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369 >> 兒童文學 >> 女生賈梅>>正文
十、熒屏小姐
   
據不完全統計,我們初一(2)班二十個女生中有十四個偷偷地做過明星夢,漂亮的想當影星,嗓音出眾的想當歌星,還有想當笑星、健美明星的。這其實并不可笑,人各有志嘛。

——摘自賈梅日記

   賈梅從進初中的第一天起,就發誓要做個與眾不同的人物,先是想當居里夫人式的女科學家,可她的數理化成績平平,何況聽化學老師說,居里夫人每天要連續工作十七八個小時,惜時如金,根本不可能在星期天逛商店看電影,所以賈梅很快就轉了方向,立志做三毛這樣的紅極一時的作家,時不時去歐洲或是撒哈拉大沙漠兜一大圈,可惜她寫作文錯別字連篇,教語文的柳老師常常在她作文后面說她行文枯燥,缺少文采,時間一長,她的第二個志向也就自生自滅了。

   如今,賈梅一心想上熒屏,她是學校藝術團的臺柱,能歌善舞,離真正的熒屏紅星才差個一二級臺階。況且,她有些演藝經驗,有一回,被電視臺一個姓胡的導演選去拍過一個紀錄片,雖然是當群眾演員,有兩個一閃而過的鏡頭,可中國十億多人口,有這機會的能有多少?

   姓胡的導演是學校藝術團邢老師的同學,聽邢老師說,胡導是個名導演,全國的影視界的名導演都同她是朋友。賈梅想到自己曾在這個大導演的片子里露過臉,就忍不住熱血沸騰,覺得基本上已踩進了影視圈?墒琴Z梅的孿生哥哥賈里卻說要趁熱打鐵,慫恿賈梅一周至少給胡導寄五封信,這樣胡導會給她寄片約的,要么給她推薦到別的劇組去。賈梅本來就怕寫信,一周五封信要寫得封封不一樣,還要打動對方,恐怕要苦練十年才能達到這種水平,所以就把寫信的事擱下了。

   賈里很生氣,說沒有火燒火燎的勁頭,休想成為熒屏明星。

   賈梅把這話說給好友林曉梅聽。林曉梅也想盡快成為大紅大紫的熒屏明星。她說現在社會上美女如林,要打入電視圈不但要有熱情還要有智慧,機會一到就要先行一步。

   機會終于向賈梅微笑了。

   周六中午,林曉梅神秘兮兮地對賈梅說:"下午沒課,我們逛街去吧!"

   對于逛街,賈梅是百逛不厭,特別愛出入食品店,凡是零食她都喜歡,不論甜酸苦辣,像泰國話梅、嘉應子、辣肉條,甚至怪里怪氣的酒糟蛋她都覺得極有滋味,倒是林曉梅不怎么樂于逛街,覺得除了文具店書店,進別的店都有些俗氣,不夠清高。

   當天下午,林曉梅領著賈梅走大街穿小巷差不多走了一小時。賈梅問她是不是要逛出上海版圖,她笑而不答,只說昨天看過報紙了,電視臺要開拍一部反映中學生生活的連續劇,暫定名為《上海少女》,三十多集吶,劇組近日起開始籌備組建?傊,她一路就談這些題外話,滔滔不絕。賈梅幾次想提議進路邊的食品店,都沒找到插話的機會。

   終干,林曉梅在一個路口站住了,賈梅前后左右一看,附近并沒有什么商店,不由納悶地問:"到這兒逛什么街?"

   林曉梅用嘴朝對面指指,說:"看,多神圣的地方!"

   賈梅看看,原來那是個影視界聯誼會,就問:"那里面有商場嗎?"

   "你呀你,光想商場,這兒是導演、制片人經常出入的地方,你不想想,說不定《上海少女》的導演也在里頭呢。"林曉梅說。

   "那,即使他出來,我們也認不出他來。"

   "可他能看見我們。"林曉梅口氣堅決地說,"記得林青霞是怎么成為影星的嗎?她念中學時就被星探發現了。向梅也是這樣的。我們在這兒,只要有星探走過,也許會邀請我們演'上海少女'的。"

   賈梅聽后覺得林曉梅說得極有道理,就極有耐心地在路口等星探出來。從聯誼會進進出出的人不少,可沒有人朝這兩個女孩打量,也沒有特別像星探的人出現,按說有這種職業敏感性的人是不會同有藝術才華的女孩擦肩而過的。

   站了大約有二十分鐘了,賈梅有些乏了,正巧瞥見不遠處有一家食品店,就說:"去那兒喝點飲料吧,累死了。"

   林曉梅說:"你連這點毅力都沒有,怎么能當演員?演員拍戲,一個動作都得做無數遍,苦極了。"

