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369 >> 兒童文學 >> 校舍上的車輪>>正文
十二、校舍上的車輪

  星期一早晨風暴還沒有停。像是一鍋燒開了的水,海浪憤怒地沖擊著堤壩。海中的浮沫和浪花高高地飛過大堤,在街道和屋頂上鋪了一層灰色的污跡。只是這會兒的風暴忽強忽弱,在狂風怒號中,雖然堤外的大海還在咆哮,但有時也夾著一陣陣古怪的平靜。巨大的激浪高高涌起,然后又拍打下來,嘶嘶作響著形成一條細線,兒乎沖上堤頂。小時地,會有一個巨大的海浪的余波漫過堤壩。
 

  屋內,漁夫們坐在廚房爐灶后面的角落里,免得妨礙忙碌的妻子和準備上學的孩子。但是他們卻沒有得到片刻的安寧。在韶若,當了父親的漁夫們都被自己的孩子糾纏著。不管有沒有風暴,一定要把車輪放到學校的屋頂上去。
 

  “想一想,如果明天有鸛鳥飛來,可是沒有輪子!比R娜和她父親在廚房里爭論著。
 

  “如果,如果,”她父親生氣地叫道,“如果你能讓我安安靜靜地坐在這個角落里,讓我暖暖和和的,什么都不做,那不是更好嗎?”
 

  “可是風暴一停,您又要出海了。我們的輪子還沒有放到學校的屋頂上,又沒有別人能幫忙。楊納士和老杜瓦,他們都不能上。
 

  “這是他們運氣,”她父親不耐煩地說!拔腋阏f過,這場風暴要刮很久。它又不像自來水,一關就完事了。難道就不能等一個比較平靜的日子?”他拿起一張一個星期以前的舊報紙看了起來。雖然是舊報紙,但因為他出海已經好幾個星期了,看來還是新聞。用報紙擋住,這也是個逃避的辦法。
 

  可是他沒法看報,萊娜的小妹妹林達,要爬到他的膝蓋上去。萊娜隔著報紙還在繼續和他爭論,“老師星期六說,如果我們今天能把輪子放上去,就不上課了。大家都來幫忙,就不會搞得太久了!
 

  “老師懂得什么風向和風暴?讓他自己在風里爬房頂試試!你現在快去上學!我們出海以前,一定會有個比較平靜的日子,那時候我們再看?熳甙!這樣我今天就可以安寧了!
 

  這是最后通牒。萊娜生氣地穿上木鞋。她知道不能再爭吵下去了,她已經竭盡全力。她把外套扣緊,跺著腳走了。
 

  “聽著,野洛,要跟你說多少遍才算數?最后再告訴你一遍,今天我絕不邁出屋門一步。一個人在海上呆了幾個星期,應該好好休息休息。不能坐到學校的屋頂上去?熳甙!到學校里去學點東西,不要坐在學校屋頂上!
 

  “可老師說過,如果我們今天往屋頂上放輪子,就不上課了!
 

  “這么大的風,輪子上不去,所以還是要上課,就說是我說的。你是不是非要我抓著你的脖子,送你到學校?”
 

  野洛生氣地穿上木鞋,走出家門,使勁把門砰地一聲關上!捌、德克,你們聽著──這是雙胞胎的毛病,什么都得雙份──你們再吵一聲,我就把你們兩個人的頭碰在一起,如果還剩下一個就算你運氣。一個就夠了,我的回答是不行,不行,不行!狂風暴雨,決不能為了放車輪爬房頂!”
 

  “可是我們大家都來幫忙。老師還說不上課,如果……”
 

  “我說上課。為了讓耳朵清靜些,不再聽說鸛鳥,你們就該上課去?熳,快走!”
 

  皮爾和德克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悶悶不樂地穿上木鞋,走到門口,互相嘟囔著。正在看舊報紙的父親聽到他們氣憤的嘟囔,忍不住笑了!敖裉焐险n好好學習,”他取笑道!奥犝f是關于鸛鳥的課!
 

