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369 >> 兒童文學 >> 校舍上的車輪>>正文
四、野洛和農夫

  他們勉強應付過了算術課,文法課也學得糊里糊涂,到了書法課時,哈!他們的心簡直沒法再放在寫字上了。
 

  萊娜第一個絕望地放棄了寫字。老師走到她的桌旁,查看她的本子。

 

  “老師,”她說,“我坐不住了,坐不住就不能寫字。我的字都是歪歪扭扭的!
 

  這時全班都停止了寫字!拔覀冊撚媱澯媱,”奧卡滿懷希望地建議!拔覀儜撚媱澮幌略鯓訛辂X鳥找輪子!
 

  “鸛鳥很快就要來了,對不對?”艾卡問老師。
 

  “是的,事實擺在面前,鸛鳥季節已經到了,”老師慢慢地說!鞍,你真聰明。我也不能不承認,時間實在不多了!
 

  “那么我們為什么在書法課上浪費時間呢?”野洛說。他把本子舉起來,給老師和大家看。他只寫了三個大字,接著畫了一只大鸛鳥,長尖嘴橫銜著一條大魚!斑@是咱們自己水溝里的梭魚!币奥褰忉尩。
 

  老師笑了!耙奥,你不但想得太早,也畫得太早了。這又不是書法。如果你們寫字都像老人那樣發抖,萊娜,西博婆婆寫字都要比你穩當多了,那么……”
 

  老師停了一下,全班都在期待著!奥犞,孩子們,昨天我們早下課一小時,如果現在我再早下課一小時,那么等到這件事辦完以后,下星期六整個下午大家來補課,你們愿意嗎?這樣值得嗎?”
 

  “愿意,”大家齊聲說,“值得!”
 

  “那么大家同意了,”老師立刻說!吧衔邕有一小時,我們用這一小時把整個韶若找遍。下午,大家分頭到鄉下去找。每條路上的每個農戶都要找到!
 

  “好!”奧卡說,“要是我們每人找到一個輪子,那韶若幾乎每家就都會有個輪子了!
 

  “我們應該給西博婆婆也找一個!比R娜提醒大家。
 

  “每家一個,除了楊納士,”野洛立刻同意了!皸罴{士,我要讓他的腦袋嘗嘗石頭的滋味!
 

  “別那么急,別那么急,”老師勸告他們!拔覀兊哪繕耸钦业揭粋輪子。別以為大家都能滾個輪子回來。找到一個,我想,就已經夠困難了。而且記著,鐘樓上的鐘敲十二點的時候,大家回學校報到。如果還沒有找到,下午我再分派你們沿路去找!
 

  他們一個接一個地從學校跑出來,經過大街,分散到每家院子、倉庫和小棚里去找。這是多么令人興奮的事!
 

  起初,他們都抱著希望?墒切瞧诹衔绲囊恍r過得真快?磥,好像沒有到一小時──連十分鐘都沒有──大鐘就敲十二點了。它慢慢地敲了十二下。在村子的四處,每個孩子都在數。這鐘很難令人相信,但確實是十二下。鐘敲得挺準。
 

  野洛在自己家里的閣樓上數著鐘聲。他從布滿灰塵的小閣樓上,厭惡地望著樓鐘。真是十二點。兩個銅針都指著十二?伤,兩手空空,坐在自己家的閣樓里。他滿身泥巴還濕漉漉的,因為他剛穿過人家的后院,跳過小溝,最后才到了自家里積滿灰塵、干燥的閣樓上。到閣樓上找車輪好像很傻,但是老師說過,可能有車輪的地方要找,不可能有的地方也要找。當然,閣樓不可能有車輪,而且確實沒有!
 

  在閣樓里,野洛找到一把弓,一把他從未見過的弓,可是沒有箭。于是他坐在滿是塵土的窗前,對著那冒犯了他的樓鐘的白盤,彈弄著弓弦。
 

  野洛從窗口朝下望了眼隔壁西博婆婆的后院。突然地窖門猛地開開了,奧卡抱著一個大壇子艱難地爬了出來。
 

  奧卡把壇子放下,抬頭望著鐘樓上的鐘。他覺得受了騙,非常失望。他把韶若所有的小棚子都看過了,當然,除了斷腿楊納士的。你可不能走到楊納士面前說,“我可不可以看看你的小棚?”那你會被他打破頭。
 

  西博婆婆是最后一家。但她沒有小棚。奧卡居然失望到問西博婆婆能不能讓他看看地窖。
 

  “沒有用,奧卡,”西博婆婆說,“我知道我家地窖里有什么東西──一壇泡菜。我不往地窖放東西了,因為上下不方便?墒俏矣质懿涣伺莶说臍馕,所以只好放在那里!
 