   為了表示決心,林曉梅干脆從包里取出本《當代影視明星成功之路》讀起來,讀幾頁,抬起頭四周看看,大概是為了讓星探看清她美麗的雙眸。

   賈梅只能獨自去那家食品店買飲料,她先買了一瓶酸奶,邊用麥稈吸著邊湊到蜜餞柜去看。那兒在賣一種五香杏肉,包裝袋五光十色,原價二元一袋,現買一送一。買便宜貨是最合算的,得了便宜還不用對任何人道謝。所以賈梅毫無猶豫地買下兩包。

   出了店門,她正想拆開袋子,忽然有人叫了她一聲,頭一抬,原來是胡導,她很遠就認出了賈梅。賈梅一下子紅了臉,怕胡導看出她是來等星探的,可胡導只是笑著,說她長成大姑娘了,然后就揚起手說正忙著拍片,以后再聊。

   等林曉梅急匆匆地趕到時,胡導已經騎著車走遠了。林曉梅說:"我看她從俱樂部出來的,你沒問她《上海少女》的事?她說不定有最新消息。"

   賈梅搖搖頭:"沒來得及問呢!"

   林曉梅氣壞了,說:"機會又從身邊溜走了!"

   機會這事怎么說呢,失去了打聽劇組的機會,可抓住了買價廉物美的杏肉的機會。賈梅把杏肉拆開請客,可兩個人嚼了幾口,不約而同地把它吐了出來,林曉梅大叫:"一股怪味,"打開袋子一看,天,那杏肉上出了霉點,味不怪才奇呢!

   好在沒走遠,賈梅踅回去找那營業員,不料,那人臉上笑瞇瞇地說:"這是特價商品,便宜沒好貨,我們不退不換的。"

   "那……"賈梅一時語塞,"真不講理!"

   "要講理,找經理去。"營業員隨口說道,"不過,經理調走了,新經理要明天才上任。"

   賈梅多么盼望伶牙俐齒的林曉梅來助她一臂之力,可那未來的影星卻不愿踏進食品店,遠遠地朝著俱樂部眺望。賈梅只能牢記那家食品店的店名,發誓一輩子不再光顧。

   本來買杏肉的事已經一筆勾銷了,可偏偏那天晚上電視里又放了一條消息,提到要保護消費者權益,讓賈梅覺得電視臺像親人一樣支持她。第二天正逢星期天,有足夠的時間想那冷遇。賈梅越想越氣,決定給那家食品店寫封批評信。寫這種信不需要什么形容詞和文采,也不用考慮能打多少分,反正把事情經過談清楚就行。這種不需要咬文嚼字的信寫起來心情舒暢,賈梅越寫越起勁,居然一口氣寫了三大張紙;出了口氣,然后封好信把它扔進信筒,回來時,她差不多已忘掉這杏肉了,她根本沒料到這事還有個續曲。

   大約是三天之后,那天賈梅在學校練形體很晚回家,推開門,賈里就神色慌張地問道:"賈梅,你得罪過一個食品店經理沒有?"

   賈梅這才記起寫過一封批評信,那上面用了三個"豈有此理"。

   "這下好了。"賈里說,"今天下午有個經理來找你,臉鐵青著,幸虧我靈活機動,說這兒沒有叫賈梅的,才把他打發走。"

   賈梅又生氣了:"我寫的都是事實,怕他什么?"

   可賈里堅持說:"你想得罪這種人,事先得練好氣功,萬一他又罵又吵,就能拿出殺手锏對付他。"

   賈梅讓他說得一愣一愣的,賈里最近正在猛看武俠小說,思路也總往那頭靠,說話間時不時還來個空手道或擒拿術的動作。

   第二天放學,賈梅沒進家門就被人攔住了,那兩個人中一個是那天說話刺耳卻臉上笑瞇瞇的營業員,另一個據說是新經理,反正有點當官的架子,說話條理清楚,臉卻沒有表情。

   "經理想跟你這消費者談談心。"營業員說,笑瞇瞇的,讓人想起他的刺耳話覺得像做夢,仿佛是記憶出了毛病。

   新經理走前一步,說;"我們店只有創出牌子,童叟無欺,才能成為名特店,所以我們來找你聽意見。"

   賈梅見對方這樣誠懇,倒也有點受寵若驚,說現在這樣就沒意見了。臨走時,經理特意摸出一本精裝記事本送給賈梅,表揚她關心他們的店,還說過些天再請她去店里開座談會,反正這一連串的安排讓賈梅好不感動,人家走時,她大叫:"下次見。"像對待親朋好友似的。

   有了那個漂亮的記事本后,賈梅每天都在那本子上記幾筆,否則就有點對不住那個本子?山,記不出新花樣,寫來寫去就是"林曉梅又去等星探了。"要么就是"胡導會不會力薦我去拍片?"

   星期日中午,賈梅正對著記事本苦思冥想。突然,賈里捏著一封信跳進來叫道,"賈梅,是不是胡導來信了?"

