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369 >> 兒童文學 >> 隨風而來的瑪麗阿姨>>正文
第六章 倒霉的星期二

  過了不久,有一天邁克爾醒來,覺得心里有一種古怪的感覺,他一張開眼睛就知道有點不對頭,可他說不準是什么不對頭。
 

  “今天星期幾呀,瑪麗阿姨?”他掀開身上的毯子問。
 

  “星期二,”瑪麗阿姨說:“去洗個澡吧?!”她看見他一點不想起來,就說。他翻身又把毯子蒙過了頭,古怪的感覺越來越厲害了。
 

  “我跟你說什么了?”瑪麗阿姨用她冷冰冰而清楚的聲音說話,這樣說話向來是表示警告。
 

  邁克爾知道他在出什么事了。他知道他在變淘氣。
 

  “我不去!彼v騰地說,聲音在毯子底下甕聲甕氣。
 

  瑪麗阿姨一下子掀開他手里的毯子,低頭看著他。
 

 “我不去!薄
 

  他等著看她會怎么辦,可是很奇怪。她一言不發,走進浴室開了龍頭。她出來的時候,他拿起他的毛巾慢慢地走進去。邁克爾有生以來第一次渾身洗個干凈。他知道他這是丟臉,因此故意不洗耳后面。
 

  “要我把水放掉嗎?”他用最粗魯的聲音問。
 

  沒有回答聲。
 

  “哼,我不管!”邁克爾心里的淘氣勁越來越厲害!拔也还!”
 

  接著他穿衣服,穿上了只有星期日才穿的最好衣服。他下樓去,用腳踢他知道不該踢的欄桿,因為這會吵醒屋里的人.他在樓梯上遇到埃倫,經過時把她手里的一杯熱水碰翻了。
 

  “嗨,你這個魯莽孩子!卑愓f著彎身把水擦干,“這水是給你爸爸刮胡子用的!
 

  “我就要這樣!边~克爾不動聲色地說。
 

  埃倫紅樸樸的臉都氣白了。
 

  “你就要這樣?你存心的……那你是個野蠻壞孩子,我要告訴你媽媽,我一定

……”
 

  “告訴吧!边~克爾說著繼續下樓。
 

  這只是個開頭。接下來一整天他沒好過。他身上那股淘氣勁使他做出最可怕的事來,一做了他就覺得非常痛快,馬上又想出新的花樣。
 

  燒飯的布里爾太太正在廚房里烤餅。
 

  “邁克爾,這可不行,”她說!澳悴荒軄y搞這面盆。里面有面吶!
 

  他聽了這話,在布里爾太太的小腿上狠狠踢了一腳,她落下搟面杖,大叫一聲。
 

  “你踢布里爾太大?踢好心的布里爾太太?我真為你感到害臊,”過了幾分鐘,媽媽聽了布里爾太太告狀以后說,“你必須馬上向她道歉。說對不起吧,邁克爾!”
 

  “我不覺得對不起,我很高興。她的腿太肥了!彼f。還沒等她們把他捉住,他已經跑上臺階,到花園里去了。到了那里他存心去撞羅伯遜·艾。他正在最好的一堆巖生植物上睡覺,醒來非常生氣。
 

  “我告訴你爸爸!”他嚇唬邁克爾說。
 

  “我告訴他你今兒早晨沒擦皮鞋!边~克爾說著,連自己也有點吃驚,因為他和簡一向幫羅伯遜·艾說話,非常愛他,不愿他走掉。
 

  可他只吃驚了一會,轉眼工夫,馬上想接下來做別的淘氣事了。他一下就想出個鬼主意。
 

  他從鐵欄桿圍場這邊,看見拉克小姐的安德魯在隔壁草地下挑剔地嗅著,找最好的草吃。他溫柔地叫安德魯。從口袋里掏出一塊餅干給它.趁安德魯吃餅干,他用一根繩子把它的尾巴掛在欄桿上,接著跑了。只聽見拉克小姐在他背后生氣地大叫,他興奮得渾身都要炸了。
 

  爸爸的書房門開著,埃倫剛才在里面給書撣灰塵。于是邁克爾做起不許他做的事情來。他走進書房,坐在爸爸的寫字桌旁邊,拿起他爸爸的鋼筆在吸水紙上寫寫畫畫。突然他的手肘碰翻了墨水瓶,結果把椅子、桌子、羽毛筆和他最好的衣服都潑了藍墨水?膳聵O了,邁克爾真擔心不知會怎么樣?伤还,他一點也不覺得抱歉。
 

  “那孩子準病了!卑愅蝗换貋,發現邁克爾闖了禍,去告訴他媽媽,媽媽聽了以后說:“邁克爾,你得喝點無花果糖漿!
 

