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369 >> 兒童文學 >> 女生賈梅>>正文
十二、兩個teacher
   
班里曾流行過用電影名串起來的"醒世名言",其中有兩條簡直妙極了,一條是:走進學校--《誤入虎穴》;另一條是:班主任來了--《這里的黎明靜悄悄》,可自從teacher陳接管我們班后,這兩條名言就被束之高閣了。

——摘自賈梅日記

   賈梅班正宗的班主任姓柳,名麗娜,聽起來像是一個文弱苗條,富有浪漫情懷的小姑娘。其實柳老師是個中年人,很精干,眼睛咄咄逼人。聽說她的教齡長得說出來嚇人一跳,而且她帶的班絕對樣樣領先,她教過的學生現在有的在司法部,有的進了什么世界組織,最最一般化的一個,是在火葬場做副場長,總之,不存在平庸之輩。

   柳老師從第一堂課起就讓所有心存幻想的同學覺得鉆不進空子,因為她狠狠批評了遲到一分鐘的邱士力,說他散漫,目中無老師;又對另一個尖子生提出警告,說驕傲是進步的大敵,因為他在老師訓話時,瞥了一眼窗外的景色。

   那兩個都是男生,而且自稱什么也不在乎,特別是邱士力,是個硬派男士,可這劈頭蓋臉的批評,弄得他一怔一怔的。教室內鴉雀無聲,"這里的黎明靜悄悄"的說法出典就在那兒。

   第二堂課下課,邱士力在議論班里的氣氛有點像集中營,大家全笑起來。林曉梅說是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她問賈梅是不是,賈梅毫不猶豫地點點頭,說都不是小孩了,何必話說得那么重?傻诙谜n,柳老師就用了一刻鐘談了嚴格要求的必要性,而且她顯然已在學校中找好了"內線",對下課后的議論了如指掌,特別強調說,有個別女生想挑撥離間,煽動同學對老師的不滿。

   柳老師雖沒點名,但她的口氣已把賈梅傷得厲害,再看到柳老師,總有種惶惶然的感覺。她一向隨和,這么吃重的指責讓她感到沮喪,其實只要老師瞧她一眼,她就會知道不該背后議論,但柳老師喜歡把事情推到極限。

   那之后,再談班內的事,賈梅都先要東張西望一番,然后壓低嗓門,豎起耳朵,像白色恐怖下的地下黨串聯?杉词谷绱,還是擺脫不了挨批評的命運。

   一天,賈梅聽廣播,得知電視劇《上海少女》已經開拍,雖然早知當女主角無望,可明明白白知道此事今世無緣,心還是猛一下沉下去,想找林曉梅聊,不料這天林曉梅是踩著上課鈴到的。第一節是作文課,寫一份公函,所以賈梅就悄悄地傳了張紙條給林曉梅,哪料到柳老師目光敏銳得像有特異功能,說:"可以讓我欣賞一下嗎?"

   剎那間,賈梅已意識到自己有些過分,假如柳老師認認真真批評她一通,她肯定不喊冤枉。偏偏她就慢條斯理地挖苦個沒完,羞得兩個女孩無地自容。賈梅一向容易落淚,照賈里的說法是"淚腺豐富",所以當即就紅了眼圈;林曉梅不一樣,她的外號是"冰雪女王",簡稱"冰雪",平素以不露真情自豪,這次卻撲在課桌上連連嘆氣;賈梅以為她是為當不成領銜主角而悲傷,下課后特意勸她幾句,不料她脫口而出,說,走進學校--《誤入虎穴》。

   這個說法一經發明就流行開了,后來為了隱蔽就簡化為"虎穴",接著,與此有關的話都成了暗語,什么"狼窩"、"豹穴",全會引起大家會意的一笑。再后來,這說法也沒有什么針對性,只是一種心境的體現。沒人再說柳老師太嚴厲,仿佛大家已經習慣了,況且如今老師的威信已樹在那兒,她不再每堂課前訓話了。

