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369 >> 古典名著 >> 中國古代俠義小說
第13回 初吟感事詩 海上出售鬼蜮編

  話說荀北山監禁在常熟,過了月余,常熟縣奉撫憲諭,要將北山移禁省中,便與幾個紳士說知。大半是不管事的,惟有汪鶼齋、齊燕樓兩太史,與北山系生死至交,縣官,親送北山到蘇州省獄中,又替他打點妥當,方才回去。那時蘇州有個耶穌教士,名沙倫比,慕北山的名,一個孝廉公,極講洋務的,也是北山同年,親自到獄中來說,為保護,卻給北山滿嘴外國狗、外國兔子、外國狗肉的,罵得那孝廉公臉上白一回紅一回。沙教士只是點頭,斜睨孝廉公而笑,那孝廉公惱羞變怒,將兩足亂頓道:,不中抬舉的東西,不中抬舉的東西!”滿臉沒趣,跟著沙教士走了。

  北山在獄中雖與囚徒為伍,卻有書籍可以消遣,倒也一日一日的過下去了。貝季瑰聞北山下獄,象沒事一般,北山卻仍是忘不了貝小姐,夜則形之夢寐,晝則托之筆墨。那時有些好事的,曉得北山翁婿間的事,編成一只歌兒,喚做《桃花塢里舊鄉紳》,教兒童們滿街巷唱起來,人人詫為奇事,這且不表。

  說話北山在獄中,匆匆又是五月。那時直隸義和團變起,鬧教堂,殺日本書記生,毀京津鐵路,朝中一班大員,如端王剛毅、徐桐、啟秀、趙舒翹這流人,都建議撫拳拒外,弄得紅巾滿地,盜賊橫行,風聲鶴唳。傳到南方,北山聞了,便差一個隨身服侍的獄卒,日日去買新聞紙看。得了七月初四日,吏部左侍郎許景澄、太常寺卿袁昶正法的信息,罵剛賊、徐賊誤國。

  到廿一日,北山又得信,聯軍破京,太后單車出走,皇上無下落,便放聲大哭,要自縊?蠢蔚莫z卒不知他什么心事,只恨這報紙作怪,以后便不給他買了。那時莊仲玉、樂伯蓀避亂南歸,來看北山幾次。誰知北山近日見了人,總是不言不語。這日伯蓀同了兩個朋友,一個是程教授,一個是秦進士,都是江左名士,來訪北山。伯蓀在案下檢得一張詩箋,題《聞西狩有感》,念道:回首長安感慨多,宸躬消息更如何?半年縲紲思金闕,一夕煙塵渡玉河。算我無能空嘆息,逢人多淚自滂沱;圣朝恩澤知無限,應有遺臣夜枕戈。

  程教授、秦進士痛贊了。伯蓀道:不料北山詩竟大長進了!庇挚匆皇孜迓,念道:四郊多壘日,天子復蒙塵;縲紲微臣罪,封章丞相嗔。

  國鈞誰致亂?家難更傷神;愛惜桃花好,從茲莫問津。

  伯蓀笑了。秦進士見桌上有一幅箋對,卻是沒寫過的,便自己磨了墨,蘸了筆,對伯蓀說道:“吾有一聯寫在這幅對上,算奉贈北山吧!备峁P寫道:牢中舊太史,天下大忠臣。

  大字寫得小了些,潤了又看,看了又潤,約且一點鐘功夫,方才下款。程教授贊得了不得,伯蓀也不免附和幾句,就出來了。北山在獄中,清楚,有時瘋狂。直到次年辛丑六月。

  那時和議成了,賠罪的到各國去賠罪了,伏誅的伏誅了,三忠也表揚了。從前的諭旨,翻變大半,求媚各國。蘇州巡撫得榮祿密電,飭放北山。撫臺就派委員釋送回籍?幢O的得信,即 至北山面前說道:老爺,大喜。山正在呆坐,聽了這話,發怔了半日。不多時,委員差跟班來請荀老爺上轎,吩咐眾挑夫將書箱被囊都搬到船上。北山忽然大跳道:了!是了!”便向北面跪下磕頭,磕個不了。跟班及帶來的挑夫,弄得不知所為。還是獄卒略曉得北山意思,便上前拉起北山,說道:老爺不要慌,今日撫臺大人奉內里的諭。山頓足道:用你說,吾都知道了。外就走,跟班飛步趕出來道:“荀老爺,有轎子在這里!北鄙讲淮饝,只管望前拼命的奔去。跟班便吩咐兩個轎夫趕去,自己進來,將北山所有物件打疊好了,叫挑夫送到船上,開發過獄卒,自己走出門外。只見一乘空轎歇在街上,轎夫趕去了,回來,只好守著。直等到傍晚,方見兩個轎夫,扶著一個拖泥帶水已革的翰林老爺,背后跟著四五十個兒童,拍手的拍手,的說笑,蜂擁而來。跟班便幫著轎夫將北山硬拉入轎,叫轎夫快快的抬回船上。自己跟著到胥門碼頭,北山下了船。員見了,嚇了一大跳,忙問道:“怎的?怎的?”轎夫稟道:“荀老爺出監的時候,不肯坐轎,飛奔望南去了。小的們兩人緊緊趕著,后來到一處,前面有河擋著,沒有路了,小的們正是喜歡趕得上了,哪知荀老爺回頭一望,就咕咚一聲,跳下河去。幸得河淺,經小的喊人救起,什么。員點頭吩咐賞了,二人謝了回去,委員即叫開船。

