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369 >> 兒童文學 >> 隨風而來的瑪麗阿姨>>正文
第三章 笑氣

  “你有把握他在家嗎?”簡、邁克爾和瑪麗阿姨三個人下公共汽車的時候,簡問瑪麗阿姨說!拔业箚柲,我叔叔要是出去了,會叫我帶你們去吃茶點嗎?”瑪麗阿姨回答,她聽了簡的問話顯然很不高興。她穿著她那件帶銀扣的藍色衣服,配一頂藍色帽子。碰到她這般穿戴的日子,最容易惹她生氣。
 

  她們三個在上瑪麗阿姨的叔叔賈透法先生家。簡和邁克爾早就盼望著去拜望他,就擔心賈透法先生到頭來不在家!八麨槭裁唇匈Z透法先生呢?他戴著假頭發嗎?”邁克爾在瑪麗阿姨身邊急急忙忙地走著,問她說。
 

  “他叫賈透法先生,就因為他的名字叫賈透法先生。他根本不戴假頭發,光著個禿腦袋!爆旣惏⒁陶f,“再問問題我們就向后轉,回家去!彼笃綍r表示不高興那樣吸了吸鼻子。
 

  簡和邁克爾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皺皺眉頭,這是說:“別問了,要不我們就去不成那兒!
 

  瑪麗阿姨在路口一家煙鋪前面整整帽子。這煙鋪有一個古怪櫥窗,一個人會照出三個人,你對它看久了,會以為你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群人,旣惏⒁炭吹阶约鹤兂扇齻,每一個穿一件帶銀扣的藍色衣服,配一頂藍色帽子,她高興得嘆口氣。她覺得自己看來這么可愛,恨不得變上一打甚至三十個,旣悺げㄆ剿乖蕉嘣矫。
 

  “走吧!彼龂绤柕卣f,倒好象是他們害她等著。接著他們拐了個彎,拉拉羅伯遜街三號的門鈴。簡和邁克爾聽見老遠有很輕的回聲,他們知道過一分鐘,頂多兩分鐘,就可以同瑪麗阿姨的叔叔賈透法先生初次在一起吃茶點了。
 

  “當然,只要他在家!焙喦那牡貙~克爾說。
 

  這時候門打開,出現了一位死板板的瘦太太。
 

  “他在家嗎?”邁克爾趕緊問。
 

  “謝謝你,”瑪麗阿姨狠狠地看他一眼,“讓我來說!
 

  “你好啊,賈透法太太!焙営卸Y貌地說。
 

  “賈透法太太!”那瘦太太用比任何人都細的聲音說話,“你好大膽,把我叫做賈透法太太?不,對不起!我是柿子小姐,我有這個稱呼覺得很自豪。什么賈透法太太!”她的樣子很不高興,于是他們想,柿子小姐既然慶幸自己不是賈透法太太,賈透法先生準是個怪人。
 

  “上樓第一扇門,”柿子小姐說著趕緊往過道走去,用又尖又細又生氣的聲音自言自語說:“什么賈透法太太!”
 

  簡和邁克爾跟著瑪麗阿姨上樓,旣惏⒁糖们瞄T。
 

  “進來進來!歡迎詞歡迎!”里面一個很響的快活聲音叫道。簡的心激動得卜卜跳。
 

  “他在家!”她對邁克爾做了個眼色。
 

  瑪麗阿姨打開門,把他們推進屋。他們面前是個令人愉快的大房間。房間一頭的壁爐里熊熊燒著火,當中是一張大桌子,擺好了吃茶點用的四個帶碟子的茶杯、一盤盤面包和黃油、烤餅、椰子蛋糕,還有一個灑著粉紅色糖霜的梅子大蛋糕。
 

  “真高興你們來!币粋洪亮的聲音歡迎他們說。簡和邁克爾四面張望找說話的人。哪兒也看不見。房間里象是一個人也沒有。這時候他們聽見瑪麗阿姨不高興地說:“噢,叔叔,別又是……今天別又是你的生日吧?”
 

