旁邊,一艘輪船靠攏過來。相比之下,那艘靠攏的中型輪船簡直就像一個小模型依偎在巨大的船體旁……
  “在丹佛市,有一個女人上了船,她的名字叫瑪格麗特·布朗!崩先说臄⑹霾暹M了往事的畫面,“不過,我們叫她莫莉,歷史上會稱她為‘淹不死的莫莉·布朗’……”
  侍應生緊跟在莫莉的身后,走進頭等艙。
  “年輕人,快過來幫我一把,別叫我久等!迸峙值哪虬褨|西交給侍應生,“拿著,看你能不能幫忙!
  侍應生連忙接住她拋過來的物品。
  露絲和她的母親魯芙迎面走來,魯芙俯在露絲耳進低語。
  “……她丈夫在西部找到金礦,我媽媽稱她這種人叫‘暴發戶’!崩先瞬迦氘嬅娴臄⑹雠c歷史的回朔有機地結合起來——
  “我們從愛爾蘭西岸起航,前面的道路上只有一片汪
返回目錄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