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369 >> 兒童文學 >> 校舍上的車輪>>正文
五、皮爾、德克和櫻桃樹

  看來,就是兩條不同的路,也不能把皮爾和德克分開。他們乖乖地按老師指定的兩條路出發:德克往正南走上一條去特納村的大道,皮爾走上一條通往韶若西南方的曲曲彎彎小土路。小路上只有四戶農莊,皮爾每家都去過了,但根本沒用,似乎連農夫也沒有多余的車輪。
 

  “所有的輪子都在我車上,”最后一個農夫對皮爾說,“那可是最需要的地方。我想不出有什么比沒輪子的車更無用了,除非是沒腿的人!
 

  那是最后一個農莊。從那兒,那條小土路緩慢地轉了一個大圈,突然與德克那條通特納的大道銜接起來。皮爾在草叢中坐下,等候德克。德克還不可能走過去,因為去特納村的路上農家很多。皮爾靜靜地坐了很久。他懶洋洋地想著,那位農夫所說的沒腿的人無用,是不是指楊納士?“不知道他聽說過楊納士沒有?”皮爾自言自語地說。連一條腿都沒有,一定很苦惱。鯊魚把楊納士的兩條腿一口咬掉啦!那時楊納士像韶若其他的男人一樣,靠打魚生活。一天,他從船上跌進海里,正巧一條鯊魚游過,一口就把他兩條腿連靴子全咬掉了。皮爾張大了嘴,齜牙猛地咬一下。寂靜之中,他聽見了自己咬牙的聲音。他摸摸自己牙齒的邊緣。天哪,就一口,連靴子都沒了!
 

  現在不論屋里屋外,楊納士只能坐在輪椅上,而且變得古怪──成了韶若最古怪的人。皮爾突然彎身向前,用手在腿上做了個刀砍的姿勢。他在想象著,沒有腿會是什么樣。當然這不是好玩的。他自己也一定會變得非常古怪?!獨自坐在這里,想著那種傻事。這兒多么安靜哪!他瞪著自己的兩條腿,好像光想那種傻事,他的腿也變得麻木了、僵死了。不過這也許是因為一個姿勢坐得太久的緣故。
 

  他急忙換了個姿勢,跪著坐,他真高興能把兩條腿都摺在身下。是啊,這樣坐著,就像沒腿似的。他懷著恐懼的心情,體驗著兩腿的麻木感覺,因為他想象著兩條腿已經被切掉了。他環視一下四周寂靜的田野。沒有腿,怎么回家呢?他想象自己在那彎曲的小土路上爬行,殘廢的大腿拖在后面。他呻吟著,又急忙把呻吟變成笑聲,但在那沉寂的曠野,這笑聲聽上去像是痛苦的呼喚!翱,別發神經了!”他自言自語地說。
 

  每當他獨自一人,沒有德克在身邊時,就會遇到這種麻煩。他老是想到那些又可怕、又傻、毫無希望的事情。他把腿從身下抽出來。一條腿好像被許多小針扎著一般刺痛。他用手在腿上到處輕輕戳著,捅著,看看是否已經僵死。他全神貫注地玩著這一項孤獨的游戲,竟沒有注意德克穿過路旁的草叢,偷偷地走近了。突然,德克的影子落到皮爾的腿上。皮爾吃了一驚,抬頭對德克狠狠地瞪了一眼。
 

  “請問,這也是在找車輪?”德克說。
 

  “哼!我也沒見你運來什么輪子!逼枌λ值芾淅涞卣f。德克真嚇了他一大跳!
 

  “我沒找到,可是起碼我在找,沒在草里坐著!
 

  皮爾聽見自己在說:“哼!你要是沒腿,也不會到遠處去找!
 

  “什么?”德克問。
 

  皮爾急忙轉變話題!拔乙呀洶盐业穆氛彝炅。這條是你的路,所以你繼續找下去吧!我在這兒等著!
 

  “伙計,說得真好聽!”德克火了!白谶@兒等!你不知道這條路一直通到特納?”
 