  她說話往天花板上看。簡和邁克爾跟著往上看,不由得大吃一驚,因為他們看見一位禿頂大胖子懸在半空中?礃幼铀亲谀抢,因為他疊著腿,剛放下他們進來時正在看的一份報。
 

  “親愛的,”賈透法先生低頭向孩子們微笑,又對瑪麗阿姨露出抱歉的神色,“很對不起,今天正好是我的生日!
 

  “嗐嗐嗐!”瑪麗阿姨說。
 

  “我昨天夜里才想起,來不及給你寄張明信片,請你改天再來。真糟糕,不是嗎?”他說著低頭看簡和邁克爾。
 

  “我看得出你們很驚訝!辟Z透法先生說。的確,他們驚訝得張大了嘴,要是賈透法先生個子小一點,說不定就會落到他們當中一張嘴里去。
 

  “我想我最好還是解釋一下,”賈透法先生平靜地往下說!耙朗沁@么回事。我是一個快活人,非常會笑。你們簡直不相信,有多少事情會使我覺得滑稽。差不多樣樣都會使我發笑!
 

  賈透法先生說著開始一跳一跳,想到他的快活,不由自主笑得發抖。
 

  “阿伯特別叔叔!”瑪麗阿姨叫了一聲,賈透法先生一下子停了笑。
 

  “噢,親愛的,對不起。我說到哪兒啦?哦,對了。我說滑稽的是──好吧,瑪麗,只要忍得住我就不笑!──每次我過生日碰上星期五,我就會飛起來,真的飛起來!辟Z透法先生說。
 

  “可為什么……?”簡開口問。
 

  “可為什么……?”邁克爾開口問。
 

  “瞧,是這么回事。這一天我一笑,我就充滿了笑氣,簡直沒法留在地上。連微笑也不行。一想到滑稽事,我就象氣球一樣飛起來了。一直要到想出一件嚴肅事情才能回到地上!辟Z透法先生說到這里又開始咯咯笑,可一看見瑪麗阿姨的臉,馬上停住笑往下說:“這當然很麻煩,不過并不覺得不愉快。我想你們誰也沒碰到過吧?”
 

  簡和邁克爾搖搖頭。
 

  “對,我想沒有過?磥磉@是我的特別習慣。有一回,我隔夜去看了雜技,你們相信不,笑得我第二天醒來還在笑,整整十二個鐘頭在這上面,直到半夜十二點敲到最后一響才能下去,當然,我啪嗒一下落在地上,因為已經到了星期六,不再是我的生日了。挺怪,對不?別說多滑稽了!
 

  “今天又是星期五加上我的生日,你們兩個和瑪麗正好來看我。噢,天吶,別讓我笑,我求求你們……”可是簡和邁克爾什么逗人的事也沒干,光驚訝地看著他。他又開始大聲笑了,一笑,又在空中蹦蹦跳跳,手里的報窸窸索索響,眼鏡半在鼻子上,半不在鼻子上。
 

  他的樣子這么滑稽,在空中一跳一跳的,象個人形大氣球,有時抓住天花板,有時碰到煤氣燈管,簡和邁克爾雖然拼命想表現禮貌,總是忍住不笑。他們笑了。他們也笑了。他們抿緊了嘴想不讓笑出來,可沒有用。這會兒他們在地上打滾,滾來滾去,笑得又叫又喊。
 

  “真是的!”瑪麗阿姨說!罢媸堑,象什么樣子!”
 

  “我忍不住。我忍不!”邁克爾一面滾到壁爐圍架那兒,一面尖叫!盎靡。噢,姐姐,你說不滑稽嗎?”
 

  簡沒回答,因為她正發生一件怪事。她一面笑一面覺得人越來越輕,好象打足了氣。這是一種古怪而又舒服的感覺,使她越來越想笑。接著她忽然之間猛地一蹦,只覺得自己飛起來了。邁克爾大吃一驚,只見她飛到房間頂上。她的頭在天花板上輕輕碰了一下,接著沿天花板一跳一跳,一直來到賈透法先生身邊。
 

  “瞧!”賈透法先生那副樣子驚訝極了,“今天不要也是你的生日吧?”
 