  “老師對我們說,”奧卡解釋說,“可能會有車輪的地方要找,不可能有的地方也要找!
 

  “那你可找對地方了!蔽鞑┢牌判χf!拔业牡亟牙锝^不可能有車輪。不過老師說得對,這是尋找東西的唯一辦法。去吧!不然你不會放心的。而且,你既然要下去,就順便把泡菜壇帶上來,放在后院吧!隔著地板都可以聞到味兒了!
 

  現在,奧卡站在壇子旁邊,抬頭望著鐘樓,他突然瞥見隔壁閣樓窗口里的人影。野洛正用一張沒箭的弓對他瞄準!翱次艺业搅耸裁?”野洛隔窗叫道。
 

  “不是馬車輪!眾W卡喊著回答。
 

  “不錯,可是如果有箭,不是很好玩兒嗎?你找到了什么?”
 

  “一壇泡菜!眾W卡叫道。他突然笑了。
 

  野洛做了個鬼臉!芭莶藢X鳥有什么好處?”
 

  奧卡聳聳肩,說:“大概跟弓一樣,我想。走吧!回學校去吧。已經十二點了!
 

  在村邊的一個谷倉中,皮爾和德克聽見樓鐘敲了十二點,這可把他們嚇呆了,兩人都面帶愧色,坐在那兒互相望了望!笆c了,”德克對皮爾說,“可是咱們光玩了!
 

  “我知道!逼栒f。
 

  他們在谷倉中發現了一個干草堆。他們就爬了上去。當然,干草堆上沒有車輪。誰也沒期望有?墒瞧栆槐菊浀馗嬖V德克,他們應該到不可能有的地方去找。當然,爬上草堆頂,然后再滑下來,很是有趣,他們就立刻又爬了上去,也不裝作找車輪了。真沒想到,這么有趣的一小時這樣快就滑過去了,觀在已經十二點了。皮爾看看德克,德克看看皮爾。他們坐在往下滑時帶下來的零亂的干草中。德克看了看四散的干草,跳了起來,后悔地說:“我們沒找著車輪,可是弄得滿地是草!
 

  “連一根車輻都沒有!逼栆矅@惜起來。
 

  “也許咱們最好把掉下來的干草帶走!钡驴私ㄗh。
 

  “帶給鸛鳥?它們又不是山羊!”
 

  “對,可是我們沒有時間把草放回到草堆頂上去了。如果我們隨身帶著,順便扔到什么地方,農夫就不會知道我們在他的草堆里玩過!
 

  這個主意不錯,起碼是目前情況下最好的主意。他們急忙把四散的草收在一起,每人摟了一大抱向學校跑去。
 

  “哈,有意思吧!”皮爾說。
 

  “有意思,”德克有點內疚地說!翱墒俏蚁M腥苏业杰囕!
 

  “我們把草拿到學校去,說是給鸛鳥造窩用的!逼柦ㄗh說!斑@也表明我們做了事!
 

  “也許,”德克懷疑地說!斑是快跑吧!十二點早就過了!
 

  德克和皮爾跑到學校的時候,野洛和奧卡已經和老師在一起了。艾卡在德克和皮爾后面遠遠跑來,推著一輛很高的日式兒童車。艾卡后面,通向運河的街口,萊娜正空手跑著。
 

  在校園集合的時候,老師把他們挨個看了一遍!耙粡埞,一輛兒童車,兩抱干草,可是,沒有車輪!崩蠋熉卣f。他看著奧卡,“奧卡,你找到什么?”
 

  “一壇泡菜,”奧卡嚴肅地說!翱墒俏覜]帶來。我想鸛鳥用不著!
 

  “我什么都沒找著!比R娜急忙說。
 

  老師又看著那兩抱干草!澳銈儌z帶干草來作什么?”他問皮爾。
 

  “我們想,假如有人找著了車輪,”皮爾含糊地說,“也許干草能幫鸛鳥造窩!
 

  德克點點頭,急忙說:“對,我們以為用得著!
 