  “只要不是關于頑固不化的漁夫就好,”皮爾怒氣沖沖地說。他擔心說得過分,便趕快溜向門口,德克在后面緊跟著他。父親把報紙弄得沙沙作響,德克把皮爾推出了門,因為?于離開,德克幾乎摔在皮爾身上。門關上了。
 

  “聽著,奧卡,難道你想永遠吵我個沒完?如果我再聽見一句關于鸛鳥的話,我就……我就把你的脖子拉得像鸛鳥一樣長。然后,你就可以坐到房頂的車輪上去。鸛鳥很聰明,不會在風暴中飛的。而且這種大暴風雨天,你叫我怎么把車輪抬到房頂上?我又沒長翅膀!如果我在狂風中從那濕漉漉的房頂摔下來,誰去賺錢送你上學,讓你和鸛鳥鬧著玩?上學去!”
 

  “如果我們今天能把輪子放上去,就不上課了!
 

  “好,今天沒人能把輪子放上去,所以要上課。再見,奧卡!
 

  奧卡沒有辦法,只好穿上鞋,一聲不響地走開。父親看著他,取笑著說:“如果你的嘴唇再噘出一點兒來,就可以把車輪放在那兒,不用放到房頂上去了!眾W卡自言自語地說了些不好聽的話,冷冷地看著他父親,慢騰騰地把門帶上,好讓冷風吹進屋去。
 

  艾卡的父親舒服地坐在廚房里的爐灶旁。他從報紙邊上看著艾卡慢慢地穿上鞋,扣上外套的鈕扣,翻起衣領!吧夏膬喝,孩子?”
 

  “上學去,”艾卡說!澳,今天是星期一。當然,風暴太大,不能把車輪放到學校的屋頂上。所以我想只好去上課了!彼麌@著氣!胺凑疫\氣不好。再見,爸爸!”
 

  艾卡低著頭,頂著從對面刮來的大風。前面的孩子們,一個個都低著頭在狂風中走著。大家氣憤地,像打了敗仗似地,向學校走去。誰都不愿和誰說話,也都不愿意承認自己的失敗。艾卡走得太慢,遠遠落在后面,他早餐吃得太飽,不能用力。
 

  這一切計謀都是昨天上完教堂以后決定的。皮爾和德克對付父親的辦法是:不斷糾纏,直到他投降。如果所有的孩子都照著做,不斷叨嘮,哀求……喔,父親會發脾氣,生氣,說俏皮話。這是男人們的作風,跟母親不同。父親出海的日子多,你不太了解他?墒欠悄敲崔k不行。取笑,叨嘮,叨嘮,取笑,等著瞧吧!不論他怎么生氣,不久他會照你的意思辦!
 

  也有人不以為然,尤其是艾卡。他說他的父親會說“喔,當然,艾卡!笨墒遣⒉粍邮。皮爾和德克曾老練地向大家保證,這比說服母親容易得多。如果這樣糾纏母親,準會挨耳光,這是因為你成天都在母親身旁,使她缺乏耐性。
 

  除了艾卡,其他人很快地贊成了。特別是:如果計劃成功,不但可以把輪子放上校舍,而且這天還可以不上課。這真值得好好試一試。不過艾卡說,他父親脾氣太好了,你沒辦法糾纏他。
 

  現在計劃失敗了。往學校走的時候每個孩子都不愿對別人承認自己的失敗,卻不知道,別人也和自己一樣完全失敗了。
 

  風暴永遠都不會停息!他們知道,風暴過后,一只鸛鳥都不會留下。一切都毫無希望,毫無作用。即使有一兩只留下來,又有什么用?學校屋頂上沒有輪子──因為父親們不合作。
 

  他們在學校的門廊上會面了。門廊上很冷,只是風沒那么大了。大家都怕冷似地使勁兒跺著腳,拍著胳膊,大聲呵氣。
 

  “呼!好大風!”一個人說。沒有人搭腔。他們互相看著,把胳膊橫架在胸前,裝出怕冷的樣子!
 