  簡搖搖頭。
 

  “不是?那一定是得了笑氣!嘿,當心壁爐!”這是對邁克爾說的,因為邁克爾一下子從地上飛起來,哈哈大笑著往上直沖,經過壁爐時擦到了瓷器裝飾。他一跳正好落在賈透法先生的膝蓋上。
 

  “你好,”賈透法先生跟邁克爾親熱地拉手,“我覺得你這樣真友好,天吶,我覺得你真友好!我不能下去你就上來了,對嗎?”他和邁克爾你看我我看你,接著兩人仰頭哈哈大笑。
 

  “我說,”賈透法先生一邊擦眼睛一邊跟簡說話,“你會以為我的態度天下第一壞。你還站著,可象你這樣一位漂亮小姐該坐著。我怕我在這兒上面沒法子給你一把椅子,不過我想你會覺得坐在空氣里很舒服的。我真這么想!
 

  簡試了試,覺得坐在空氣里是挺舒服。她脫下帽子在旁邊一擱,根本不用什么衣架,它掛在空中了。
 

  “那就對了!辟Z透法先生說。他又轉臉看下面的瑪麗阿姨。
 

 “好了,瑪麗,我們都已經安頓好,F在我可以跟你談談了,親愛的。我必須 說,我非常高興歡迎你和我的兩位小朋友今天上這兒來……怎么,瑪麗,你不高興。我怕你是不贊成……呃……這些事情!
 

  他向簡和邁克爾揮揮手,緊接著往下說:“我很抱歉,親愛的瑪麗?赡阒牢沂窃趺磦心情。我還是得說,我根本沒想到我的這兩個小朋友會得笑氣,我真的沒想到,瑪麗!我想我該請他們改天再來,或者設法想些傷心的事,或者……”
 

  “好了,我必須說,”瑪麗阿姨一本正經地說,“我有生以來從沒見過這種情景。你都這把年紀了,叔叔……”
 

  “瑪麗阿姨,瑪麗阿姨,你上來吧!”邁克爾打斷她的話!跋胍稽c什么滑稽的事吧,你會覺得很容易上來的!
 

  “啊,現在就想吧,瑪麗!”賈透法先生勸她。
 

  “你不上來我們在上面很寂寞!”簡說著向瑪麗阿姨伸出雙手!耙欢ㄏ朦c什么滑稽的事吧!”
 

  “唉,她用不著,”賈透法先生嘆氣說!八肷蟻砭湍苌蟻,不笑也行,她有數!彼衩氐乜粗驹谙旅鏍t前地毯上的瑪麗阿姨。
 

  “嗯,”瑪麗阿姨說,“真荒唐,多不莊重啊,不過你們都在上面,也不象要下來的樣子,我想我也只好上去了!
 

  簡和邁克爾十分驚訝,只見她一個立正,一點也不笑,連一點微笑的影子也沒有,就直飛上來,坐在簡的身邊。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她嚴厲地說,“進熱的房間先要脫掉大衣!彼忾_簡身上大衣的扣子,脫下來好好放在半空中的帽子旁邊。
 

  “那就對了,瑪麗,那就對了,”賈透法先生滿意地說著,轉身把眼鏡放在壁爐架上!艾F在我們都舒舒服服的……”
 

  “舒舒服服的?”瑪麗阿姨哼了一聲。
 

  “我們可以吃茶點了!辟Z透法先生顯然沒聽見她的話,往下說。這時他的臉上掠過一道吃驚的樣子。
 

  “我的天!”他說!岸嗫膳!我這才想到,桌子在下面,我們卻在這兒上面。怎么辦呢?我們在上面它在下面。真糟,糟糕極了!不過,噢,真滑稽!”他用手帕捂住臉哈哈大笑。簡和邁克爾雖然不想錯過烤餅和蛋糕,可也忍不住笑,因為賈透法先生的快活很有傳染性。
 

  賈透法先生擦干他的淚水。
 

  “只有一個辦法,”他說!拔覀儽仨毾爰裁磭烂C的事,傷心的事,非常非常難過的事,我們就能下去了。好,一,二,三!大家一起來想件非常非常傷心的事!”
 

