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369 >> 古典名著 >> 中國古代俠義小說
第3回 常再婚貝氏 貝小姐初拒新郎

  話說北山回到家中,見了嫂嫂,說些在北京時的情形。嫂嫂道:鄉會試兩次報到,我歡喜得什么似的?蓱z家中飯米也沒有,家的人又死盡了,問你堂房施利哥哥去借,又請來照顧一切。親友們多來道賀,送分子,忙了好些時候。你今日歸來,正好出去見見他們。你是大人老爺了,須要擺些架子,顯示見得與尋常人不同。山應了,將京中帶出贐儀用剩的三百七八十塊洋錢,交給了嫂嫂。嫂嫂從沒有看見這許多亮光光面團團的新制龍圓,笑得嘴合不攏來。那時鎮上的董事老爺,荀家的親友們,知道新翰林回來了,也有穿著衣冠的,也有便衣的,都來賀喜,聚了一屋子的人。董事譚老爺先說道:山年少時,我見他相貌不凡,必發的,現在果然應了我的嘴,前程實未可量呢。罷,大笑。

  從人撅屁捧臀,同聲附和了一回。譚老爺道:“北山甚是寒儉,但現在場面上也是要緊,如有費用,敝處還可幫忙。晚上略備園蔬,請北山兄過去便飯。時,北山在京中應酬慣了,自然不拘拘束束的,就答應了。

  譚老爺回去,喚廚房備了幾樣菜。北山來了,對酌。

  譚老爺喝一回酒,捋了兩捋胡須,山微笑道:山兄,我與你一個人似的,不怕你怪。見城里幾位老先生說,當翰林衙門,須要考了差,或者開了坊,才可以得志。不然,就是一苦京官罷了。那十余年在京的費用,倒不省呢!你要想想法兒才好!北鄙酱饝怀鰜。譚老爺又道:“我教你一個法兒,在本鄉包倉米,管閑事,可以弄錢的?铣雒,我與你做牽線。山聽不明白,道:么叫包倉米,管閑事?”譚老爺道:“你小時候就進京,怪不得你,故鄉的時事,一樣不懂。我告訴你吧,舉人,自己的錢糧,可以不完。

  自己如沒有田產,親友們及一切不干涉的人,只要將田過了你的戶,你在衙門里招呼一聲,要完二成好了。戶頭多,一千八百塊錢,算不得什么。這不是白用他的么。這就叫做包倉米。譬如人家有詞訟,請你到衙門里去說情,你只要看哪一邊送的禮物多,哪一邊。官兒對翰林先生說的話,比爺娘還靈,沒有不依的。你不看城中幾個紳士么,都是靠這兩樣做金飯碗的。官面的弄錢。那不官面的!

  北山問道:“不官面的是什么?”譚老爺道:“就是聚賭抽頭!

  北山又問,譚老爺回道:如你做了東家,許多賭鬼,或搖寶,或牌九,看押主的多少,每擋抽幾塊錢,這是下等的弄錢法兒。尋常人做了,衙門里要訪拿的。有些功名,就不敢捉了。徐市蘇家尖,長有幾個紳士在那里聚賭么!

  北山方曉得天下還有這些事情,決斷不來,嘴里不做聲。

  譚老爺道:“我要問你一句話:聽見你對的那一家親,未過門,那位小姐死了,想還沒有定吧?我有一個表妹,給你做媒,好不好?”北山聽了剛才一席話,心里早不耐煩,又聽他說起親事,心里竟十分不快?垂倌愕,前回北山聽見給他對親,他就喜歡得手舞足蹈。為何這次聽見譚老爺給他做媒,心中就不快活呢?這有個道理。原來北山聽了周升說的,點了翰 林,是要娶大富大貴人家的小姐。心里時常記了這句話。譚老爺的表妹,既不是世家,又不是富翁,山幼時曾見過的,相貌又生得平常,你道他愿意么?北山一時心中發躁起來,忙說要回去。譚老爺留不住,送出了門,還說道:日奉屈再來晤談,還有許多事要奉托呢!

  北山也不答應,一直回家,不住的說:笑!可笑!”嫂嫂也不知他為什么事煩惱,只見此日一早就叫船進城去了。譚老爺倒備了午飯,自己過去請。走到荀家門口,只見荀施利在外站著,老爺到,禮道:爺過來什么事?”譚老爺道:“我來看北山!笔├溃鹤蛉盏饺思页跃谱砹,不能回來。今日一早趕過來,哪知道他已進城去了!

  譚老爺知道北山事忙,覺他為聽了昨日的話,不舒服,只好回去了。

  且說北山進城,到仲玉家,留他住在書房里。常、昭兩縣尊及眾鄉紳都知道了,紛紛來拜。一日,有一個孝廉,姓甄,單名標,號君才,借虛廓園設席請北山。這個虛廓園,是賈家的別墅。園內三分水,兩分花木,臺榭數處,幽雅異常。那日設席就在凌波榭內,請的陪客是:莊仲玉內閣,齊燕樓太史,呆瓊秋孝廉。高朋滿座,談一會中東的時事,偶然提起韓稚芬,甄君才驀地稱起一件事來,問北山道:親貝季瑰太史,足下想知道的!北鄙降溃骸安皇菍懙靡皇趾米值募竟逑壬?怎么不知。才道:的愛珠,今年方二十一歲。才貌俱全,尚未許字。足下倘意訂絲羅,弟當效力執柯!