  “你,艾卡,為什么帶輛娃娃車來?”
 

  “我把它推來,因為它有輪子,”艾卡說!拔乙蚕氲讲粔虼,不過這是和馬車輪最相近的東西。我媽媽讓我帶來,”他解釋道!八f我是她最后一個娃娃

──絕對最后。而我,都快十二歲了!
 

  “好個娃娃!”野洛說!肮!”
 

  “那么我們什么都沒有!比R娜輕聲說。
 

  他們在校園里,站成一圈,都挺不高興,失望得誰都不愿看誰。不過大家好像都盯著那輛兒童車。皮爾和德克還傻乎乎地抱著干草。突然皮爾走上前去,把懷里的干草塞進兒童車。德克受了啟發,也把他抱的干草放到皮爾的草上。兒童車停在一旁,上面堆著亂七八糟的干草。后來,就沒有人再看兒童車了,所有的眼睛都轉向了天空。
 

  堤岸上方,高空遠處,白色的巨翅扇動著──兩只鸛鳥從海面上出現了。經過鐘樓上空時,他們飛得更高,更有決心,并不因為這兒是韶若而下飛、回旋。它們漸漸地變成兩個白點,在一望無際的藍天中消失了。
 

  慢慢地,大家的眼睛又移向下方,望著那輛兒童車。艾卡漲紅了臉,嘴里咕嚕著,一把抓住小車,狠狠地把它推向校園的一角。
 

  “如果我們現在有只羊就好了!眾W卡望著掉在鞋上的草說。沒有人發笑,也沒有人搭訕。奧卡自己也沒有笑。大家那么安靜,連萊娜費勁兒地咽了幾口唾沫都可以聽見了。這就是女孩子的毛病,萊娜想,遇到這種事情就想哭,而男孩子們看上去則是顯得氣惱、頑強、厭煩。突然萊娜不再咽唾沫,也不想哭了,她生氣了。
 

  野洛替大家說話了!奥犞!”他粗魯地對大家說!拔覀儾荒茉偻婀蛢和,也不能再在干草堆上玩了!彼压昧θ拥酵V鴥和嚨哪莻角落,正好被車上的干草鉤住了,但野洛沒去睬它!白⒁,”他說,“鸛鳥已經來了。我們起碼應該找到一個車輪,而且得拚命去找才成!币奥逶谏约旱臍,也生所有人的氣。
 

  “野洛說得有道理,”老師說!拔液芨吲d,你們現在能認識到這一點。我們原來并沒真正指望在韶若找到車輪。我們看見的鸛鳥,也不過是最早的兩只,所以大家不要太失望。今后,鸛鳥會一對對,一群群地飛來。要把他們吸引到韶若來,我們能做到的事確實太少了。我們能做的,也只是把車輪放到屋頂上,其它就要靠鸛鳥了。而這一點,我們得立刻就做,然后,才可以玩!
 

  “我一定真去找!贝蠹覈烂C地答應道。
 

  “好。那么我們午飯后立刻再出發去找。從韶若有五條路通往村外。你們男孩每人走一條,萊娜負責堤岸!
 

  “堤岸?”萊娜問。
 

  “對。我知道車輪在堤岸上的可能性不大,可是從堤上,能看見所有的偏僻小路,和遠離大路的農舍,那里,男孩子們走不到。在男孩們搜尋所有沿著大路的房子和谷倉的同時,你就負責那些地方!
 

  “我們該走多遠呢?”艾卡問。
 

  “一直到找到輪子為止!睕]等老師說話,野洛就搶先回答。
 

  “我下午會一直呆在學校里,如果有必要我會等到傍晚,”老師說!八阅銈冋彝曜约旱哪菞l路,千萬要告訴我。如果有人找到輪子,我就敲學校的鐘。際們聽見鐘聲,就回來,F在大家回去吃午飯?墒莿e忘了,我還得說一遍,要到可能有的地方去找,也要到不可能有的地方去找。雖然今天早上使你們失望了,但是意外的事情會經常發生,讓我們吃驚的!
 