  他們捧著下巴想啊想啊。
 

  邁克爾想學校,想遲早有一天有上學校?蛇B這件事今天想來也是滑稽的,他也想笑。
 

  簡想:“再過十四年我就是大人了!”可如今這一點兒也不使她傷心,反倒很好,很滑稽。她想到她大起來穿長裙,拿個手提包,禁不住還微笑起來。
 

  “我那位可憐的艾米莉姑媽,”賈透法先生想著說出聲來!八o公共汽車軋傷了。傷心啊。非常傷心。傷心得叫人受不了?蓱z的艾米莉姑媽?伤膫銚尵瘸鰜砹。那很滑稽,不是嗎?”他哈哈大笑,笑得渾身法抖,呼呼喘氣,簡直連什么都忘了。
 

  “沒用,”他擤著鼻子說!八懔?磥砦疫@些小朋友對于傷心事不比我有辦法,旣,你想不出什么好辦法嗎?我們想吃茶點了!
 

  簡和邁克爾簡直弄不清這時候出了什么事,之記得賈透法先生一求瑪麗阿姨,下面的桌子就動起來。它現在晃動得可怕,上面的杯子盤子丁當碰響,糕餅落到桌布上。桌子飛過房間,輕盈地轉了一個圈,升到他們身邊,賈透法先生正好在桌子頭上。
 

  “好姑娘!”賈透法先生為瑪麗阿姨自豪地說:“我知道你有辦法。好,你坐到我對面斟茶好嗎,瑪麗?讓客人們坐在我兩邊。對了!彼匆娺~克爾在半空中蹦蹦跳跳過來到他右邊坐下,簡在他左邊坐下,現在他們全在半空的桌子周圍坐好了。面包、黃油、糖塊一點不少。
 

  賈透法先生滿意地微笑。
 

  “依我想,按規矩是先吃黃油面包,”他對簡和邁克爾說:“可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們倒過來──我一直認為這才是正的──先吃蛋糕!”
 

  他給一人切了一大塊。
 

  “還要茶嗎?”他問簡。簡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就聽到有人很急地大聲敲門!斑M來!”賈透法先生叫道。
 

  門開了,門口站著柿子小姐,端著各托盤,上面是一壺開水。
 

  “賈透法先生,我想你還要點開……”她說著,在房間里東張西望!鞍パ,我從來沒見過!我簡直從來沒見過!”她一看見他們都圍坐在空中的桌子旁邊,就說!拔覐膩頉]見過這種事情。我生下來從沒見過。沒錯,賈透法先生,我一向知道你有點怪?晌抑灰惆磿r付房租,我什么也不管?赡氵@樣在空中請客人吃茶點,賈透法先生,我可是給你嚇壞了,對你這樣一位上了歲數的先生,這太不成體統……我從來不會……”
 

  “你也許會的,柿子小姐!”邁克爾說。
 

  “會什么?”柿子小姐傲慢地問。
 

  “會得笑氣,象我們這樣!边~克爾說。
 

  柿子小姐不以為然地轉過了頭。
 

  “年輕人,”她反駁說,“我希望我會更自愛,不會象個皮球那樣在半空里蹦蹦跳跳。謝謝,我要雙腳站在地上,要不,我的名字就不叫阿咪·柿子,再說……天吶,噢,天啊,老天爺啊,噢老老天爺啊……初什么事啦?我不能走路了,我在

……我……噢,救命啊,救救命!”
 