  “我沒病,我身體比你還棒!边~克爾粗魯地說。
 

  “那你就是淘氣!彼麐寢屨f,“你該受罰!
 

  真的,五分鐘以后,邁克爾穿著那件弄臟的衣服,面對著墻,在兒童室里站壁角。
 

  趁瑪麗阿姨沒看見,簡想跟他說話?伤换卮,向她吐舌頭。約翰和巴巴拉在地板上爬過來,一人抓住他一只鞋子咯咯笑,他兇巴巴地把他們推開。
 

  他一直對自己的淘氣勁得意洋洋,一點不在乎。
 

  “我不要好!彼挛绺旣惏⒁、簡和童車到公園去散步時,自言自語說。
 

  “別磨磨蹭蹭的!爆旣惏⒁袒仡^關照他。
 

  可他繼續磨磨蹭蹭,在人行道上擦他的鞋子邊,想要把皮擦破。
 

  瑪麗阿姨一下子轉臉對著他,一只手抓住童車的車把。
 

  “你呀,”她說,“今天早晨在錯的一邊下床了!
 

  “沒有,”邁克爾說,“我的床沒有錯的一邊!
 

  “每張床都有一邊對一邊錯!爆旣惏⒁贪逯樥f。
 

  “我的沒有,一邊靠墻!
 

  “那也一樣,那也算一邊!爆旣惏⒁坛靶λf。
 

  “那錯的一邊是靠墻的還是不靠墻的呢?我從不在靠墻的一邊起來,怎么能說是錯的呢?”
 

  “今天兩邊都錯了,我的自作聰明先生!”
 

  “可我只從一邊下床,我要是……”他還要爭。
 

  “你再開口……”瑪麗阿姨說話的口氣兇得少有,邁克爾也有點緊張了,“你再開口我就……”
 

  她沒說要怎樣,可他加快了腳步。
 

  “邁克爾,一塊兒走!焙喦那牡卣f。
 

  “你閉嘴!彼f,聲音低得不讓瑪麗阿姨聽見。
 

  “來,我的先生,”瑪麗阿姨說,“請你走在前面,我不要你再在后面磨磨蹭蹭的,謝謝你在前面走!
 

  她把他推到她前面去!斑有,”她說下去,“那邊有樣東西在路上一閃一閃的。謝謝你去撿起來給我。也許誰丟了首飾!
 

  邁克爾不想去,可又不敢不去,朝她指的方向看看。對,是有樣東西在路上閃光。遠遠看真好玩,閃著的光象在召喚他。他猶猶豫豫地走過去,盡量走得慢,裝出他實在不想看它是什么東西的樣子。
 

  他走到那兒,彎腰撿起那閃光的東西。是個小圓盤似的東西,面上嵌一塊玻璃,玻璃上畫著一支箭。
 

  里面是個圓盤,上面好象布滿字母,他一動盒子,圓盤就輕輕地轉動。
 

  簡跑過來,打他背后看過去。
 

  “那是什么,邁克爾?”她問。
 

  “不告訴你!边~克爾說,雖然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
 

  “瑪麗阿姨,那是什么?”童車推到他們身邊時,簡問道,旣惏⒁檀蜻~克爾手里拿過小盒子。
 

  “它是我的!边~克爾眼紅地說。
 

  “不,是我的,”瑪麗阿姨說,“我先看到!
 

  “可我把它撿起來!彼霌尰厝,可瑪麗阿姨朝他那么一看,他的手放下來了。
 

  她把那回東西顛來倒去,盒子里的圓盤和它的字母在陽光底下急速地晃動。
 

  “它是干什么用的?”簡問。
 

  “環游世界用的!爆旣惏⒁陶f。
 

  “呸!”邁克爾說,“環游世界乘船或者坐飛機。這我有數。這盒子可沒法帶你環游世界!
 

  “哦,真沒法帶嗎?”瑪麗阿姨說著,露出一種我比你懂的古怪表情!澳憔涂粗!”
 

  她捧著指南針,轉向公園門口,說了聲:“北!”
 

