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369 >> 兒童文學 >> 隨風而來的瑪麗阿姨>>正文
第四章 拉克小姐的安德魯

  拉克小姐主在隔壁。
 

  在把故事講下去之前,先得告訴大家諸位隔壁是座什么樣的房子。房子很大,可說是櫻桃樹胡同最大的。據說連布姆海軍上將都眼紅拉克小姐那座了不起的房子,雖然她自己的一座有輪船煙囪代替房子煙囪,前面花園里有旗桿。住在胡同的人一再聽見他經過拉克小姐家就說:“真該死!她要這么幢房子干什么?”
 

  布姆海軍上將眼紅拉克小姐的房子,因為它有兩個院子大門,一個讓她的親友進出,一個讓買肉的、送面包的、送牛奶的進出。
 

  有一回送面包的走錯了拉克小姐讓親友進出的大門,拉克小姐大發脾氣,說她永遠不在要面包了。
 

  可她最后還是原諒了送面包的,因為附近就只有他一家做面包皮焦黃的小面包卷。不過這以后拉克小姐不要見他,他進來就把帽子拉到眼睛上面,讓她當作別人?伤豢淳驼J出他來。
 

  拉克小姐在她的花園里,或者在胡同里走過,簡和邁克爾總是一聽就知道,因為她身上戴那么多別針、項鏈和耳環,走起路來丁丁當當,象個銅管樂隊。她什么時候碰到他們都是這么兩句話:“早上好!”(如果是在吃午飯以后,就說:“下午好!”)“我們今天怎么樣?”
 

  簡和邁克爾從來弄不清拉克小姐這個“我們”說的是他們幾個人呢,還是說的她和安德魯。
 

  因此他們知識回答一聲:“下午好!”(當然,如果是在吃午飯以前,就說:“早上好!”)
 

  孩子們不管在哪里,整天都聽見拉克小姐在大聲叫:
 

  “安德魯,你在哪兒?”

  “安德魯,不穿上你的大衣可不能出去!”

  “安德魯,上媽媽這兒來!”
 

  你要是不知道,真會以為安德魯是個孩子。真的,簡認為拉克小姐是把安德魯當作一個孩子?砂驳卖敳皇莻孩子。它是一條狗,一條毛蓬蓬的小狗,只要它不叫,看上去真象條小毛皮領子?僧斎,一叫就知道是狗了。小毛皮領子是不會發出那種叫聲的。安德魯如今過著奢侈的生活,你以為它是以為喬裝打扮的波斯國王。它在拉克小姐房間里的綢墊子上睡覺;它一星期坐車上美容室梳洗兩次;它每頓飯吃奶油,有時候吃牡蠣;它有四件大衣,上面有各種顏色的格子和條子。安德魯平時有大多數人過生日才有的東西。到了它過生日,它每年的生日蛋糕上插兩支蠟燭而不是一支。
 

  所有這些做法是鄰居討厭安德魯。大家看見安德魯用毛皮毯子蓋著膝蓋,穿上最好的大衣,坐在拉克小姐汽車的后座上到美容室去,都哈哈大笑。有一天拉克小姐給它買了兩雙小皮鞋,讓它晴天下雨天可以穿著上公園去,一胡同的人都到院子門口來看它走過,捂著嘴偷笑。
 

  “呸!”有一天邁克爾和簡從十七號和隔壁之間的籬笆看著安德魯,邁克爾說!芭,它是個傻瓜!”
 

  “你怎么知道?”簡很有興趣地問。
 

  “我知道,因為爸爸今天早晨這么叫它!”邁克爾說著,很不客氣地笑安德魯。
 

  “它可不是個傻瓜,”瑪麗阿姨說!熬瓦@么回事!
 

  瑪麗阿姨沒說錯。安德魯不是傻瓜,諸位很快就會知道。
 

  你們可別以為它不尊敬拉克小姐。它可尊敬了。它甚至用一種溫馴的方式來尊敬她。安德魯做吃奶小狗的時候,拉克小姐就對它好得很,它對拉克小姐不能不有一種感激之情盡管拉克小姐親它親得太多,并且毫無疑問,安德魯過得生活使它受不了。它會愿意拿出一半的幸福,如果它有幸福的話,用來換取一塊紅色的生牛肉,而不去吃老要它吃的雞胸肉或者雞蛋拼蘆筍。
 

  安德魯內心暗暗渴望做一只普通的狗。它經過它的家譜表(就掛在拉克小姐客廳的墻上),總不能不感到羞恥得發抖。碰到拉克小姐吹噓它得家譜,它多么希望它沒有父親、祖父、曾祖父啊。
 

  安德魯想做一條普通得狗,所以它要找普通得狗做朋友。一有機會它就跑到院子門口去,坐在那里等它們,好跟它們交換幾眼?衫诵〗阋豢匆娋鸵校骸鞍驳卖,安德魯,進來,我的小寶貝!快離開街上那些可怕的壞家伙!”安德魯當然只好進去,要不拉克小姐就要出來牽它進去,出它的丑,弄得它臉紅,趕緊上樓,免得它那些朋友聽見拉克小姐叫它寶貝、心肝、小甜心。
 

