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369 >> 兒童文學 >> 隨風而來的瑪麗阿姨>>正文
第八章 科里太太

  “兩磅香腸──要最好的豬肉做的,”瑪麗阿姨說,“對,就給我,我們忙著吶!
 

  賣肉的圍一條藍白條圍裙,客客氣氣,是個胖子,身于圓滾滾,皮膚紅通通,很象一根他賣的那種香腸。他靠在枯板上,愛慕地瞧著瑪麗阿姨,接著他眉飛色舞地朝簡和邁克爾眨眨眼睛,“忙著?”他對瑪麗阿姨說,“唉,真遺憾。我倒希望你進來聊聊。你知道,我們賣肉的喜歡有個伴。我們不常有機會跟你這么漂亮的小姐聊聊……”他一下住了口,因為他看到了瑪麗阿議的臉、臉上的表情很可怕、賣肉的恨不得地上有個洞可以鉆進去。
 

  “哦,好好……”他的臉比平時更紅,“當然,你忙著,你說兩磅嗎?最好的豬肉?馬上給你!彼s緊把從鋪子這頭掛到鋪子那頭的一根長繩子拉下來,繩子上吊滿了香腸,他切下大概四分之三碼,彎成一個花環似的,先用白紙再用棕色紙包好,遞過砧權交給瑪麗阿姨,“還要什么?”他問了一聲,依然紅著臉等著。
 

  “不要什么了!爆旣惏⒁谈甙恋匚亲,她接過香腸,很快地把童車轉了個身,推車就出肉店。賣肉的知道得罪了她,可她一面走一面看櫥窗玻璃,看到玻璃上映出來的她那雙新皮鞋,這雙鞋是光亮的棕色小山羊皮做的,上面有兩顆扣子,非常漂亮。
 

  簡和邁克爾跟著她,不知道她什么時候才買完東西,可看到她的臉色,又不敢問,旣惏⒁淘诮稚峡磥砜慈,好象埋頭在想著什么,接著她一下子拿定主意,很急地說:“鮮魚鋪!”說著她把空車轉向肉店旁邊那鋪子。
 

  “一條煤魚,一磅半比目魚,一品脫對蝦,一只龍蝦!爆旣惏⒁陶f得那么快,只有知道她買東西的人才明白她說什么。
 

  賣魚的和賣肉的不同,是個瘦長個子;這得好象沒有正面,只有兩個側面。他滿面愁容,叫人覺得他不是剛哭過就是馬上要哭。簡說這是因為他內心有一個從小費繞著他的苦惱,邁克爾認為準是他的媽媽在他吃奶時完全給他吃面包喝水,他到現在還忘不了。
 

  “還要什么嗎?”賣魚的用無望的口氣問,一聽那聲音就知道,他斷定不會再要什么了。
 

  “今天不要了!爆旣愋〗阏f。
 

  賣魚的難過地搖搖頭,一點不覺得奇怪,他早知道不會再有什么生意了嘛,她輕輕地吸吸鼻子,把東西包好,放進空車。
 

  “天氣不好,”他看看天說,用手擦擦眼睛,“看來根本不會有什么夏天了

……當然,我們一向就沒想過會有。你看來不太花哨,”他對瑪麗阿姨說,“再說,又有誰花哨呢……”
 

  瑪麗阿姨昂起她的頭──“管你自己的事吧!彼鷼獾卣f著,一下子向門口走。把童車推得那么快,它撞到一袋牡蠣上去了。
 

  “瞧他說的!”簡和邁克爾見她邊說著低頭看看鞋子。她穿著那雙兩顆扣子的棕色新皮鞋還不花哨──瞧他說的!這就是他們聽見的她的想法。她到了外面人行道,停下來看買東西的單子,把已經買的東西勾掉。邁克爾兩條路交替著站在那里,“瑪麗阿姨,我們永遠不回家了嗎?”他不高興地問。
 

  瑪麗阿姨轉過臉來,用討厭他的樣子看看他。
 

  “說不定!彼唵蔚卣f了一聲。邁克爾看著她折在單子,恨自己多問了那句話。
 

  “你高興你可以先回家,”她高傲地說,“我們要去買姜餅!
 

