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369 >> 其它閱讀 >> 百家講壇 >> 毛佩琦明十七帝疑案>>正文
明十七帝疑案 (十)朱棣直搗南京之謎
上回我們講到,官軍在真定之役當中遭到了失敗,朝廷一片大嘩,怎么對付燕王?耿炳文老將已經不能夠再帶兵打仗了,被撤換了,由齊泰、黃子澄這些人推薦了一位新的統帥,這個統帥是誰呢?曹國公李景隆。

  李景隆是什么人?“公”是非常高的地位。他的父親是李文忠,李文忠又是誰?李文忠是朱元璋的姐姐的孩子,而且在朱元璋奪取政權的過程當中立過大功,在功臣榜上還排名第三。李景隆繼承了他父親的爵位,仍然做曹國公。所以這是一個功臣世家,又有高貴的血統。李景隆這個人怎么樣呢?長得是儀表堂堂,說他是“眉目疎秀,顧盼偉然”,舉止雍容,長得又漂亮,很有派,很帥。他雖然是名門之后,又是武將之后,但是他能夠說,不能夠真正地用兵,雖然也替朝廷做過一些事情,但是真正的帶兵打仗他沒有經過。這不禁使我們想起了當年戰國趙括,趙國的趙括,長平被坑四十萬,那個紙上談兵的趙括。李景隆仗著自己是名門之后,又通曉兵書,不免妄自尊大,很多下面的將領也不服氣。但是這樣一個大將,帶領官軍北征燕王。

  燕王對于李景隆來說,他是李景隆的表叔,他知道李景隆帶兵來攻打北平,他非?床黄疬@個李景隆,他知道李景隆并沒有作戰的本領。于是,故意帶兵離開北平,到哪兒去了呢?他借這個機會攻打大寧,一會兒我們再說打大寧。他離開北平的意思,就是吸引李景隆直接來攻打北平。李景隆果然帶領軍隊直逼北平城下。

  當時在北平當中防守的是誰呢?擔任防守的是燕王朱棣的兒子朱高熾,還有燕王的妃子徐妃,他們動員了城里的兵馬,堅守不出。李景隆攻城攻不進去啊,當時天寒地凍,已經天氣很冷了。李景隆知道燕王去打大寧,而且打完了大寧要返回北平,北平在受到攻擊的時候,他一定要照顧到自己的老家,他從哪兒回來呢?要從東邊回到北平,李景隆就在燕王回北平的必經之路這個地方連結九營,迎戰燕王。

  這個地方是哪里?就是在現在的北京的東邊,叫做鄭村壩,現在叫東壩,擺開了戰場。燕王的軍隊和李景隆的軍隊在鄭村壩展開了激戰。這個戰斗從中午一直打到晚上,酉時,就是五六點鐘的時候;天都已經黑了,天氣非常冷,南方的軍隊衣裳單薄,又受不了北方的嚴寒,所以這個仗就沒辦法往下打了。天黑以后,大家各自撤兵回營,李景隆趁著天黑把兵撤了,逃跑了。于是燕王就取得了保衛北平的勝利。

 。 剛才說到,當李景隆率領朝廷軍隊進攻北平的時候,燕王朱棣反倒離開北平,去進攻一個叫做大寧的地方。這個大寧究竟在哪里?這里究竟對朱棣又有什么特殊意義?他怎么會在大敵當前的危險時刻不留在北平,而去進攻大寧呢?

  進攻大寧之謎

  剛才我們說燕王離開北平到哪兒去了呢?到大寧去了,大寧是什么地方呢?大寧,就是前面我們講的寧王所在地。我們曾經說過,在各個親王當中,燕王善戰,寧王善謀,寧王的強,不僅僅在于善謀,而且他還有很強大的軍事力強。當時說:“帶甲三萬,革車八千”,寧王有很強的兵馬,最強悍的是他有胡騎,也就是蒙古騎兵。當時北方蒙古地區分成三個部分,一個是西蒙古,西部叫做瓦剌,東蒙古叫做韃靼,再到東北方叫做兀良哈。兀良哈里頭有三個衛,有朵顏、泰寧、福余三衛,也就是“朵顏三衛”。這個朵顏三衛的兵是能征善戰,他們是大寧寧王的部下,這個朵顏三衛當時是為明朝所用,是當時明朝加強北方邊境的一個重要的力量,在幾次明朝北征對付蒙古殘余勢力的時候,朵顏三衛都出過力。