   信封下標著本市胡緘,信中只有一行字:

   賈梅同學:

   下周日下午一時請到影視界聯誼會門口集合,請注意衣著整潔,因為要拍電視。

   老胡

   "不是她又是誰呢?我不認識別的姓胡的。"賈梅說。

   "甲級!"賈里大叫,"請記住今天,這是一個偉大的日子。"

   賈梅只會笑,笑久了,咬肌那兒都疼,反復說:"當明星這么容易!"

   第二天,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賈梅交了好運了,林曉梅猜測賈梅肯定要出演《上海少女》的一號主角,說不定星期日就是新聞發布會;邢老師也為自己的得意門生打入影視圈高興,她乘興打個電話給胡導表示感謝,可胡導出差去了,周六晚上才回來。

   "這就對了,"林曉梅說,"她周六趕回來是為了周日參加發布會。"

   大家都覺得合情合理,只有賈梅的爸爸覺得有點玄,說電視臺也該通知家長,但因為沒人響應,他又有稿子要趕,就忙自己的去了。

   星期日,為賈梅送行的至少有一個小分隊,林曉梅猜測賈梅可能當晚就要住到攝制組去,賈里則跑前跑后叮囑賈梅很好地學藝,十年內不準擺明星架子。賈梅被眾人眾星捧月,腦子里空空的,走路都像騰云駕霧,有點像做夢,心吊著。

   到了俱樂部門口,左等右等不見胡導,卻見那個食品店的經理匆匆走來,說:"你很準時,電視臺記者一會就來采訪。"

   "采訪什么?"賈梅叫道。

   那經理難得一笑,說:"我們店尊重消費者,特別是對一個學生的反映處理得認真仔細,電視臺想采訪。"

   賈里叫道:"信是你寫的?你姓胡?"

   經理對賈梅說:"上次我沒說我姓胡嗎?"

   也許他是說過的,但對一些零里零碎的不該記的事,賈梅一向是不上心的;因此只記得他是經理,不怎么笑。

   林曉梅大叫冤枉,她給賈梅設計了五個小品,另外還寫了一封厚厚的自薦書讓賈梅交給胡導,為弄這些,她三天只睡了十小時,比賈梅更苦。

   面對攝像機,賈梅感覺所有的藝術細胞都像昏過去了,連說話都結結巴巴,燈光奇亮,令她不停地想眨眼睛,想著當熒屏明星半輩子得在熒光燈下度過,也真不容易。返工了幾次,導演才說:"算了!"

   賈梅獨自回到家,那送行的人全都撤退光了。她一頭扎在床上,累極了,前幾夜都想著出小品上鏡頭,做夢都在背臺詞,現在一顆心放下來,香甜地睡著了。直到新聞節目開始,爸爸把她叫醒。

   那檔節目開始了,先是那經理出場,他笑得像另外一個人,節目是表彰那家食品店的,說他們對一個中學生的來信如何重視,鏡頭在店堂搖過時,賈梅尖叫道:"那杏肉還在賣!"

   果然,那花花綠綠的杏肉袋和買一送一的大廣告,還在那兒招搖過市。

   后來,鏡頭一搖,閃出賈梅來,她的臉部表情僵得要命,盡管一閃而過,可賈里還是大叫:"慘不忍睹。"賈梅坐著,只感到難堪得要命,好像不僅是為自己的形象,還多了種從未有的沉重。

   第二天,所有的熟人都說在電視里見到了賈梅,想想也是,電視有衛星轉播,沒準全世界的人都對這個說話打顫的女孩有印象了。學校的同學干脆管賈梅叫"熒屏小姐",因為她是校內第一個在電視露臉的。他們大都是外行,只曉得上電視就是極大的光彩;假若胡導看了這段新聞,一定會為她的臨場發揮皺眉頭的。后來賈梅一直沒收到胡導的片約,因此她猜想胡導十有八九看到了這一幕。

   既然當熒屏紅星的計劃落了空,賈梅就不多想了,沒有再煞費苦心去等待星探。電視播出的第二天,她給食品店的胡經理寫了一封新的批評信,憤怒地指出他不該再賣偽劣產品,信中用了近十個"豈有此理",這次胡經理沒上門,也沒寄條子來,就讓賈梅的信石沉大海。隔了一周,賈梅偷偷地去那食品店張望,發現那杏肉不見了,不知是推銷光了還是銷毀了。

   從那天起,別人再叫她"熒屏小姐",她才不面紅耳赤了。只是她已不在乎何時再上熒屏了,因為這兩封批評信使她突然發覺自己擅長寫這一類的東西,而且幾乎每天都能寫出一兩篇來,篇篇都有突破,所以她正同林曉梅商議創辦一份專登批評文章的內部小報,如果辦成,這可能是全世界第一張別出心裁的報紙。

返回目錄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