  邁克爾沉下臉,他能管住自己不說話就好了!他不知道單子上最后一項是姜餅。
 

  “那邊就是!爆旣惏⒁讨钢鴻烟覙浜姆较蛘f道,“只要你不迷路!彼孟笙氲剿频,又補了一句話。
 

  “不不,瑪麗阿姨,對不起,我實在不是那個意思。我──哦──瑪麗阿姨,對不起──”邁克爾叫著說。
 

  “讓他來吧,瑪麗阿姨,”簡說,“只要你讓他跟我們走,我推童車!
 

  瑪麗阿姨吸了吸鼻子!敖裉煲皇切瞧谖,”她陰著臉對邁克爾說,“你一轉眼就回家了,真是一轉眼!”
 

  她推著約翰和巴巴拉繼續走。簡和邁克爾知道她大發慈悲了。一邊跟著走,一邊想,她說星期五是什么意思。忽然簡發現她路走錯了。
 

  “瑪麗阿姨,我記得你說買姜餅──可現在這條路不是上我們常去買姜餅的那家店……”她剛開口,一看瑪麗阿姨的臉就停嘴了。
 

  “是我去買還是你去買了?”瑪麗阿姨頂她。
 

  “是你!焙喡曇艉茌p地說。
 

  “哦,是嗎?我還以為是你呢!爆旣惏⒁汤湫χf。
 

  她用一只手把童車稍微一轉,拐了個彎,一下子停下來,簡和邁克爾在后面猛站住。已經到了一家他們從未見的極古怪的鋪子門口,這鋪子很小很暗,櫥窗里掛著一條黃色的彩紙,架上是很舊的一小箱一小箱果子留、很陳舊的甘草條和一串串非常干非常硬的蘋果。櫥窗之間有一個很窄的小門,瑪麗阿姨把童車推進去,簡和邁克爾緊跟著她。
 

  他們在店里進模糊糊看見三邊是玻璃柜臺。有一個柜臺里放著一排一排的姜餅,每一個姜餅上裝飾著紙金星,整個店鋪好象給照出了一層淡薄的亮光。簡和邁克爾四面張望,看接待他們的是什么樣人,奇怪的是瑪麗阿姨大叫:“芳妮!安妮!你們在哪兒?”她的聲音好象在鋪子的的墻上發出回響。
 

  她一叫,柜臺后面就站出兩個人來跟瑪麗阿姨拉手。簡和邁克爾從沒見過人有那么大的──這兩個高大女人接著趴在柜臺上說:“你們好!甭曇粝笏齻內艘粯哟。她們跟簡和邁克爾拉手,“你好,你是……”邁克爾頓住了,心想這兩位大個子小姐是誰──

  “我是芳妮,”一個說,“我的風濕病還是老樣子,謝謝你問起!彼f得很悲傷,好象不習慣人家這樣客氣向她問好。
 

  “你好……”簡很有禮貌地對另一小姐說。
 

  那位小姐用她的大手握住簡的手幾乎有一分鐘!拔沂前材,”她也很悲傷地告訴他們說,“行為美才是美!
 