  字母繞箭頭飛轉。天氣一下子變了,變得非常冷,寒風吹得簡和邁克爾趕緊把眼睛閉上。等到他們張開眼睛,公園完全不見了──看不見一棵樹、一張綠色椅子、一條柏油小道。他們只看見周圍是藍色的大冰塊,腳下是凍硬的厚雪。
 

  “噢,噢!”簡叫起來,又冷又吃驚。渾身發抖,沖過去用童車上的毯子蓋住雙胞胎!拔覀兂鍪裁词吕?”
 

  瑪麗阿姨有意地看著邁克爾,她沒工夫回答,因為這時候從一塊大冰的洞里出來一位愛斯基摩人,他的棕色圓臉給一頂白皮帽裹住,身上披一件大皮袍。
 

  “歡迎你們上北極來,瑪麗·波平斯和朋友們!”那愛斯基摩人露出歡迎的熱情笑容說。接著他走上前來,用鼻子跟大家一個一個擦鼻子,表示問好。這時候洞里又出來一位愛斯基摩太太,抱著一個用海豹皮圍巾裹著的愛斯基摩娃娃。
 

  “啊,瑪麗,真是榮幸之至!”那位愛斯基摩太太說著,也跟大家一個個擦鼻子!澳銈円欢ɡ淞,”她看見大家穿得那么單薄,吃驚地說,“讓我給你們去拿皮大衣。我們剛剝了兩只北極熊的皮。你們準想喝點鯨脂湯吧,親愛的!”
 

  “我怕我們不能久待,”瑪麗阿姨趕緊回答,“我們正在環游世界,只來看一看?蛇是謝謝你的好意。也許什么時候我們要再來!
 

  她的手動一動,轉了轉指南針說!澳!”
 

  簡和邁克爾覺得整個世界象指南針一樣旋轉起來,他們正在軸心那兒,就象售票員特地邀請你到旋轉木馬輪盤的中心那樣。
 

  地球繞著他們轉,他們覺得越來越暖和了,等到它慢慢停下,他們正站在棕櫚樹叢旁邊。太陽很強烈,周圍都是金色和銀色的沙,在腳下燙得象火。
 

  棕櫚樹下坐著一男一女,皮膚很黑,衣服穿得很少?墒撬骱芏嘀樽萤ぉび械膾煸谟鹈谏,有的掛在耳朵上。珠串圍著脖子,珠帶圍著腰。黑人太太的脖子上坐著一個光身子的黑娃娃。媽媽說話的時候就對孩子笑。
 

  “盼你很久了,瑪麗·波平斯,”她笑著說,“你快帶這幾個孩子到我的屋里去吃片西瓜吧。嗨,那兩個娃娃那么白.要點黑鞋油涂涂他們嗎?來吧。非常歡迎你們!
 

  她快活地大聲哈哈笑,站起來要他們進棕櫚葉蓋的小棚屋。
 

  簡和邁克爾正要跟去,可瑪麗阿姨拉住他們。
 

  “可惜我們沒時間待下來。你知道,我們是路過這里來看看你們的。我們在環游世界……”她給兩位黑人解釋,他們驚訝得舉起雙手。
 

  “你們是在旅行啊,瑪麗·波平斯?”那男人一面說一面擦他臉頰旁邊的大盾牌。用閃閃發亮的黑眼睛看著她。
 

  “環游世界!天吶,你們無事忙,對嗎?”他的妻子說著又笑起來,好象整個生活就是一堆大笑料。她在那里笑,瑪麗阿姨又轉了轉指南針,鎮靜地大聲說道:“東!”
 

  地球又轉了,現在──吃驚的孩子們覺得幾秒鐘時間──棕櫚樹沒有了,地球一停下來,他們卻是在一條街上;兩旁是樣子奇怪的小房子。它們象是紙糊的,拱形屋頂掛著小鈴襠。在微風中輕輕地丁丁當當響。房子旁邊長著杏樹和梅樹,張開了墜著鮮花的樹枝。沿著小街,穿奇怪花衣服的人們在安詳地走著。這是極可愛的和平景象。
 

  “我想我們到中國了,”(從描寫看,作者把中國和日本混在一起了。)邁克爾悄悄地說,“對,準是的!”她說話時看見一座紙房子的門打開,一位老人出來。他穿得很古怪,是一件金絲緞的和服,一條綢褲,褲腿塞在金腳鐲里。鞋尖翹起來,很時髦,長胡子一直垂到腰部。
 