  “也許特納有好輪子!逼栆虻驴藝樆A怂,在進行報復。但他暗自松了口氣,因為德克來了。和德克在一起,他從來不會去想有腿沒腿這種傻事。他當然不想獨自坐在這兒,等德克回來。他跳了起來,“我跟你去,德克!
 

  可是轉眼間他又倒在地上!暗驴,我的腿,”他氣都喘不過來了,“我的腿沒用了!”
 

  “你坐了一下午,都坐麻了!钡驴瞬荒蜔┑卣f。
 

  “喔,對了!”皮爾放心了?烧姘阉麌樍艘惶!“你知道,”他告訴德克,“有一陣子我以為我的腿沒了!
 

  “你的腿不少,”德克說!熬褪菦]腦子!
 

  “喔,真的?”皮爾冒火了。但接著他又忍不住笑了!暗驴,我真高興你來了。我不喜歡一個人走路做事!
 

  “我也不喜歡,”德克說!翱禳c兒,該動身了!
 

  “一直到特納?”皮爾問!翱峙绿旌诹瞬拍芑貋。我在這兒坐餓了。中午我沒吃多少飯,我太興奮了。我們先跑回家,跟媽要點什么吃!
 

  德克動搖了!昂冒,”他同意了!拔乙拆I了?墒俏覀兊门苋ヅ芑。然后,要是一定得去的話,我們就一直走到特納。而且絕不能貪玩!”
 

  于是兩人并排一路跑回韶若。到了村中,才慢下步來,喘著氣走。街上空無一人,十分安靜。四處沒有一點聲響,一片沉寂。
 

  “人都在鄉下找,”德克慚愧地說,“就是你非叫餓不可!
 

  “你自己也說餓嘛!”
 

  “要是你不提,我就不會餓!
 

  村中的恬靜被一陣可怕的金屬碰擊聲音打破了。響聲過后,又安靜了一會兒。然后又傳來一響猛烈的撞擊聲。德克和皮爾互相看了看,咧嘴笑了!八麤]打中,”德克滿意地說!奥犚娛以诨h笆上的聲音嗎?如果打中了,那只鳥一定會被打得稀爛!
 

  “哇!”皮爾說。
 

  他們在街心,聽著,笑著,等著鬧聲再起。他們知道是怎么回事,那是楊納士。一定是楊納士樹上的櫻桃開始成熟,小鳥都來食。和以往的春天一樣,楊納士坐在樹下看護著。楊納士的妻子楊娜,每年爬到最高一條經得住她的樹枝上,把系滿錫罐的一條長繩掛起來。楊納士自己不能掛,他沒有腿。櫻桃一開始變紅,楊納士就坐在樹下輪椅中,扯繩子,搖錫罐,驚走鳥兒。叮當響的錫罐兒把多數的鳥兒驚走了,除了喜鵲。喜鵲大膽機警,不論多么響,怎么敲打,它們還敢沖上樹偷吃一兩顆櫻桃。對付喜鵲和男孩子,楊納士另有一套辦法。
 

  輪椅邊經常準備著一堆供他隨時抓用的小石子。楊納士的院子四面圍著木板墻。墻頂裝了釘子和尖利的鋸齒形的破瓶子。但是盡管有釘子和玻璃,在光禿禿的韶若,楊納士的櫻桃樹對男孩們還是有很大的誘惑力。楊納士的櫻桃樹是韶若,也是附近沿海一帶唯一的果樹。在韶若,男孩子和小鳥很少吃到水果。這就是春天的時候楊納士要在樹下守護的原因。
 

  早在櫻桃成熟以前,楊納士就在守護了。因為甚至青櫻桃對小鳥和孩子們都是一大誘惑──有一顆青的果子總比沒有好。要是木墻、釘子及碎玻璃還不能擋住男孩們,楊納士妻子所收集的一堆石子就用得著了。從鄉間販賣面包回來,一路上楊娜就在碎石路上揀著小石子,把面包籃底填滿。每天傍晚,她把楊納士第二天用的子彈備好。對那些好不容易才翻過木墻、既沒有受傷也沒撕破衣服的孩子,楊納士會毫不躊躇地用石子打他們。楊納士對準小鳥或男孩子投過去,多年來的練習,使他能百發百中。
 