  野洛終于轉向德克和皮爾──計劃的創始人!霸趺?你們的爸爸來不來?”他問。
 

  皮爾和德克互相看著!安哗ぉ,”皮爾慢吞吞地承認道!拔蚁氩粫䜩砹!
 

  這使空氣活躍起來!拔业陌职忠膊粊。你們要是聽見他剛才怎么說的就好了!
 

  “我的爸爸也不來!彼f,“他情愿坐籃子出海,也不愿在這種風雨中坐到學校的尖屋頂上去。還說,如果有馬鞍,他也許會試試。一個漁夫,在大風天的尖屋頂上,摔成兩瓣,有什么好處?摔成的兩瓣兒將來出海也抓不到兩倍的魚!
 

  大家被這話逗笑了,F在既然都承認了自己的失敗,就大聲地重復著父親說的話,F在,對于自己的失敗,大家都笑起來。而艾卡沒說“我告訴了你們沒有?”因為他笑得太厲害了。
 

  野洛替大家作了總結!按蟾胚@場風,對我們父親這些頭來說,的確太厲害了!
 

  突然,老師在門口出現了。
 

  萊娜第一個沖口對老師說:“我們的父親,沒有一個愿意來,一個都沒有!彼f!皼]有一個愿意離開火爐。他們就是坐著烤火!
 

  “這就是你們抱怨的事?”老師說!拔乙f,他們是聰明人。你們遲早也會了解,人不能和風暴硬抗。就像光用頭推不倒墻一樣,F在我們進去吧!開始上課,把心用在學習上吧!你們的父親會改變主意的。你們知道。如果今天不成,等風暴小一些,他們就會動手。他們在出海前,會把輪子放上去的!
 

  “他們告訴您了?”萊娜急忙問。
 

  “他們沒有告訴我?墒俏抑。你們也該知道。只要是可能的事,他們總會想辦法做到的。這是父親和母親的作風。你們只是沒有耐性。不過輪子能等。鸛鳥也在等著風暴過去。讓我們像鸛鳥一樣又聰明,又能忍耐吧!
 

  不管怎樣解釋,課堂的情緒總是不好。風還在學校的周圍狂呼怒嘯,好像在告訴他們,風暴還在橫掃著海洋和陸地?吭诤诎迮赃叺能囕,更讓他們想起那些鸛鳥。呼嘯的狂風,使他們難以聽懂老師講的,也更難聚精會神地回答問題。成百只鸛鳥如果現在從非洲飛來,也許正沉溺在大海之中,這種時候,誰還有心去回答算術問題?不知有多少只鸛鳥會因此淹死,到不了韶若?大風似乎給大家帶來了這個煩惱的算術問題。
 

  老師問奧卡十六乘十六是多少。奧卡只得猛地把注意力從窗口移開,因為正好有一簇茅草被狂風吹得貼在玻璃上!皼]有一只鸛鳥經得住這樣的風暴!眾W卡回答。
 

  沒有人因為奧卡答錯了而發笑。所有的眼睛都擔心地轉向窗戶,再從窗戶移到黑板旁邊的車輪。連老師都顯得很憂郁。
 

  “越來越壞了!焙笈庞腥溯p聲地說。
 

  “看來只能如此,”老師慢慢地說!耙驗槲覀冏约簾o能為力。只是坐著,對車輪毫無辦法?墒切袆悠饋硎羌y事。但是奧卡,現在我問你的問題是:十六乘十六是多少?”
 

  奧卡躊躇了一下,努力使自己思想集中到算術上來,尋找答案,可是他答錯了。
 

  “喔!”他煩惱地自言自語著!拔乙詾槭鞘耸!
 