  老人看見瑪麗阿姨和一大群孩子們,深深鞠躬,頭都要碰到地。簡和邁克爾很奇怪,瑪麗阿姨也是這樣鞠躬,帽子上的雛菊也擦著地了。
 

  “你們的規矩哪兒去了?”瑪麗阿姨以少有的姿勢抬起來眼睛看他們,低聲對他們說。她說得那么兇,他們想還是鞠躬好,雙胞胎彎身把腦門靠在童車邊上。
 

  老人有禮貌地站直身子,開口說話。
 

  “可敬的波平斯家之瑪麗,”他說!按篑{光臨寒舍,不勝榮幸之至.我懇請你帶這幾位尊貴的旅行家進入敝舍!彼志瞎,向他的房子揮揮手。
 

  簡和邁克爾從未聽到過這樣古怪而又美麗的話,十分驚奇?陕牭浆旣惏⒁逃猛瑯拥目吞自捇卮鹚难,就更加驚奇了。
 

  “閣下,”她開口說,“深感遺憾的是,我們這幾個你認識的最卑下的人只好謝絕你的隆重邀請。羊羔不離母,小鳥不離窩。我們更不愿意離開光輝的閣下。然而,無比榮耀的閣下,我們正在環游世界,我們只是路過貴地,請原諒我們要告辭了!
 

  老人低頭正要再來一次鞠躬,瑪麗阿姨很快地又轉動指南針。
 

  “西!”她斬釘截鐵地說一聲。
 

  地球轉得讓簡和邁克爾的頭都暈了。等它停下,他們正跟著瑪麗阿姨趕緊穿過大松林,走向一塊空地,那兒有幾個帳篷圍住一個大火堆。一些戴羽毛、穿緊身短上衣和毛邊鹿皮褲的黑影在火光中閃現。
 

  最大的一個人影離開眾人,趕到瑪麗阿姨和孩子們面前!俺啃乾旣,”他說,“你好!”他彎身和她碰腦門。
 

  接著他跟四個孩子也一個個碰了腦門。
 

  “我的棚屋在等看你,”他用友好而莊嚴的聲音說,“我們正在烤野鹿當晚飯吃!
 

  “晝陽酋長,”瑪麗阿姨說,“我們只是路過……我們是來跟你說再見的。我們在環游世界,這是最后一站!
 

  “?是這樣?”那酋長有興趣地說,“我也常想環游世界。不過你一定能跟我們再待一會兒.只要能讓這小家伙,”他向邁克爾點點頭,“跟我六世孫子快如風比比力氣!”酋長拍拍手。
 

  “唉嗬!”他大聲一叫,一個小印第安孩子就從帳篷里跑出來。他很快地向邁克爾走來,一到就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你追得上!”他說著象野兔子那樣跑了。
 

  邁克爾正是求之不得、他一跳就追了上去。簡跟在他們后面。三個人在樹木間躲來躲去,快如風帶頭,笑著,老不讓追上,繞著一棵大松樹跑了一圈又一圈。簡落在后面,已經沒力氣了,可邁克爾生了氣,齜著牙,哇哇叫著追趕快如風,決心不讓這印第安孩子跑在頭里。
 

  “我要追上你!”他叫著跑得更快了。
 

  “你們這是在干嗎?”瑪麗阿姨很干脆地問。
 

  邁克爾回頭去看她,一下子站住了。等他轉身要去追,奇怪,快如風沒影了。酋長、帳篷、火堆都沒影了。連一棵松樹也不見。只有一張花園椅子,簡、雙胞胎和瑪麗阿姨站在花園中央。
 

  “你繞著花園椅子轉啊轉,好象都瘋了!想來你一天淘氣得也夠了。來吧!”瑪麗阿姨說。
 

  邁克爾生氣地嘟著嘴。
 

  “一分鐘就環游世界回來──多了不起的盒子!”簡歡天喜地地說。
 

  “把我的指南針還我!”邁克爾粗魯地要求說。
 

  “是我的,對不起!爆旣惏⒁陶f著把它放進口袋。
 

  邁克爾看著她,那樣子象要宰人,的確,他的心情就跟他的樣子一樣?伤皇锹柭柤,當著他們的面大踏步走開,一句話也不跟大家說。
 

  “有一天我會超過那孩子的!彼M十七號上樓的時候有把握地說……
 

  他心里還有很大的淘氣勁。指南針使他環游世界以后,這淘氣勁越來越厲害,到了傍晚,他越來越淘氣了。他趁瑪麗阿姨沒注意,掐了雙胞胎,他們一哭,他又假裝好心說:“怎么啦,小寶貝,你們怎么啦?”
 