  看來又有希望了。海面沒再出現鸛鳥。大家分散,各自拚命跑回家去。
 

  星期六下午四點鐘。韶若一片寂靜。除了鐘樓下廣場上有三個幼兒在玩,四處見不到一個孩子。五個男孩和萊娜已經到鄉間去找馬車輪了。老師站在學校門口,望著通往鄉間的空曠大道。這條路是野洛負責的,路上沒有人,也不見野洛的蹤影。
 

  老師自己笑著想道,“野洛現在是全心全意地干了。他要是干起來,會跑到鄰省去!睂W校上空,又有兩只鸛鳥出現了。它們扇動著翅膀,很快地向遠方飛去。老師目送著它們遠去。在路上的孩子們也會看到這兩只鸛鳥!耙稽c不錯,他們沒喪失信心!崩蠋煂ψ约赫f。
 

  老師又把視線轉向大路。這時路上可不是空蕩蕩的了,他看見遠遠有個車輪從狹窄的小路上袞來,一個男孩跟在后面。車輪一倒,他就設法把它扶正,讓它繼續往前滾。一定是野洛──只有野洛才有力量獨自滾動一個沉重的車輪。野洛找到一個輪子了!老師想轉身去學校打鐘,“最好先等一下,”他對自己說!耙奥逡聸Q心干什么事兒,誰也說不準他會怎么個干法。還是等一下好!
 

  忽然滾動的車輪沒有了,只見一個農夫領著野洛向學校走來。輪子不見了。
 

  老師在校門口等著。
 

  心里不情愿的野洛和那個高大的、氣呼呼的農夫走近了。農夫揪著野洛的耳朵,另一只手中拿著塊紅色的東西,好像是片紅屋瓦。
 

  走完了那段漫長痛苦的道路,野洛最后被揪著耳朵進了校園。他看上去既倔強,又慚愧,又生氣。走近門口時他挑戰似地瞪著老師,可是一面還得小心地側著頭,免得耳朵太疼。那被揪得很緊的耳垂,這會兒一定跳得很厲害。
 

  農夫把他推到老師面前,野洛皺著眉頭說:“我沒偷。他說我偷了輪子,可是我沒偷。我在農莊上到處叫喊,沒人理。而且那個輪子好久沒用過了,它靠在小棚的屋檐下,一半陷在了泥里。我費了好大勁兒才把它挖出來,它在泥里埋得太久了?墒乾F在他說我偷了他的!
 

  農夫臉色嚴峻,他讓野洛說完,然后面向老師,“你這學校是怎么回事?”他責問道!敖绦『⑼禆|西!我在莊后挖溝,想直起腰休息一下,一抬頭看見一個車輪在路上滾。我向小棚一望,靠在墻上的輪子不見了。是我的輪子在路上滾,所以我跑啊跑,跳過幾條溝,才追上這個孩子。光天化日之下,真叫人不敢相信!我經過小棚的時候,輪子的確不在了,在原來放車輪的地方,看見一塊東西!鞭r夫把一塊紅瓦片塞給老師。
 

  那塊瓦上,野洛用釘子劃了這樣幾個字:“借用車輪,給鸛鳥在校舍屋頂造窩。我們希望鸛鳥再來韶若。等鸛鳥用完即送還。野洛·沙達!
 

  老師極力克制自己,不笑出來。在他讀那些字時,那氣得眼睛都紅了的農夫一直盯著他!捌鸫a,”老師斟酌著,慢慢地說,“起碼留名留姓不會是真偷。真偷就不會歸還所偷的東西了。如果說,我們學校真教孩子偷竊的話,那您該承認,我們教的偷法可有點兒特別!彼叫撵o氣地笑著說!澳酪奥迨钦嫘臏蕚錃w還的!
 

  “是啊,我就該一直等到鸛鳥造了窩,下了蛋。鸛鳥用完了,我才能用我的輪子!鞭r夫惡狠狠地說!拔倚枰禽喿!春、秋兩季都要用。事實上,我本打算今天下午就裝輪子,可它卻好端端地被人滾走了!币幌氲剿妮喿觿偛旁诖舐飞蠞L,他的氣又來了。
 

  農夫狠狠地揪住野洛的耳朵。
 

  “您放開他耳朵,”老師說,“我保證他不會跑。也許我還能解釋一下野洛為什么這樣做。當然,我不是替他辯護,只是解釋?雌饋,您還像個能接受解釋的人。您自己從前可能也是個像野洛這樣的孩子──只要下決心干什么事,就要做到。您小時候,有沒有拿過一件不容易得到的東西?”
 