  除了奧卡自己,沒有人聽他答得對不對。連老師都不在意。老師站著,聽著外面的聲響。那風好像在發出新的聲響。喃喃的,咕噥的說話聲傳到教室里來。門廊外,好像有什么東西摔在地上。一會兒,門廊內也有了跌撞聲。大概是風把什么東西刮倒在地板上,到處滾動著。
 

  重重的一陣敲門聲,大家都把頭轉向教室門口。有人在門外說話。
 

  “我們的爸爸!”萊娜喊道。
 

  老師趕忙開門。韶若的男人們都站在門外!昂喼笔巧窠洸,神經!”其中一個對老師說。聽聲音像是艾卡的父親!跋仁呛⒆蛹m纏,所以把孩子趕到學校去。然后怎么樣?然后是孩子的媽來糾纏。除了車輪上該死的鸛鳥,這些人的腦子里好像沒有別的。我們最后全被攆出來了,所以只好聚到一起商量,決定把車輪放上去,這比一群沒完沒了地叨嘮的婦女和孩子容易對付!
 

  老師高興地笑了!八_門幾千年前就以及發現這個真理了。他有一條‘箴言’說:坐在屋頂上勝于和饒舌的婦人坐在屋內!
 

  奧卡的父親說:“聽見沒有?連老所羅門都讓他妻子趕上了屋頂,咱們幾個蠢漁夫能有什么辦法?”
 

  “跟所羅門一樣上屋頂,”有人在門廊中說!俺姓J失敗!
 

  教室里一陣哧哧的笑聲。男人們在說著笑話,而且還說不論風雨,都要把輪子放上去。他們并非真的不愿意去放輪子──這你可以看得出來──不然他們就不會說俏皮話了。說俏皮話總是個好兆頭。
 

  野洛的父親向教室里望著,“我好像聽說,”他大聲說,“如果我們今天把車輪放上學校的屋頂,你們就不上課了,這個消息正確嗎?還是出于野洛對學校的熱愛?”
 

  “不上課!”整個教室齊聲答道!安簧险n!老師答應過的!
 

  他們從老師臉上看得出來──今天什么事情都不做了。不等老師點頭,大家就高興地走出教室,把外套、絨線帽和木鞋穿戴上。
 

  在門廊上,他們看見父親們帶來了梯子,木頭和繩子。這些東西在校園中亂糟糟地放在一起。
 

  “回避!回避,百姓們!”野洛一路叫著。只有野洛沒忘記,他跑到教室前面去拿車輪,并不跟著大家沖出教室。他把車輪搖搖晃晃地滾出了教室門口,滾進校園,停在那堆木頭、繩子和梯子上。
 

  “好了,什么都有了!币粋男人喊!艾F在把你們的鸛鳥也滾出來吧!”
 

  男人們都笑了,孩子們卻沒笑?粗赣H們準備把車輪放上屋頂,他們高興了,放心了,正期待著,但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低沉的天空中,烏云滾滾,看來很像海上的怒濤,預示著兇兆?罩谐孙L暴,沒有別的。到處不見一只鳥,連麻雀都沒有。紛亂的雨點打下來,風把雨點吹進了門廊。
 

  “這樣的風暴過后,還能有鸛鳥活下來嗎?”德克向校園中圍在那堆東西旁邊的人們問道。
 

  男人們抬頭望著天空,聳聳肩膀!耙苍S有,如果風暴不再繼續的話,”萊娜的父親說!耙苍S有幾只聰明的鸛鳥會把頭埋在沙里,等待風暴過去!
 

  “那是鴕鳥!”萊娜輕蔑地說。她正站在旁邊,為父親的無知感到很丟臉,特別又是在老師前面!“據說鴕鳥把頭埋在沙里,其實不對!
 

