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369 >> 兒童文學 >> 校舍上的車輪>>正文
十三、海上漂來的浮物

  風暴又繼續了三天。堤外,海水時起時落,和大風激烈地搏斗著,最后風勝利了。潮水緊貼著堤岸。在退潮中,海水憤怒地一起一伏。大浪翻滾著,仍然想沖上大堤的半腰?耧L在屋頂和村落里呼嘯著,順著屋瓦呼呼地叫著,常常把屋瓦吹下來,掉在地上摔得粉碎。好些窗戶已經被飛來的屋瓦打破。雖然風暴期間,韶若每家窗戶上都裝了百葉窗作保護。
 

  擁擠的小屋中,漁夫們因幾天不能出海逐漸厭煩起來。五天來,所有漁夫都被困在家里──一間起坐間,一個過道,一間廚房。起坐間里好像總是在整理床鋪。柜櫥式高床上的鋪蓋,統統堆在椅子上。漁夫們因為小屋陰暗窄小,加上自己煙草的氣味,還有伴在腳邊的大小孩子,使得他們焦躁不安。
 

  大孩子還可以送到學校去?墒窃趯W校里,據大人們看,他們也好像什么都不做,只是擔心風暴,替鸛鳥發愁。這種局面怎么能讓他們得到學問哪!男人們聽厭了鸛鳥,也玩厭了骨牌。
 

  風暴的第五天,萊娜的父親終于把整堆骨牌從桌上一手推到地上,有兩張竟掉到清出的爐灰盒里!肮桥朴植荒艹,”他生氣了!昂孟裎也皇潜∶,就是陪著大毛孩玩骨牌。骨牌!弄得我睜眼只看見圓點了!”突然他抓起雨衣,跑出門去!拔胰グ汛帐笆帐。明天風暴就過去了。風勢變了!彼纯雌拮,她正在撿掉到熱爐灰里的兩張骨牌!班,我知道我在這兒礙事。我該出海去!
 

  在這同時,很多漁夫好像都在家里呆不住了,人們從不同的小房子大步走了出來。另一些人聽見了,也跟在后面匆匆跑了出來。在堤上,他們在大風中忙碌地整理著漁網和其它船具,雖然在風雨中整理這些東西很費勁!他們工作著,在狂風中互相呼喚。風把這種聲音帶進屋里。聽到這種忙碌聲,使人感到一些安慰。婦女們的呼吸也輕松了些,繼續收拾著亂七八糟的屋子。
 

  “也許明天能開門開窗戶,換換空氣了吧!”萊娜的母親滿懷希望地說!罢l知道,也許還能出太陽!見見太陽多好呀!”
 

  還得等著。漁夫們也要再等上一夜時間。是否像漁夫們所想的,風有了變化,風勢也在逐漸變小,但是大海好像并不知道。海水好像成了習慣,在大堤外不住地翻騰發怒。傍晚時北方吹來的風好像轉了一點兒方向。這點微小變化,只有漁民才能注意到。
 

  漁夫們在堤上一本正經地站在一起查看著風向的變化,觀察著移動的云塊,似乎也在品嘗著大海拋給他們的咸水花。在他們看來,這一切預示著變化──可以出海了。他們準備明天早上出海,不管大海是不是贊同這種變化。他們知道風暴一停,海水也就會平息下來。
 

  幸虧這天是星期四,報紙到來的日子,只有兩頁的密密麻麻鉛印的周報,帶來了全國和別的國家的消息。全韶若的漁夫們只有這一份報。大家傳著看,直到報紙都讀破了,變成一塊塊小紙片。在這個漫長的夜晚沒人玩骨牌!一個人,有報就非看不可。仔細地,每個小字都要看到。但是要快!因為別人還在等著呢!
 