  簡和邁克爾覺得這兩姐妹講話都很古怪,可他們還沒來得及奇怪,芳妮小姐和安妮小姐已經把她們的長手向童車伸過去,一人一個跟雙胞胎拉手,雙胞胎嚇得直哭。
 

  “好了好了!什么事什么事?”一個尖細清脆的聲音從店堂后面傳過來。一聽這聲音,芳妮和安妮本來就優愁的臉更憂愁了,她們好象嚇了一跳,很不好受,簡和邁克爾似乎感覺到這兩個大個子姐妹希望他們的個子能小一些,不那么顯眼。
 

  “吵什么?”古怪的尖細聲音叫道,女掌柜在柜臺一頭出現。她跟她的聲音一樣細小,孩子們覺得她比世界上什么都老,頭發一小束,腿象火柴棒,滿是皺紋。盡管這樣,她走過來時輕盈快活,好象還是個年輕姑娘。
 

  “哈哈哈……好奇怪?我敢打賭是瑪麗·波平斯和班克斯家的約翰和巴巴拉來了,怎么……還有簡和邁克爾?真是想不到的喜事。我保證自從哥倫布發現美洲以來,我還沒這樣吃驚過……真的沒有!”
 

  她走過來歡迎他們,快活地微笑,穿著寬緊帶皮鞋的腳象跳舞似的。她跑到童車旁邊,輕輕地搖它,對約翰和巴巴拉彎起了又干又瘦的指頭,直到他兩個住了哭開始笑!澳蔷秃昧!彼旎畹乜┛┬χf。這時候她做了件怪極的事情,她掰下兩個指頭,給約翰和巴巴拉一人一個。最奇怪的是指頭掰掉的地方馬上又長出了指頭,簡和邁克爾看得清清楚楚!安贿^是麥芽糖,吃了沒壞處!崩咸珜Μ旣惏⒁陶f。
 

  “科里太太,不管你給他們什么,對他們都是有好處的!爆旣惏⒁逃米铙@人的客氣口氣回答。
 

  “多可惜呀,”邁克爾忍不住說,“不是薄荷糖!
 

  “是,有時候是的,”科里太太高興地說,“也很好吃。晚上失眠我常常自己舔舔指頭,對消化大有好處!
 

  “接下來會是什么糖呢?”簡大有興趣地看著科里太太的手指頭問。
 

  “啊哈!”科里太太說,“這正是個問題。我從來就不知道它們下回是什么糖。親愛的,我只是憑運氣,就象征服者威廉的媽媽勸他別去征服英國時,我聽到他回答媽媽所說的那樣!
 

  “那你一定很老了!焙喠w慕地嘆氣說,心里琢磨她是不是能象科里太太那樣記住許多東西。
 

  科里太太仰起她的小腦袋尖聲大笑!袄蠁?”她說,“比起我奶奶來我只是個娃娃。要說老她算老,不過我也不算小。我記得開天辟地的時候,我也十幾歲了。天吶,我可以告訴你們,那才真叫熱鬧呢!”
 

  她一下?,眼睛盯著孩子們。
 

  “我的天,我只顧說呀說呀,還沒問你們要干什么呢?我想,親愛的!彼蠛苁焖频叵颥旣惏⒁剔D過臉來,“我想你們是為了姜餅來的吧!
 

  “一點不錯,科里太太!爆旣惏⒁瘫虮蛴卸Y地說。
 

  “很好。芳妮和安妮給你們了嗎?”她看著簡和邁克爾說。
 

  簡搖搖頭,柜臺后面傳來兩個壓抑著的聲音。
 

  “還沒有呢,媽媽!狈寄莶缓靡馑嫉卣f。
 

  “我們正要給,媽媽……”安妮小姐害怕似地低聲說。
 

  科里太太聽了全身站直,兇巴巴地看著她兩個高大的女兒,接著用又輕又兇的可怕聲音說:“正要給?噢?真的?有意思極了。我倒問你,安妮,誰讓你把我的姜餅給人的?”
 