  “我想,這樣你跟你的鴕鳥就滿足了!卑ǖ母赣H說。
 

  “對啦,”萊娜的父親有點生氣了!耙苍S最好把我自己的頭埋在沙里。這些現代學生,他們什么都懂。我呢?只知道魚!彼蝗恍α!叭绻蓓斏戏艓讞l魚,你們怎么樣?”他問道!耙粋大盆里放幾條鯊魚?”
 

  孩子們叫嚷著不要,他才咧嘴笑了。他嚴肅起來,后退了幾步,看著那尖尖的屋頂!皝戆!你們這群所羅門王,”他不耐煩地說!翱焐衔,把輪子放好!
 

  男人們站著,考慮著斜度這么大的屋頂!坝譂,又陡,風又大。簡直比滿甲板的海蜇還滑!逼渲幸粋人說!跋劝烟葑恿⑵饋,看看上面的氣候如何!
 

  兩個男人把梯子豎起來。在從學校的一個角落繞過時,一陣大風吹來。兩個人拚命掙扎,都扶不住它。梯子搖晃著,眼看就要倒下來。
 

  大家著急地看著梯子,心想它會馬上被摔得粉碎!靶⌒!小心!”有人在叫!叭绻B梯子都架不起來,怎么能把輪子放上去呢?來呀!大家動手。別光瞪眼瞧著。先放下來!慢一點,慢一點!對了!在拐角多風的地方要平著拿。這可不是舉著旗子游行!
 

  這是楊納士!他坐在輪椅上,憑兩只胳膊的力量冒風來了,一面大聲地斥責著每個人。
 

  男人們把梯子放下,然后轉向楊納士;為他們在自己孩子面前挨罵丟了臉,有些生氣了?墒菞罴{士正咧著嘴笑哪!雖然他和風搏斗著,頂風前進,但他卻很得意。他把輪椅轉到人群的前面!霸陉懙厣限k事,你們這些人就像魚一樣無用!彼演喴斡洲D一下,面向屋頂,對大家說!艾F在我們要動腦筋,想辦法。最好還是聽我的!”
 

  “我們現在有監工的了!币粋人說。
 

  “好了,現在把梯子放下來,”楊納士指揮著!耙活^貼墻,把另一頭舉起。在梯子下面,用手一磴一磴地向上移,直到靠墻舉起為止。然后把梯腳拉出來就行了。這樣就不必和風打架了!
 

  “哈,的確不錯!绷硪粋人說。
 

  梯子放好了,大家不由自主地轉向楊納士,聽他指揮。楊納士看看那堆木頭和旁邊的另一把梯子。
 

  “現在把這一個梯子也推到房頂上去。不過先要在第一磴系一條繩子,這樣可以把梯子在房頂的另一頭系穩。再把第二個梯子和第一個用繩子連起來,不然它在房頂上會立刻被風吹走的。你們孩子們,把車輪給我!
 

  等孩子們把車輪滾過來時,他不住地看著校園中那堆木頭!斑@一大堆木頭是干什么用的?”他沖著屋頂叫道。
 

  “支輪子用的。一定得有個架子把輪子支起來,這樣輪子在這個尖屋頂上才能放正!眾W卡的父親解釋說。
 

  “唉!上面是住鸛鳥,不是住大象,”楊納士說!耙牢铱,輪子放得越簡單越好。如果把這一大堆木頭放上去,鸛鳥飛過時,還以為是陷阱,不是窩。不過先放好梯子再說吧!我會把它安排得又舒服,又簡單,又美觀!
 

  “是,老爺,是,老爺,”奧卡的父親說!皸罴{士吩咐,把第二個梯子豎起來!
 

  野洛、奧卡和萊娜把車輪滾到楊納士面前!颁徸幽?”楊納士說!拔以谶@個百寶椅上掛了鋸子的!
 

  “在這兒,”皮爾在后面說!斑有一把錘子。您把它坐住了!
 