  晚上,男人們大聲念著報。忙碌的妻子和大孩子們可以同時聽見。他們一邊念,一邊看著鐘。因為到了時間,就要傳到別家去。
 

  對孩子們來說,念報真是枯燥。骨牌比較有趣,但是大人們很快對游戲就失去了興趣。
 

  現在沒有事做,只好自己玩骨牌,把它們一張張排起來,像一列士兵,然后把第一張推倒,再看它們依次倒下去。這也算作了一件事。尤其是讓小孩子看了高興,他們不再吵鬧了,不再打攪大人們那十分重要的,幾乎是神圣的讀報了。報上都是國會、部長們的各種活動,還有從陌生的國家來的,有著奇奇怪怪的陌生名字的使者。
 

  奧卡坐著靜聽父親讀報。父親舉起報紙,給母親看了一個奇怪的念不上口的字。奧卡向報紙瞥了一眼。突然,他被“非洲”這個詞吸引住了。好像這個詞從字句中向他跳來。他忘了推倒給弟弟擺的一條骨牌長龍。他念著:
 

  五天來橫掃全國及西歐的激烈風暴,一般認為使來自非洲的鸛鳥群大受損害。風暴來臨時,正是這種候鳥北移的全盛期。飛向海洋的鸛鳥遭此突然襲擊,據猜測已被毀滅。我們荷蘭國內,多數屋頂、谷倉頂及其它舊窠所在之處,今年將會成為空窠。這種情況更具有悲劇性,因為近年來鸛鳥數目開始有所增加。但是據估計,此次風暴將使鸛鳥數目的增加推遲若干年。
 

  奧卡念完,默默地坐著,好像還在推敲那些生硬、沉重的字眼。這真難以相信,但是白紙黑字,證據確鑿。更可怕的是:他父親竟把鸛鳥這條新聞漏掉不念。
 

  “推!”奧卡的弟弟看著桌上的骨牌長龍請求說,“推呀!奧卡!”
 

  奧卡推倒骨牌,從桌后鉆出來說:“我去看看皮爾和德克!
 

  他母親抬起頭,溫和地說:“現在?冒著大風雨?”但她的注意力還在父親所念的新聞上。奧卡迅速穿上外套,沒帶帽子,就沖上了大雨沖洗著的街道。
 

  沒人知道這條消息!所有看過報紙的人家,都把鸛鳥在風雨中毀滅的新聞壓住沒念,這好像使事情更嚴重了。萊娜也來了,和奧卡、德克及皮爾一道,又去看野洛,然后到了艾卡家。大家都應該知道這件事。
 

  可是有什么辦法呢?這是印在報紙上的新聞,怎么能不相信呢?新聞也是事實。他們沒有辦法。天主的意旨送來風暴,把鸛鳥拋進海里,變成魚的食品。他們坐在艾卡家的廚房里,彼此默默無言。
 

  “是不是有些還會飛來呢?”萊娜絕望地說。與其說她在敘述事實,不如說她在肯求他們同意。
 

  “是呀!也許它們會飛到以前的老家去。你記得楊納士說的,只有去年生的那些鸛鳥才會找我們學校這種新的地方造窩。而且楊納士星期日在教堂里告訴我們,年輕的鸛鳥在繼續飛來。而這些也就是被吹到海里去的那批!
 

  “楊納士知道不知道這件事?老師呢?”
 

  “喔,老師會知道的!
 

  “也許我們應該告訴楊納士……我們去告訴他吧!”
 

  “大家都去嗎?”野洛懷疑地說!拔覀兯械娜?可我們從來沒去過!
 

  他們得做件事才成,不能老是坐著發愁。
 

  楊娜來開門了,孩子們站在外面風雨中等著!罢埬嬖V楊納士好嗎?所有的鸛鳥都被吹下來了!”皮爾嚴肅地說。
 

  “是那些孩子嗎?”楊納士在里面喊!皫麄冞M來吧!我正在想,看了那段新聞,他們會來的!
 

  他們排成一隊走了進來。男孩子們摘下帽子,忙著解開外套的扣子。這樣,萊娜就先跟著楊娜走到廚房里。楊納士正坐在那里喝巧克力牛奶!扒煽肆εD汤镌偌狱c水,大家都來喝一杯!”他對楊娜說。
 

  楊納士還開玩笑!看了那種壞消息,他還有心開玩笑?喝巧克力牛奶!孩子們,甚至連皮爾,都沒話可說了。
 

  “楊納士,您看見報上說的了嗎?”萊娜問。她的聲音有些發抖。
 

  楊納士嚴肅起來了!翱戳藳]有?當然看了!而且看了許多遍,都能背出來了?墒呛⒆觽,你們別信以為真!那個混身油墨的人,坐在阿姆斯特丹的一個什么地窖里,四面都是摩天大樓,連一尺見方的天都看不到,他能知道什么鸛鳥?”
 