  農夫的氣消了一些,他差點兒笑了。但立刻他又繃起臉,粗暴地說:“不錯,有一次我想要一副弓箭。所有的孩子都有,就我沒有。多受罪啊,因為我在那群孩子里個子最大。我媽不準我有,她怕我把自己射死。怎么會把自己射死呢?我不知道。我甚至連把做弓箭的刀子都沒有。我媽不準我有。而我的個子最大,就像他一樣,”他打量著野洛!安,比他還大些。后來,我得到了一把刀,別問我怎么弄來的。我就給自己做了一副弓箭,非常得意?墒窃谶刀子的時候,祖父把我抓住了。他給了我一頓好打!不過,就是他用刀子把我的皮剝下來,我還是很高興。因為我有了弓和箭!
 

  “可是您看您自己,”老師說,“把野洛的耳朵都揪紅了,他那個要用的車輪還沒到手呢!”
 

  農夫看看野洛又紅又腫的耳朵。
 

  老師解釋著孩子們設法招引鸛鳥來韶若造窩的計劃,農夫靜聽著。老師說完后,他理解地點了點頭!拔艺f,”農夫說話了,可這時他又看著野洛的耳朵,打斷了自己的話頭!白詈门粔K冷濕布放在上面,F在我懂得他為什么那么做了?墒蔷拖裎覄倓傉f的,一星期后,我用完了,就可以出借。他可以一直用到秋天。我的農場小,這個星期以后,我就不用了!
 

  “那不是太晚了嗎?”野洛問老師!敖裉煜挛,起碼已經有五對鸛鳥飛過韶若。它們來得那么快,恐怕非洲一只鸛鳥都沒有了。您不是告訴我們嗎,在非洲,鸛鳥就和犀牛、獅子、河馬、花斑馬住在一起!彼吡ο蜣r夫解釋!翱墒窃诖遄永,它們和我們人類住在一起!比缓笏桓吲d地說,“當然,韶若除外!
 

  “是的,野洛,我也怕一星期可能太晚了,”老師說。他轉向農夫,“野洛能不能幫您做些農莊上用馬車的活兒?我認為他打攪了您,起碼應該向您道歉。如果他能幫忙,您就不會等到一個星期后,再讓學校借用車輪吧?”
 

  “成交了,”農夫立刻說!拔乙换厝ゾ桶衍囕喲b好。野洛到星期一,或者現在就可以幫忙。全看他了!
 

  野洛站著,沉思地摸著腫脹的耳朵!澳F在還記得怎么做箭嗎?”他小心地問農夫!拔矣幸话压,可是沒有箭!
 

  “當然,”那人說,“我家農莊后面,正在挖的那條溝邊,有很多赤楊樹,可以做箭,你想要,我教你!彼牧伺囊麓χf,“我現在自己有刀了!
 

  “我一定來,”野洛高興地答應了!翱墒墙裉煜挛缥乙苍S還要再找找車輪,鸛鳥來得這么快!
 

  “隨你便!鞭r夫說完就大步走了。
 

  野洛擔心地摸著疼腫的耳垂,柔順地望著老師說:“我并不是要偷他的,”他解釋說,“因為那里沒有人可問,輪子又在眼前……”他的聲音逐漸低下去!拔蚁胛疫是再去找找!彼X著有點兒理虧,說完就走開了。
 

  “好吧!可是不要不問就拿!崩蠋熢诤竺娼兄!叭绻氵那樣想,就把耳朵捏一下!
 

  他們兩人都笑了。野洛走了,老師回到教室。野洛穿過校園時,四只鸛鳥從高空飛過!艾F在它們四只四只來了!”野洛向老師叫著,卻發現只有自己一個人了。他抬頭望著鸛鳥,突然對他們揮著拳頭!半y道非把你們打下來,你們才在韶若停下嗎?”
 

  他的目光落在校園角落里艾卡的兒童車上。那張弓躺在草里。如果鸛鳥不在韶若停留,他也許能用弓箭把它們射下來。這也許是個辦法。不射死,只把它們打下來,然后關在籠子里,直到學校的屋頂裝好車輪。這樣,韶若就有鸛鳥了。
 

  他看著教室敞開的門,踮著腳尖,悄悄走到墻角,拿起弓,然后鉆過籬笆,繞著道,避開學校窗戶能看到的地方,穿過田野,向那有車輪、有做箭用的赤楊樹的農莊走去。

返回目錄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