  “錘子也要,”楊納士說!鞍彦N子給我!彼闷疱N子把輪子外面的鋼圈敲掉了,根本沒注意到孩子們驚訝的神態。然后,他估計了一下屋頂和屋脊的斜度,開始在木輪邊上鋸成凹進去的V字形。孩子們幫他扶住輪子!翱,鋸兩個深的V字。這樣,輪邊就會正好和屋脊貼緊,”他解釋說!叭缓,把鐵邊套住一部分木輪,這樣也不會遮住凹處。鐵邊也蓋不住整個輪子,反正輪子又不滾動。這樣就好了,鐵邊高起,把輪子變成盆子一樣。鸛鳥造窩是粗心大意的。這樣可以把它們搬采的東西部留在上面!
 

  老師走過來!皸罴{士,您不進屋里來嗎?在屋里一樣可以干活兒,何必坐在風里呢!”
 

  “如果他們坐在風吹的屋頂上干活,我坐在這個地方,就已經非常舒服了!睏罴{士簡短地說。他在全神貫注地拉鋸。
 

  老師知道楊納士不會接受特殊照顧,便不再多說什么。
 

  “我能做些什么事?”他問!按蠹叶荚诿,我好像幫不上!
 

  “喔,我要一個手搖的曲柄鉆頭,鉆頭要長得能夠穿過屋脊!
 

  “我爸爸有曲柄鉆,還有各式各樣的鉆頭,”野洛趕忙說!拔胰ツ!
 

  “野洛把我的差事搶跑了!崩蠋熣f。
 

  “別急,”楊納士說!拔疫要兩條粗一點的鐵棒。要長得能支持整個輪子。你看,我們把屋脊穿兩個洞,把兩條鐵棒插過去,然后架上車輪。我在輪上鋸的V形正好卡在屋脊上。然后,只要用鐵絲在兩條鐵棒上綁住就行了。輪子會又穩,又平,又結實,像座房子?墒,我想不出韶若什么人有兩條這樣的粗鐵棒!
 

  “哈!”老師說!澳覍θ肆。我記得,到鐘樓上打鐘的時候,好像見過幾條這樣的鐵棒。對,我完全可以肯定!
 

  “只要夠長就行!睏罴{士說。
 

  “我去看看。沒有人能搶我這件差事,作為村里的法定打鐘員,只有我才有鑰匙!崩蠋煆囊麓锾统鲆粋又大又舊的鑰匙,舉起給大家看;然后匆匆地走開了。
 

  “幸虧給他找著一件事,”楊納士對萊娜說!笆裁炊伎吹媚敲醋屑,真叫我坐立不安。他跟你們孩子一樣興奮!边@時凹處已經鋸完,現在的工作是把鐵圈套上一半。男孩們和萊娜好不容易把車輪扶穩,讓楊納士套上那緊湊的鐵圈。
 

  野洛拿來了曲柄鉆和所有的鉆頭。幾分鐘以后,老師也帶來了兩條生銹的大鐵棒。楊納士仔細看了看這些鐵棒!翱梢。又粗又結實。長得足夠放輪子。幸虧你記得,”他對老師說!翱峙逻@是韶若唯一沒有用上的鐵棒,也是剛才我擔心找不到的東西。沒有鐵棒,我的妙計再好也沒有用,我就會成為韶若的笑柄了!
 

  野洛爬上梯子,把曲柄鉆等送給在屋頂上的人。老師去找把輪子綁在鐵棒上的粗鐵絲!安荒茏屗e著!睏罴{士對萊娜狡猾地眨眨眼。
 

  輪子終于準備好了。孩子們把它滾到梯子下。男人們把它抬上梯子,野洛的父親正在屋頂上為鐵棒鉆洞。
 

  冒著大風,在屋頂上做這樣的事是很困難的。兩個漁夫騎坐在屋脊上,等輪子一上來,就把它安放在準備好的鐵棒上。忽然一陣狂風夾著冰雹劈頭打來。屋脊上的人不得不俯身趴下,緊緊抓住梯子。遞輪子的人,不得不停下來,在梯子上使勁抓住輪子。雹雨來的快,過去的也快。于是大家又開始工作了。
 