  現在朱棣帶兵去到大寧,干什么去了?他心里頭有一個計劃,一,要把朵顏三衛拿來為自己所用;二,要讓寧王參加到自己的行列當中,幫助自己去打天下。在整個全盤戰略上,朱棣離開北平去攻打大寧是為了誘敵深入,但是他真正的目的還是要讓寧王和他聯手一起奪取天下。大寧地區在北京的東北方,正是北平的后方,如果朱棣往南攻打,他的身后有一個很強大的寧王跟他不一條心,他能夠放心往南打嗎?所以,能夠爭取寧王參加到他的營壘當中,不僅消滅了后患、后顧之憂,而且加強了自己的力量。

  燕王來到大寧,見到寧王,握著手,不禁潸然淚下,說你看,我們都是太祖高皇帝的兒子,咱們都是骨血之親,可是現在被朝中的奸臣欺負,我們沒有活路了。寧王也很傷心,告別的時候就把燕王送出城外。結果燕王在城外布置了很多軍隊,一擁而上,把寧王抓起來,帶走了。為什么他不殺寧王?他要讓寧王參加到他的隊伍當中來。你跟我一塊兒造反吧!他對寧王說,我們一起反,將來得了天下,你一半我一半。

  這個寧王被控制了,沒辦法說,被人家裹挾而走。因為寧王已經被燕王控制了,所以他下面的朵顏三衛也都歸了燕王。所以大寧之行他達到了他的兩個目的,一個是解除了后顧之憂,第二個就是他爭取到了寧王參加到他的營壘,利用朵顏三衛的騎兵強化了自己的勢力。

 。 雖然朱棣通過種種手段,成功地控制了他的兄弟寧王,解除了自己的后顧之憂,但是,自古出兵作戰總要找一個借口和名義。朱棣發動這樣一場內戰,企圖推翻合法繼承皇位的建文帝,是大逆不道的事情,如果沒有一個合理的政治借口,朱棣的這一戰注定就要失敗。那么,面對這樣一個困境,朱棣究竟能夠找到怎樣的借口?

  發兵借口之謎

  我們在這場斗爭當中可以看得出來,燕王朱棣他的謀略很高,他的身邊有高人,他自己有智慧,同時他要在政治上采取主動。我們說過,他說自己是靖難,不是造反,是為了幫助朝廷鏟除奸臣,平息禍亂。那么現在他又提出了一個響亮的口號,什么口號呢?他說朝廷的奸臣是什么人呢?朝廷的奸臣是左班文臣。大家知道,古代的左和右它有一個方向的規定,是以誰來做規定呢?比如說皇帝坐在皇宮,他要是坐北向南,他的左手就是東邊,他的右手就是西邊。所以左班文臣就是在皇帝上朝的時候,文武官員都上朝,左邊站的是文臣,右邊站的是武臣,就是東邊是文臣,西邊是武臣。所以你看故宮,是文華殿、武英殿一個東一個西,東華門、西華門,文臣要是進宮辦事要走東華門。他這個“左班文臣”,講的是這些文臣都是奸臣。

  他為什么這樣說?他就把他的打擊面縮小了,他不能說朝中奸臣我一律全打;一律全打,都聯合起來又對付燕王。他現在說,就是左班文臣,這幫書生壞事,這樣他就爭取了一大批武臣的心。你看我發動靖難之役,我跟你們這些武臣們沒有冤沒有仇,我不是針對你們的。他們這些武臣在戰場上,斗志很大程度上就被瓦解了。

  所以在朱棣靖難的過程當中,他在策略上,在計謀上,他耍了很多的花樣,動了很多心思。我們說,燕王如果是一個循規蹈矩的人,他不可能造反,正是因為他不循規蹈矩,他才可能造反。那么他在造反的過程當中,他要把自己打扮成一個真理、正義的化身,這就是他采取的策略。

 。 雖然朱棣尋找到了一個謀反的借口,但是,當時全國的絕大多數兵力依然掌握在南京建文帝的手中,燕王朱棣仍舊面臨著朝廷優勢兵力的圍剿。在剛才的北平之戰當中,朱棣只是暫時擊退了朝廷李景隆的軍隊,而李景隆的主力依然在離北平不遠的地方,準備重新進攻。北平的局勢依然很危險。那么,朱棣究竟又是怎樣在這樣的威脅之下,接連擊敗了數倍于己的朝廷軍隊呢?