  楊納士不屑地吸了口氣!霸趺礃,我跟你們打賭,他連鸛鳥和公雞都分不清。想想看,鸛鳥從不飛到城里去?墒撬孟袷裁炊级!還知道鸛鳥都在海里淹死了!風暴來的時候,他坐船出海去了?他看見鸛鳥都掉在海里了?他看見鸛鳥的尸體都沖到堤上來了嗎?”
 

  “當然沒有!”楊納士生氣地自己回答!八幸煌坝湍鉀Q,而且還要填滿一張報紙。報上還有一塊空白,于是他就把什么鸛鳥新聞填了進去。他什么都想得出來。一般認為。據猜測。據估計!”他諷刺地引用著報上的字眼。
 

  “誰認為?誰估計?印報的人!好叫韶若的孩子們著急!”楊納士生氣地說。他看著孩子們又看看自己的大手。楊納士想,如果那個可恨的印報人在這兒的話,他和他的脖子就都好受不了。
 

  “你們有人看見鸛鳥的尸體沖到堤上來了么?”楊納士問。
 

  “沒有,”萊娜說,“我們也沒有去看!
 

  這個回答太糟糕了。楊納士好像把她看成了那個可恨的印報人!稗k報的!油墨!黑字!”楊納士哼著鼻子說!奥犞!那些鸛鳥,每年要旅行兩次。想想,如果那個辦報的從地窖里出來,冒著風暴坐船出海,離堤不到十尺他就會沉下海去?墒悄銈兊母赣H不會沉。對不對?他們會安全回來,因為他們是內行。鸛鳥呢?也是內行。當然,也許有少數會掉下海;可是鸛鳥并不是聽天由命,讓自己掉到海里作魚餌。它們也很聰明,不會讓風暴把它們困在水上。早在風暴來臨前,它們骨頭里就感覺到了。根本用不著念什么報紙新聞!
 

  楊納士把鸛鳥的智慧和報紙的愚蠢作了強烈的對比,聽來像是真的。楊娜正傳遞著一杯杯熱巧克力,楊納士這才安靜下來!安痪镁椭懒。風暴會使它們幾天不能活動。把它們吹散到各處?墒窃龠^幾天,天空就可以找到鸛鳥了。它們三三兩兩地飛來,而不是一群群的。因為它們被風吹散了,但決不會吹到海里去。也許除了幾只傻氣、年輕的,第一次上路會遇難,可大家都會到家!
 

  “可是,楊納士,您星期日說的那些年輕的鸛鳥,正是我們韶若需要的!币奥褰辜钡卣f,“您說,年輕的鸛鳥才會找韶若這種新地方,老的只會回到老地方去!
 

  “正是這樣,你這傻瓜!睏罴{士不耐煩地大叫道,“你看不見嗎?風暴倒是幫了我們的忙,它把鸛鳥吹得到處都是。那些本來要去德國的,會到我們荷蘭來。他們已經耽擱了一星期,所以不能再飛到幾百里以外的老地方去了,只好將就些,在第一個看到的輪子上住下來!
 

  孩子們充滿希望地望著楊納士,一邊喝著熱巧克力。他說得那么肯定,比報上印的都肯定。而楊納士也不住在地窖里,他坐在輪椅上,多年來不做別的,只看鳥。楊納士以前是個漁夫,所以他也了解海和風暴。
 

  “這些天,風一直從海上吹來,”艾卡慢慢地說,“即使鸛鳥在海上,也會被吹上陸地來的,對不對,楊納士?”艾卡想到了這點。
 

  這時好像巧克力牛奶的滋味也變得好多了。真是好喝呀!楊納士喝了一大口!斑@才像話,”他對艾卡說,“就是這樣,這才是按道理推測,不光是印了黑字的報紙!话阏J為’,‘據猜測’,‘據估計’!”他又生起氣來。從鼻子里呼出來的粗氣吹在杯里,竟吹出泡泡來。
 

  “女主人,巧克力牛奶里再加碗水,”他對楊娜說!拔覀兇蠹叶荚僖槐舶采;鞄蠹!”
 