  楊納士密切地注意著一切活動。他是那么專心,好像根本不知道下了這陣雹雨。他不時地向村里那條大街張望。突然,他喊著:“看,大家來看!誰來了?是婦女們!可不是嗎?雨也好,冰雹也好,她們給我們送熱咖啡來了!這簡直像過節一樣。婦女萬歲!”
 

  屋頂上的人停止了工作。大家坐著,望著大街。婦女們簇擁著走過來,保護著熱氣騰騰的咖啡。突然,又來了一陣夾著冰雹的暴風,男人們緊緊攀住屋頂或梯子。
 

  風雹過后,他們又向路上探望!翱匆矝]用,”楊納士叫道,“不把輪子放好就沒熱咖啡,什么也沒有!
 

  “楊納士,你真像個監工頭子,”坐在屋脊上的一個人抱怨道,“就缺一條鞭子!
 

  “用不著鞭子,我有舌頭!睏罴{士回答。
 

  “哈,”皮爾和德克的父親向下叫道!磅忯~咬掉了你的腿,可沒咬掉你的舌頭!
 

  坐在下面的楊納士窘得紅了臉,望著別處。然后從帽沿下看著皮爾的父親,揣摩著這玩笑到底是什么意思。皮爾的父親看見楊納士的神色,向他善意地笑了。楊納士在椅子中放松了,他噓了一口氣!肮,我告訴你,”他慢慢地說,“那條鯊魚開始看中了我的舌頭。還真的好好看了一陣,因為我好好地教訓了它一頓,也許它嫌舌頭太硬,覺得靴子還比較柔軟,就把我靴子拿走了?赡菞l蠢魚怎么知道里面還有我的腿?”
 

  大家都笑了。楊納士靠在椅背上,放心了。他好像在試探,在品嘗這笑聲。他看見在椅旁徘徊的皮爾!昂煤⒆,別以為我不知道,大家聽這個古怪的故事是為我著想。的確對我有好處!”他親切地說!昂玫煤!
 

  屋頂正在安裝車輪。楊納士聚精會神地看著!霸O計的兩鐵棒必須得用上!彼辜钡刈匝宰哉Z,“不然我就名聲掃地,他們會把我趕出韶若!崩蠋熌昧艘话谚F絲匆匆走來。楊納士找了幾條最粗的,讓皮爾送到屋頂上!皼]有你可做的事了!睏罴{士對老師說!皨D女們在教室的爐子上放了熱咖啡。你自己去喝一杯吧!這種天氣,你不習慣活動!
 

  “是,先生!”老師說著,行了個舉手禮,走了。
 

  野洛的父親,整個身體都躺在屋頂的梯子上。他用鐵絲把輪邊和鐵棒緊緊捆住。這是件別扭、干不快、舉著手干的活兒。雨水和刺骨的冷風使他們工作得很慢,四肢都麻木了。坐在屋頂上的兩個人扶著輪子,其中一個人伸了一下發麻的手臂。他疲倦地用手抹了一下臉上的雨水,等再抓輪子時,輪子歪了。
 

  “顏!把輪子扶正,”楊納士說!胞X鳥要的是窩,不是滑梯!”
 

  “知道,”顏沒加思索,就不耐煩地說,“你要以為你能干得更好,你就上來試試!”
 

  大家都驚呆了,看著楊納士。萊娜站在旁邊,把手放在楊納士肩上。但出人所料,楊納士竟十分高興!奥犚姏]有?”他問萊娜,“他忘了我沒有腿。天保佑!事實上該當如此!
 