  北山在船上,有時哭,有時笑,有時大罵,弄得一個委員,三個跟班,一夜不安。委員便恨上司派上這個好差使,三個跟班也搓手嘆氣。次日,到了常熟,得北山與莊仲玉至好,便去拜莊仲玉。仲玉聞北山釋放,,在船上鬧了一夜,知道他有些瘋氣,也不在意。就喚兩個家人,到南門碼頭上去接。不多時家人領著北山來了,滿身泥濘,一見仲玉,雙 手抱住了仲玉的腰,哭道:“仲玉,今日給你長別了!鼻f仲玉大駭,忙問道:“你這話怎講,決不要如此!币幻嬲f,一面要將北山雙手拉脫。北山緊緊抱著不放道:日有諭旨,要將我就地正法了。吾死后沒有什么掛念,但愿我一班朋友個個不要做餓狗才好。伯蓀、燕樓吾不及見他們了,煩你去將吾的說語告訴他們吧。罷,望外就走。仲玉正要舉步趕時,忽見北山又回進來道:死之后,你不要去給貝家說知,恐怕吾內人得了信要嚇壞的!

  仲玉肚里好笑,趁勢一把扭牢,拉到書房內,按住坐下道:“昨日府里得密諭,將你釋放回籍,所以特派委員送你回來的。

  你為何瘋到這個地步?”北山道:我回來不是正法么?”

  仲玉大聲道:是正法,是釋放你!北鄙降溃骸肮会尫盼颐?”哈哈大笑了。仲玉見他頭發蒙茸,胡須滿面,便叫家人去喚剃發的。誰知北山正稍覺清楚,發匠來,大跳道:好了,不好了,劊子手來了。發的大驚,不敢上前。仲玉忙道:“這是我叫他來給你剃發的,你不要害怕!北鄙街皇莵y鬧:“是劊子手,劊子手!碧觐^的見這情形,就回去了。那時樂伯蓀得信,看北山,玉二人勸導了好一回,北山方才有些清醒。從此便住在莊府。過了數日,燕樓從上;貋,也來看北山,同仲玉閑談。仲玉問上海近事,燕樓道:“上海也沒甚事,吾在書坊買得一部《鬼蜮編》,是一個浙江人做的。在網籃內檢出,玉看。一條,題曰“水調歌頭”:吾鄉有某進士,丙申之際,海新會游,戊戌政變后,曾填水調歌頭一闋,其詞云:終古萬千恨,吹墜落吾前。電燈照海如月白,浪簇樓船,但見僵蠶死鼠,哪有生龍活虎,雙手挽狂瀾。坐飲對寒日,一醉送千年。意俄懶,心復倦,夢遽然,嗡然四起 妖霧,豺虎嚙人肝,忽見紛紛鼠子,俯首受吾刀俎。臠切雜腥膻,何由辨醒睡,快意足吾前。

  論曰:康梁功罪,百世自有公論。之毀譽,今無取焉。

  若夫已氏,始附尾以成名,拳以爭利,唇以求免,幸無勢可藉,不然且將下石焉。夫已氏何足責,吾竊悲夫末世人心之腐敗,至于此極,欲國不亡得乎?

  仲玉道:快之極,這種人本不是東西,該罵!該罵!

  燕樓道:一節記梁星海絕交詩符命論,還要淋漓盡致哩!

  仲玉又看一節,題曰《一萬兩》:上諭:張之洞奏出洋華商表明心跡,銷案免累,并予褒獎一折。據稱:福建舉人內閣中書銜邱煒萲,向在南洋星嘉坡一帶經商,素為華商之望,上年唐才常在漢口破案,邱煒萲資助廬逆錢財之語。經該督通緝查拿,現由該舉人稟稱,初與唐、梁二逆往還,嗣聞其藉會斂錢煽黨謀逆,立即痛恨絕交,實被牽連,請予自新,奏明銷案免累,效賑捐金一萬兩等語。梁二逆逋逃海外,煽惑人心,藉會斂錢,被其引誘者,必所不免。

  既據該舉人輸誠悔悟,具見天良,殊堪嘉尚。邱煒萲著加恩賞給主事并加四品銜,準其銷案,去逆效順者勸。

  欽此。

  仲玉正要看下文,敘述這事始末,忽見家人送上一張請客通知單,仲玉一看,是汪鶼齋、樂伯蓀具名,日申刻,請的客有兩個不認識的,燕樓亦在其內,簽了知字。

  正是:朋輩紛紜游宴樂,觥籌交錯座賓多。欲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