  連大個子野洛都是試一次敗一次。如果野洛都辦不到,誰還能辦得到呢?野洛常講起,有一次他如何翻過木墻,只把褲子扯破一個口子。他跳到楊納士院子里,居然沒有被發現。楊納士在樹下睡著了。野洛向楊納士和那棵櫻桃樹走去,偏偏那時,一只可恨的喜鵲在樹上叫起來。就在這時候──簡直還沒等那只傻瓜鳥叫出聲

──楊納士醒了。楊納士和野洛你看我我看你,然后野洛轉身向后墻跑去。他真嚇壞了,發瘋似地向墻上撞去。而楊納士一聲不吭地坐在輪椅中追趕他!澳憬^對不會相信,”每次講到這件事,野洛都這樣說,“他沒有腿,可是在那四面有墻的院子里,他坐著輪椅追趕我,一句話也不講──我只有背靠墻站著,讓他把我抓住。我都癱了!
 

  后來怎么樣呢?甚至現在,一年之后了,野洛還不愿意說出來。好像是楊納土把野洛提起來,往他的斷腿上一摔,就動手了?墒且奥逯皇钦f,“他把我整了一頓以后,我不再嚇得癱軟了──可是也不能走路了。那個人的手可真是最重了,而且他一句話也沒說!
 

  野洛以后沒有再試過。
 

  在那四面圍著木墻的院中,錫罐又響了一次!白甙,”德克說,“咱們得趕快!
 

  可是皮爾還站著,眼睛盯著高墻,墻的另一面坐著楊納士。皮爾好像沒有聽見德克的話。他盯著墻,半貓著腰,出神地用手搓著自己的大腿!暗驴,你記得嗎?”他突然說,“老師說過,到處都要找,對吧?楊納士的院子沒人找過,這是肯定的。萬一楊納士有個輪子呢?沒人知道那座院子里有什么東西。不過,萬一那里有個輪子呢?”
 

  “就是有,你怎么拿?你怎么進到他的院子里去看?”德克說。他現在興趣也上來了。他看看他足智多謀的兄弟,再看看那堵高墻!耙且奥宥嫁k不到,想想你怎么能辦得到?”
 

  “不錯,可是野洛是一個人,我們是兩個。我們可以合作!
 

  “怎么合作?”
 

  “你從后面的墻爬上去!
 

  “想讓石子把我的頭給砸掉?”德克說!罢娑嘀x你了!
 

  “你不要爬過墻。只要弄出好像爬的聲音?墒遣惶筋^。懂嗎?這樣,楊納士一聽見,定會到后墻腳下等你過來,他會請你吃石子?墒侨绻闩龊艽蟮捻懧,繼續爬,又像爬不上去,這樣他就不會聽見我開后院的門。我偷偷進去看一下,甚至還能撈一把櫻桃。懂嗎?他不會呆在靠近那堆石子的地方,他會在墻腳下等你。而且他真要轉身看見我,我就跑出大門!
 

  “你會跑,如果你不像野洛那樣,沒跑就先癱了!
 

  “我不會癱!因為坐在鄉下等你的時候,我好像知道沒有腿的人會心情變壞似的……”皮爾不想再解釋了。連對德克解釋都不可能。他找不著適當的字眼。
 

  德克看看他!昂冒,是個辦法,”他勉強同意了!叭绻愀,我就敢!庇谑堑驴讼蚝髩ψ呷。
 

  皮爾把木鞋脫掉,提在手上,躡手躡腳地一直走到木墻的門前。他蹲在那里,等候德克弄出爬墻的響聲。他從板縫向里面張望,可是看不見院里的動靜,F在他聽見德克了,德克的木鞋摩擦著木板墻,好像爬上去又滑下來的樣子。皮爾把耳朵貼在門上。聽著里面是否有輪椅轉動,楊納士是不是移向后墻。終于他聽見輪椅輕微的吱嘎聲。院中沒有其它聲音。楊納士自己保持死一般的靜默,F在德克又發出了響聲,好像是又一次向上爬去。輪椅的吱嘎聲又向后墻移去。
 