  北山聽了,知道貝家是蘇州城內有名的巨紳,如何不愿呢,起身謝過,且說費心。君才應了。過數日,叫船到蘇州,進城停泊在桃花塢內。原來貝季瑰是戊子的舉人,己丑的進士,點了翰林,考差放了一個浙江主考。只是為人太愛錢,家里雖有十 數萬家私,還不滿意。在主考任上,為一件事壞了名聲,恐被御史參革,回到家里,足不出戶。這日見了君才,君才即將姻事說了。

  看官曉得做媒的長伎。譬如這樣有四五分,就要說到十分的。當時君才講起北山如何有才略,如何好品貌,說得天花亂墜。季瑰雖是心許,遲疑不答。原來季瑰有懼內的毛病。那件事,夫人心里如要的,不由季瑰不依。若季瑰要做的事,夫人不答應,那就一世不成功的了。況且這是兒女的婚姻大事,自己更難做主。停一回就進內,才一席話告訴夫人。道:是翰林,不怕他不得法。但恐怕相貌不好,不配我的女兒。你還要細細打聽,不要像你這副嘴臉,就夠我一世受用的了!奔竟迕r笑道:“相貌說是好的,夫人放心。象我這般丑臉,天下原是少見的,只好下一次輪回,投著一個俊俏的后生,報答夫人吧!狈蛉诉艘宦,丫環們都笑了。夫人又道:“隨你主意吧。但尋了一個丑女婿,我不依你的,你仔細著!

  季瑰應了出來,又盤問了君才一會。君才又細說了一回,說得千妥萬當,季瑰就答應了。君才請了貝小姐的年庚八字,帶回常熟,請吳瓊秋做了男媒,將北山庚年八字,兩交換了,送至荀、貝兩家。配定,即擇次年正月十八日成親。北山仍住仲玉家過了年,到正月十六日,叫了一只大船,同吳瓊秋、甄君才到蘇州,泊太子碼頭。君才、瓊秋先將聘禮白銀二百兩,及向仲玉家借的金銀珠翠手飾裝蟒刻絲綢緞綾羅衣服等,又備的八色盤禮,共十余擔送去。貝家張燈結彩,了二位媒人。到十八日午時,貝家準備了十數對銜牌,二十多對官銜明角燈,全副執事,一班小堂名,四對紗燈,一乘四人大轎到碼頭上來接。前面二頂媒轎,君才、瓊秋坐了。四只跟馬,即時請新貴人上轎。大吹大擂,閶門;▔]貝家門 口,送了幾封開門錢。只見重門洞開,里面一派樂聲,迎了出來。外面升了三個炮,媒人先下轎進去。貝大史金頂貂套,朝珠緞靴,迎了出來,行了一個禮。一班小堂名,紗燈,請新貴人出轎。北山貂套蟒袍,金頂朝珠,簪花披紅,一徑進內。到了大廳,先行過奠雁禮,拜見丈人。獻過了三套茶,擺上酒席,共十數桌。貝太史奉新婿正面一桌坐下,又奉了兩媒人及眾客人入席,北山亦回奉了。堂下奏著細樂,北山偷眼看時,見簇新一座大廳,金碧輝煌,燈彩奪目。北山下來告過丈人的席,又同媒人行了禮,入席坐了。一回席終,贊禮的報吉時已到,請新貴人花燭合巹。兩媒人掌了花燭,送北山進新房。廳上眾客飲酒聽唱,直鬧到晚不表。

  且說北山那一晚上到新房,見貝小姐已更便衣,穿著一件狐皮緞緊身,正在卸妝,真的人如玉立,貌比花妍,心中喜歡極了,不覺將從前的呆態齊露出來。不管眾丫環在旁,就瞅了兩只眼,走近貝小姐看了又看,大笑了一回。環詫異。那貝小姐先時偷觀北山幾眼,見他身村短小,可憎,心中十分惱恨。又見他那么樣子,急得要哭出來。匆匆的卸了妝,叫丫環扶著,走出新房,到里面樓上,進老夫人房中。夫人見女兒進來,含著一泡眼淚,忙問道:“你為何這個樣子?”

  小姐道:好了。人大驚道:“什么?什么?”小姐道:“爺媽不打聽仔細,招了一個瘋子來了!狈蛉藝樍艘惶,道:“那個人相貌不好罷了,怎么又是個瘋子呢?”小姐將剛才的樣子,述了一遍。夫人大惱,喚丫環去請老爺進來。貝太史送客散了,正要回房,環來喚,趕進內房。夫人拍案道:誤了吾的女兒終身,吾的老命也不要了!睅Э迬ЯR,鬧了一會,攆出房外,不許進來。北山在新房里,見貝小姐走了進去,恨不得拉住她。等一回,忽聽里面的哭聲帶罵,只遠 遠的聽不清楚。隨見季瑰出來,過新房門口,山也不睬,分付將被褥鋪在書房里,即去睡了。北山又等了一回,按耐不住,喚一個小丫環去請小姐。小丫環走進里面,只見老夫人房已閉,不敢敲門,就走出來要回復北山,又想道:姑爺是個瘋子,吾去回他什么。么一想,就怕起來,回到自己房里去睡了。北山等小丫環不來,自己又不敢進去,只好獨自一人,呆坐在房里。那新房真是鋪得錦團繡簇,桌上陳設的玉艷珠輝,北山大半是沒見過的。踱來踱去,瞧東望西,自己趴到床上,將大紅大綠的湖縐被,繡花嵌鉆的和合枕,一會。

  那時桌上的西洋鐘當當打了二下,只是不見新人來。北山下了床,走出新房,向里面偷觀,見重門已閉,鴉雀無聲,便仍回進新房,心中似熱石頭上的螞蟻一般,弄得毫無主意。足足坐到天明。正是:天臺路近,忽起橫漢風波;琴水舟來,幸遇知心故舊。不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99热在线免费观看_老狼卡二卡三卡四卡二_亚洲精品综合激情丁香_黄色影片免费看