 。 剛才說到,明朝南京朝廷派出的北伐大軍雖然遭到了一些失敗,但是很快就重新集結,卷土重來。面對數倍于自己的朝廷軍隊,已經疲憊不堪的朱棣究竟如何取勝?

  朝廷兵敗之謎

  燕王在北平打敗了李景隆的軍隊以后,李景隆軍隊南撤,他們在白溝河,現在河北雄縣白溝河發生過一場激戰。當時李景隆合兵60萬,號稱百萬,而且配備了火器,這個火器叫什么呢?叫“一窩蜂”,一窩蜂是什么?實際上是跟這個地雷差不多,一個圓球,里面裝著炸藥,四周有很多的孔,如果點起來以后,這個火藥從孔里頭噴出來,噴出來就亂轉,仍到敵營里頭就是殺傷敵人,配備了一窩蜂。這個一窩蜂很厲害,幾次兩軍接戰,朱棣非常危險。但是后來老天也幫了朱棣的忙,東北風刮起來了,北軍戰勝,這次白溝河之戰燕王又一次取得了勝利。當時說白溝河是尸橫遍野啊,血都把河水染紅了,官軍戰死、溺死的一萬人之多。

  李景隆從白溝河撤兵,第一步撤到德州,第二步撤到濟南,我們下面說在濟南之役。李景隆逃到濟南,他的兵馬還有11萬人。燕王想著趁李景隆立足未穩之際消滅李景隆,李景隆如同驚弓之鳥,從河北一直逃到山東。他沒有想到燕王這么快就追上來了,雙方一交戰,猝不及防,李景隆一下又失敗了,燕軍在濟南得到七千匹戰馬。李景隆當時叫單騎而逃,全軍都散了,李景隆一個人騎著匹馬跑了。

  燕王雖然在濟南的城外得到了勝利,但是濟南的城非常堅固,不能攻下。當時把守在濟南城中是誰呢?是布政使叫鐵鉉,這個人非常重于朝廷,而且有謀略,能夠戰斗。鐵鉉鎮定自若,他一看到形勢不好,他心出一計,他派人假裝投降。燕王這時候大意了,你看李景隆失敗,濟南城也投降了,他非常得意,騎著馬進城?墒菦]想到,剛剛走過吊橋,一塊大鐵板切下來,幾乎要砸到燕王的馬上。燕王一驚,沒想到中了埋伏,趕快拍把便走。剛剛退回,吊橋就拉起來了,——吊橋拉晚了一步!有驚無險,燕王在這兒逃了一大劫。燕王不甘心,繼續派人攻打濟南城,鐵鉉采取了堅守不出的策略,同時他在城墻上懸掛起了牌子,上面寫著太祖高皇帝,意思是說,你們要就往這兒打吧,我這兒是太祖高皇帝讓我來守這個城的,我是合法政權。這個雖然燕王他要造反,但是見了太祖高皇帝的牌子,他們還是含糊啊。在堅城之下,不能夠久戰,屯兵過久了,這些戰士就會失去斗志。所以他的軍師姚廣孝說:“師老矣,請班師!本褪擒婈犚呀浧v了,不能再打仗,趕快撤回。于是在濟南城下,燕軍撤回。

  李景隆在北平、在河北、在濟南連續失敗,跑回朝廷,建文皇帝竟然沒有給任何處分。朝廷采取的措施,就改派一位將軍叫做盛庸,來帶領北伐軍繼續跟燕王對抗。

 。 朱棣的軍隊在濟南城下敗退而去,而朝廷的援軍又在源源不斷地向北平逼近,形勢對于剛打了敗仗的朱棣來說,又一次變得極為緊迫。南京朝廷新派出的這個盛庸,究竟又是怎樣一員大將?朱棣與盛庸的這一戰,究竟誰勝誰負?