  皮爾跳起來,拔掉門栓,輕輕把門推開。門樞沒有響聲,他放了心。為了避免出聲,他只把門開得能夠擠進去,一手提著木鞋。
 

  皮爾進到那個有圍墻的院子啦!計劃成功啦!櫻桃樹下有一小堆石子,但楊納士離那兒很遠。他在后墻下,瞪著墻頂,等著德克過來。皮爾好奇地四面張望。樹上滿掛著閃爍的錫罐和青色的櫻桃。繩的一頭垂在樹下。院角有個小棚。四處不見車輪,除非在小棚里。皮爾踮著腳尖,偷偷向櫻桃樹走去。
 

  他的眼睛一直注意著楊納士的后背。他的心跳停止了!德克鬧得正起勁,他把一只手伸過墻頂,這樣更便于弄出爬、踢的響聲。皮爾看見他在玻璃和釘子之間摸索,試探可以著手的地方。而楊納士坐著,盯著那只摸索的手,德克太過分了!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現在楊納士舉起臂膀瞄準。他手里有塊石子!他隨身帶著石子!正向德克的手瞄準。他會把德克的手打爛!
 

  “德克!下去!”皮爾叫道。
 

  德克的手,隨著這聲喊叫消失了,可就在這同時,楊納士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掉轉了輪椅。皮爾站在櫻桃樹下,有氣無力地抓著那雙木鞋。他可別癱了!他猛地把視線從楊納士身上移開,向大門奔去。
 

  “站!小子!不然請你吃石子!睏罴{士嘶啞地叫道。石頭還在楊納士手里!
 

  皮爾慢慢轉向楊納士,毫無辦法地站著,等那沒腿的人來捉他,真是難受極了。皮爾的眼睛害怕地轉向大門。那門已經關緊了。
 

  “別想開它了,”楊納士冷冷地說!澳巧乳T是特別設計的,你從里面開不開。這是我特別設計的機關。因為這樣,哪個孩子進來以后,不讓我在他身上留下記號,就別想出去!
 

  皮爾直咽口水,可是沒有說話。他說不出。他生了根似地傻站著,驚恐的眼睛注視著楊納士。楊納士把椅子轉到他面前!澳銈儌z可真是聰明!一個調虎離山,另一個就在我背后偷櫻桃。真聰明!”
 

  “不是,”皮爾絕望地說。他非得先咽口唾沫,才能嘶啞地擠出話來!皸罴{士,我們不是……”
 

  “不是什么?”楊納士追問。
 

  “不是來偷櫻桃的。真的,楊納士,真的。我們在找馬車輪,想都沒想到你的櫻桃!
 

  “說你狡猾,真是狡猾。不但挖空心思進我的院子,而且進來不是為櫻桃,是為馬車輪。當然,當然不為櫻桃!睏罴{士嘶啞地干笑著,“為馬車輪!”
 

  楊納士說著,好像被逗樂了。其實那并不是笑,而是威脅。這比楊納士叫嚷、怒斥、責罵還要可怕。楊納士彎腰向前,仔細觀察著皮爾!翱,你是雙胞胎中的一個,對不對?你們兩個做什么事都在一起,對不對?好了,你們現在可以同甘共苦了。把你弟兄叫來!”
 

  “不要!”皮爾絕望地叫道。
 

  “別跟我頂嘴。叫他!”楊納士的巨臂飛了出來,一把抓住皮爾。他一只手就把皮爾扭轉,橫上大腿,放在那兩個肉樁上!敖心阈值!”
 

  “不要!”皮爾倔強地嚷道,但已經一半是在嚎叫了。
 

  “等等,楊納士,我就來!钡驴嗽陂T外喊。他大概一直在門外聽著。大門開了,德克進到院中。那門在他身后又自動關閉。
 

  德克站在輪椅前面,但小心地避開楊納士。皮爾扭頭看著德克。兩人彼此絕望地看著!罢娴,楊納士,我們不是來偷您的櫻桃!钡驴饲箴堈f!罢娴,就像皮爾說的,是來找車輪的。不過,”他繼續說,“要是方便,也許會順手抓幾顆,可是我們的確是為車輪來的。是給鸛鳥用的!彼忉屨f。
 

  “說下去,我很喜歡聽聽,”楊納士說!澳愀愕苄忠粯訖C靈!
 