  可瑪麗阿姨不上他的當。
 

  “你有毛病了!”她有所指地說?伤闹械奶詺鈩挪蛔屗堰@活放在心上。他只是聳了聳肩,又拉簡的頭發。接著他坐到晚餐桌旁,對他的牛奶面包發脾氣。
 

  “好了,”瑪麗阿姨說,“我從沒見過有這樣存心淘氣的人。我有生以來真是從沒見過,你去吧!走吧!上床去,沒說的!”
 

  他從沒見過她的面色這么可怕,可他還是不在乎。
 

  他進兒童室脫衣服。他不在乎。他是不好,假使他們不留神。他還要更不好呢。他根本不在乎。他恨每一個人,要是他們不留神,他會跑去參加馬戲班。
 

  好!一顆扣子拉掉了。不錯,這樣早晨可以少扣一顆。
 

  又拉了一顆!更好了。世界上沒有一樣東西可以使他感到不好意思。他要不梳頭發不刷牙就上床……當然不做禱告。
 

  他正要上床,一只腳都上去了,忽然看見指南針在五斗櫥頂上。
 

  他慢慢地把腳縮回來,踮起腳尖走過房間。他知道他要做什么。他要把指南針拿下來,轉動它環游世界。大家將永遠再找不到他。他們正該受這份罪。他無聲無息地拿起椅子放在五斗櫥前面,接著他爬上椅子,拿起指南針。
 

  他轉動它!氨,南,東,西!”他很快地一口氣說,趁沒人來好走掉。
 

  椅子后面一聲響,嚇了他一跳,他馬上象做錯事似地轉過臉來,以為會看見瑪麗阿姨,可看見的卻是四個巨人向他逼近過來──拿著長矛的愛斯基摩人,拿著丈夫的大棍棒的女黑人,拿著大彎刀的黃種人,拿著戰斧的印第安紅種人。他們高舉武器從房間的四個角落撲過來,一點不是今天下午看到的那種友好樣子,現在變得兇極了。他們幾乎在他頭頂上面,又可怕又生氣的大臉向他低下來,越離越近。他感到呼吸的熱氣噴到他臉上,看到他們的武器在他們手里抖動。
 

  近克爾大叫一聲,落下了手里的指南針。
 

  “瑪麗阿姨,旣惏⒁獭让,救命!”他哇哇尖叫,緊閉眼睛。
 

  他感到有個又柔軟又溫暖的東酉裹住他。噢,這是什么?是愛斯基摩人的皮大衣,是印第安人的鹿皮外衣,是黑太太的羽毛?捉住他的是他們當中的哪一個呢?噢,他不壞就好了,不壞就好了!
 

  “瑪麗阿姨!”他急叫起來,只覺得自己被抱起來,放在什么更柔軟的東西上面。
 

  “噢,親愛的瑪麗阿姨!”
 

  “好了,好了。我不是聾子,請你好好說話不要叫!彼犚娝察o地說話。
 

  他睜開一只眼睛。他看不見指南針轉出來的那四個巨人的影子。他再睜開一只眼睛來看個清楚。沒有,連他們的一點影子也沒有。他坐起來。他把房間環顧了一下。里面什么人也沒有。
 

  “出……出什么事了?”他焦急地問瑪麗阿姨。
 

  “我不是說過了那是我的指南針?謝謝你不要碰我的東西!彼f完就彎腰撿起指南針,放到口袋里。
 

  接著她動手折疊他昨晚扔在地板上的衣服。
 

  “讓我折疊好嗎?”他說。
 

  “不,謝謝!
 

  他看著她進隔壁房間.接著她回來,在他手里放了點熱乎乎的東西。這是一杯牛奶。
 

  邁克爾啜著牛奶,每一滴都用舌頭嘗幾遍,盡量拖延時間,好讓瑪麗阿姨呆在他身邊。
 

  她站在那里一聲不響,看著牛奶一點一點少下去。他聞到她裝過的白圍裙和她身上一直有的烤面包的淡淡香味。盡管他喝得慢,可一杯牛奶也不能喝一輩子。最后他嘆了口氣,把空杯子還給她。鉆到被子里去。他想,他從不知道有這么舒服的。他還想,活著是多么溫暖,多么快活,多么幸福啊。
 

  “瑪麗阿姨,我說這不是很滑稽嗎?”他磕睡朦朧地說,“我曾經那么淘氣,可如今我覺得那么好!
 

  “嗯!”瑪麗阿姨說著給他塞好被子,洗餐具去了。

返回目錄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