  “誰也沒讓,媽媽。我也沒給,我只是想……”
 

  “你只是想?太謝謝了?烧埬阆攵紕e想,該想的我都會想!”科里太太用她又輕又可怕的聲音說。
 

  接著她發出刺耳的咯咯笑聲。
 

  “瞧她!瞧她吧!膽小的小妞!哭娃娃!”她用一個多節的手指指著她這女兒尖聲說。
 

  簡和邁克爾轉臉看見大滴的淚珠打安妮小姐傷心的大臉上流下來,可他們不想說什么,因為科里太太盡管小。卻使她們覺得自己更小,都嚇壞了。等到科里太太一望到別處去,簡馬上乘機把自己的手帕遞給安妮小姐,大滴的眼淚馬上濕透了手帕,安妮小姐帶著感激的眼光把手帕還給她。
 

  “還有你,芳妮──我看你也想的吧?”那尖細的聲音現在轉向另一女兒。
 

  “媽媽,我沒有!狈寄菪〗惆l著抖說。
 

  “哼!你也一樣!打開那個柜臺!”
 

  芳妮小姐嚇得慌手慌腳地打開玻璃柜。
 

  “好,我的寶貝!笨评锾珦Q了一種口氣說。她對簡和邁克爾微笑著召喚是那么甜,似乎她對這件事感到慚愧,讓人覺得她到底是個好人!澳銈儾粊砟脝,我的小羊羔?這是特制的,我向阿爾弗烈德大帝學來的做法。我記得他是個呱呱叫的國師,雖然有一回他的確烤焦過蛋糕。拿多少呢?”
 

  簡和邁克爾瞧瞧瑪麗阿姨。
 

  “一個四個,”她說,“一共十二個,一打!
 

  “我來湊成廚師的一打──十三個!笨评锾吲d地說。
 

  于是簡和邁克爾接了十三個姜餅,每一個上面都裝飾著紙金星。他們一人一大棒香噴噴黑黝黝的姜餅。邁克爾忍不住把餅咬掉了一角。
 

  “好吃嗎?”科里太太問。他點點頭,她就提起裙子,高興得跳了幾步高地舞。
 

  “好啊,好啊,好極了,好!”她用她尖細的聲音叫道。接著她走到帳臺,勝馬上變嚴肅了,“不過別忘了,我不是白給的,要付錢。一個人付三便士!
 

  瑪麗阿姨打開錢包拿出三個三便士硬幣。給簡和邁克爾一人一個。
 

  “好,”科里太太說,“把它們粘在我的衣服上,錢都粘到那上面去!
 

  他們湊近看她的黑色長衣。一點不錯,上面滿是三便士硬幣,就象水果小販衣服上滿是珍珠扣似的。
 

  “過來,沾上去!”科里太太又說一遍,高興地等著,拼命搖著手,“你們放心,掉不了!
 

  瑪麗阿姨上前一步,把她那個三便士硬幣按到科里太太的衣領上。
 

  簡和邁克爾覺得奇怪,真帖上了。
 

  于是他們也照辦,簡把硬幣按到右肩上,邁克爾把硬幣按到膠面折邊上,它們也粘上了──“真奇怪!焙喺f。
 

  “一點不奇怪,親愛的!笨评锾┛┬χf,“或者說沒我可以想到的東西那么奇怪!
 

  瑪麗阿姨狠狠眨了眨眼:“我想我們這會兒得走了,科里太太,”瑪麗阿姨說,“中飯要吃烤蛋糊,我得趕回家去烤。那布里太太燒菜水平……”
 

  “燒菜不高明?”科里太太打斷她時話問。

  “不高明!”瑪麗阿姨用看不起的口氣說,“這個字還不夠!
 

  “!”科里太太把一個指頭放在鼻子邊上,表示一聽就明白的樣子,接著她說:“好吧,我親愛的瑪麗小姐,很高興你們來。我斷定我的兩個女兒也一樣高興!彼蛩齼蓚苦著臉的高大女兒那邊點點頭!澳愫芸煊謺押、邁克爾和雙胞胎帶來吧?你們倆姜餅拿到了嗎?”她向邁克爾和簡回過頭來說。
 

  他們點點頭?评锾呓麄,一瞼古怪、鄭重其事的樣子,充滿詢問的神色。
 

  “我不知道你們怎樣處置這些紙星星?”她做夢似地說。
 

  “噢,我們會保存它們的,”簡說,“我們一直都這么辦!
 