  廚房里的空氣突然變得又舒服又自在了。楊娜在爐旁說了句笑話,大家都笑了。孩子們你看我、我看你,一面喝著巧克力牛奶。喔!害怕擔心之后,能和楊納士坐在一起,真舒服。
 

  楊納士等大家喝完巧克力牛奶!艾F在,”他說,“我要你們到起坐間來看看!
 

  “喔,楊納士,不要!”楊娜反對道!八麄儠趺聪?”
 

  “他們是孩子!睏罴{士說,“不是啰啰嗦嗦的主婦。來!都進來!”大家一個個走進楊納士的起坐間。艾卡的車輪放在桌上!除了沉進運河的鐵圈,那輪子已經一片片拼湊在一起了。地板上滿是發銹的馬口鐵片、木片和木屑。這間屋里亂糟糟的,但這些大吃一驚的孩子們眼睛只是盯著桌上的舊輪子。楊納士用一片片銹錫皮包在木輪圈的外面。整個輪子已經用膠水和釘子拼湊起來了。車輻也都安裝好了,車軸在屋子中間的桌上高高立著。
 

  “你們覺得怎么樣?”楊納士驕傲地說!澳銈兿,我要認為鸛鳥不會來,我會費那么大勁兒嗎?我把櫻桃樹上的繩子扯掉了,把上面所有的錫罐子都用了。用這些長滿銹的錫皮包住木輪邊,這樣就不會亮晶晶地把鸛鳥嚇走了。再包幾塊錫皮,釘幾個釘子,過一夜,膠水干了,就可以上楊納士的屋頂了。這當然是說,艾卡,如果你同意的話!
 

  “喔,天哪!”艾卡說。
 

  萊娜的雙眼亮起來了!斑@就是老師說的,只要我們動手開個頭?船F在,第二個屋頂馬上也要有輪子了。誰知道?也許有一天韶若每家屋頂都會有輪子的!
 

  “而且有樹,”奧卡說!拔覀円卜N樹!
 

  “可是哪里還找得著輪子?”野洛說!翱刹灰液脦啄暄!”
 

  “好幾年?不!”楊納士說!拔以缇拖氲搅,孩子們,我們可以自己造輪子。我只需要木材,而每次風暴之后大海會帶來一些木材!
 

  “對了,楊納士!逼柛吲d地說!拔覀兇蠹已氐倘フ,甚至可以從這里找到特納。杜瓦公公散步時要是看見了,可以告訴我們,我們再去搬!
 

  “我把它們造成輪子樣的東西!睏罴{士答應說!爸灰邢褫喿由宪囕椖菢拥臋M木,鸛鳥能造窩,就行了。要結實一點,能經得住一對鸛鳥。他們并不挑剔。只要木材和錫皮就夠了。這也給我點事做!
 

  “喔,這次風暴以后,會有各式各樣的木頭漂來!卑ㄕf!拔覀儠涯脑鹤佣褲M。楊納士,您要放在哪里,我們給您搬!彼d高采烈地說著。
 

  “可別打我起坐間的主意!睏钅仍陂T口說!百u完面包回來,收拾都來不及,你可不能把我起坐間變成造輪廠,堆滿又濕又臟、海上漂來的破爛兒!
 

  “院子里的小棚子可以作工廠!睏罴{士立刻決定。
 

  “哈,我們需要搞一個‘韶若車輪及鸛鳥會社造輪廠’之類的招牌!
 

  “韶若車輪及鸛鳥會社!比R娜叫道,“楊納士,太好了!這包括我們大家。就這么辦好了。再有輪子的話,放在西博婆婆第三的房頂上,再一個放在杜瓦公公家。以后的我們再抓鬮決定。楊納士作會長,老師作副會長,然后……”
 

  “夠了,”楊娜說!艾F在我作副會長,宣布散會。不然你們的母親會以為深更半夜,你們被風暴卷走了。開步走!也紿我點時間把這間屋子整理一下。
 

  “看來,這件事我們沒有表決權,”楊納士說!巴戆,孩子們!
 

  “晚安,楊納士!”
 

  大家興奮地思索著,“韶若車輪及鸛鳥會社”的會員們順從地一個接著一個走出了楊納士的家。

返回目錄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