   賈梅自己沒什么理論,她的觀點大多是從賈里那兒來,賈里最著名的話是:女老師對女生嚴格,男老師對男生嚴格。賈梅用這觀點去套,發覺柳老師倒不這樣,遇上學校大掃除,她總是讓女生換換水、遞遞抹布,而大聲指揮男生干這干那。這時,女生就能享受有權威性老師的優越性了。

   柳老師最讓學生們五體投地的是對班級榮譽的重視。比如秋季運動會,誰去哪一項參賽,乒乓雙打哪兩個人搭檔,都由她精心研究后指定,結果,田徑賽中邱士力的短跑成績算錯了,柳老師親自去那兒交涉,撿回一個第二名。后來算總分時,2班屈指第四名,柳老師漲紅了臉,像個發急的小姑娘,這讓全體學生覺得有愧于她。

   日子這么一天天過去,誰也沒想到柳老師會病倒。柳老師缺席的第一天,大家都在走廊里走來走去,站定不了,無法平靜,就像天下即將大亂一樣。

   新任班主任姓陳,年齡不詳,據說他剛從其它學校調來沒幾天。他雖是個男老師,身高和嗓門都在柳老師之上,但不怎么發揮優勢。他的臉長長的,不知神態溫和的緣故還是說話怕驚動別人的原因,反正總有點像一匹任勞任怨的馬。也不知道他是何方人氏,說話口音有點輕,把人說得像"銀"。

   第一堂課,大家等著他談班規,或是指出幾條注意事項,但他沒說這個,只是結合課文談了鳥類的遷徙,還有人的尾骨什么的。聽到他說"銀",底下有些小小的轟動,他也不惱,只說:"這個嘛,我咬這個字咬不準,誰能下課后給我正一正音?"課上到一半,衛生老師來敲門布置下午的包干區大掃除。衛生老師是個高音喇叭,說話動不動用大會發言的音量,她說完陳老師就對大家說:"都聽清了吧?這個嘛,我就不重復了。"直到上最后一堂課,他都沒再提大掃除三個字。

   放學時,大家議論紛紛:究竟下午還掃不掃除?都亂套了,也沒分組,也沒講獎罰辦法,換了柳老師,會布置許多臨時條例,讓每一個學生都運轉起來。大家似乎非這樣不可。于是,有幾個學生就追在陳老師身后問:"下午怎么個掃法?"

   陳老師說:"這個嘛,你們定。"

   他說話含蓄,軟弱,好像天生是個模棱兩可的人。后來,邱士力率先推開辦公室門問:"我下午有事,能不能請假?"

   他依舊不快刀斬亂麻,只說:"你考慮決定吧。"

   "他給了我一張奴隸解放證書。"邱士力興奮地說,"這老師好說話,別錯失良機。"

   這下,保守些說,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懶漢都跑到辦公室請假,有的捂著肚子,作痛苦狀;有的腿一瘸一瘸地在陳老師面前倒抽冷氣。那個宇宙更是高明,說下午要參加他祖父的追悼會,可除了陳老師,所有的人都清楚,那老先生半年前就壽終正寢了。據說陳老師都不抬頭,一律回答道:"這個嘛,你考慮決定吧。"

   賈梅看了氣得不行,說:"陳老師在忙什么?他怎么不制止他們?"

   宇宙興奮得很,說:"他正在吃飯,你猜吃什么?吃干的方便面,嗨,他可真特別。"

   林曉梅悶悶不樂,說:"搞什么?我們也請假去,真沒勁,碰上一個只愛吃方便面的老師。"可話雖那么說,行動卻慢了一拍,因為她不愿說謊,怕毀了自己的形象,她認定自己將來要寫回憶錄的。

   當天下午,陳老師提著水桶準時來參加大掃除,大家聽見他問勞動委員:"我擦窗子如何?我個子高。"

   勞動委員點點頭,他就攀著高擦起來。大家不能傻站著,也各自挑了些活干起來,勞動委員這才像醒過來似的說:"這倒也好,來的都是自覺的,說不定比原先干得好了呢!"