  “啊,你們保存它們!我不知道你們把它保存在哪里?”科里太太半閉著眼睛,更加充滿詢問的神色。
 

  “這個,”簡說,“我的都放在上面左邊抽屜里,用手帕蓋住……”
 

  “我的放在衣櫥底下一層,放在鞋盒里!边~克爾說。
 

  “上面左邊抽屜和衣櫥的鞋盒!笨评锾笠涀∵@兩句話似的,一面想一面說,接著她看了瑪麗阿姨好一會兒,微微點點頭,旣惏⒁桃参⑽Ⅻc頭回答她。她們好象交換了一個什么秘密似的。
 

  “好,”科里太太興致勃勃地說,“很有意思,聽說你們保存我的星星,你們可知道我是多么高興。我要記住這一點。你們知道,我什么都能記住,甚至于連蓋伊·?怂挂粋星期天一次晚飯吃什么我都記住了,F在再見吧,再見,再──見!”
 

  科里太太的聲音好象越來越輕,簡和邁克爾不知怎么一來已經在人行道上,走在瑪麗阿姨的身邊──瑪麗阿姨又在看她那張買東西的單子。
 

  他們轉臉往后面看。
 

  “怎么回事,簡,”邁克爾驚訝地說,“它不在那兒!
 

  “我也看到了,店不在那兒──”簡一直望著后面說。
 

  他們沒說錯。鋪子不在那兒,連影子都沒有。
 

  “多奇怪!”簡說。
 

  “可不是,”邁克爾說,“姜餅倒不壞!
 

  他們只顧吃姜餅,人啊、花呀、茶壺等等什么形狀都有。這事情有多古怪,他們簡直給忘了。
 

  等到他們重新想起這件事,已堅是晚上,關了燈,大家以為他們早睡熟了。
 

  “簡,簡!”邁克爾悄悄說,“我聽見有人成起腳尖在樓梯上走──你聽!”
 

  “噓噓噓!”簡在床上說,腳步聲她也聽到了。
 

  現在房門輕輕地卡答一聲打開,有人進房間里來。是瑪麗阿姨,她戴好帽子,穿上大衣,準備出去的樣子。
 

  她利索輕巧地在房間里走動。簡和邁克爾一動不動地瞇縫著眼睛看著她。
 

  她先走到五斗根前,打開上面的抽屜,過了一會又關上。接著她踮起腳尖走到大衣柜跟前,打開柜門,彎身不知是放進點東西還是拿出點東西(他們說不準),卡答一聲,柜門很快關上,瑪麗阿姨急急忙忙出房間去了。
 

  邁克爾在床上坐起來。
 

  “不知道,也許她忘了手套鞋子什么的──”簡忽然打斷了自己的話,“邁克爾,你聽!”
 

  邁克爾聽著,下面──好象在花園里──他們聽見幾個聲音嘁嘁喳喳,非常認真,非常激動。
 

  簡一下跳下床,招呼了一下邁克爾──他們光著腳溜到窗口往下看。
 

  外面胡同里有一個小人和兩個巨人的影子。
 

  “是科里太太、芳妮小姐和安妮小姐!焙喦那恼f。
 

  一點不錯,是她們。真是一群怪人,科里太太在往十七號柵欄大門里張望,芳妮小姐用兩個大肩膀據著兩把長梯,安妮小姐一只手拿著一大桶東西,看去象是膠水,另一只手拿著一把大刷子。
 

  簡和邁克爾躲在窗簾后面,清楚地聽到他們說話。
 

  “她來晚了!”科里太太又氣又急地說。
 

  “也許,”芳妮小姐把肩上的梯子放穩,膽怯地說,“有個孩子病了,她沒法

──”
 