  安德魯最好的朋友是條再普通不過的狗。因為它遭到大家的笑話。那是一只半是黑斑點棕色粗毛大狗種,半是會叼回獵物的獵犬種,而且它還繼承了這兩個種最壞的一半。路上發生狗打架肯定有它的份。它老給郵遞員和警察惹麻煩。它最愛的就是再臭水溝和垃圾箱里嗅來嗅去,它確實成了全街的話柄,不止一個人說,謝天謝地,幸虧這不是他的狗?砂驳卖斚矚g它,老候著它。有時侯它們只來得及在公園里相互嗅一嗅,最幸運而且極其難得的是,在院子門口長談一番。安德魯從它這個朋友那里聽到城里種種奇聞,只要看這條狗講話時笑得何等粗野,就知道它講的東西好不到哪里去。
 

  忽然之間會聽到拉克小姐從窗口喊叫,那條狗就站起來,向拉克小姐吐舌頭,向安德魯眨眼睛,走開了,一路走一路擺動它的兩條候腿,表示毫不在乎。
 

  安德魯當然從不許走出院子門,除非是拉克小姐帶它上公園,或者哪一位女傭人帶它去修趾甲。
 

  因此,當簡和邁克爾看見安德魯獨自一個跑過他們身邊,穿過公園,耳朵貼到后面,尾巴翹得老高,好象在追老虎的時候,請你想象一下吧,他們該有多驚奇啊,旣惏⒁贪淹嚸偷乩^去,生怕安德魯打起架來會撞翻車子和雙胞胎。它跑過時簡和邁克爾向它大叫。
 

  “喂,安德魯!你的大衣呢?”邁克爾想學拉克小姐那又高又尖的生氣聲音!鞍驳卖,你這頑皮孩子!”簡也叫,因為她是個女孩,所以更象拉克小姐的聲音?砂驳卖敺浅r湴恋乜纯此麄,卻向著瑪麗阿姨尖聲大叫。
 

  “汪汪汪!”安德魯很快地叫了幾聲。
 

  “讓我想想看。我想是先朝你的右邊走,然后到左邊那座房子!爆旣惏⒁陶f。
 

  “汪汪?”安德魯問。
 

  “不對,沒花園。只有個候院。大門總是開著的!
 

  安德魯又汪汪叫。
 

  “我說不準,”瑪麗阿姨說!翱晌蚁胧堑。通常是吃點心時回家!卑驳卖敁P起頭,又跑起來了。
 

  簡和邁克爾驚奇得眼睛象碟子那么圓。
 

  “它說什么了?”他們氣也透不過來地異口同聲問。
 

  “只不過出來玩玩!”瑪麗阿姨說了一聲,就緊閉上嘴不肯再漏出什么話來。童車里得約翰和巴巴拉咯咯笑。
 

  “它不是的!”邁克爾說。
 

  “它不會這樣簡單!”簡說。
 

  “老樣子,當然又是你們最懂!爆旣惏⒁躺駳獾卣f。
 

  “它準是問你有一個人住在哪兒,我斷定它是……”邁克爾正要說下去。
 

  “你知道干嗎還問我?”瑪麗阿姨吸吸鼻子說!拔铱刹皇亲值!
 

  “噢,邁克爾,”簡說,“你這樣說話她不會告訴我們的,旣惏⒁,謝謝你告訴我們,安德魯跟你說什么了!
 

  “問他去吧。他知道,這位百事通先生!”瑪麗阿姨不屑一顧地朝邁克爾那邊點點頭。
 

  “噢,不不不,我不知道。我承認我不知道,瑪麗阿姨。請你說吧!
 

  “三點半。該吃點心了!爆旣惏⒁陶f著,把童車轉過來,又把嘴閉得象關緊的門,一路回家,再沒開過口。
 

  簡和邁克爾落在她后面。
 

  “都怪你!”她說!艾F在我們再也不會知道了!
 

  “我無所謂!”邁克爾說著,很快地推他的踏板車!拔也灰!
 

  可實際上他很想知道。結果他、簡和大家在吃茶點前都知道了。
 

  他們正要過馬路回家,忽然聽見隔壁那家人大叫大嚷,接著看到一件怪事。拉克小姐的兩個女傭人在花園里拼命地奔走,往矮樹叢底下和樹上看,象丟了最貴重的東西。還有十七號的羅伯遜·艾也拿把掃帚瞎起勁,在拉克小姐的小路上掃石子,好象想在石子底下找到失去的財寶。拉克小姐本人在她那個花園里跑來跑去,揮著手大叫:“安德魯,安德魯!唉喲,它不見了。我的心肝寶貝不見了!我們得報告警察。我得去見首相。安德魯不見了!天吶!噢,天吶!”
 