  死里逃生之謎

  官軍北上,在哪里和燕軍相遇呢?在定州,又是北平的南方、真定的北方,河北境內,定州。這回,燕王采取了以攻為守的策略,但是他以攻為守呢,他不是守定州,而是他轉而去攻打遼東,聲稱攻打遼東,實際上是打滄州。他把滄州一舉拿下,官軍主帥被俘,把手滄州的幾萬名官軍被殺,數千人做了俘虜。燕軍繼續南下,就到臨清、館陶、冠縣、莘縣、東阿、東昌,這些地方就是在河北的東邊、山東的西部這一帶,燕軍就一路來到了東昌。盛庸在這兒是以逸待勞,等待燕軍來進攻,他們在東昌城外打了一場大戰。這次朱棣陷入重圍。

  我們知道在燕王起兵的時候,他身邊有兩個大將,一個是張玉,一個是朱能。就是在東昌之役的時候燕王陷入重圍,他的大將張玉、朱能把他救出來了,如果不是他們及時趕到,這回燕王可能就會斃命。這一次在東昌府的戰爭,燕軍在第一天慘敗,損失萬余人。

 。 東昌這一仗,讓已經奮戰了三年的朱棣元氣大傷,但是朝廷圍剿的軍隊卻步步進逼,不給朱棣以任何喘息之機。此時此刻,精銳喪失殆盡的朱棣該如何對付正在向北平星夜兼程而來的朝廷大軍?朱棣的命運將會如何?

  反敗為勝之謎

  燕軍在濟南失敗以后,回到北平,和姚廣孝這些謀臣商議,怎么辦呢?下面的仗如何打?朱棣這個人非常強悍,可以說百戰不撓,他說是:“懼死者必死,捐生者必生!闭f你要怕死的話你肯定要死,你要是不怕死的話,你還有一條活路。朱棣為了一雪東昌之恥,再次發兵南下,在保定定州與官軍交戰,雙方戰于夾河。這一仗打得非常激烈,打到雙方疲憊都打不下去了,兩方面都沒勁兒了,全坐在戰場上休息,朱棣這幾個大將都在戰場上陣亡了。第二天兩軍再次作戰,雙方是屢進屢退,不分勝負。這個時候,又是一場大風救了燕軍的駕。忽然一陣東北風,大風彌天,南軍在南、北軍在北,雙方作戰,刮北風是對南軍不利啊,官軍打亂;燕軍趁勢攻打,再次取勝。這回燕軍險勝,每個戰士都是灰頭土臉,大家找燕王找不著,說燕王在哪兒呢?燕王也是一身灰頭土臉,一說話,才聽出來是燕王。

  所以燕王奪取政權非常不容易,他是在戰場上拼殺出來的。這場戰斗非常激烈,可以說燕軍是險勝。戰爭結束,燕王給大家展示了一面旗子,為什么這個旗子要給大家看呢?這是一面旗子,寫的是“燕”,上面射滿了箭,都像刺猬毛一樣。燕王說,這面旗子你們帶回北平,好好地收藏,說讓子孫看看我們今天的艱難。

  燕軍這次取得了勝利,但是燕軍也在反思,燕王說,我們這樣打、這么拼,什么時候是個結果?我們打了三年的地方,才得到了北平、保定、大寧這支地,我們離過江打南京還非常遙遠,我們不能這樣打。

  這個時候,朝中發生了一些事情。建文帝他身邊有一些宦官,這些宦官對于建文帝不滿,為什么呢?建文帝管束他們很嚴。他們就偷偷地和燕王拉上了關系,他們向燕王報告南京虛實。什么意思呢?說現在官軍都在北方打仗,南京空虛,你們不應該一步一步地跟官軍拼了,你應該直接插向南京。

 。 直搗南京,這對于還在家門口艱難作戰的朱棣來說,幾乎就是一個神話。北平到南京的距離在當時的交通條件下顯得非常遙遠,而且一路之上還有著朝廷重重圍剿大軍的阻隔,讓一支軍隊神不知鬼不覺的突然兵臨南京城下,幾乎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那么,朱棣究竟是如何實現了這個傳奇的呢?

 。 剛才說到,朱棣決定率軍直搗南京,但是在當時朝廷大軍重重圍剿的情況下,遠征朝廷的大后方南京幾乎就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那么,朱棣究竟是怎樣讓這個不可能變為可能?他究竟是怎樣成就了這樣一場傳奇之戰的呢?