  德克繼續十分激動地說!拔覀円X鳥回到韶若來。我們要在學校屋頂上放個車輪。我們到處都找遍了,然后又想,沒有人敢到您的院子找,那么,萬一您有輪子的話……”德克無可奈何地繼續說著,希望延長皮爾受罪的時間,楊納士則坐著傾聽。
 

  德克從頭開始,解釋了整個計劃。他告訴楊納士,非洲的鸛鳥和獅子、犀牛、河馬住在一起,德克越說越不對頭,但話到底講完了,他再也沒話可講了,“你想想,”他無可奈何地重復著,“在非洲它們和野獸住在一起,可是在這兒,它們和人住在一起!
 

  “哼!很奇怪,”楊納士竟出人意料地說,“你要問我的話,我覺得在人群里生活需要更大的勇氣!蓖蝗凰哑柼崞,讓他站在地上。他對皮爾說:“知道嗎,我打算相信你倆的話。這樣一個荒唐故事,說是來這找車輪,不是找櫻桃,沒人能夠瞎編出來,所以一定是真的,F在,告訴我,既然到了這里,你會不會順手抓幾把櫻桃?”
 

  德克羞怯地點點頭,慢慢說:“不知道怎么能讓它們留在樹上,就算還有點青!
 

  “這才像話,”楊納士對皮爾說,“你的弟兄很誠實。任何孩子到了這個地步都會這樣做,可你,喔,你不會,你想都沒想到櫻桃!
 

  皮爾滿臉通紅,蠢笨地搓著腿,然后說:“可是我被您捉住了,他沒被您捉住。也許您沒注意那時我手里提著木鞋!
 

  “所以我聽不見你在我背后進院子!
 

  “不是,”皮爾向后退了幾步,“我可以很快把櫻桃裝在里面!
 

  楊納士驚奇地昂頭大笑起來!斑@才像話,”他終于說!斑@才像話。我正納悶,這個春天,孩子們都怎么啦,一個都不來,只有那些討厭的椋鳥,和其它鬼鬼祟祟的家伙,偶爾有一只喜鵲。喜鵲算是坦白的鳥,它情愿為一兩顆櫻桃冒著生命的危險?删蜎]有孩子。你們是第一撥,F在我才知道,你們的頭腦被車輪占據了!
 

  “噢,”皮爾說,“我們差點兒弄到手!
 

  德克捅了皮爾一下,警告他。
 

  “對了,”楊納士說得夠溫和的,“我承認。要不是為救你兄弟大聲嚷,你可能就弄到手了!
 

  “我非叫不可,”皮爾說!拔也荒茏屇阉氖衷覡!
 

  “你以為我會?”楊納士愣住了!昂⒆,我不會的。我對手腳太重視了,不能把別人也變成殘廢?!難道你們孩子們認為我是那樣的人?”
 

  皮爾很窘。他低頭緊望著楊納士坐椅的輪子。
 

  “鸛鳥?”楊納士突然轉變話題!澳且彩钦\實的鳥,而且從來不偷櫻桃。我也喜歡看鸛鳥在韶若屋頂上飛。你們說一個車輪也沒有?真抱歉,我也沒有。我所有的輪子都在這把椅子上?!”他突然對皮爾叫道,“別死盯著我的輪子。你不是在想搶一個可憐的、沒腿人輪椅上的輪子吧?”
 

  “太小了!逼柡敛卉P躇地回答。
 

  楊納士笑道:“所以你還是在動腦筋!
 

  皮爾走近幾步!皸罴{士,”他熱切地問,“您兩條腿是被鯊魚一口咬掉的嗎?”
 

  楊納士好像吃了一驚。他問:“你們孩子中間就那么說我嗎?”
 