  柿子小姐不由自主地離開了地面,在半空中搖搖晃晃,象個細圓桶那樣轉過來轉過去,拼命捧住手中的托盤。等她來到桌子旁邊放下那壺開水,都苦惱得要哭出來了!爸x謝!爆旣惏⒁毯苡卸Y貌地安靜說。
 

  接著柿子小姐轉過身,重新飄落下去,一路咕嚕說:“這么不成體統……可我是個富有教養、走路端莊得女人。我得去看醫生……”
 

  她一到地上就絞這雙手,頭也不回地趕緊溜出房間。
 

  “這么不成體統!”他們聽見她出去關上房門時呻吟說。
 

  “她不叫阿咪·柿子了,因為她沒有用雙腳站在地上!”簡悄悄對邁克爾說。

 

  可賈透法先生看著瑪麗阿姨──這是一種古怪看法,半是覺得好玩,半是責怪!艾旣,瑪麗,你不該……天吶,你不該這么干啊,瑪麗。那可憐的老太太會永遠不肯原諒你的。不過,噢我的天,她在半空中轉來轉去,不滑稽嗎……我的老天,她那副樣子不滑稽嗎?”
 

  他、簡和邁克爾想到柿子小姐的樣子有多滑稽,又大笑起來,在空中打滾,兩手亂抓,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噢,天吶!”邁克爾說!皠e再讓我笑了。我受不了啦!我要炸了!”
 

  “噢,噢,噢!”簡上氣不接下氣地叫,手捂著胸口!班,我的老天,我的老天爺!”
 

  賈透法先生哇哇嚷著,用衣角抹著眼睛,因為他找不到他的手帕。
 

  “該回家了!痹谝黄劾餐劾驳拇笮β暜斨许懫鹆爽旣惏⒁痰穆曇,象吹大喇叭。簡、邁克爾和賈透法先生一下子降落下來,蓬地一聲落到地板上。想到要回家,這是整個下午里第一個傷心的想法,有了這種傷心想法,笑氣都消失了。
 

  簡和邁克爾嘆著氣,看著瑪麗阿姨拿著簡的大衣和帽子從半空中慢慢下降。賈透法先生也在嘆氣,大大地嘆了一口長氣。
 

  “唉,不是太可惜了嗎?”他嚴肅地說!澳銈冋嬉丶,真是太傷心了。我從來沒過過這樣快活的下午,你們呢?”
 

  “從來沒過過,”邁克爾傷心地說,覺得沒有了笑氣重新落到地上,實在太沒勁了!皬膩韽膩頉]過過,”簡豎起腳尖站著,親親賈透法先生那皺皮蘋果的臉說!皬膩韽膩韽膩韽膩頉]過過……!”
 

  他們坐在瑪麗阿姨兩旁,乘公共汽車回家。他們兩個都十分安靜,一個勁地回想這個可愛的下午。這會兒邁克爾瞌睡朦朧地對瑪麗阿姨說:“你叔叔多咱一次象這樣?”
 

  “象什么樣?”瑪麗阿姨狠狠地說,好象邁克爾存心說話得罪她。
 

  “就象這樣……一個勁地又蹦又笑,飛到半空里去!
 

  “飛到半空里去?”瑪麗阿姨的聲音又響又生氣!帮w到半空里去,請問,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簡想要解釋!暗艿苁钦f……你叔叔是不是常常這樣充滿笑氣,在天花板那兒打滾,蹦蹦跳跳……”
 

  “打滾,蹦蹦跳跳!什么話!在天花板那兒打滾,蹦蹦跳跳!說出這種話來,我真為你們害臊!”瑪麗阿姨顯然非常生氣。
 

  “可是他是飛上去了!”邁克爾說!拔覀兛吹降!
 

  “什么,打滾,蹦蹦跳跳?你們怎么敢這樣說!你們要知道我叔叔是個嚴肅、老實、苦干的人,你們講到他請尊敬一點。別咬你的車票!打滾,蹦蹦跳跳,這是什么話!”邁克爾和簡從瑪麗阿姨兩邊相互看看,沒有說話,因為他們知道,不管碰到的事怎么古怪,還是不要跟她爭論好。
 

  可他們相互的眼光是說:“賈透法先生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是瑪麗阿姨說得對呢,還是我們說得對?”
 

  可是沒有人能給他們一個正確得答案。
 

  公共汽車狠狠地東歪西倒、上蹦下跳地隆隆開走。
 

  瑪麗阿姨坐在他們中間,氣呼呼的一聲不響,這時候他們兩個太累了,向她越挨越近,倒在她兩邊睡著了,可他們還在想……

返回目錄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