  直搗南京之謎

  燕軍插南京,采取了避開強敵,專走朝廷把守的空隙,這樣一個策略。鳳陽是明朝發家的老家,他怕朝廷有重兵把守,繞開鳳陽;淮安這個地方朝廷也把守有重兵,繞開淮安;所以他讓開官軍強有力的把守的地區,直插南京,迅速來到江上。這時候燕軍的氣勢很盛,揚州的守將叫不戰而降,燕軍又奪去了儀真,準備過江和朝廷作最后一戰。

  戰爭打到了三年,雙方互有勝負,可是燕軍直接插向南京,已經躍兵江上,引起了朝廷的恐慌。建文帝的朝臣們怎么辦?他們在商議對策,于是他們又出了一個計謀,這時候建文帝下罪己之詔,說我行政做事有缺點,請大家批評;同時號召天下兵馬勤王,天下兵馬都來支援南京;與此同時,建文帝還用了方孝孺,他的一個重要謀臣,以后我們會說,用了方孝孺的計策,派慶成公主來到燕王軍中。慶成公主也是朱元璋的女兒,他們都是兄妹關系,干什么呢?和談。說你們,建文帝朱允炆是你的侄子,你是他的叔叔,我們都是一家骨肉,你不要再打了,你要想要地盤,朝廷也同意劃給你一塊地盤,讓你自治一方。

  燕王眼看就要攻打南京,這個皇位要唾手可得,他能夠放棄嗎?所以,朝廷在這個時候如果說不是下下策的話,也只能是一個緩兵之計,燕王是絕對不會接受的。燕軍這時候怎么辦呢?他也希望在這個時候用骨肉之情打動人心。你想你的兵已經來到南京城下了,刀兵相見了,你有什么說辭?燕王也有說辭,他寫了一封信,射進南京城。這信里怎么說呢?他這個信是給他的弟弟妹妹,他說如果朝廷知道我忠孝之心的話,我就能夠行成王之故事,我當如周公輔佐他。周朝不是有一個周公輔成王嗎?我就是周公,我要輔佐成王當皇帝,我不想推翻他,我也不想給這些弟弟妹妹為難,也不想給侄子們為難,我向周公輔成王,我是來幫助你做好皇帝。但是我現在帶了一些兵馬,馬上要進南京了,如果你們害怕的話,請你們趕快離開南京,在孝陵那兒躲一躲,因為兵荒馬亂,說不準會傷著誰……你看這封信,把自己又打扮成一個正義的化身,而且對骨肉很講親情啊。朱棣兵臨城下,同時用政治手段瓦解官軍,瓦解朝廷。

 。 面對突然兵臨城下的朱棣大軍,建文帝的南京朝廷在驚詫之余,也在緊張地謀劃著應對之策。那么,面對朱棣這突如其來的致命一擊,建文帝的命運將會怎樣?他會有什么擊敗朱棣的良策嗎?

  建文帝的命運

  這時候朝中也是出現了一片混亂,有的人建議建文帝遷都,說到湖廣,到四川。這時候建文帝在宮殿里頭走來走去,沒有主意。有一個魏國公叫做徐增壽,這個徐增壽是誰?是燕王妻子徐氏的弟弟,早已經暗中通燕王了。建文帝知道他暗中通燕王,這時候徐增壽知道燕軍已經來到城下,更加明目張膽,說話很沖,群臣一下子給這個徐增壽一頓暴打,建文帝一怒之下,拔劍把徐增壽殺了。這么一個柔弱的君王在非常緊急憤怒的時候,也動手殺人,就已經到了末路了。

  這時候朱允炆,建文帝出了一個下下策,他讓諸王替他把守城門,讓李景隆協助諸王。你想,開始建文帝一上臺就要削藩,不到一年的時候五個親王全被削了,明明他的矛頭是針對親王的,他又讓親王幫著他把城門,這不是下下策嗎!李景隆是一個敗將,幾次被打敗而朝庭沒有給他處分。這時候李景隆和這些親王一起把守城門,結果可想而知。

  燕軍來到城下,谷王朱橞、李景隆打開城門,迎接燕王進京。這時候宮中火起,一場大火,宮殿燒了,建文帝不知所終。朱棣進了南京,這個皇帝做得成還是做不成?我們下一回再說。
返回目錄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