  顏一直注意著還沒放好的車輪,F在才想起剛才說了什么話。他望著楊納士,不好意思地笑了!皠e上來,”他說!拔也灰愕缴厦鎭戆盐冶认氯。我要你看看,我是跟你一樣的男人!
 

  他沒有道歉,也沒有掩飾。他們對楊納士同樣看待。楊納士彎腰整理著夾住褲腿的夾子。等他抬起頭來時,兩眼發亮!疤毂S!”他咕噥著說。
 

  萊娜把手從楊納士肩上移開。她也不應該把楊納士當孩子看。
 

  “你敢不敢上去試試?”楊納士突然問她!拔覀儜摪演喿釉囼炓幌,你大概有兩個鳥那么重吧!我要看看那輪子能不能撐得住,會不會動搖傾斜。讓幾個人來扶著你!
 

  楊納士也沒把她當成小娃娃!爱斎桓!比R娜堅決地說。
 

  屋頂上,顏扶著萊娜的手,讓她爬上車輪。楊納士在下面指揮著。萊娜沿著輪邊,向顏夠得著的地方走。楊納士留心地注意著這一切!昂!可以下來了!彼f!昂芙Y實。在邊上走的時候車輪動都沒動,F在都下來吧!想著把繩子和梯子帶下來,喝咖啡去!”
 

  萊娜趁著大家拿東西的時候,掙脫了顏的手,獨自爬上了輪軸,拍打著兩只胳膊!拔沂躯X鳥,我是鸛鳥,”她叫道。突然,一陣狂風吹來,嚇得她趕緊伏在輪子上,抓緊車輻,拚命拉住顏伸向她的手,緊緊握住不放。
“什么鸛鳥!”男孩子們譏笑她說!翱茨隳茱w下來!
 

  “顏,下來!把那只鸛鳥夾在胳膊底下帶下來,”楊納士說!笆〉盟w走。我不放心!
 

  真是一次野餐!冒著熱氣的咖啡,還有蛋糕和油炸餅。好一頓宴席!男孩子們和萊娜還有很熱的巧克力牛奶喝。這就是所以成為一次宴席的原因。女王生日那天才有熱巧克力牛奶喝哪!圣誕老人那天也才有油炸餅吃?墒乾F在,油炸餅和巧克力牛奶在同一天都有了!而且這天剩下的時間又不上課!簡直是過節呀!
 

  教室里響著嗡嗡的人聲。楊納士坐在輪椅上,他的聲音比誰都高。大家都高興極了。不顧風雨,冰雹,寒冷,他們終于把輪子放到了屋頂上。這件事把這一天變成了一個節日。
 

  這一天不上課,父親們也都在家,可以玩游戲了。大家都要和父親們玩骨牌。這是大人們圍坐在溫暖的爐旁時,五個男孩和萊娜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喝著熱巧克力牛奶決定的。父親們在家的日子很少。他們要經常出海;就是在家,也總是為漁網,船帆,或船上什么其它事情忙碌著,可是今天,他們幾乎有一整天的時間,能和父親在一起了。風暴使他們有了假日,也給了他們和父親一塊兒游戲、講笑話的機會。
 

  大家都在熱烈地談著話。楊納士更是起勁。他看到了角落里的男孩子們和萊娜!霸趺礃?”他問!斑@像不像過節?”
 

  “熱巧克力和油炸餅!”皮爾興奮地說!翱,楊納士,我們只缺幾顆櫻桃了!
 

  楊納士笑了!跋氤詸烟,你們得到風把它們吹到的地方去找了。大概它們已經飛過了幾個國家,到了德國了。喔,如果你喜歡吃咸的,樹下還有幾顆!比R娜告訴男孩子們,她要請楊納士玩骨牌。雖然楊納士和楊娜沒有孩子,也應該被邀請。大家都熱烈地拍手表示同意,都愿意楊納士到他們的家里去。
 

  “不行,不行,”萊娜說,“是我先想到的!

返回目錄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