   林曉梅說:"陳老師,得想個辦法,否則缺席的會越來越多。"

   "這個嘛,大家出點子,最后由勞動委員定奪。"陳老師說,"這是我的建議,采納與否,由你們定。"

   "烏拉!"女生們大叫道。

   "甲級!"男生們也拍起手來。

   很快,大家就湊出一條妙計,下次大掃除由今天請假的同學承包,再有請假的,承包再后一次的大掃除。勞動委員當場就讓大家表決,結果全票通過。

   陳老師爬在門框上高高地舉起胳膊,說:"這兒也有個'銀'表示同意。"

   大家全都舉起手,愉快地大笑道:"這兒也有個'銀'表示同意。"

   隔了一周,包干區又要大掃除了,衛生委員搶先一步公布了補勞動同學的名單。那些人仍吵著頭痛腳痛,要請假;宇宙又別出心裁說他的祖母在醫院輸氧氣,他忘記二天前他還說祖母生下他爸就難產死了?傻搅讼挛,他們卻一個不漏全到了,誰愿意當傻瓜,獨自一人承包下次的大掃除呢?要知道,這幾個都是班里精出名的人杰。

   林曉梅伏在賈梅肩上,說:"陳老師真瀟灑。"她已經忘記她親口說過他只曉得猛吃方便面。將來寫回憶錄,看來她也不會提這個嚴重的判斷失誤。

   陳老師后來在班會上提出,班級工作由學生自治,他說他重點抓"傳道、授業、解惑"。據字宙的不完全統計,說陳老師每天至少要批評十二位同學,只是他的批評像一陣微風,比如,有一陣賈梅愛寫小蟲一樣的小字,陳老師就在她作業簿后寫:請附帶放大鏡。又過了一陣,賈梅的字雖寫大了,可一律向右斜,陳老師就寫上;"能否向左看齊?"

   賈梅印象最深的是陳老師評點她和林曉梅的作文。賈梅和林曉梅是好得難舍難分的朋友,可林曉梅是個才女,據說她三歲就發表了一首詩,當然,她的作文也是第一流的。一天,陳老師在作文課上評點了才女的作文,記得一開始就文筆優美:"天上下著牛毛細雨,潤濕了田間窄窄的小道。"陳老師評點說林曉梅的作文用詞貼切。精致,一個"牛毛細雨"外加一個"潤濕"整個意境就脫穎而出。接著,陳老師又念了賈梅的作文:"那是個雨天,鵝毛大雨落個不!"他沒念完,笑聲就響起來,大家七嘴八舌說:"鵝毛大雨是怎么個下法?"

   "還不如鴨絨大雨呢。"邱士力又說怪話。

   大家盡情地笑,前排的同學還回頭來看賈梅的表情,賈梅的心撲撲亂跳,真是想跳起來奔出去。等大家笑夠了,忽然發現陳老師一臉沉重。

   "同學們,我不過是想通過對比說明哪一種描寫出色。并不是嘲諷某個銀(人),假如你們只能從我這兒學到一件東西,我情愿你們學會尊重銀(人)……"

   剎那間,教室里又是"這里的黎明靜悄悄",而且靜了好久好久。賈梅看見林曉梅絆紅著臉,飛快地記錄著什么,她這才意識到,連冰雪女王也被感動了。

   陳老師的離開與他的到來一樣倉促。上早自習時,他還向文體委員建議成立個象棋興趣小組,可第一堂課上課鈴響時,夾著講義走進教室的卻是柳老師。

   "從今天起一切又可以走上正軌了。"柳老師說,"我正在研究秋季運動會的出場陣容。"她環視著四周,忽然發現了某種異樣的氣氛,"發生了什么?"

   沒人回答,仿佛什么也沒發生,又仿佛經歷了千變萬化。這堂課下課,體育委員在墻上貼出了成立象棋、乒乓、田徑興趣小組的倡導書,另外還寫了希望大家根據自己特長踴躍報名參加秋季運動會,有二十八位同學在倡導書下端簽名,不多不少,正好占全班人數的五分之四。

   賈梅很想給柳麗娜老師寫封推心置腹的信,但她只擅長寫批評信,寫別的信就感到措詞困難,所以那一陣,她很想找一個寫信滔滔不絕的人,拜那人為師。

返回目錄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