  “沒法及時出來!卑材菪∮镁o張地把她姐姐的話說完。
 

  “閉嘴!”科里太太狠狠地說。簡和邁克爾清楚地聽到她悄悄說什么“昂首闊步的長頸鹿”,他們知道,這是指的她兩位倒霉的女兒。
 

  “噓!”科里太太忽然象小鳥似的歪著頭聽著說。
 

  是前門輕輕打開又關上的聲音,小路上有腳步聲響,旣惏⒁掏熘R籃子過來,科里太太微笑著向她招手;@子里的東西好象暗暗發出神秘的光。
 

  “快來快來,咱們得快!要來不及了!笨评锾‖旣愋〗愕母觳舱f。
 

  “機靈點,你們!”

  她往前走,芳妮小姐和安妮小姐在后面跟,她們拼命要機靈點,可辦不到。她們彎腰拿著重東西,踏著重重的步子跟著她們媽媽和瑪麗阿姨。簡和邁克爾看著她們四個人沿櫻桃樹胡同一直走,向左拐了一下登上山。到了山頂,她們停下來──那兒沒有房子,只有草地和矮樹叢。安妮小姐放下她那桶膠水,芳妮小姐把梯子從肩上放下來豎直。她扶住一把,安妮小姐扶住一把。
 

  “她們到底要干什么?”邁克爾目瞪口呆地看著說。
 

  可是不用簡回答,因為他自己也看到她們在干什么。
 

  芳妮小姐和安妮小姐將兩把梯子一放好,一頭在地上,一頭靠在天上,科里太太就提起裙子,一手拿刷子,一手提著那桶膠水,踏上梯沿,爬上一把梯子,旣惏⒁烫嶂@子,爬上另一把梯子。
 

  這時候簡和邁克爾看見一個最驚人的景象──科里太太一到梯頂,就用刷子沾上膠水,開始在天上刷──等她刷完,瑪麗阿姨從籃子里取出一個閃亮的東西貼在刷過膠水的地方。她手一拿開,他們看見她是把姜餅的星星貼在天上。每顆星星一貼好,就開始發出閃閃的金光。
 

  “是我們的星星!”邁克爾悄悄地說,“她以為我們睡著了,進來把它們拿走了!”
 

  可簡沒開口,她看著科里太太在天上刷膠水,瑪麗阿姨跟著貼星星,一個地方貼滿了,芳妮小姐和安妮小姐就把梯子挪到另一個地方。
 

  最后都貼好了,瑪麗阿姨把籃子倒過來搖搖,讓科里太太看到里面沒星星了。然后她們從梯子上下來,又是芳妮小姐扛著梯子,安妮小姐拿著空桶子,幾個人一起下山。到了胡同口,她們站著談了一會,瑪麗阿姨同她們一個個拉過手,急急忙忙回胡同里來?评锾┲请p寬緊帶皮鞋輕輕地跳著舞,優雅地提著裙子,同跟在她后面啪嗒啪嗒走著的兩個高大女兒在另外一邊不見了;▓@門咔嗒一聲,腳步在小路上沙沙地響,前門輕巧地打開又關上,現在他們聽見瑪麗阿姨輕輕地上樓,踮起腳尖經過兒童室門口,上她和約翰、巴巴拉的房間去。
 

  她的腳步聲一消失,簡和邁克爾相互看看,一句話不說,就去看五斗柜上面左邊那個抽屜,里面只剩簡的一塊手帕,“我不是跟你說了?”邁克爾說。
 

  接著他們到大衣柜看鞋盒,里面是空的!翱蛇@事怎么能辦到?又為什么要這樣辦?”邁克爾說著,在他的床邊坐下來看著簡。
 

  簡不開口,她抱著膝蓋坐在他旁邊,一個勁地想啊想。最后她把頭發甩向后面,挺直身子站起來。
 

  “可我要知道,”她說,“星星是金紙的呢,還是這些金紙是星星!
 

  她的問題得不到回答,她也不等待回答,她知道能正確回答她的人得比邁克爾知道的多……

返回目錄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