  皮爾漲紅了臉。德克又在后面警告地捅他。但是皮爾現在只能向前沖了!笆堑,”他說,“而且他們說這是使您特別古怪的原因!彼蝗挥X得自己失言了!安⒉皇俏摇,我要沒腿,也會變得古怪的,”他的臉一直紅到頭發根!拔以浵胂筮^,我好像知道沒有腿的那種感覺,而且……”他的聲音消失了。他找不出適當的話。當然,給楊納士解釋他坐在路邊時的可怕幻想,不免有些傻氣。
 

  “喔,你知道,”楊納士說。他奇怪地望著皮爾!澳氵@孩子真邪氣,所以你也會變得古怪嘍?不過如果真是被鯊魚咬掉的話,我不會這么古怪。那該是件值得回憶,值得吹牛的遭遇?上Р皇酋忯~。我的腿,是蚊子咬掉的!
 

  德克不相信地笑了笑。皮爾睜大了雙眼瞪著楊納士。
 

  “是真的,”楊納士簡單地說!坝刑焱砩,我睡覺時,一只可惡的蚊子在兩腿上各咬一口。我大概抓了傷口,血液中毒。后來又沒去找醫生。我想我是有點兒怕醫生。結果非把腿鋸掉不行了!
 

  “喔,楊納士,天!”德克說。
 

  皮爾突然轉身跑到櫻桃樹下。他把繩子猛然一抖。整棵樹都閃閃發光,叮叮當當地作響!拔乙恢毕肜幌,”皮爾的喉嚨好像被人掐住了似的。他回到楊納士椅前!澳娌粫檬釉业驴说氖謫?”他很想知道是不是這樣。
 

  楊納士怒沖沖地瞪著他!澳銈冃『⒆,背后講我那種話!我不干那種事。我只要看看,他轉過來見我準備好石子坐在墻邊時,那張臉是什么表情。我把手腳、臂膀看得太重了。這不過是我的一點古怪消遣:嚇嚇鳥,嚇嚇孩子。就是這一點點!
 

  皮爾鄭重地走上前來說:“我不喜歡您那個蚊子的故事,沒有鯊魚那個好。德克,他是說,假若是鯊魚咬掉了他的腿,他就不會古怪了,對吧?楊納士并不古怪!
 

  “喔,天哪,一點也不古怪,”德克熱烈贊成他!耙奥逡欢佑吞泶琢,”他對皮爾說,“表示他多么勇敢!
 

  楊納士奇怪地看著皮爾!八阅阆矚g鯊魚,不喜歡蚊子?要是一只小蚊子,我有古怪的權利。人一樣大的鯊魚,我就沒有古怪的理由。是這樣嗎?”
 

  皮爾看著楊納士,把頭點了又點!拔蚁胧沁@樣。我想應該是這樣。因為您一點都不古怪。德克,你說對嗎?”
 

  “喔,天哪,一點都不古怪!钡驴苏f。
 

  他們有些拘謹地站著,不知道還該說些什么。他們轉向大門,紅著臉,不自然地開始告辭!拔覀冞要加緊繼續找輪子!逼柦忉。
 

  他和德克轉身走回到大門口。大門已經開了!楊納士笑了!澳且彩怯美K子操縱的!彼湴恋卣f。
 

  孩子們站著,想要告訴楊納士他們心中的驚奇感覺,可又沒有適當的字眼。楊納士成為一個真實的人,成為他們村子的一部分。他并不是一個可怕的鬼怪,跟人家斗智,讓人家憎惡。就是這個院子,圍著叫人不敢走近的高墻,現在看來也不一樣了。如果萊娜在這里,她就會告訴皮爾和德克怎么回事。萊娜會說這是因為楊納士成為重要的一分子,就像西博婆婆成為真實而重要的一分子一樣。他已經成為一位朋友了!
 

  可是皮爾和德克找不到合適的話來表達。他們仍然在門旁徘徊。毫無疑問,皮爾會想出個什么主意。但這時,街上傳來一聲大叫。只見艾卡和混身濕淋淋的野洛正站在那兒,兩人都抱著大堆的車輻和輪邊。
 

  “艾卡和野洛找到一個輪子啦!”皮爾向楊納士叫道。

返回目錄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