  “唉,可憐得拉克小姐!”簡說著急忙過馬路。她看到拉克小姐那么傷心,不能不感到難過。
 

  可邁克爾使拉克小姐放了心。他正走進十七號院子大門,轉臉朝胡同一看,看見了……“瞧,那不是安德魯嗎,拉克小姐。瞧那邊,正在布姆海軍上將的拐角那兒拐彎!”一點不錯,那兒是安德魯,它慢騰騰地走著,好象什么事都不關心似的。它旁邊一條大狗在跳圓舞,它半是黑斑點棕色粗毛大狗種,半是會叼回獵物的獵犬種,而且繼承了這兩個種最壞的一半。
 

  “噢,我放心了!”拉克小姐大聲嘆著氣說!耙粔K大石頭打我心里落下來了!”瑪麗阿姨和孩子們站在胡同里,等在拉克小姐的院子門口。拉克小姐本人和她的兩個女傭人趴在矮圍墻上探出身子。羅伯遜·艾停了活,把上半身撐在掃帚把上。大家一聲不響地看著安德魯回家。
 

  安德魯和它的朋友安靜地向這群人走來,逍遙自在地揮動他們的尾巴,豎起了耳朵,一看安德魯的眼睛就知道,它是鄭重其事的。
 

  “那條可怕的狗!”拉克小姐看著安德魯的伙伴說。
 

  “噓!噓!回家去!”她叫道。
 

  可那條狗在人行道上蹲下來,用左腳抓這右耳朵,還叫。
 

  “走開!回家去!噓噓噓,我說!”拉克小姐生氣地向那狗揮著手說。
 

  “安德魯,你馬上進來!”她說下去!按笠乱膊淮┚瓦@么一個兒出去。我很生你的氣!”
 

  安德魯懶洋洋地叫,可是不動。
 

  “安德魯,你這是什么意思?馬上進來!”拉克小姐說。
 

  安德魯又汪汪地叫。
 

  “它是說,”瑪麗阿姨插進來,“它不進去!
 

  拉克小姐轉臉驕傲地看她!拔业秸垎,我這狗說什么你怎么知道?它當然會進來!卑驳卖斨皇菗u搖頭,低聲叫了一兩聲。
 

  “它不進去,”瑪麗阿姨說!耙M去它朋友也進去!
 

  “胡說八道,”拉克小姐生氣地說!八粫@么說的。好象我會讓這樣一條大雜種狗進我家大門似的!
 

  安德魯汪汪叫了三四聲。
 

  “它說它說到做到,”瑪麗阿姨說!八說,要不讓它的朋友跟它住在一起,它要住到朋友那兒去了!
 

  “噢,安德魯,你不能這樣做,你千萬不能這樣做……我一向對你那么好!”拉克小姐簡直要哭了。
 

  安德魯叫著轉過身子。另一條狗跟著站起來。
 

  “噢,它說話當真的!”拉克小姐大叫!拔铱此钱斦娴。它要走了!彼嬷峙量蘖艘幌,擤擤鼻子又說:“那好吧,安德魯。我就依你的。這……這條普通狗可以留下。當然有條件,它睡在放煤的地下室里!
 

  安德魯又汪汪一聲。
 

  “它堅持說這不行呢,小姐。它的朋友必須有一個它那種綢墊子,也睡在你的房間里。要不它就上放煤的地下室去跟它的朋友一起睡!爆旣惏⒁陶f。
 

  “安德魯,你怎么能這樣?”拉克小姐呻吟說!斑@種事我永遠不答應!卑驳卖斂磥硪吡。另一只狗也想走。
 

  “噢,它要離開我了!”拉克小姐尖聲大叫!澳呛冒,安德魯。照你的辦。它將睡在我房間里?晌矣肋h不會再跟以前一樣了,永遠永遠不會了。這么一條下流的狗!”她檫著滾滾掉下來的淚水,又說:“安德魯,我真想不到你會這樣。不過算了,不管我怎么想,我不多說了。這……唉……這東西我要管它叫……流浪鬼或者迷路狗……”
 

  那條狗很生氣地瞧著拉克小姐,安德魯大聲地汪汪叫。
 

  “它們說你得叫它威洛比,不能叫別的,”瑪麗阿姨說!八拿纸型灞!
 

  “威洛比!著算個什么名字!壞透了,壞透了!”拉克小姐絕望地說!八F在又說什么了?”因為安德魯又在汪汪叫。
 

  “它說它回來以后,你不能再叫它穿大衣或者上美容室……這是它最后一句話了!爆旣惏⒁陶f。
 

  靜默了一會兒。
 

  “好吧,”拉克小姐最后說!翱晌谊P照你,安德魯,要是你得了重傷風可別怪我!”她說著轉身高傲地登登登走上樓,抹去了最后那點眼淚。
 

  安德魯把頭向威洛比一歪,象是說:“來吧!”接著它們倆并排在花園小路上跳著圓舞慢慢走,尾巴搖得象旗子,跟著拉克小姐進屋去了。
 

  “瞧,它到底不是個傻瓜!鄙蠘堑絻和页圆椟c時簡說。
 

  “不是,”邁克爾認可了,“可瑪麗阿姨怎么懂它的話呢,你到說說!
 

  “我說不出,”簡回答,“可她永遠永遠不會告訴我們,這一點我有數……”

返回目錄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